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65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
       结果五天之后,那名老刑警传来消息——他锁定了一名嫌疑人:52岁,目前在距离公墓几公里外的地方开小卖铺。当年是电力公司职工,父母离异……老刑警已经检验了他的DNA,与当年案发现场样本数据吻合。
       听到这个消息,简瑶振奋不已,薄靳言也露出淡淡的微笑。而对于找上门咨询的陈年旧案,两人亦是尽全力配合,到比在市局时更忙碌一些。
       简瑶本就心无杂念,这么忙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一假期。薄靳言在家养伤,也已经有半个多月了。
      
       作者有话要说:说个事啊,今天看到*首页举报中心,我的三个文,包括这个新文和两个老文,被人举报刷分。
       点进去一看,举报的人是从我每个文的成千上万条评论里,找出、集齐了某一名读者,在不同章节留下的类似的“撒花”或者“哈哈”的评论,作为举报证据。因为评论内容相同,就被认定为刷分了。
       当然我看了,被举报的读者,全是老读者,id我都认识,都是买v支持正版的……谢谢你们支持哈,不过以后评论打分,不要每章都只留下相同几个字,这样是不符合*规定的哈。爱你们呢~~
       下章的确要开船了,但是肯定是符合*要求的船,不想看肉的同学,不要买v啊,老墨提前提示了哈~~
       另外这个案子不是我说的小案子,只是他们疗伤期生活的一部分,整天腻腻歪歪也没意思对吧……
      
       57v章
      
       B市的秋天,澄澈高远,宁静爽朗。
       阳光灿烂的上午,简瑶站在书案前,哼着歌整理卷宗。薄靳言坐在她身后的沙发里,腿上放着个笔记本,眸光湛湛,不知道在看什么。
       “一放假,倒是没人上门了。”简瑶随口说道。
       她指的是那些带着陈年悬案上门的警察们。昨天还有两拨人来找,今天国庆长假第一天,却是门庭寂静。
       薄靳言从电脑后抬眸看她一眼,声音淡淡的:“人人都要过节。”
       简瑶一听笑了——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当真奇怪。
       “你不是从来不在意节日吗?”去年除夕,他唯一的活动,就是裹着毯子在家里看书。后来还是她拉他出门去放烟花,才勉强有点过节气氛——不过估计他也没感觉到。
       面对她的质疑,薄靳言却只浅浅一笑,眸色似有几分幽深,但又叫人看不分明。
       “我当然不在意。”他说,“但今天是我的节日。”
       简瑶微怔,他已经低头,继续去看电脑了。
       她想了想,豁然开朗——
       今天是国庆,居然被薄靳言青睐,称之为“他的节日”。
       这家伙,如此自大的爱着国啊!
       整理好卷宗,简瑶回房,换了身出门的衣服。今天她约了几个大学同学逛街。这种活动,薄靳言当然是不会参加的。
       “我走了啊。”她提着包到了玄关。
       “嗯。”薄靳言头也不抬,“什么时候回来?”
       简瑶心头甜甜的,答:“我快去快回。”想了想,又补了句:“不会让你一个人过节的。”
       薄靳言衬衣笔挺的坐在沙发里,侧脸清俊动人。闻言薄唇微微一勾:“你当然不会。”
       略显低沉慵懒的嗓音,令简瑶微愣了一下,旋即笑了。
       热恋的心情就是——刚刚分开,就开始想他。
       简瑶坐在出租车里,窗外蓝天白云楼宇大厦一掠而过。她想着薄靳言刚才英俊又淡然的模样,心头甘甜如蜜。
       他前些天还势在必得的想要跟她更进一步,哪怕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也不妨碍他露骨的表达出这种意图。
       但这几天,找上门案子多了,他整日忙碌,却好像忘了这事,今天放假也没想起来。
       简瑶忍不住微笑——他虽然有时候直白得令人发指,但本质上还是挺单纯可爱的啊。
       不过……他肯定还是会想起来的,然后必然会全力以赴。
       噢,她好想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起来。
       简瑶想错的一点是,对于薄靳言而言,根本不存在“忘记”或者“想起”这件事。他一直牢记于心,只不过因为身体还没恢复,凡事追求完美的薄靳言先生,才暂时搁浅这件事,先去忙案子了。
       这头,她一出门,他就放下笔记本电脑站起来,迈开长腿在屋里转了一圈,微笑沉思。
       终于迎来初夜了!
       今天毫无疑问是他和简瑶的专属节日。各项准备工作他完成得非常漂亮,她一定会满意。
       闲杂人等?他已经提前通知市局,这几天不让任何人打扰。显然刚才她已经注意到这个改变,而且很快会意识到——他浪漫的为她营造了二人世界。
       身体体能?已经按照计划全面恢复,在床上躺久了,他甚至有点精力过剩。
       知识技能?呵……就刚才电脑上那些简单的东西,他已了熟于心。毫不夸张的说,他现在具备了学术级别的丰富理论知识。无论她喜欢哪一种姿势和技巧,他都能满足她。
       今天也不是她的生理期。按照女人的性~激素分泌周期判断,今天还是她每月性~欲最旺盛的几天之一。
       很好,很完美。
       他又走到窗边,长指在窗棂上轻轻敲啊敲。他要的是一次极致美妙的性~爱,还有什么没考虑到?
       思索片刻,他拿出手机,给傅子遇打电话。
       那头的傅子遇,正端着杯咖啡,心情愉悦的靠在自家阳台的躺椅里,享受悠闲假期。见是薄靳言打来的,他轻啜一口咖啡,说:“少爷,有何吩咐?”
       薄靳言语气淡然:“我今晚会和简瑶发生初次性~关系。基于你在这方面丰富的经验,我可以抽空听一下你还有什么建议。”
       傅子遇:“咳咳……”
       ——
       简瑶提着一大包东西回到家,却意外的发现屋内静悄悄的,薄靳言不知所踪,车钥匙也不在了。
       今天可是长假第一天,街上到处都是人。以他千年宅男的性格,居然挑在这种时候出门了,当真叫她讶异。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正是他。
       “到家了吗?”那头隐隐传来音乐声,他的声音听起来低沉澄澈。
       “嗯,刚进屋。”简瑶好奇,“你在哪儿啊?”
       “停一下。”他似乎对那头说了声,然后才淡淡对她说,“我在哪儿你暂时不必关心。现在,请立刻去准备一下,一会儿会有人来接你。”
       简瑶微愣:“接我干什么?”
       薄靳言似乎轻轻笑了笑,答:“当然是跟我参加一个重要活动。”
       挂了电话,简瑶想,靳言应该是要带她去参加什么国庆活动。莫非是公安部的晚会?
       不管是什么,难得轻松假期,今晚她都只想开开心心陪在他身边。
       然而一下楼,简瑶就愣住了。
       此时暮色~降临,小区的路灯刚刚亮起。一辆沉黑厚重的加长豪华轿车,就静静停在公寓楼下。车两侧的后视镜上,甚至还系了两朵鲜红的玫瑰花。
       一名穿着黑色制服、戴着宽檐帽的年轻司机,弯腰为她拉开车门。
       而周围的邻居,齐齐侧目。
       坐上车之后,她立刻给薄靳言打电话:“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找了这样一辆车来接我?”如此大张旗鼓、古古怪怪。
       那头的薄靳言似乎静默了一瞬。
       “这还用问?”他答,“我在跟你约会。”
       傅子遇提供的宝贵经验第一条——
       “你居然打算等她晚上回家,就直接抱进卧室?氛围啊,第一次的氛围很重要,先有个浪漫的约会,让她终身难忘,然后顺理成章就做了。”
       ……
       简瑶闻言微微一愣。
       原来这就是他说的重要活动(其实不是)。
       想起来,他们真的一次也没约会过。
       “不好意思,我刚刚不知道。”她微笑说,“谢谢。”
       那头的薄靳言明显也愉悦了,微微一笑问:“浪漫吗?”
       简瑶忍不住笑出了声。
       虽然其实有那么一点点被“系着玫瑰花的加长轿车”雷到,但他有这份心,一定要表扬。
       “浪漫,浪漫极了。”
       轿车在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店门口停下。
       大堂经理把简瑶带上直通顶层的观光电梯:“简小姐,薄先生已经等很久了。”
       简瑶浅浅一笑:“谢谢你。”想了想,又好奇的问:“他在顶层干什么啊?”
       经理笑道:“薄先生包下了顶层的豪华套房。简小姐,那个套房非常的棒,270度无遮挡开阔观景窗,能够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阳台上还自带露天游泳池。我们可以自信的说,这是B市最好的套房。当然,也是最贵的。祝你度过愉快的夜晚。”
       简瑶完全愣住了。
       她终于意识到,薄靳言是在干什么了。
       原本她以为他只是要带她来这里吃饭,但是豪华套房?
       这家伙……分明就是开始全力以赴了。
       简瑶酡红着一张脸,走出了电梯。
       眼前首先看到的,是一间开阔的客厅,繁复璀璨的水晶吊灯、欧式大弧形靠背皮沙发。对面窗外夜景阑珊,但是却没有人。
       一侧铺着红绒地毯的走廊,通往另一间厅室。悠扬的音乐声传来,似乎还有人走动的轻盈脚步声。
       简瑶缓缓走过去,绕过一座镂空金属屏风,怔住了。
       这是一间灯光幽暗的精致餐厅。光泽柔润的深褐色小圆桌放在正中,上面点着根长长的白蜡,火光温柔摇曳。桌面上还放着一束紫红娇艳的蝴蝶兰。
       一名年轻的演奏者侧立一旁,正在拉小提琴。琴声如泉水清澈悦耳。
       而薄靳言就站在地毯的尽头,一身笔挺的衬衫西裤。窗外的夜色是朦胧而流光四溢的,映在他脸上的光泽,也是浅淡如画。而修长乌黑的眉色下,那双眼沉沉湛湛,静静的望着她。
       “Hi.”低沉的,仿佛带着一丝丝浑然天成的蛊惑的嗓音。
       简瑶:“……Hi.”
       他就在烛火音乐里,徐徐走向她。高挑的身姿挺拔如树,眼中却浮现似有似无的笑意:“你今晚很漂亮。”
       简瑶今天以为是要参加宴会,专程挑了条漂亮的裙子,还把头发绾了起来,戴上了他以前送的钻石项链,露出雪白的脖子和肩膀。
       “谢谢。”她轻声答。只是他那所有所思的笑意,当真是叫她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因为她很清楚,他现在在“思”什么。而她的打扮,似乎还很合他的胃口……
       薄靳言牵着她的手,在餐桌坐下。
       演奏者的音乐更加柔和抒情,窗外的夜色也更显幽深迷离。
       菜色精致而清爽,在这期间,薄靳言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嘴角始终噙着淡淡的笑,看她的目光也是幽深愉悦的。但这足以令简瑶红着脸吃完整顿饭了。
       很快就吃完了。
       桌布撤去,小提琴手也掩上门悄然离去。偌大的套房里,只有他俩对着烛光,相对而坐。
       简瑶微赧,拿起桌上那束蝴蝶兰:“很漂亮。”
       薄靳言却忽然起身,绕过桌子朝她走来。感觉到他的气息逼近,简瑶全身稍稍有些紧绷。然后就看到一只修长的大手,从自己手里把蝴蝶兰拿走,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