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62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62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她往身后一拦:“你呆在这里。”就跟其他三人一齐跑进了巷子里。
       简瑶焦急的翘首以望,她身后也围了不少路人。可视线被警察们拦住,隐隐只见巷子里人影闪动,一些东西“哐当”倒地。
       “别动!”“别动!”“放下刀!”警察们厉声喝道,一拥而上。
       简瑶的心一紧——她看到薄靳言的脸在众人间一闪而过,然后更多的警察从她身后涌进巷子里,彻底挡住了视线。
       “抓到了抓到了!”有人喊道。
       “趴下!老实点!”
       “有人受伤了,立刻派救护车过来。”有人又喊了一句。
       简瑶拨开身前的警察,就挤了进去:“让开,我是薄教授的助手。”
       “教授也受伤了!”有人应了声。
       这绝不是什么好消息,简瑶走得更快了。这时前方的人也都分开,让出了路。只见四五名警察,死死按着一个神色狰狞、拼命挣扎的削瘦男人,往巷子口推过来。
       简瑶连忙侧身往边上一让,跟其他警察一道,看着他们走出去。那男人双目赤红空洞,不是章诚是谁?
       许多人都跟出了巷子,简瑶一转头,就看到地上躺了个警察,腹部一片血肉模糊,但还睁着眼、脸色惨白。而薄靳言就站在他身旁,俊脸神色极冷,一侧脸颊上还有血污。他的西装看起来也被染成一片片更深的颜色。还有几个警察,簇拥在他们身旁。
       简瑶的心倏的一疼——因为看到薄靳言垂在身侧的手,正有血沿着手背,一滴滴落在地上。
       “你们怎么样?”简瑶焦急的问,想握他的手,又不敢握怕碰到伤口,只飞快的检视着他的身体。这才看到右肩至胸口的西装,都被刀割出条口子,隐隐可以看到鲜红血迹。她又转头看向地上的警察,伤势更严重。
       “我没事,皮肉伤。”薄靳言答。
       原来薄靳言跟进巷子时,对面也有名警察,注意到章诚的异样,从另一头围堵进来。两人一起拦住了他,但警察就比较倒霉了,被章诚捅了一刀,薄靳言也被砍伤。好在救兵立刻赶到。
       很快担架到了,薄靳言和简瑶一起注视着那警察被抬了出去。医护人员问:“你需要担架吗?”薄靳言瞥人家一眼:“当然不用。”
       简瑶即使没看到,想象之前的情形,一定是凶险无比。她又盯着他的伤口,声音变得柔和无比:“疼吗?”
       薄靳言看一眼她发白的脸色,淡淡转身走向巷子口:“没什么感觉。还不走?”
       简瑶狐疑的跟上去,就见他的手背还在滴着血。这说明他虽然行动自如,但伤口肯定也算不上浅。
       这家伙……
       她轻轻挽住他的胳膊,低声说:“你表现得太好了。”
       薄靳言眸光浅淡的扫她一眼,答:“当然。”
       简瑶忍不住笑了,悄声在他耳边说:“那到底疼不疼?”
       薄靳言微微一滞,没说话。
       这时两名医护人员迎上来,他们身后停着救护车。薄靳言跟他们走到车旁,忽然转头看着简瑶:“你不用去。”
       简瑶一愣:“为什么?”
       薄靳言语气很淡:“这还用问。章诚是我们抓到的国内第一个无组织能力连环杀手,还是活的,非常典型。我要你继续跟进案子的后续心理分析。”
       ——
       简瑶站在路旁,看着救护车远去。身旁一个警察为她拉开警车的门:“上车吧。”
       她点点头,想了想,上车之后又给傅子遇打了个电话:“子遇,靳言他刚才受伤了。对,已经送去医院。好,我忙完案子就过来找你们。”
       有傅子遇在,没什么放心不下的了。
       而救护车之上——
       薄靳言躺在担架上,高大笔直,眸色轻敛。
       她看到他的旧伤,都会掉眼泪。现在又怎么会让她一起去医院?跟去用眼泪把他淹死么?
       正略有些愉悦的想着,旁边的医护人员已经动作轻柔的脱下他的西装。
       “伤得不轻!”医师吃了一惊,“你刚刚怎么说不用担架?”
       薄靳言淡淡扫他们一眼,没说话。
       “你必须平躺,不能再动了。”医师嘱咐道,同时缓缓解开他的衬衣。衬衣粘着血贴在身上,掀开的时候,薄靳言不由得微蹙眉头——
       噢……
       简瑶,还真的挺疼。
       ——
       明亮的审讯室里,被拷在椅子上的章诚,脸色却如同雾霾般阴沉呆滞。
       两名警察坐在他对面。简瑶跟其他人,以及几名精神病院医师,隔着面深色玻璃静静聆听。
       “为什么要杀人?”警察问。
       章诚有些迷惑的抬头:“我为什么杀人?我要报仇。”
       两名警察对看一眼:“报什么仇?”
       章诚轻声说:“我哥哥。他被人暗杀了。”
       “被谁暗杀了。”
       “特工。那些人都是美国特工,假装成中国人。他们屋里在放密码,声音很大,被我发现了。”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又问:“为什么要伤害女死者的生~殖器官?”
       章诚怔了一下,看着他们不说话。
       慢慢的,他的脸越憋越红,猛的“啊——”一声嚎叫,剧烈挣扎起来!两个警察都被他惊了一下,立刻出声喝止。可他瞪圆了眼,不管不顾,像是要拼命挣脱手铐,朝他们扑过来……
       ——
       简瑶离开审讯室,就见对面的房间里,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男人,低头坐着。他整个人像是已经颓丧,双手抓住脑袋上的头发。
       他身旁还坐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脸色极为难看,一直低骂着:“终于闯祸了,杀人了!我就知道你这个弟弟是个祸害,你管他做什么?你管他做什么?让国家管他,你为什么要管!”
       男人猛的抬头,厉声吼道:“你闭嘴!要不是这几个月招呼你们,他的病情怎么会加重!”
       “你还骂我!”女人抬手就给他甩了个巴掌。
       ……
       简瑶心里不太舒服。
       他们的故事其实很简单——
       条件普通的家庭,有了个患精神病的孩子,经济慢慢变得窘迫。但前面一些年,还是过得去的,父母、哥哥,都尽力照顾着他。
       父母死后,变成了哥哥一个人的责任。三十多岁的男人,几乎所有积蓄都花在弟弟身上,也找不到对象。
       后来终于结婚了,但对方唯一的条件是——不能让弟弟同住。操劳了多少年的哥哥,终于也为自己考虑了一回。
       可是怎么办呢?私立精神病院太贵,公立的轮不到床位。而且哥哥私心里,舍不得弟弟进医院怕他受罪。嫂子也不愿意让他进——进去指不定还会花什么钱!那是一辈子的累赘啊!
       于是就一直拖拖拖。本来每个月,哥哥都偷偷去看弟弟几次。但最近老婆要生孩子,死活缠着他脱不开身,已经两个月没过去了。而嫂子心里,也是有私心的——巴不得丈夫从此不去,让那精神病爱去哪儿去哪儿,最好走丢了不见踪影,再无联系……
       而独守在小屋里的弟弟,久等哥哥不来,原本今年就见严重的病情,于无人知晓的一个人的世界里,继续发酵膨胀,终于崩溃。
       哥哥死了,他想,我要去报仇。
       ——
       简瑶离开警局,已经是傍晚六七点钟。
       夕阳斜斜的映照着繁华喧嚣的都市,每一幢高楼大厦都显得金碧辉煌。她内心却只有阵阵倦怠,也许是通宵未睡的缘故,又也许是案子。
       到楼下的时候,透过种着碧植的阳台,望进已经亮着灯的客厅,她的心情才渐渐暖起来。
       下午她就接到傅子遇电话。
       “医生要求他住院一周。”傅子遇当时这么说,“但是他完全不理,没人拦得住,只好送回来了。”
       掏出钥匙开门前,简瑶微微一怔,拿出电话,打给刑警队长:“队长,两个凶案现场,还有章诚的家里,出现异常情况了吗?”
       刑警队长沉声答:“没有,你说的血字、英文,或者其他异常状况,都没有发生。放心。”
       挂了电话,简瑶心情彻底一松。
       两宗案子过去了,“他”依然没有出现,应该的确是死了。
       太好了。
       推门进去,就见客厅里霞光映照,寂静无人。主卧那边倒是传来说话声。
       她脱鞋进去,走到主卧门口。里头的两个男人同时转头朝她看过来。
       薄靳言换上了黑色睡衣,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脑袋下垫了好几个枕头,比平时高出了一截。他的脸干净而苍白,黑眸幽深的盯着她。
       傅子遇站在床侧,脸上噙着浅浅的笑,问:“案子后续工作顺利吗?”
       简瑶微笑点头:“顺利。”走到床边,看着薄靳言,话却是问傅子遇:“他怎么样?”
       “小伤。”傅子遇干脆的答,“就缝了二十多针。”
       简瑶听得蹙眉。薄靳言也皱眉。
       “感谢你的多嘴,你可以走了。”他淡淡的说,“随手关门,不要打扰我们,谢谢。”
       简瑶瞪他一眼,对傅子遇道:“别听他的,一起吃晚饭。”
       被嫌弃的傅子遇没有半点失落,反而微微一笑答:“我当然要走了,难道还留下当电灯泡吗?我对旁观你们的热吻没兴趣。不过——”
       他似笑非笑看着薄靳言:“你受伤之后乱**走,本来就加重了伤势。现在请你务必严格谨遵医嘱。简瑶,你盯着他。”
       薄靳言冷冷瞥他一眼,简瑶则立刻答:“好的,当然。”
       傅子遇潇洒而愉悦的走掉后,简瑶问薄靳言:“医嘱是什么?”
       薄靳言默了一瞬,淡淡答:“少吃鱼。还能有什么?”
       简瑶噗哧笑了:“那真是幸苦你了。”
       她顿悟了——鱼是发物,但又是高营养,刀伤后有人说能吃,有人说不能吃。傅子遇说不定是在故意逗薄靳言。
       薄靳言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盯着她的脸:“坐过来。”
       简瑶心头微微一荡,却摇头:“不行,我要去洗澡,浑身脏死了。”翻过章诚家的垃圾堆,怎么能就这样坐到床上去?
       薄靳言:“那亲一下。”
       简瑶唇角微扬:“也不行。你躺着别乱动。”
       看着自己的女人,步伐轻快的走进了旁边的浴室……
       薄靳言修长的眉头再次蹙了起来。
       行动不便,不能随时随地亲她也就罢了。还要谨遵医嘱?
       卧床一周,不能剧烈运动……Shit!
      
       作者有话要说:真是久违的十二点啊……感觉好辛酸啊。
       题外话:精神病杀人,在中国发生过不少。这里不详述,有个真实案子推荐大家看:贵州大学杀人案,罪犯也是精神病人。不过这个案子有两个点要说一下:一是两名年轻保安殉职,真的非常令人感动敬仰,旁边的人都跑了,他们冲过去阻挡精神病人,让人蛮难过的;二当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飞腿哥”诞生,一名男大学生跟武林高手一样,直起飞起两脚,把这名犯人给踹飞了。网上有这段视频,不恐怖血腥,大家可以百度之。
       另,全文还有一个小案子,一个压轴大案子就完结。不过大案子还是要花点章节的。此外,我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