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56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摸了摸自己的唇。
       “就这一次。”他慢悠悠的说,“你也不能让我白来一趟。”
       简瑶心中狠狠的酸了一下。
       他却粲然一笑:“成了,我走了。别忘了你说的,冬天回来一起玩。”他转身就走,步伐利落,眼看就要进入登机口。
       “熏然!”简瑶喊道。
       他脚步一顿。
       “一路平安。落地给我短信。”
       他没有回头,挥了挥手,语气温和:“再见,简瑶。”
       再见,我懵懂无知的爱了这么多年的女孩。
       ——
       简瑶今天是开着薄靳言的大切来的,驶出机场高速、进入市区已经八点多了。满城华灯初上,夜景瑰丽而辽阔。
       过了一会儿,她的眼角就泛起阵阵咸湿,视线也有点模糊。打开车窗,夜风吹进来,慢慢就干了。
       ——
       推开家门,就见客厅灯光澄亮,电视里在放纪录片《拍案说法》,却不见薄靳言的身影。
       她换鞋进屋,却闻到一阵浓浓的,混杂着黄油、蓝莓和牛奶的香味。
       她有点不可思议的走到厨房,果然就见薄靳言穿着笔挺的衬衫西裤,还围着条黑色长围裙,戴着厚手套,姿态倨傲的立在流理台前。
       冷酷清贵的外形和温馨居家的装扮,同时出现在他身上,感觉矛盾又古怪。但他一脸理所当然的淡漠,只回头扫一眼她,继续盯着烤箱。
       简瑶走过去:“你在做什么?”
       他戴着手套,不方便抱她。将双手背到身后,微微弯腰,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在你去送别那位暗恋你的男士时,你的男朋友,正在家里辛勤的为你烘烤手工饼干。”
       简瑶微愣。
       今天下班时,她说要去送李熏然,薄靳言淡淡说:“OK,走。”她不得不纠正:“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当时薄靳言眸色深沉的看着她。
       她还想他不会吃醋生气吧?谁知他只说:“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简瑶当然没有告诉他,李熏然喜欢自己。见他如此反应,还想着他并不太在意李熏然。谁知刚回来,他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他居然看出李熏然喜欢她?
       薄靳言当然是看出来了。
       身为一个心理专家,虽然他曾经在感情上表现迟钝,但那并不代表他的感觉迟钝。事实上,从与简瑶相遇第一天开始,他就察觉了自己对她的好感。
       问题是,因为完全没跟女人相处过,他一直以为那份好感,是类似于跟傅子遇的友谊罢了。
       直到这份好感,强烈到他想要彻底占有她。
       ……
       所以一旦明白这就是爱情,再辅以心理学和微表情的专业知识,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李熏然看着简瑶时,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
       听到她要去一个人送李熏然,薄靳言心里当然是不舒服的。但从小的教养和男士风度,让他必须尊重女朋友的个人空间。
       后来……他就去为她做饼干了。
       因为有一次她说过,某种配方的手工饼干,味道最赞,令她欲罢不能。
       ……
       四目相对,薄靳言的目光清亮,坦然自若。
       简瑶的心忽然变得软绵绵的。这一晚心中那纷纷扰扰的情绪,仿佛都被他看似淡然,实则温柔的目光包裹住。
       她伸手,轻轻从背后抱住他的腰:“那谢谢你啊,辛勤的男朋友。”
       交往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这么亲昵的主动抱着他(其实才三天,但薄靳言认为时间不短了)。他唇角微勾:“你的手还真没什么力气。”
       再抱紧一点,女人。
       ……
       不过,薄靳言做什么事都不喜欢人打扰。烤饼干也一样,抱了一会儿,就赶简瑶去客厅。
       饼干出炉,他先尝了一片,眉目舒展。
       很好,像是他烤出的饼干。
       一整盘饼干搭配红酒,再放上一株红玫瑰。端到客厅,却发觉没人。简瑶站在阳台上,转头望着他。
       阳台的小圆桌上,点了一支蜡烛,火光跳跃,映着她温柔的脸和眸光。
       噢……她真浪漫。
       薄靳言放下饼干,低头吻住她。
       “我们聊天好不好?”她问。
       “嗯?”
       “我想跟你讲小时候的事。”
       正吻得专注的薄靳言微微一怔,随即大手锁紧她的腰:“非常正确的决定。”
      
       作者有话要说:好,绵软了有几章了,我要发力了,我是认真的。笑眯眯看着大家。
       ——————————本章完!明天继续!
      
       49v章
      
       爱一个人,就会想跟他分享,内心埋藏最深的秘密。
       夜色如此安静,天边的星光仿佛也要进入深眠,若隐若现。简瑶像猫一样蜷在沙发上,头靠在薄靳言,轻声说:“其实我爸的事,他的样子,我都记得不太清楚了。”
       薄靳言点头:“正常人的正常记忆水平。”
       简瑶笑了,轻轻捶了下他的胸口——身为倾听者,他还真是倨傲又一本正经。
       “那年我七岁。”她轻声说,目光仿佛也看向极远的地方,“爸在侦缉一宗恶劣的杀人案。那时候还有很多混混。杀人案的幕后黑手,就是当时一个有名的黑老大。”
       “嗯。”薄靳言的手轻轻绕着她耳边长发,“继续。”
       “那天爸带我和小萱,去给爷爷过生日。我妈厂里要加班,所以还没赶到。”她的声音有点哑了,“本来,那是很高兴的一天。我还记得很清楚,爷爷奶奶在做饭,简萱还很小,在房里睡觉,爸陪我在玩。后来,那些人就来了。”
       感觉她握着自己的手,微微收紧,薄靳言的黑眸静若寒渊。
       “他们号称‘斧头帮’,用的是斧头。”简瑶轻轻呼出口气,“其实都是十几二十岁的男孩,砍完就跑了。后来都抓回来坐牢了。”
       讲完这几句,简瑶就不做声了,把头往他身上抵了抵。
       而薄靳言……
       看着怀中女人的脑袋瓜,心头一阵难得的柔软:噢,她如此依赖他,依赖自己的男人。
       倾听交流果然是加深情侣感情的必要手段,与身体交流同等重要。
       微一沉吟,他开口:“很高兴你与我分享。事实上,这件事我很早就知道了,但是由你亲口说出来,意义不同凡响。这意味着你对我的爱和信任,已经抵达很深的层次。当然,我也一样。”
       简瑶在他怀里,唇角微勾。
       却听他又说:“你把自己调整得非常好。我为你骄傲。”
       简瑶的眼眶,忽然有些湿润。
       她知道,他肯定不会像别人那样,体贴的说什么“都过去了”“不要伤心难过”。
       可是,他为她骄傲?
       这么简洁平和的一句话,却像一串最温柔的音符,落在她心上。
       顿了顿,她说:“还有。”
       薄靳言轻挑长眉,低头凝视着她。
       “那天其实我不在房里,我在客厅。”她慢慢的说,“我当时跟我爸在玩捉迷藏。他就……把我锁在柜子里,把沙发推过来,挡住了。但是我能看见。他们开了很大的音响,我怎么叫都没用。后来,我被人救出来时,爸还没死,我就一直抱着他,直到他断气。”
       ……
       为什么今天想对薄靳言说这个呢?
       或许是李熏然的辞别,令她想起了往事。
       又或许是她意识到,埋藏最深的伤口,无法对任何人提及的经历,终于可以小心翼翼的袒露在这个男人面前。
       因为他会懂,比任何人都懂。
       因为今后,他是她最亲密的人。
       薄靳言的俊脸像是罩上了一层寒气。静静注视她几秒钟,低头深深吻了下去。
       这晚,他抱着她,在星光下坐了很久。她跟他讲以前的事,讲父亲曾经也是钓鱼高手;讲自己很长时间不敢一个人睡。也讲大学时候,每天背语法单词多么无聊。
       薄靳言一直安静的听着,当然也深刻践行他的诺言——时不时亲吻她。一开始简瑶还没留意,后来发觉,他竟然真的是严格遵循时间,五分钟一到,就中止谈话,低头索吻。忍不住就笑了。
       她也问他大学里有趣的事,而他只是微蹙眉头:“没有留意过。”
       简瑶:“……好吧。”
       困意袭来时,夜色已深。
       简瑶从沙发站起来,离开薄靳言的怀抱:“我去睡了。”
       薄靳言看她一眼,也站起来。两人走回客厅,到了她卧室门口。
       简瑶:“那晚安。”
       薄靳言低头在她额上落下轻吻,眸色幽深的望着她:“晚安,好梦。”
       ——
       然而这晚,简瑶并不像薄靳言祝愿的那样“好梦”。或许是想起了尘封已久的往事,她望着窗外黯淡的星辰,只觉得心里特别的空。
       后来又想起了薄靳言。这几天来,每晚亲昵缠绵后,他都显得意犹未尽,并且直接提出……做~爱的想法。
       第一天,他问:“想要我的身体吗?”
       第二天,他说:“今晚睡我房间?”
       岂止是直接,简直是赤~裸。
       可今天,他却忘了这事,只温柔的对她说好梦。
       简瑶忍不住笑了。
       而此刻,薄靳言穿着黑色睡衣,笔直躺在2米乘2米的黑色大床上,也没有睡着。
       他见过远比简瑶的经历,更凶残的案件。包括他自己的过去。
       可想到他的女人曾经身在地狱,再想到她今天脸颊的泪水涟涟,他就一阵心烦气躁。
       直挺挺躺了一个小时后,他起身、下床,从橱柜里拿出钥匙,步出房间。
       所以说,像他这种行动力超强的男人,是不会去考虑,半夜三更偷偷拿钥匙进入女人的房间,是否合时宜的。
       他只知道,他现在强烈的想要跟这个女人呆在一起。她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为什么不去?
       简瑶在床上辗转了一会儿,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薄靳言起来了?半夜他要做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就听到门锁上传来细碎的声响,钥匙拧动的声音。
       简瑶微微一僵,躺着没动。
       门缓缓被推开了,熟悉而高挑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悄无声息的步入房间,反手关上了门。
       简瑶倒是一点也没紧张,因为知道薄靳言不会对她逾矩。房间内没开灯,一片昏暗。她微眯着眼,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只见他缓步走到床边,简瑶立刻闭上眼装睡。
       忽然间,手被他轻轻的、轻轻的拿了起来。一阵柔软湿润的触觉传来——是他亲了一下。
       简瑶心头微微一荡,他已经把她的手缓缓放回床上。
       有的时候,手背的轻轻一吻,比热烈的舌吻,更能打动女人。
       因为无关情~欲,唯有凝望和爱慕。
       简瑶有点想笑,但是忍住了。等了一会儿,听他没有动静,以为他要走了。谁知右侧床铺忽然一沉。
       简瑶微怔——他躺下来了。
       男人的气息瞬间逼近,他那微凉的黑色睡衣衣领,甚至擦到了她的鼻子。而腰间一沉,他的手搭了上来。
       简瑶忍着,还是没动。结果很快,他的手就摸上了她的头发,跟白天那样,缠着玩着。当然,动作很轻,如果她真的睡着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