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59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最能反应凶手心理特点的行为是?”
       简瑶:“……切割尸体?”
       薄靳言露出个极浅的笑:“是的。”
       简瑶不由得想起当时的案件,薄靳言说过:“凶手的最终诉求,会反映在尸体上。”然而发现尸体后,却发觉除了切割痕迹,没有任何其他虐待折磨的伤痕。所以“切割尸体”这一点,就像他们勾勒出一个连环杀手的模糊图像——他幻想成为杀手,以普通面貌隐匿在人群中,寻找猎物……
       “霍小璐案呢?”薄靳言又问。
       简瑶这回答得没那么快了,脑海中闪过那个案子的许多内容:一刀毙命、伤痕累累、三角关系……
       “不要东想西想。”薄靳言打断她的思路,目光锐利清澈,“第一个涌进你脑子里的鲜明特征是什么?”
       “嫉妒。”简瑶干脆的反过来打断了他,“死者脸上的毁容伤口。”就是这点最突兀的行为,牵引他们画出——凶手更可能是心理偏激的女孩,而不是为钱而来的男孩。
       薄靳言的长指在旁边的矿泉水瓶上轻轻一弹,发出“咚”一声轻响。简瑶看着他的小动作……噢,他挺愉悦。
       果然,他斜眸瞥她一眼:“还不感谢我?你已经变聪明了。”
       简瑶忍着笑,又轻轻捏了捏他的手:“继续啊。”
       薄靳言瞟了一眼她覆在自己手背上的素手,不紧不慢的说:“这个案子,目前你看到的现场特点是什么?”
       简瑶微一沉思,答:“混乱、凶残。”
       薄靳言微抬起脸,眸色浅淡的望着她:“看,答案如此简单。”
       简瑶被他说得心头微微一荡,也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他却一扬眉,流水行云般开始了推理侧写:
       “形容这个犯罪现场,更准确的用词,是:‘毫无逻辑、yuwang爆发’。
       在‘杀人机器’案的画像里,我提到过,心理biantai的杀手分为两类:有组织能力和无组织能力。杀人机器孙勇,属于有组织能力——精心策划、言语哄骗、有固定的杀人仪式。而这个凶手——现场混乱、没有逻辑,从证物看,他很可能还去吃了屋子里的剩饭、换了衣服。有这个时间,他却完全没有去清除那些会暴露身份的痕迹——连小学生都知道要抹去指纹。所以,无论他是否认识受害者一家,无论他们是否有过节,他都是属于典型的‘无组织能力’杀手。
       这种人通常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我推测他体形削瘦、营养不良,是因为长期严重精神病患者几乎都会食欲不佳,并且美国科学家研究结论证实——体形削瘦的人更容易患精神分裂。
       这种人因为长期承受幻想和精神压力,不可能太注意整洁,你会发现他的外形、住所,全都是混乱不堪;
       年龄25-35岁,这一点我在‘杀人机器’案提到过。精神病患者发病一般在青少年期,潜伏发展期通常十年以上,才会严重到现在这个程度。年龄不会更大,因为那样的话,他的精神或许已经崩溃,或许早已犯下其他案子。但附近还是首次发生这类案件,这是他第一次犯案;
       因为精神方面的问题,他考上大学的可能性很小,也难以从事连续的工作,当然,也很难找到女朋友;
       当然,开车对他来说会是极其危险的活动。周围邻居也证实当时没有机动车的声音,他是步行抵达现场。由于他已经丧失了组织能力,处于幻想中,他完全不会考虑这次谋杀的危险性,也不会像孙勇进行计划和观察,他的杀戮是随机的。所以我更相信他就住在附近。
       最后,他对死者实施的种种暴行,尤其是对男主人的斩首,和女主人性~器官的侵害,是他内心极度压抑的yuwang释放的结果。目前当然还不知道他幻想的内容——但我推测,斩首很可能与‘复仇’的内容有关;攻击□官,则反映出他内心强烈的性~饥渴——虽然没有发生性~行为,但意义相同。”
       一大段话,他眨眼就讲完了。然后就望着简瑶,薄唇微抿,眸色清光明亮如波。
       简瑶却在发愣——他今天的语速实在太快了,中间都不带一次停顿喘气,听的人晕乎乎的。怎么这样啊?有点莫名其妙。
       “太棒了。”她还是例行夸奖了一下。
       薄靳言唇畔滑过一丝极淡的笑意。
       哼……当然。
       雄性都喜欢在雌性面前展示自己的强大。譬如孔雀喜欢开屏;譬如高中男生在有女生围观时,篮球总是打得格外卖力。
       还譬如薄靳言先生,在“床事技巧”方面自我感觉稍稍受挫后,下意识就要在破案这个强项上,彻底、强势的再征服一遍心上人的心。于是推理的时候,自然而然带上显摆的意味,速度比平时还要快上好几倍……
       见她发怔,薄靳言眸色轻敛:“还等什么?写下来给刑警队。”
       简瑶:“不行,你得再讲一遍,慢一点,刚才完全没听清楚。”想了想还补了句,“下次不要推理得这么快了。”
       薄靳言:“……”
       ——
       整理好分析报告,简瑶一个人下车,找到一名刑警交给他。
       彼时她站在院落墙根下,恰好看到工作人员将一个个黑色冰冷的尸袋抬出来。
       有的时候,身体会比大脑做出更真实的反应。尽管刚才她格外镇定,冷静控制着思绪,只让自己关注案情。但现在暂时闲下来了,脑子空了,想到刚才看到屋内的一切,她的胸口一阵滞涩,之前被她强行抑制的身体机能,仿佛又重新运作。
       还有她刻意不去想的,记忆中那些画面。
       她扶着墙,弯腰干呕起来。
       这时围观群众几乎都散了,夜色变得越发幽深,只能听到散落各处的刑警们的脚步声、低语声。她一阵反胃,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有些仓惶的抬头,却恰好看到农舍对面的树林里,黑影绰绰,风吹树摇,隐隐竟像是有个人影在闪动,可一凝神,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她想起薄靳言的话:“他很可能还在附近游荡”,心里猛的惊了一下,后背竟渗出一层冷汗。
       “怕什么?”一道熟悉冷冽的嗓音,突然在背后响起,“继续吐。”
       极度冷傲嚣张的语气。
       简瑶不知怎的,一下子笑了出来。心里那点惊惧和不适感,一齐烟消云散。她拿水漱了漱口,转身望着他:“我没事了。”
       薄靳言这才淡淡点了点头。
       两人并肩往车边走,简瑶看着他近乎平静的脸色,想了想,问:“你最初帮FBI办案时,吐过吗?”
       她是想起傅子遇曾经的话,说薄靳言一开始办案,看到成堆的尸体,也曾经呕吐。
       薄靳言微一沉思,答:“有一次吐得很厉害。”
       简瑶的心微微一提,有点好奇,又有点心疼。
       结果就听他轻蹙长眉说:“那天早上,误吃了不新鲜的鱼,吐了一整天。”
       简瑶:“……哦。”
       真相原来是这样……
       她看一眼他清冷俊白的侧脸,这个人,也许生而就是个犯罪心理学家。
       他的内心真是太强大了。
       或者说……神经实在是太粗了。
       回到车上,简瑶问:“接下来做什么?”
       薄靳言把两人的椅背都调整放平:“睡觉。”
       现在简瑶已经深谙薄靳言的原则:抓犯人是警察的事,他们只负责分析。的确需要养精蓄锐,这样需要他们的时候,效率才会更高。于是点头:“好的。”顿了顿,还是柔声补了句:“晚安。”
       薄靳言望向她,俊脸映着窗外的灯光,眸色清澈隽黑:“晚安。”
       这样的他,看一眼都叫人怦然心动。简瑶心头微甜,闭上眼。
       然后就听着身畔,他均匀平稳的呼吸声……
       “我会调整,你完全不必担心。”他的声音突然又响起了。
       简瑶愣住了,侧眸望去,他戴着黑色眼罩,只露出线条清晰的脸和下巴。
       他又开口了,声音淡淡的:“当然,需要一点时间。”
       简瑶疑惑:“调整……什么?”
       薄唇轻抿了一下。
       “睡觉。”他丢下干巴巴的两个字,就把头转到另一侧,同时笼紧身上的薄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一副不再交谈的姿态。
       简瑶有点莫名其妙,躺下睡自己的。过了一会儿,突然就顿悟了——是说他推理得太快了?所以他要调整?
       心头浓浓的一甜,这点小事,他还专门对她承诺,真是太……可爱了。
       而薄靳言躺在不太舒适的汽车椅上,心情已经很淡然笃定了。
       他想的是——
       他承认自己的确缺乏做~爱经验,之前也没有补充过专业知识,大概才会令她感觉“不真实”。
       但技巧的提高,对他来说,向来都是分分钟的事。
       不必跟她多说,破了案,让她直接感受结果就可以了。
       ——
       简瑶迷迷糊糊睡了不知多久,被突兀的电话铃声吵醒了。
       她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抓起身旁的手机。薄靳言也摘下眼罩,坐直了。
       此时天色依然是深黑的,农舍外的土路寂静幽暗。刑警们早已分头搜捕,只留下两名警察值守在现场。
       电话是刑警打来的,简瑶按下免提键。
       “简瑶,请立刻通知薄教授——我们刚刚接到报案,距离你们所在红云店镇8公里的礼育镇,也发生了灭门案!”
       简瑶心头猛的一震,抬眸望去,薄靳言也是神色肃冷。
       刑警报了案发地址,继续快速说着情况:“具体情况我们还不清楚,正在赶过去。区刑警队先一步赶到了,目前反馈的情况是:死亡现场跟第一宗案件极其相似,包括男女户主,基本可以肯定是一人所为。死亡时间初步判定,跟第一宗案件相差不到一个小时……”
       简瑶只听得心情愈发沉重——这意味着,凶手杀完第一家人后,很快又去杀了第二家。早在他们赶到这个案发现场之前,第二家人已经遇害了。
       挂了电话,简瑶怔怔望着薄靳言。
       俊脸寒气逼人,眸色锐利冰冷。他已经发动了车子,一个急速的打弯,驶上了公路。静默了片刻,他语气极冷的骂了句:“Fuck!”
      
       作者有话要说:咦,今天看了下订阅量,还有不少人没有收了老墨。你们这些漏网之鱼,快到老墨碗里来!!收藏了老墨的专栏,以后更新啊、定制啊、开新文都可以看到提示啊!来来来,进入老墨专栏,点击专栏名《荒芜时代》旁边的小字“收藏此作者”,老墨就被你正式收走了!嗷唔!
      
      
       52v章
      
       8公里的距离,于大切不过是数分钟的车程。
       薄靳言冷着脸,于夜色里将车开得风驰电掣。简瑶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房舍、警车、站牌、农田……
       她有些出神的开口:“凶手杀死第一家人后,还在现场逗留过——吃饭、换衣服,杀死第二家人,也需要时间。这意味着他花在路上的时间也许只有半个小时。步行的话太勉强了,而且很容易引人注目,可我们目前也没找到目击证人。
       而且按照他们刚才说的,第二家人也是住在相对僻静的一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