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61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61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到底是踏入如此biantai的家,还黑灯瞎火的,脚下还总是踩到东西,崎岖不平……简瑶微惴——不会是尸块吧。
       下意识伸手,轻轻抓住薄靳言后背的西装
       跟紧他。
       不料正摸黑四处探寻的他,忽然脚步一顿,转头望着她。
       简瑶自然而然的抓住他的西装一角,没放手。
       “噢。”黑暗里,他似乎低叹了一声。
       简瑶:“怎么了?”
       隐约可见,他转头看向她黏在他后背上的手。
       “So cute.(如此可爱)”低沉的嗓音,赞叹的语气。
       简瑶的脸微微一烫。
       这家伙……
       即使光线阴暗看不清他的脸,她也可以想象出,他是如何眸色幽沉的盯着自己。
       倏的,视野忽然亮起来。一盏橘黄的灯就在头顶,屋内瞬间一览无遗。
       简瑶微怔。光线之下的薄靳言,果然是眸色深沉的望着她。不过,一只手还同时按在墙壁上——他刚刚找到电灯开关了。
       薄靳言转身,继续环顾房间。
       简瑶默然。
       他还真的是……探案恋爱两不误啊。
       眼前完全是个垃圾堆一样的房间。
       淡蓝色床单上,布满污迹,被子胡乱扔在上面;桌上堆满了吃完饭的脏碗;满地都是塑料饭盒、垃圾袋,还有衣服、鞋子,苍蝇飞来飞去;隐隐还有尿骚味,混杂在空气里。
       “真是个毫无格调的神经病。”薄靳言兀自低喃了一声,就开始在地上的垃圾里翻看起来。
       身为女人,简瑶自动自觉承担了相对“干净”的工作——她拉开那张桌子的抽屉,一个个查看。
       很快就有了发现。
       首先发现的,是一叠散落在抽屉里的土huangse信封。她把信封递给薄靳言,信封都是空的,每个表面都用钢笔写着日期:“2013年1月、2013年2月……”直至“2013年6月”。那字迹端正有力,显然出自同一个人笔下。
       薄靳言拿起这叠信封,在手里抖了抖,眼尖的从其中一个信封里,抽出一张红色百元钞票。
       “这是生活费。”薄靳言淡淡的说,“有人给他的。”
       简瑶点了点头。
       薄靳言之前推理就说过,章诚因为精神错乱,没办法从事连续工作、养活自己,要靠亲人救济生活。现在这些信封,按月份标记,还装着钱,肯定就是了。
       过了一会儿,简瑶又在抽屉里找到两张被撕破的白纸,但是不算严重,所以可以清楚辨认出上面的黑色大字:
       “该吃饭了。”
       “天黑了就洗澡睡觉。”
       与信封上的字迹颇为相似。简瑶毫不怀疑,这一定是同一个人写下的。
       这时薄靳言也从垃圾堆里直起身子,递了几张脏兮兮的白纸给她。简瑶一看,也是同样的笔迹,写着诸如要在卫生间解手、不要离开村庄之类的提醒话语。有两张上面还残留有透明胶,显然之前是贴在屋内某处的。
       “男性,受过教育,经济情况一般,中青年。”薄靳言盯着那纸上的字迹说。
       ……
       两人搜寻得差不多了,屋外的警车声也由远及近,数道车灯晃了过来。
       很快就有几名警察冲进了屋子,看到他俩,愣了一下,随即问:“薄教授,有什么发现?”
       简瑶也看向薄靳言。他示意简瑶将信封和纸片都递给警察们,淡淡的说:“有人照顾着他,并且非常细心。但那个人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否则这里不会脏乱成这个样子。”微微一顿,说:“他被抛弃了。”
       众人都是一静。
       所以,这就是章诚精神崩溃的原因吗?
       警察们四散开去,收集证物证据。简瑶站在薄靳言身旁,问:“我们怎么确定那个人的身份?”直觉告诉她,章诚去的地方,很可能跟那个人有关。甚至很可能……
       可屋内并没有那个人的其他线索。
       薄靳言扫她一眼,俊脸浮现淡淡的倨傲笑意:“当然有办法。”
       低沉而笃定的嗓音,令简瑶心头微微有些激荡。
       他总是有办法的。
       现在,是否又要从这满屋狼藉中抽丝剥茧,天才般的找到真相呢?
       她有些期待而钦佩的望着他。而他微微一笑,却没像平时那样开始口若悬河的开始推理。而是走到桌前,大手一挥,拨开一团垃圾。
       一部老旧的红色电话机,赫然出现。
       “我说过,我查案喜欢走捷径。”他伸手摁下免提,“嘟——”声传来,他又摁下“重播”键。
       简瑶微愣了一下。
       这办法的确比推理省事许多。
       他果然……很会找捷径啊。
       其他警察见状也都围过来,屏气凝神。不料拨通之后,却传来机械的女声:“您的电话已欠费停机……”
       这是老式电话,机身没有显示屏。所以也就看不到重播出去的号码是多少。一名警察立刻掏出手机:“我给局里打电话,把这部座机的所有资料调出来。”众人闻言也是精神一振说好。
       薄靳言:“太慢。”
       众人一愣,就见他提起听筒,看了一眼,递给简瑶。
       简瑶接过一看,听筒上用小小一片胶带,贴着座机号码。
       迅速用手机上网支付100元话费的时候,简瑶的感觉稍稍有些微妙——没想到这辈子,她会有替连环杀手充话费的一天。
       跟薄靳言查案,还真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终于,电话拨通了。连响了数声后,一个男人接了电话,嗓音压得很低,似乎还带着略哑的倦意:“阿诚,不是说过不要打给我,我会打给你?她们都在睡觉。”
       薄靳言微一沉吟,开口:“你好。章诚的——哥哥?”
       那人顿了一下:“是,我是。你是谁?怎么用他的电话?”忽然语气有些紧张:“阿诚是不是出事了?”
       薄靳言没什么表情,极快的答道:“一言难尽。关好门窗,不要出门,你弟弟来杀你了。”
       那人猛吸了口气:“你说什么?!”
       旁边的警察们也有点发怔。
       薄靳言却已转头看向身旁的一名警察:“拿到他的地址,第一时间发送给我。”说完就看一眼简瑶:“我们走。”
       简瑶快步跟上去,出门时回头一看,一名警察在电话里继续跟章诚的哥哥解释,其他人则纷纷拿出电话、开始奔走。
       针对章诚的天罗地网,即将布下。
       如果他的亲人、他哥哥的家,就是这段幻想之旅的终点。
       ——
       清晨,郊区的道路格外通畅,阳光已经从云层后浮现。
       简瑶打了一会儿盹儿,醒来发觉已经快进入市区了。
       侧头一看,薄靳言依旧专注的开着车,俊白的脸在晨光中显得清俊干净,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啊敲。显然他的心情变得很不错了——因为即将接近最后的真相。
       “没有来电话?”尽管依稀记得没有电话声,她还是多问了一句。
       “没有。”他淡淡的答。
       简瑶稍稍放心,这说明章诚没有继续犯案的几率很大。
       “显然他已经抵达目的地附近。”薄靳言又说,“这段时间足够他绕B市跑三圈了。”
       简瑶想到那残忍的精神错乱的杀手,就呆在自己亲哥哥家附近某个地方,就叫人心头一寒。只是……警方还没抓到他,毕竟人海茫茫。
       “他们找到了他的病历。”她说,“既然他哥哥曾经也算关心他,为什么不送他入院治疗?”
       在她们离开不久后,警方在垃圾堆里翻出了本就诊病历,时间是今年年初。
       薄靳言:“不知道。不过,根据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B市每年有至少一半的重症精神病患者,没有入院接受治疗。”
       简瑶非常震惊:“为什么?”
       薄靳言唇边浮现一丝讥讽的笑:“因为床位不够。”(*)
       如果说平时薄靳言的冷冰冰的讥讽话语,常常令简瑶忍俊不禁。可现在,她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
       然而很快,他们遇到了第二个让薄靳言极度鄙夷的现象——堵车。
       彼时他们已经在路上走了两个多小时,即将接近目的地建筑,前方路口,甚至能看到警车的身影一闪而过。人行道上,偶尔还能看到警察巡逻的身影。谁都能感觉到,早高峰的街道上,气氛陡然变得紧绷沉肃。
       但堵依旧是堵。只剩一两公里的距离,却开了有十几分钟。
       简瑶挂上电话对薄靳言说:“他们说立刻会实施交通管制,清一条路出来给警车。”
       薄靳言淡淡的说:“噢,太棒了,那这条路上其他人会彻底堵成罐头。”
       简瑶知道他只是习惯性的讽刺一下,没太在意。随着车流极其缓慢的移动,她转头望向窗外,愣住了。
       隔着大约五六十米的前方,穿梭的人流旁,翠绿的花坛边,一个瘦瘦的男人,低头坐着。他穿着黑衣黑裤,头发凌乱脏黑,行人看到他都绕道而行。他穿着双灰扑扑的运动鞋,上面有许多深色的痕迹,而他露在衣服外的双手,也染上了暗红色。
       他什么到这里的?刚刚花坛边还没人。
       简瑶的心陡然就提了起来:“靳言,那个人……”
       “我看到了。”极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紧接着车身猛的一个打弯,就冲出了车道,驶上了绿化带,一声急刹,停住了。
       “Good boy.”薄靳言低喃了一声,眸色锐亮的盯着前方。
       简瑶的心情,仿佛也随着他的低语,变得紧张起来。
       就在这时,前方疑似章诚那人,忽然慢慢起身,走进了路旁的小巷。
       不能失去他的踪迹!简瑶立刻拿出手机,给刑警打电话。
       “呆在车上不要动。”
       简瑶连忙转头,薄靳言已经推开门下车,高挑的身影,很快没入人群中。
       简瑶的心瞬间就提起来。
       他们俩说好查案时要24小时寸步不离。现在凶手有刀,杀人不眨眼。他让她留在相对安全的车上,自己却就这么跑了过去。
       匆匆挂了电话,正好看到薄靳言身影一闪,也跟进了那条巷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精神病院床位、医生、护士远远不够,导致许多重症病人不能入院,不是老墨瞎编的,是可以百度到的国内现状。
       昨天看不到正常更新的同学,今天正常了吗?
      
      
       54v章
      
       阳光灿烂的长街,车流喧嚣、人潮匆匆。
       简瑶盯着那条巷子的入口,只静了一瞬,推门、下车,也追了过去。
       纵然危险,小心点就好。薄靳言那么个清逸学术的男人,去对付个杀红了眼的精神病,她如何放心得下?
       穿梭在人群里时,一个念头掠过脑海——
       每次,他都是冷傲的说,自己只干高智商的脑力活,体力活留给警察。可每次,当他们与嫌疑犯正面对上时,抑或是有人遇到危险时,他都会果断的挺身而出。杀人机器案他一棒子揍晕了孙勇,霍小璐案他见到被囚禁的男孩立刻飞奔过去。现在也是这样。
       傲慢,但是坚定。
       靳言,千万不要有事。
       眼看快到巷子口,正前方跑过来几名警察。简瑶心稍稍一松,其中一个高大的年轻警察,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