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20章_在线阅读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20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是正在快吗?”
      
         建成疯狂的插着,胡太太很快的又**了,她搂紧他在他耳边叫,建成一个不忍,跟着喷出阳精来。
      
         她们在黑暗中温存了一会儿,又捏手捏脚的回到主卧房,穿回衣服。胡太太到客厅将佩如的裙子取来,说:“你在这里陪佩如,我去收拾东西。我老公就快回来了,顾好你老婆,你不想便宜他吧?”
      
         说完,她带上房门出来。才到客厅,就听到门铃声,她开门一看,胡先生带着孩子回来了。
      
         她扑到老公怀里,撒娇说:“老公……想死你了……”
      
         胡先生满足的搂着妻子,走进家门。
      
         7218.html
      
         **iml
      
         **70.html
      
         **
      
         /
      
       第十一章表妹孟卉
      
         冬天就是这样,可怜好端端的一个假日,整个台北却飘着绵绵细雨。钰慧参加班上的郊游,爬三貂岭去了,阿宾一个人在公寓里无聊着。这种天气,他不禁担心起钰慧来了。
      
         阿宾实在找不到事情做,“去理个发吧!”他想。
      
         外面湿答答的,他可不愿意还走到学校的福利社,想起后面巷子有一户家庭理发,便撑了一把伞过去了。
      
         阿宾走到那儿,推开玻璃门,一个人也没有,糟糕的天气连带也没什么生意。
      
         “有人在吗?”他问。
      
         “啊!请稍等一下!”后头跑出来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妇人,笑着招呼着:“理发吗?请稍坐!”
      
         这妇人很客气,阿宾先就有了三分好感。她小心翼翼的从后面推出一部娃娃车,车里躺着一个小baby,睡得正沉。
      
         “好可爱!”阿宾称赞着:“多大了?”
      
         “四个月,”那年轻妈妈说:“真抱歉,家里没有人在,要让他在这里。”
      
         “哪里!不影响!”阿宾说。他坐上理发椅。
      
         “请问头发要怎么剪?”这女人问。
      
         “剪短修整齐就好了,谢谢。”
      
         那女人为阿宾围上布兜,开始推起发推为他剪去脖子后的头发。她习惯性的和客人闲聊家常,阿宾就和她搭着腔。
      
         这女人实在年轻,顶多廿岁出头,虽然一身家庭主妇的打扮,但是掩蔽不了青春的气息。她穿着一件又宽又大的厚衬衫,袖子撂到臂弯,下身一条简单的白短裙,被衬衫下摆遮去大半。
      
         她不断的移动位置工作,一边和阿宾说话。阿宾听她说话带有尾腔,原来她是南部嘉义海边的人,最近嫁到台北来,和丈夫家人住在一起。阿宾问起她的名字,她说叫做阿莉。
      
         “你先生呢?”阿宾问。
      
         这时候阿莉正好在为他剪着前额,自然地弯腰俯身,因为她衬衫的第一个钮扣没有扣,弯下腰的动作又使得门户大开,阿宾自然的就收看了她胸前的精彩节目。
      
         “在金门当兵!”她说,而且维持着那个姿势。
      
         哦!是一对小夫妻。
      
         “那你公公婆婆不帮你带孩子吗?”阿宾问,眼睛可没离开过她的胸脯。算一算日子她应该生产完才不久,以还在哺ru期的妈妈而言,那**并不算很大,可能她原来就只是小巧的体型。不过现在也够了。
      
         “会带啊!但是他们今天和游览车去进香了。”她说。因为握动剪刀的动作,使得**弹动起来,ru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在摇晃着。
      
         她突然站直身子,好像工作完成了,阿宾很失望。但其实她只是要换个边,于是便站到阿宾的右前方来。
      
         她又弯下身子,可惜这次的位置不怎么好,可以看得见的面积很小。不过真正更美妙的是,她为了方便工作,将身体倚靠在扶手上,而阿宾的手正摆在那里,她这样一来等于把下身凑到阿宾的指节上,阿宾的手指马上感觉到一种柔软温暖的感觉。
      
         阿莉继续工作着,一点也不知道自己被男人吃了豆腐,直到后来才发现,好像这个小男生隔着裙子偷偷的在摸她的**,她也不敢肯定,因为那动作很小,他的手又藏在围兜里面看不到,也许是自己多心吧!
      
         阿宾的确在摸她,他尝试着假装无意的翻过手掌,让接触软肉的部份由指节变成指尖,然后慢慢的磨动着。他摸了一会儿,发现阿莉并没有表示不高兴,便加重力量和幅度,明显的搓动起来。
      
         阿莉糟糕了!她原先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而放任阿宾去摸着不管,但是男人的手放在要害岂有不受影响的,那轻轻的抚动真的是很舒服,更何况丈夫服役已经许久不在家,这块田地荒废了一段时日,受到刺激之后的反应可想而知。所以当阿宾明目张胆侵略起来的时候,她就傻在那里任人宰割了。
      
         阿宾看她停下动作,失神的立在原地,双手慢慢垂下,于是色从心头起,怪手伸出围兜,摸进短裙里面去了。他沿着大腿往上摸,摸到尽头软软的地方是粗糙的感觉,原来那是一件束裤。他隔着尼龙布摸索着裤底的部分,还是发现了潮湿的痕迹。
      
         阿莉越来越不能自己,她虽然终于小声的说:“不……不要这样!”但是可没有一点要阻止阿宾的打算,她屈服在男孩的指头之下。
      
         阿宾右手忙着,便用左手解开脖子上的布围兜,丢弃在地上,然后靠近过去摸阿莉的胸脯。
      
         “当!”阿莉吓了一跳,手上的剪刀梳子掉落地上,她突然清醒,连忙要退后。阿宾拉住她的手往自己怀里一拖,她便跌坐在阿宾的大腿上了。
      
         阿宾这回顺利的握满阿莉的胸部,而且去吻她的嘴,阿莉摇着头躲他,但是不多久还是被他吻着了。阿莉被男人的气息所迷惑,她配合的伸出舌头,和阿宾交缠在一起。她的唇肉薄薄的,不过一条香舌却又软又厚,阿宾有味的xishun着,手头也不忘继续爱抚着**。
      
         阿莉是被征服了,她现在连一点抗拒的企图都没有,所以阿宾很轻易的解开她衬衫的钮扣,正当要剥掉她上衣的时候,她指一指大门,提醒他那门还没锁呢。
      
         阿宾只好先放她起来,跟着也一跃而起,然后将她按回理发椅坐着,自己则去把玻璃门上锁。这玻璃门附有一片白纱窗帘,从外面不容易看进来。
      
         阿宾转回身,站到理发椅背后,阿莉先是从理容镜里看着他,又马上害羞的低下头去,忽然间她惊呼一声:“啊……!”,原来是阿宾将理发椅的椅背放倒下来,她变成仰躺在椅子上了。
      
         阿宾站在椅子边,俯下身去吻她,将她已经解松了的衬衫脱掉,再脱下她的胸围,一对充满母爱的**因此而裸现,她连忙用双手捂住。阿宾执住她的手,强吻她的**。那摇晃不停的**因为涨奶而肥硕,连带使得**变大、变黑又突出,ru晕也转为深褐色。他兴意盎然的吸着,吃到满口ru汁。男人在吸着**的感觉自然和baby不同,阿莉“嗯……嗯……”的满身难耐起来。
      
         阿宾接着又脱下她的裙子,她的束裤是穿到腹部的那一种,他费尽了力气才将那紧绷的束裤扒掉,椅子上的阿莉就是quanluo的了。由于她现在正面仰躺,双手又要忙着去遮掩shuangfeng,因此为了保护水源重地,阿莉便害臊的将两腿缩起,可是这种姿态反而使得**以肥满的形状从后腿间跑出来,阿宾蹲下来,用手指在上面划动,那里本来就有水份,阿宾很容意就穿进了半截手指。
      
         “嗯……啊……”阿莉怎么受得了,开始轻哼起来,两条腿也松动了许多,阿宾缓缓将它们拉开,让**可以完整的显现。
      
         阿莉毛发整齐,细细长长的带点黑褐色,**有一点点暗红,ru儿口微微张开,浪水泛滥,反映着日光灯,都已经流到肛门口了。
      
         最让阿宾感兴趣的是,鹰毛上面约五公分,有一条细细的刀痕,复原的伤口上长着红红的新肉。
      
         “阿莉,你是剖腹产的啊?”
      
         “哎呀!”阿莉以肘遮脸,说:“你不要乱看嘛!”
      
         阿宾伸出舌头,沿着在刀痕轻轻的舐着,阿莉想不到他会这样,小腹一阵痒,不禁“咯咯”的笑起来。阿宾见她发笑,舐得更厉害,阿莉因此笑到发喘,再也没有力气要去遮掩什么地方了。
      
         后来,阿宾的舌头慢慢往下降,终于来到鹰蒂,他先在那小点上逗一逗,阿莉立刻紧张的双手捧住他的头,等他又舐得深一点,她就叫起来了。
      
         “啊……啊……不要……啊……不要……”
      
         阿宾嘴不离开那嫩肉,动手脱去自己的长裤neiku,他光着屁股坐在理容椅的脚垫上,一边舔**,一边套动早已发硬的**。阿莉一直无意义的叫着,满脸红霞,媚眼半闭,双手自动的捏着自己的**。
      
         阿宾站起身来,准备占有她。他将**在ru儿口磨动一下,好沾湿润滑。阿莉就受不了了,频频挺动屁股,阿宾故意不进去,留在门口徘徊,她真的无法忍耐,就把双脚一勾,将阿宾硬生生推进来。那ru儿久无人访,又紧又热,实在是好ru。
      
         “哦……”阿莉发出满足的呓语。
      
         “好啊!”阿宾说:“你这么浪!”
      
         “死人!”阿莉的双拳不依的在阿宾胸膛捶着,阿宾不再取笑她,将她的双脚扛到肩上,落力的挺动起来。
      
         “嗯……嗯……啊……慢……慢……啊……”
      
         阿莉太久没有了,有点承受不住的样子,于是阿宾又放下她的脚,让她的双腿跨放到扶手上面,这样**比较好进出。她果然好受很多,磨擦没有原先那么激烈,而且**头会深深的顶到子宫口,她最喜欢这种感觉了。
      
         “嗯……好哥哥……好舒服啊……好深好美……再chawo……哦……哦……哥哥的那个好大哦……啊……啊……”
      
         “喜不喜欢?”阿宾问。
      
         “喜欢……喜欢……啊……啊……最喜欢了……”
      
         阿宾越动越快,让她她浪哼不出完整的句子来。
      
         “啊……哦……啊……”
      
         阿宾和她在彼此的脸上到处吻着,室外有点冷,室内却春意正浓。阿宾又插了一会儿,将她拉起身来,要她站在理容镜前,翘起屁股,阿宾让**从背后再插进**,重新抽动起来,同时将自己的上衣也脱掉。
      
         因为起先阿宾挑逗阿莉的时候,她一直扭扭捏捏地四处藏闪,所以阿宾也还搞不清楚她的身材到底怎么样,眼下俩人都光溜溜的在镜子前面,就看的仔细了。阿莉的**肥胀但是不大,腰身略粗,真正出色的是又圆又翘的屁股,刚才没能看出来。她现在让阿宾从背后来插着,更将屁股翘高,展现桃子一般的线条,阿宾享受着那臀肉不停的反弹,一碰一碰的真是舒坦。
      
         “哎呦……哎呦……好美……啊……”她无力的将上身软趴在镜台上,叫声越来越高:“啊……啊……要死了……啊……赶快……赶快……chawo……啊……死了……死了……啊……泄出来了……啊……”
      
         她**了,**儿不停的收缩,连带使的阿宾一阵肉紧,**有点收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