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57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57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大概不会被吵醒。
       这家伙……
       简瑶又忍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睁眼望着他,眼眸在阴暗里也是亮晶晶的。
       而他对上她的眼眸,微愣了一下,唇畔已勾起笑意。
       “原来你也睡不着。”语气有点得意。
       简瑶轻笑出声,看他是侧卧正对着自己,不由得说:“你左侧卧了!最不健康的姿势。”
       薄靳言明显又怔了一下,似乎才意识到这一事实——向来鄙视简瑶睡姿的他,居然违背了自己的金科玉律。
       然而,让薄靳言吃瘪的后果,当然是很严重的。
       黑眸静而深的盯了她片刻,淡淡开口:“所以呢?”
       简瑶:“什么所以?”
       “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话音刚落,他已经吻了下来。
       很深入的一个吻。他的手牢牢捧起她的脸,只吻得她微喘连连。
       片刻后,他的唇才移开,不发一言的望着她。
       简瑶也有些恍惚的望着他。黑夜清冷幽寂,而他的脸俊美如雕塑,只为她而凝望。
       空气里像是有燥热的气息在萦绕,在发酵。她的心突突跳得厉害,而之前心中的那些空旷,那些钝痛,仿佛都被他这个吻填满、抚平。他的唇舌、他的触碰,就像一块磁石,吸引着她,想要更多、更多。
       静默片刻,她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而他也几乎是同时眸色一沉,翻身压到了她身上,双手紧扣她的十指,唇舌再次欺了下来。
       只因为在这寂静的深夜里,在彼此倾诉衷肠之后,两颗心同样燥乱不安,同样压抑而渴望。
       一开始,薄靳言的唇舌,依然只在她的脸颊流连,慢慢,就到了脖子。而简瑶脑子里是火热的,她没去想做或者不做的问题,她只是本能的想要亲近他。可今晚似乎又与之前几次有所不同,某种陌生的冲动,埋藏身体深处许久的冲动,仿佛被点燃。
       危险又吸引人的冲动。但她还没意识到,那是什么。
       简瑶穿的是套睡衣,薄靳言的大手便如往常一样,隔着柔软布料,沿着她的身体曲线,轻轻抚~摸着。可过了一会儿,他的手缓缓上移,自然而然包裹住她的一侧丰腴饱满。
       “噢……”他的手指轻捏了一下,薄唇中同时逸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叹息。
       头一次被人触碰这里,简瑶只能双手轻抓住他的睡衣,在他肩窝里埋下滚烫的脸。
       而此刻,薄靳言的长指轻揉其上,他觉得那充盈掌心的手感,简直是好极了。再想着她或许会因为他的挑~逗,产生强烈的快~感,他越发感到热血沸腾。
       下意识的,他就低下头,灵巧而修长的手,三下五除二解开她睡衣上的纽扣。
       简瑶嘤咛一声:“不要……”
       薄靳言头一次没有绅士风度的违背了她的意愿(当然,也许只是言语上的),低头咬了上去。
       简瑶感觉到奇异的酥~痒从顶端传来,在阴暗中,看着他一头黑色短发,埋首在自己胸~前,感觉……要窒息了。
       “Fantastic.”(梦幻的)他轻叹了一声。
       简瑶抬起双手,捂住火烧般的脸颊:“你……不要评价。”
       身体厮磨着,简瑶宛如蒲草般,被他捧在一双大手中,寸寸轻咬之余,终于察觉到下方,有紧绷的硬物,抵住了自己。
       这令她越发羞怯,也终于有些慌乱和对未知的恐惧。
       就在这时,薄靳言忽然松开她,直起了身子。
       简瑶怔怔望着他。
       他眸色暗沉,隐有笑意。非常利落的脱掉上衣,再次压了下来。
       简瑶抬手就抵住了他的胸膛:“你脱衣服……干什么?”
       薄靳言也愣了一下。
       事实上,他脱衣服完全出于下意识。身体滚烫而激动,某处紧绷得像要炸掉。然后……他就把衣服给脱了。
       他静默了一瞬。
       “简瑶,我们做吧。”
       简瑶躺在他身下,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微微有些颤栗。她的双手紧握成拳,望着他在黑暗里修长而光~裸的身躯。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也停滞了。空气里燥热的气息像是要将人迷倒,他俩静静对望着。他在等她的回答。
       柔弱而微哑的女声,终于轻轻响起:“那你轻一点。”
       薄靳言的笑容无声放大。
       “谢谢。”
       他的身躯再次伏了下来。只不过这一次,唇舌与她纠缠着,大手,却缓缓滑向下方,从睡裤中探了进去。
       感觉到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腿,她全身都紧绷起来。
       这时,他含糊的声音却在耳边响起:“我要纠正你一点。”
       “嗯?”她颤声。
       “如果我动作轻,你就不能产生强烈的快~感。”
       简瑶真是被他打败了,整个人都想缩到他怀里躲起来:“你别说话了。”
       他忽然直起身子,摸向床头灯的开关:“我必须开灯。”
       “不要。”简瑶挡住他的手。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看我的身体吗?”
       “不是。”简瑶的脸都快滴下血来,“我害羞。下次再开灯好不好?”
       薄靳言沉默片刻:“OK.”
       简瑶松了口气,却听他又说:“我可以戴夜视镜,两全其美。”
       “不许戴!”简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阻止他下床,“就这样……”
       薄靳言在阴暗中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的笑了。
       “你怎么会害羞成这个样子?”
       话音未落,再次俯身下来。只不过动作非常非常的温柔。他轻轻沿着她的脖子往下,彻底脱掉了她的上衣,一寸寸吻着她的背。手也再次往下探去。
       其实,在这个时候,薄靳言几乎身上每一个干涸了26年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直入主题。但强大的意志力,令他暂时忍住了。怀中的女人是如此柔软,而她刚刚的表现也令他意识到,她是因为爱他,才强忍住巨大的羞涩,接受他的求爱。所以身为男人,一个有风度的男人,必须以她的感受为先。而生理学知识告诉我们,充分的前~戏会令她更兴奋,初次更顺利,所以他耐着性子,忍着近乎燃烧的yuwang,一遍遍亲吻她的娇躯。
       当然事后,薄靳言也为此刻的耽误,颇为懊恼。因为根据后来他日渐丰富的经验,有了之前这段时间的亲昵,简瑶的身体早就做好了准备。但由于他缺乏经验,继续持续着漫长的前~戏,结果直接导致他们的第一次,延后到好几天后,才真正实现。
       ……
       夜色越来越深,简瑶完美的裸~露的身躯,终于呈现在他面前。薄靳言的呼吸轻轻一滞,刚要伸手过去,手机却突兀的响起了。
       两个人都是一愣。
       简瑶已是浑浑噩噩任他宰割,听到铃声,猛的清醒过来,伸手去摸床头柜。
       薄靳言抓住她的手:“不管。”
       简瑶:“……这个铃声是我专门设置的,警局打来的。”
       薄靳言静默片刻,平生第一次,长长的叹了口气。
       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电话:“我是薄靳言,说。”
       那头刑警队长本来打的是简瑶电话,一听接听的是薄靳言,就愣了一下。再听他语气冰冷无比,又愣了一下。但还是立刻开口了:“薄教授,大欣区发生了灭门案,犯罪现场惨不忍睹,而且非常古怪,请你们一定马上过来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我可没有故意掉你们胃口,薄先生的第一次,怎么可能在黑灯瞎火的房间,而且还是次卧?
       今天计划就是让他们半肉了,也算是重大进展。接下来的案子虽然惨烈,但是也是小案字,破完了就给他们放个国庆长假,你们懂的。
       另,国内最近发生好几起灭门案,但在新闻报道里,我们都只看到因为什么恩怨情仇,所以灭门。可是老墨一直想,能够把人全家杀害,心理该扭曲成什么样子。但是新闻里从不见分析报道。当然,也可能警方内部有分析,但如果能更重视犯罪心理,或许类似案件就能控制、侦破得更好。所以下面写灭门案。
       大家晚安!!!
      
       50v章
      
       大切高速奔驰在空旷的公路上。路两侧,依稀可见大片树林和田地,零星灯火点缀其中。
       案发地点就在B市大欣区红云店镇,车程1小时。
       薄靳言挂了电话后,并没有对简瑶多言。她只知道有紧急案子,具体情况并不清楚,工作也要等到抵达现场才能开展。
       所以现在,简瑶坐在副驾里,看着前方无尽的夜色,还有身边脸色明显极冷的薄靳言,心里想的,还是刚刚两个人的事。
       突如其来的案件,像是一盆冷水,浇凉彼此滚烫的躯体。也让她从意乱神迷的激情中彻底冷静下来。
       回望这几天的经历,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三天前,他还是冷漠又傲慢的教授,对爱情全无知觉;突然间,他就开始无比热烈而坚定的求爱。直接就把她原本就属于他的心,彻底俘虏了。
       而从他第一次吻她开始,她的脑子好像就处于某种微微晕眩的状态。然后,他就以势不可挡的闪电般的速度,毫不含糊的带着她,从初吻直接奔向了初夜……
       她这几天,分明是被他带“坏”了好不好!初恋三天就跟人上~床,这在以前根本无法想象。
       而此刻,他坐于她身旁,西装领带、清俊逼人,仿佛又变回了几天前那个人。简瑶一时竟无法把他跟刚刚赤着上身,覆盖在自己身体上的滚烫而激情的男人,重合在一起。
       简瑶的脸微微一烫。他们的确是发展得太快了……
       现在一想,其实刚刚被打断也有好处。两个人的感情走稳一点,走慢一点,才会更加长久牢固吧。
       当然这个慢,是相对于薄靳言的“光速”而言。相对于普通人,估计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慢。
       可也许是看她静默太久,一旁的薄靳言忽然开口了,语气极度冷漠:
       “我会让凶手悔恨万分。”
       简瑶:“嗯?”
       薄靳言唇畔浮现一丝冷笑:“挑在我的时间杀人。”
       他的时间?
       简瑶忍不住笑了,他还在生气啊。
       她自然而然就想起刚刚挂了电话,两人立刻分头穿衣服收拾。而他换好走出来时,俊脸明显薄红,笔挺的西裤依旧遮不住尴尬……
       他却转头望着她,眸色变得有些暗沉:“我不会让你久等。”
       简瑶:“……没事,不急。”
       薄靳言微怔。
       简瑶极其短暂的微表情,怎么可能逃不过他的眼睛?
       眸光一闪,他开口:“你后悔了?”
       简瑶微赧:“不是,只是……”
       “难道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不可思议的倨傲语气。
       简瑶立刻反驳:“当然不是,你很好。”
       他扫她一眼,点头:“我也认为不可能。那是什么原因?”
       简瑶想了想,轻轻握住他放在方向盘上的一只手。
       “我没有不愿意。”她不好意思的笑了,“只是有时候……感觉还有点不真实。”
       我们竟然真的走到一起,而且……你今晚差点就……
       这本是她向薄靳言倾吐内心真实感受的话,没有别的意思。然而出乎她的意料,薄靳言竟然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