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少年阿宾全文阅读_第17章

作者:不详 大小:1131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1-16 17:51:48
        面,却也不敢冒然就将它坐满。阿宾也发现顶住了huaxin,淑华要进不进的磨蹭使他忍耐不了,屁股一挺,大**就全根尽没了。
      
         “啊……啊……哥……啊……好深哪……好……好哦……”淑华发现虽然胀满,可却是异样的舒畅满足,是她从来没尝过的滋味,酸软酥麻传遍从ru儿心全身,不由得四肢发软,她saolang的说:“哥……快……你来chawo……”
      
         阿宾快速的和她交换位置,将她压在身下,淑华的双腿紧紧的勾勒着阿宾的屁股,没等阿宾开始**,就自己先挺动起来。阿宾被她的浪态惹得**大硬,先抵死她的ru心,再缓缓的抽出,抽到只剩下大**含在ru口时,只听得“咕吱”一声,原先被**封堵住的**喷洒而出,延着淑华的屁股缝都流到草地上了。阿宾又深深插入,再次紧顶ru心,然后又退出到ru口,如此重复着,而且越来动作越快,屁股不停的扭动着。
      
         淑华被插得香汗淋漓,快乐的就要魂飞上天,顾不得身在室外,也不管会不会有人听见,动人心魄的浪声叫唤起来。
      
         “啊……啊……亲哥……亲老公啊……我好舒服……美死了……再插……再插啊……好深哪……妹妹要死了……真舒服……美啊……”
      
         阿宾赶快用嘴唇封住她的小嘴,舌头和舌头纠缠起来,淑华不能再出声,只是“唔唔”的发着鼻音,继续表达她的快乐。ru心深处的阵阵颤抖,让她无法不发出浪声,她恨不得可以大声叫喊,因为实在太舒服了。
      
         可是当阿宾继续**,让她大泄了两次之后,她才真正尝到大**的威力,阿宾丝豪没有疲惫或要蛇精的迹象,仍然坚强的挺进拔出,她的**湿透的身下的草皮,双腿终于自阿宾的腰际无力的松下,脸上露出恍忽的笑容。
      
         阿宾这时更有机会看清楚这个钰慧的室友,她年轻儿美丽的脸庞正浮动着满足的红云,淡薄的嘴唇虽然没有上半点唇彩,依然明艳动人,他忍不住又轻吻了她一次。小巧耸立的**正随着剧烈的呼吸上下起伏着,她白晰透红的肌肤虽然和钰慧不相上下,但是一个丰满和一个适巧,却各有风味。他兴味昂然的**,看着**飞溅,两人的下身都是黏答答一片,大**将**撑的肥隆突起,而淑华只剩下shenyin般的梦呓,他突然加快速度,发狠的进出不停。
      
         淑华又被美醒了,而且这次是一种从来也没经历过的刺激感觉,**儿被插得不停的收缩,鹰蒂变得敏感异常,阿宾每一个刺进拉出的动作都让会她悸动不停,huaxin乱颤,她觉得身体快要爆炸了一样。
      
         终于,她高声“啊……!”的叫喊出来,**来了,而且一波接着一波,这是她第一次经历连续**,她觉得自己几乎要死掉了,双腿又再勾上阿宾的tunbu,死命的勒紧,像要把他生吞活剥吃了一般。
      
         阿宾觉的大**被牢牢套紧,大**仿佛有一张小嘴吸着一样,又插了几下,终于忍受不住了,一股浓厚的阳精全shejin淑华的子宫。
      
         “哦……哦……啊……”
      
         淑华又满足的笑了,阿宾伏在她身上,享受最后的余馧。
      
         半晌之后,两人才起身,阿宾将**收回裤内,再帮淑华穿好衣裤,两人又亲吻了一会儿,才又想起还没吃饭,但是淑华已经一身狼狈,所以阿宾又陪她回宿舍,等她换过短裤才又再一起外出用餐。
      
         这一夜,阿宾没等到钰慧。
      
         钰慧在隔天才到阿宾的公寓找他,她跟阿宾说和淑华走失了,就自己到处乱逛才晚回来。
      
         另一方面阿辉也编个理由跟淑华解释,说他和钰慧找不到她之后就分开了,后来他有到宿舍找她不到。
      
         当然他们可不能说是到了宾馆去干了一个下午而忘记了时间。
      
         7214.html
      
         **iml
      
         **7216.html
      
         **
      
         /
      
       第九章莲莲
      
         天气越来越冷,洗澡就变成一件很痛苦的事了。
      
         因为钰慧抱怨阿宾都没时间陪她,阿宾便辞掉便利商店的工作,好增加俩人见面的机会。他今晚约了钰慧要看电影,所以一下课就连忙先回来洗个澡。但是这波寒流实在太强了,他不情愿的带着盥洗用具,和几天来换下的脏衣服跑到浴室,却在浴室门口和人对撞了一下。
      
         阿宾赶忙退后一步,一看原来是住在楼梯上来转角处那个小房间的三年级学姐李莲莲。她刚洗完澡出来,因为卸下了隐形眼镜,视线模糊,阿宾也太过于急躁,两个人才会撞上。
      
         莲莲身高才155公分左右,肉倒却是不少,因为还年轻,阿宾撞上的感觉发现她的身体还很有弹性。她没戴眼镜,眯着眼睛搞不清楚遇到的是谁,阿宾便先开口道歉说:“对不起!学姐。”
      
         莲莲听出来是阿宾,笑着说不要紧,回房间去了。
      
         浴室中水汽弥漫,阿宾进到里面,先将脏衣服洒上洗衣粉,然后泡在水桶中,又将身上的衣服也都脱下一起浸泡,才拿起莲蓬头,开始洗澡。
      
         他正冲着热水,却看到澡缸边上放着一条女用三角裤,蓝底小圆点,他不禁好奇的拿起来看一看,哎哟!这neiku还真时髦,又小又薄,正面剪裁成v字的形状,上头还缝着一只小巧的蝴蝶结,阿宾的脑海浮出实景,这裤子恐怕穿起来只有一个箭头大小。不用说!这应该是刚刚的莲莲留下来的,阿宾真是怀疑,胖胖的莲莲如何穿上这件小neiku?老实讲他的确无法想像!
      
         不过这neiku的样子实在诱人,管它是谁的,他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把玩着。要不是马上就要和钰慧见面,说不定他会先打上一枪。
      
         等阿宾洗好澡,打开浴室门透透新鲜空气,拿过方才泡好的衣服在洗脸盆里搓着,男生的洗衣服的方式总是这样随便打发。
      
         他开了水龙头,呼呼的冲着水,门外有人说话。
      
         “学弟,我拿个东西。”
      
         是莲莲。她走进来,到浴缸边东张西望,却找不到的样子。
      
         “找这个吗?哪!在这里……”阿宾将那条小neiku递给她:“我已经顺便帮你洗好了。”
      
         莲莲一下子羞得满脸通红,接过neiku,说了声“谢谢!”,比蚊子的声音还小,赶快逃回房间里去了。阿宾作弄成功,得意的笑了笑,收拾好衣服,拿到阳台去晾,然后就出门赴约会去了。
      
         他到了晚上十一点快到了才回来,一上到六楼顶,刚好莲莲的房门打开,她端着一个酒精壶走出来。
      
         “还没睡?学姐!”阿宾说:“这么晚了还煮咖啡啊?”
      
         莲莲看见是阿宾,脸又红了。
      
         “是啊……还要念书,”她嚅嚅的说:“期末考要到了嘛。”
      
         “你泡什么咖啡呢?也请我喝一杯吧!”
      
         “好啊……曼特宁,好不好?”莲莲说。
      
         “好的,好的,”阿宾说:“我放一下东西,马上来。”
      
         阿宾回房换了一件舒服的短裤,又去敲莲莲的门。莲莲打开房门让他进去,这房间真小,大约两坪不到,莲莲和阿宾一样,除了床之外,只有一张矮桌,平时就坐在地板上。
      
         桌上的酒精灯已经在燃烧,阿宾也坐到矮桌边,看见莲莲桌上摊着几本书,她这时戴着一副普通眼镜,拿了支笔咬在嘴里,面对书本疑惑的思考着。阿宾拿过一本来看,商用统计学。
      
         “期末考还有两个礼拜,不是吗?”阿宾说。
      
         “不行啦,我这门是重修的,又都读不懂,要早一点准备。”莲莲回答。
      
         水开了,逐渐浮上来淹没咖啡粉,莲莲将酒精灯熄灭移去,让咖啡重新沉下来,然后给自己和阿宾都倒了一杯。
      
         “你有修统计吗,学弟?”她边舀着小汤匙边问。
      
         “有啊!”
      
         “那你教教我这一题好不好?”
      
         “我看看,”阿宾说:“我也不一定会。”
      
         那是一题机率分配,由动差母函数导出原动差的问题。阿宾的确不怎么会,两人就干脆坐得近一点,一起研究起来了。莲莲对这门功课实在抓不到重点,一会儿之后,阿宾已经算通了,她还是对着算式想半天。
      
         阿宾喝着咖啡,看着专心的莲莲。其实莲莲的面貌还算不错,大大的眼睛戴着眼镜,嘴唇稍大而且厚,脸蛋儿圆圆的,仔细的看会发现皮肤很好,虽然不白但是很细很光滑。
      
         因为都这么晚了,她只套着一件浅灰色的家居服,可能是她比一般女孩子多肉的缘故吧,本来应该宽宽松松的家居服,她穿起来竟然前凸后翘,可惜的是中间比较没有腰。阿宾不禁想起那件小三角裤来了。
      
         “不知道她现在穿的是什么?”
      
         阿宾又坐得离她近一点,问:“还没想清楚吗?”
      
         她摇摇头,仍然在思考。阿宾假意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却就将手留在她肩上没有收回去,起先莲莲也没留意,后来才发现阿宾一直贴过来。
      
         “学弟……”
      
         莲莲的心碰碰乱跳,自从自己变胖以来,不知多久没有男生肯这样亲近她了,这学弟不是有女朋友吗?……怎么还……?
      
         阿宾假装没事,继续跟她说着算式的内容,莲莲哪里有在听,阿宾的手已经移到她的腰上去了,她只觉得一阵酸软无力,看看阿宾,他却是一脸正经的还在说着解答的方法。
      
         阿宾的手慢慢的用力,她就跟着贴到他身上,然后那只手又回到她肩膀,沿着她的肩,脖子,到头发上拨弄着,等到阿宾都讲完,再问她:“懂了没有?”
      
         “学弟……”莲莲又说,这时整个头都已经靠到阿宾肩上了。
      
         阿宾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搂着她,说:“我们继续看……”
      
         莲莲怎么还有心思继续看,她脑海中现在是一片紊乱。
      
         忽然,灯光全灭了。
      
         “停电吗?”阿宾自言自语。他将酒精灯点着,然后跟莲莲说:“怎么办?不能看书了!”
      
         莲莲仰着脸看他,说不出话来,他伸手取下她的眼镜,就着摇曳的灯火端详她,她双眼迷蒙,一张脸又红又烫。阿宾就吻了上去。
      
         她让他吻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阿宾贪婪的在她唇上xishun,又费了很大的劲才撬开她的牙齿,伸舌到她嘴里,她还是没有动静,不过也没有反抗就是了。
      
         阿宾让她躺下来,一面吻着一面动手,自她的腰部缓缓的向胸部摸来,莲莲仍然没有动作,只是身体在发抖。后来,阿宾就摸到**了。
      
         这对**真好,又肥又大,十分有弹性,和其她几个女孩子的大异其趣。阿宾先是沿着**的周围划圈,然后慢慢缩小范围,快到顶峰时又划着出去,这样来来回回的逗着她。
      
         莲莲仍然一动不动,但是呼吸越来越急促,所以胸脯快速的起伏着,惹得一对**房也动荡不安。后来,阿宾攻上了顶端,并且有力的揉动着,莲莲终于“嗯……”的发出声音,嘴中的舌头也搅动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