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55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就想制止她。谁知刚一低头,她却也抬头,用手轻扯他的衬衣:“你从早忙到晚,晚上还看刑事纪录片,脑子也休息一下啊。”
       声音软软糯糯,扣在他衬衣上的手指洁白柔软。
       “我对这种事没兴趣。”他说,“不过如果你每五分钟亲我一下,我可以陪你做任何无聊的事。”
       ——
       看完电视,已经十一点了。
       不过这个时候,简瑶已经是坐在他怀里,被他低头吻着。脸颊、脖子、耳朵、手……他亲完她,就要她亲他。
       半晌,他的唇移开。
       衬衣略显凌乱,面颊微红、眸色澄亮。他的嗓音很哑,浑然天成、理所当然的诱惑着:“今晚睡我房间?”
       简瑶立刻从他身上跳下来:“不,我要去睡了。”
       ——
       躺在床上,简瑶甜甜的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耳朵还能听到外头,他的脚步声,他开门关门的声音,然后是放水的声音——
       他在客厅浴缸洗澡。
       真是……不拿她当外人啊。
       没打算听,可那些声音又自动往耳朵里钻。正听得清晰,手机却响了。
       简瑶一看,是妹妹简萱。她最近正放暑假在家,打算过完中秋节才回学校。
       简瑶微微一笑,接起。刚说了几句,就感觉妹妹有点欲言又止。
       “怎么了?”她敏锐的问。
       简萱顿了一下:“姐,熏然哥对你表白了吗?”
       简瑶一下子愣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有妹子说,让我今天这章就进案子,那个,今天先让薄靳言把自己女人捂热一会儿,再进案子好不好,46章了,26岁了,他也不容易啊……本章结束!
      
       48v章
      
       广阔的机场大厅里,灯光璀亮,人潮不息。广播里不断重复着飞机起起落落的消息,就像B市这座城市的基调:繁荣、忙碌、疏离。
       李熏然点了支烟,坐在吸烟室角落的椅子里。静静抽了一会儿,掏出手机。
       那是前天跟简瑶在护城河畔拍的照片。她娉婷立于阳光下,笑容恬美。而他站在她背后,一只手搭在汉白玉扶栏上,一只手拥着她的肩,笑意散漫肆意。
       凝望了一阵,李熏然微微一笑,熄了烟,把手机收回裤兜里,站起来转身。
       他怔住了。
       简瑶就站在门口。四目凝视刹那,她似乎也有一丝迟滞,然而就微笑望着他。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
       李熏然只觉得胸膛中那颗心,就这么被她的笑容,扯了一下。
       静默片刻,他也笑了,走到她面前,抄手望着她:“你怎么跑来了?”
       这一次,他的简瑶,声音里透着一丝涩意:“你还打算不辞而别吗?”
       李熏然没出声。
       两人静静望着彼此,门里门外,身后人来人往。
       几乎是同时,他们都露出笑容。李熏然长臂一勾,将她抱进了怀里。
       简瑶也轻轻抱着他的背。他的怀抱宽阔而坚实,还有淡淡的汗味。
       虽然小了三岁,从小跟着他长大,但她从没当面叫过他“熏然哥”。李熏然就是李熏然,当她需要的时候,无论他们是相聚还是分离,他总是会站在某个地方,漫不经心的鼓励她:“简瑶,这点困难算什么?别跟我扯。”“嗯,这样才像跟过我的人。”
       什么都不必说。她最重要的朋友,她永远不想失去的人。
       而李熏然搂着怀中女人柔软的腰肢,闻着她耳鬓清香的气息,双臂紧紧一收后,松开了她。
       “怎么跑进候机区的?”他问。
       简瑶掏出脖子上挂着的警察工作证:“还挺管用的。你以前是不是到哪里都畅通无阻?”
       李熏然哈哈一笑,将她肩膀一勾:“走吧,我差不多该登机了。”
       “嗯。”简瑶也噙着笑,跟他并肩而行。前方是一条敞亮的走廊,走廊尽头,就是开阔的候机厅,许多人聚集在那里。而相隔数米的玻璃窗外,停机坪灯火寂静,一架飞机正缓缓逼近。
       “你的新晋男友没跟过来?”李熏然步伐悠闲,含笑问道。
       “没,他在家呢。”
       ——
       爱情有很多种。而李熏然对简瑶的感情,大概就是介于爱和友情当中那种。
       从小就跟着他的丫头,熟得不能再熟。当她从bainen嫩的小团子,长成婀娜秀美的姑娘,身边多少哥们儿,撺掇着想追求,都被他拦了。有人来找茬:“李熏然,不是自己想追吧?真够兄弟啊你。”他抬起冷峻的眼,盯着那人:“她是我妹。我能准她早恋吗?”
       可内心,真的只是兄妹之情吗?当时十八岁的李熏然,也不知道。她对他是不可或缺的,谁也别想搅合。可若说是爱情,又少了很多激情,好像还不够。而且,她还太小了。
       真正对她动了念头,是他高考结束,拿到警校录取通知书。要到外地读书了,临走前夜,他去她家,想找她吃宵夜。
       走到门外,却听到简萱带着哭意的声音从里头传来:“姐,你舍得熏然哥哥吗?”
       那时候,简瑶才十五岁,简萱十二岁。李熏然听着两小姑娘讨论自己,不由得有些沾沾自喜,从虚掩的房门望进去。
       这一望,却愣住了。
       他的白净柔美得像玉一样的姑娘,就坐在床头,抬起纤纤素手,擦掉脸上的泪。
       “我舍不得熏然哥……”她轻声说,“其实我也想读警校的。”
       李熏然就觉得心头像是被什么,狠狠捶了一下。
       简瑶很坚强,从小到大,他几乎就没看她掉过眼泪。可原来她这么依恋他,依恋她的“熏然哥”。
       李熏然的心“突突”的跳,有种陌生的、但是又明了的情愫,涌上心头。他在门外站了片刻,转身离开。
       躺在家里的床上,李熏然看着警校录取通知书,做了个重大的决定。
       他要去告诉她,他会等她。等她长大,等她十八岁高考完。然后他们可以谈一场恋爱。
       他是陪着她长大的男孩,也许今后可以一直陪着她到老。
       然而当他再次走出卧室,却见简瑶妈妈,正坐在客厅,跟自己的母亲聊天。
       “你真不让简瑶念警校?”他母亲问,“其实现在做警察挺好的,也不会有以前那么危险了。”
       他心念一动,站在门口没出去。
       简瑶妈妈脸色平淡的摇了摇头:“我不让她念。我也不怕你不好想,现在虽然两个孩子关系好。但是以后,我也不想简瑶找个当警察的。我不想她还记着从前,我已经记一辈子了,她还小,又不像简萱傻乎乎的,自己很有心思……唉!”
       他妈妈拍了拍简瑶妈妈的背:“我明白,熏然就跟她哥哥似的。这两孩子都这么听话,我们也算是省心了。”
       ……
       李熏然大学也交过个女友,也曾有过热情似火。到后来女友不肯陪他回家乡,也就分了。然后就一直淡淡的,提不起谈恋爱的兴趣。
       去年冬天与简瑶重逢,着实令他欢喜了一番。但这种欢喜,是温暖而柔软的悸动,就像甘冽清泉浇灌心头。他觉得,当然与男女之情无关。
       看到简瑶成为薄靳言的助手,跟着他跑前跑后时。李熏然心里也会有那么点吃味。
       但是也还好。他对她的感觉,也只是一时冲动,本就不算浓烈,所以十八岁时才能轻易割舍。那一点点近乎尘封的感觉,与他们多年来固若金汤的深厚友谊相比,根本不算什么。而且她在B市、他在家乡;她母亲也不赞同;她对他也没有感觉……
       所以说,这世上许多看似fangdang不羁的男人,实则心细如发。正因为看得透、放得下,所以他总是活得坦荡。
       直至两个月前,他在一起案子里身负重伤。他只身制服了五名罪犯,被其中一人连捅数刀。
       都说人快死的时候,会看到心灵深处的幻象。濒死那一刻产生的幻觉,他记得很清楚。他看到道道白光在面前闪过,看到鲜血涂遍浑沌的世界。
       然后他看到了父母。他穿着笔挺的警服,与他们微笑拥抱。
       最后,他忽然到了一个满是血泊的房间。
       那是个九十年代装修风格的屋子,组合家具柜上放着20寸的彩电,沙发是老式弹簧的。地上躺着几个血肉模糊的人。
       许多人在混乱的走,许多人在哭。他刚走进去,就踩到了血水了。
       然后他听到有人说话:
       “全死了,只有两个孩子活了下来。”
       “小的抱出去了,大的抱着老简……不肯走。”
       “她看到了,怎么让她看到了!”
       “熏然你怎么也跑进来了……快把两个孩子都送走。”
       然后忽然就有人,把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推到他怀里。
       他低头看着她,小小的脸,煞白得没有一点血色。黑漆漆的眼珠,死死的瞪着。她不哭也不闹,就只用那小小的胳膊,紧紧的抱着他。他也抱着她。
       两个孩子就这么抱着好几天,任谁劝也不松手,不说话。直到最后,一起睡着了,才被大人们分开。
       那一年,他十岁,她七岁。
       他一直以为,曾经对她不过是一时心动,宛如春梦了无痕。却原来从那么早的时候,就把所有怜惜都给了她。那淡若流水的感情,竟也是情根深种,临死都无法割舍。
       ……
       简萱放暑假在家,经常到医院照顾他,有一天拿起他的手机:“刚刚有姐的未接来电啊,她还给你发短信了。你……还是不回吗?”
       他笑着说:“不用了,你姐要知道了,还不把工作丢下跑回来?她才刚毕业上班,别影响她。”
       简萱看着他,咬咬下唇没说什么。
       但李熏然很清楚,自己只是不想让她心疼罢了。他是男人,也是警察,哪怕为了破案骨头断成渣,也不要让他喜欢的女人,伤心掉眼泪。
       他迟到了七年。等他好了,就去找她。
       ——
       登机口前,旅客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李熏然转身看着简瑶,什么也没多说,含笑揉揉她的头发。
       简瑶也笑:“过年回去再找你。”
       “嗯。”
       两人静了片刻。
       灯光如水,夜色如梦,旅人匆匆。唯有他俩矗立其中,安静相对。
       “简瑶。”他忽然轻唤一声。
       简瑶:“嗯?”
       他微微一笑:“你看谁来了?”往她身后一指。
       简瑶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她立刻回头,却只见些陌生的面孔,没有那家伙桀骜的身影。
       她疑惑的转头看向李熏然,谁知眼前光影一暗,他的唇已经压了上来。
       腰间一紧,被他搂住了。年轻男人炽热的唇,重重压住她的。舌头毫不犹豫的长驱直入,缠绕着她的,用力追逐。陌生的男性气息完全侵占她的口腔,每一次舔舐吮吸,仿佛都带着强烈决绝的意味,像要将她的唇舌吞噬干净。
       简瑶只滞了一瞬,就用力推开他。但不用她推,李熏然已经骤然松手,彻底放手,往后推了一步,拉开与她的距离。冷峻而漂亮的脸似乎也涌起绯红,眼神却是暗沉的,唇上仿佛还残留着水色。
       简瑶的心突突的跳,望着他,什么也不能说。
       他却笑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