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63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总感觉这本书言情的深度还不够,还需着墨。这不光是指肉的原因,不知你们是否有同感,这问题要怎么破……
      
       55v章
      
       夜色清凉。
       简瑶洗完澡,连续工作一天一夜的身体更加倦懒。她先走到薄靳言房间:“那我去睡了,有事叫我。晚安。”
       薄靳言正跟棵树一样,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看墙上液晶电视播《法治纪实》。闻言转头望着她,俊脸清冷:“你去哪里睡?”
       简瑶微愣,旋即脸颊一烫,神色自若的答:“当然是我自己房间。”
       薄靳言静了一瞬,拿起手里遥控器,按下电视的“暂停”键,眸色略显幽沉的望着她:“如果我没记错,案发前我已经亲吻抚摸过你裸~露的身体——三遍。重点部位当然远超这个数字。让我想想……”修长的眉头微微一扬:“八遍。”
       简瑶一下子脸红了:“停!你到底要说什么?”
       这家伙……为什么会记这些数字?
       薄靳言淡淡一笑:“基于我对爱情、男女生理yuwang的理解,这意味着我们的已经建立了非常亲密的肉~体关系。所以你当然应该跟我睡在一起。”
       简瑶:“……”
       世上最窘迫的事,莫过于听薄靳言讨论、评价“性”和“yuwang”之类的事。因为他是如此直白露骨,偏偏本人还完全意识不到这一点,一如既往的倨傲清冷自以为是……
       简瑶:“我睡觉动来动去,会碰到你的伤口。这段时间当然是你的身体最重要,所以我们分开睡。”
       话音刚落,四目凝视。
       薄靳言:“强词夺理。上次我搂着你睡,你根本动不了,只能在我怀里。”
       简瑶的脸更红了:“现在非常时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不用再说,就这么定了。”
       薄靳言望着她不出声。
       简瑶:“……没其他事我走了。晚安。”结果刚走了两步,又听他的声音传来:“你甚至不亲我一下?”傲慢的,但是又带着那么一点点不满的语气。
       简瑶一下子就笑了,转身走向他。
       柔和的夜灯下,黑色床单、黑色睡衣,衬得他的脸愈发清俊白皙,那双眼眸更是乌黑冷冽。
       她微微弯下腰:“你闭上眼。”
       他看她一眼,轻阖双眸。
       简瑶的唇刚要落下,却瞥见他那原本轻抿的薄唇,悄无声息的微微扬起。
       简瑶的心瞬间就软得一塌糊涂。
       薄靳言,我也很开心。因为你这么开心。
       ——
       次日上午。
       晴朗的天气,整个B市都沐浴在暖融融的阳光里。傅子遇把他的雷克萨斯停在公寓楼下,下车拉开后座的门,含笑说:“大小姐,请吧。”
       尹姿淇穿一身宝蓝色长裙,搭条白色披肩,踩着高跟鞋下车。神色略为凝重:“你请人了吗?谁在照顾他?”
       傅子遇将她虚虚一扶,走进公寓门:“不用请,有简瑶呢。他们住在一起。”
       见尹姿淇微怔了一下,傅子遇这才想起,还没知会姐姐大人,她弟弟已经铁树开花。而且是“不开则已,一开惊人”,明明外表依旧冷漠傲慢,对着心上人却火热老道如同情场浪子,唬得人家小姑娘一天接吻两天同居,第三天差点shangchuang……啧啧啧,简直连他都不忍直视。
       鉴于上次自己为这件事失态喷了水,傅子遇很乐意看看尹姿淇又会有什么的反应?于是他只是含糊的解释道:“她不是他的助理吗?顺带就照顾他了。”
       结果薄靳言果然没令他失望。
       为了方便探视病情,他拿了薄靳言家备用钥匙。昨天薄靳言还特别冷淡的强调:“来了自己开门,不要让简瑶跑腿。”
       所以当他掏出钥匙打开门,第一眼就见到薄靳言靠在窗边阳光中的躺椅里,简瑶正坐在他身边。她端着个碗,拿勺喂他喝粥。而此刻勺子另一头,正被薄靳言含在口里。
       很普通的照顾病人的画面。但是简瑶微红的脸颊,薄靳言眼中似有似无的笑意,立刻令傅子遇敏锐的察觉到两人之间,无比肉麻腻歪又幼稚的气氛。
       他忍俊不禁。
       看他来了,简瑶立刻瞪了薄靳言一眼,把勺子从他嘴里抽了回来。
       “咳……”傅子遇轻咳一声,把身旁的尹姿淇先让进来,“靳言,你姐来了。”
       尹姿淇也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微怔之后,淡笑不语。
       薄靳言转头淡淡扫他们一眼,目光落在尹姿淇身上,对她点了点头,旋即又回头看着简瑶:“别分心,继续喂。”
       简瑶窘得不行,但是镇定自若的把碗塞到他手里:“你自己吃。”站起来朝尹姿淇笑道:“你好,请坐,我去泡茶。”
       尹姿淇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微微一笑:“谢谢。”转头刚要问薄靳言的伤势,却听他又开口了,话是对简瑶说的:“他们自己有手不会泡吗?噢……你又害羞了。其实你完全可以当他们不存在。”
       简瑶的脸更红了,低喊道:“你闭嘴!”抬头看着尹姿淇:“别介意,他受伤后一直很难伺候。”
       这原本是简瑶心无城府的、习惯性的一句话——因为薄靳言一向我行我素,她已经代他向很多人解释抱歉过。譬如被他的推理震惊后略有些自惭形秽的刑警队同僚、譬如历次案件感激涕零的想要上门感谢却从来不被接见的受害者家属、还譬如曾经跟他们一起在江岸边放烟火却被他“谈话”的小孩……
       可这话落在尹姿淇耳里,却不那么舒服。
       她一直都是极其理智的人。上次新橙山庄被鲜花杀人魔2号强吻后,她很清楚,对自己而言,最大的危险不是杀人魔,而是把那人当成薄靳言那一刻,因那个吻而深深悸动的心。
       所以在很长的时间里,她都没有再联络薄靳言。直至今天听闻他受伤。
       ……
       现在的事实是——她是薄靳言的姐姐,简瑶只不过是他的助理,现在却代替他,向姐姐道歉。
       她微笑不变、目光质询的看向傅子遇。
       可傅子遇一脸无辜的朝她轻轻摇了摇头,又无奈的耸了耸肩,意思是:我也不清楚他俩怎么这么亲密。不过你也知道,靳言一向不懂人情世故。
       尹姿淇按下心头疑惑,在薄靳言身旁坐下。看着他比前些日子略显削瘦的容颜,还有睡衣衣领里隐隐露出的绷带,心头却是生生一疼。
       “你怎么搞成这样?”她轻蹙眉头。
       薄靳言淡淡扫她一眼,不打算回答这个无聊的问题。
       两人说话间,傅子遇在沙发舒舒服服坐下,好整以暇的等待着姐姐跟他一样喷水那一刻。而简瑶也从厨房端了热茶过来,放在茶几上。
       “你忘了自己上次伤成什么样?”尹姿淇又轻声说,“伤到了身体的根本,我和子遇都担心成什么样子了?你不能再让自己受伤了。”
       这次薄靳言没有再冷淡沉默,而是静默片刻,答:“以后我尽量。”
       傅子遇目光温和的望着他俩,而简瑶看着薄靳言,微怔不语。
       ——
       简瑶去厨房洗水果了,薄靳言三人坐在客厅里。聊了几句,尹姿淇问:“这段时间要不要搬去我的别墅?家里老佣人都在,你用着也方便。”
       傅子遇当然知道她是在试探,顿时就笑了。
       果然,薄靳言抬眸瞥她一眼,干脆利落的答:“不去。”
       尹姿淇看着他又说:“那让子遇再给你请个专业护理,简瑶一个人怎么照顾得过来吗?而且你现在要卧床,她是女孩,怎么贴身照顾?”
       两人都看着薄靳言。然而出乎他们的预料,他闻言却是微怔。
       “噢。”他轻叹一声。
       尹姿淇不明所以:“怎么了?”
       俊脸慢慢浮现若有所思的笑意:“贴身照顾——我竟然没意识到,这才是最大的情~趣所在。多谢提醒。”
       客厅内霎时一静。
       “哈哈哈——”傅子瞬间爆笑出声,尹姿淇完完全全愣住了。
       片刻后,她也笑了:“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薄靳言也想起来,尹姿淇还不知道他和简瑶的关系。他嘴角还噙着笑,淡淡的答:“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已经坠入爱河了。”
       旁边的傅子遇又呛了口水。好吧,他已经习惯了。
       尹姿淇笑容不变,静默了一瞬,转头看着傅子遇:“能让我跟他单独聊会儿吗?”
       傅子遇站起来:“当然。”
       这时简瑶也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他含笑说:“简瑶,跟我一起出去买午餐吧。”简瑶看着姐弟俩对坐着似乎有事情要谈,当然笑着点头说好。
       他们刚出门,薄靳言就语气疏淡的开口:“什么事?你的公司又有凶杀案?”
       尹姿淇:“当然不是。”浅笑盈盈看他一眼说:“我只是很意外,你怎么跟简瑶谈恋爱了?”
       薄靳言淡笑:“这有什么可意外?我是个正常、健康的男人。”
       尹姿淇微微一顿,说:“恭喜。”
       “谢谢。”
       她又微笑说:“先声明:我没有干涉你的意思。但你没有恋爱经验,我有必要问问:你确定她是你要的女孩吗?”
       薄靳言抬眸看着她:“为什么这么问?”
       “客观来说,你的各方面都很优秀。当然,简瑶也是个好女孩。不过我只是有疑虑……”她目光关切的说,“这么多年,你从来没跟女孩相处过。她是你的第一个女助理,朝夕相处,孤男寡女,难免会有些冲动。但是你确定对她是爱情?不是因为恰好是她呆在你身边?如果换成别的女孩,对你温柔体贴,你是不是也会产生相同的感觉?”
       薄靳言微微一愣。
       然而出乎尹姿淇的预料,他的手指在躺椅扶手上敲了敲,微一沉思,旋即眸色清亮的望着她。
       “你彻底向我印证了一点——并不是谈恋爱次数越多,就越擅长爱情。天分还是很重要。”他的语气有那么点点悠然自得,“以你丰富的恋爱经历,居然这么简单的事都看不明白?”
       尹姿淇:“……什么意思?”
       薄靳言淡淡的答:“你刚才的问题,本身就是个悖论——你就不想想,世界上的女人那么多,我却一直用男助理。为什么遇到她,就改变多年习惯换成了女助理?”
       ——
       尹姿淇和傅子遇离开时,已经是下午了。傅子遇悠闲的开着车,笑问:“是不是很不可思议?靳言居然谈恋爱了,而且还爱得如胶似漆。反正我现在看到他看简瑶的眼神,还觉得自己像在梦游。”
       尹姿淇望着窗外的天空,微笑答:“是啊,真为他高兴。”
       ——
       而这一头,被尹姿淇“无意提醒”的薄靳言,却是怀着非常愉悦的心情,迎来了天黑。
       吃了晚饭,简瑶跟他坐在阳台上透气,体贴的问:“晚上想干什么?看电视?看书?”
       薄靳言侧眸看着她,微微一笑:“你该为我擦拭清洗身体了。”
       简瑶一愣,倏的脸红了。
       薄靳言补充道:“全身。”
       ……
       她之前只看过他的上~半~身。薄靳言愉悦的想。
      
      
       56v章
      
       很多时候,男人和女人,对同一个概念的理解,是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