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54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54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手却被他握住了。
       他将她的腰一勾,低头望着她,嗓音还哑着:“礼尚往来,你不想亲亲我的脖子?”
       简瑶的心跳再次加速。
       为什么,这样的他,令她感到无法拒绝呢?
       她把双手搭在他肩上,侧头过去,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他的脖子上。男人皮肤微热的气息,萦绕着她的鼻翼,莫名令人觉得缠绵而安心……而当她亲吻他时,他的手就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她的头发、她的耳朵……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晕红的脸,望着他。
       而他也定定的盯着她。
       “你怎么能这么性~感?”他轻声说,嗓音暗哑。
       简瑶的脸更红了。
       看他低头过来又要亲,她以残存的清醒意志悬崖勒马,轻轻推开他:“你该回去了。”
       ——
       这晚薄靳言终于还是回去了,他的首日侵略终止于她的脖子以下。
       简瑶一个人躺在似乎残留着他的气息体温的床上,整个人深埋在被子里。
       她再有自己的想法,也是个没有恋爱经验的家伙。她这么喜欢他,可他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要是他想要更进一步,她该怎么办啊!
       当简瑶沉浸在甜蜜的纠结中时,回到家中的薄靳言,却是非常身心舒畅的。他把沉默往角落里一丢,洗了澡,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只是这一晚,又做了梦,真实的梦。
       梦到刚刚与简瑶的亲昵,并且在他亲吻她的胸~部时,她没有喊停。
       然后……就一直做了下去。
       某个瞬间,薄靳言倏的醒了。静静坐了几秒钟,起床把床单扔进了洗衣机,换了新床单和睡衣。
       再次躺回床上时,他看着窗外寂静的夜色星光,淡淡一笑。
       呵……
       回望今晚,真是好满足,又好不满足。
      
      
       47v章
      
       周一的早晨,傅子遇端着杯咖啡,坐在阳光灿烂的办公室。第一件事,是给薄靳言打电话。
       “战果如何?”他噙着笑意问,“表白成功了吗?”
       电话那头的薄靳言,正站在镜前打领带,笑容便如清风明月般疏淡:“她对我非常满意。”
       傅子遇失笑。虽然早料到这个结果,但从薄靳言嘴里说出来,感觉怎么那么欠扁呢?
       “晚上吃饭庆祝。”傅子遇说。
       “OK.”
       挂了电话,傅子遇又打给简瑶:“恭喜你们。”
       昨日夜色太迷醉,此刻,简瑶才发觉脖子上,某人留下的深深浅浅的吻痕,正对着镜子打量。接到电话,笑了:“谢谢,都是你鼓励我,我们才在一起。”
       两人又聊了几句,简瑶心思一转,问:“薄靳言他怎么昨天突然就表白啊?”问出这问题,嘴角就带上了甜甜的笑意。
       傅子遇微微一笑。
       那晚跟薄靳言吃饭,他也问过相同的问题。当时那家伙怎么答的?
       “因为他发现,你对他是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并且他对你怀有很强烈真诚的yuwang。咳……这是他的原话。”
       简瑶在清晨里bainen嫩的脸颊,陡然又染上红晕。
       “……看出来了。”她低喃。
       “什么?”傅子遇没听太清。
       简瑶立刻否认:“没什么!”
       ——
       简瑶跟平时一样,下楼到了他家门口。刚敲了两声,门就迅速打开了,薄靳言笔挺清逸的走了出来。一看到她,眉目间似乎就升起与昨晚相同的浅淡愉悦的笑意。
       简瑶微笑:“早。”
       薄靳言低头看着她:“早,亲爱的。”
       简瑶被这称呼微微震了一下。他却坦然自若的俯下脸,吻住她。男人清冷倨傲的气息,大清早就缠绕着她的面颊、浸入她的唇舌。
       短暂轻吻后,他的薄唇移开。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黑眸在极近的距离盯着她,嗓音低沉动听:“今晚继续?”
       简瑶的脸微微一烫。
       这家伙……
       她索性不答,转移话题:“走吧,今天警局好多事。”
       “嗯。”他看她一眼,把双手插~进西装裤兜里,人站得笔直。
       “你可以挽着我。”
       简瑶听话的把手伸进他的臂弯。
       他眸中闪现一丝满意的淡笑,她也忍不住笑了——
       他喜欢她挽着他呀……
       这样并肩依偎的姿势,她也很喜欢。
       ——
       确立恋爱关系第一天,呆在办公室的他俩,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
       薄靳言一开始工作,就恢复了常态——安静、专注、桀骜。照旧没什么耐性吃饭,也忘了跟她说话,更别说亲她了。
       说实在的,到底是初尝爱情,简瑶今天时不时都有些心猿意马。但她觉得薄靳言这样很好,没有在办公室里腻腻歪歪。对比他昨晚的热情,她对他此刻的敬业,生出一丝钦佩。
       然而午休铃声响的时候,简瑶忽然觉得不对劲。有人灼灼的看着自己。
       一抬头,跟薄靳言四目凝视。
       据她对他的了解,肯定是刚才的铃声,打断了他原本高度集中的思路。
       然后,就看到他神色淡淡的放下手里的卷宗,走过来,吻住她。吻了很久之后,她脸颊绯红,他则面带微笑继续工作去了。
       被吻得七荤八素的简瑶,反而顿悟了。
       这家伙,不是不想吻,只是忘了吧?他一工作起来,就会自然而然忘记所有的事,进入自己那个聪明骄傲又不可一世的世界里。而刚刚突然想起来,立刻就过来索吻了。
       ——
       暮色~降临,傅子遇驱车前往约好的饭店。
       跟服务员走向包间时,他问:“我朋友到了吗?”
       年轻女服务员顿时有点脸红:“到了有一会儿了。”
       傅子遇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推开虚掩的包间门一看:璀璨流光般的灯火下,薄靳言搂着简瑶坐在沙发里,正低头吻着。男的西装革履、清俊逼人,女的长裙婀娜、秀美纤柔。
       饶是傅子遇比起这一对恋爱经历丰富太多,可此刻见两人安静而专注的吻着,却忽的替他们老脸一红。
       或许还是反差太大了……薄靳言热吻女人,这种事情搁以前实在无法想象。
       他噙着笑意,步伐潇洒的走进去。那两人听到动静,同时抬头。简瑶顿时脸一红,要推开薄靳言。薄靳言只淡淡扫一眼傅子遇,点点头,然后低头继续看着她:“子遇点菜,我们继续。”
       简瑶坚决的推开了他,满脸绯红的端起果汁喝了一口。
       这家伙真是上班是教授,下班变禽~兽。
       虽然他一直清冷着张脸,偶尔才露出点笑意。但是吻得太热烈了,并且非常旁若无人。
       薄靳言这才跟傅子遇聊了起来,只是大手还扣着她一只手,慢条斯理的捏着,也不知道在捏什么。
       饭吃到一半,薄靳言去了洗手间。傅子遇就笑吟吟的看着简瑶,简瑶以为他要打趣,谁知他却微叹了口气,开口:“这样真是很好,我还以为他要孤独终老呢。多亏有你喜欢他。”
       简瑶心里被他说的软软的,手划动着碗中汤匙,笑着说:“怎么会?你以前讲过的,喜欢他的女人也不少。”
       傅子遇:“可要这尊大佛动心却不容易。”他手撑着下巴笑望着她:“小心了简瑶,他动心了,那可就是认定了,一辈子的事。”
       简瑶划动汤匙的手一停:“他不可能想那么远吧?”才刚开始呀,而且他又是那么迟钝个人。
       “呵呵……我验证给你看。”傅子遇很笃定。
       过了一会儿,薄靳言就回来了。刚一坐下,傅子遇就语气很稀松平常的说:“以后你们的婚戒,肯定得足够完美。”
       简瑶喝着茶,观察薄靳言的反应,就见他神色淡然的答:“当然。”
       傅子遇又说:“选钻石、打磨、预定一流设计师和工匠,要想做到最好,起码得提前几个月,你记着点这事。”
       薄靳言微一思索,看一眼简瑶:“她是我见过最挑剔的女人,至少得提前一年。”扬了扬眉:“噢……该开始准备了。”
       傅子遇:“可以。”
       简瑶:“……”
       ——
       恋爱的心情,总是相似的。无论你是十六岁还是二十六岁,无论爱情发生早或晚。你只想跟他呆在一起,怎么也不够。即使两人什么都不做,也很满足。
       这晚两人回到公寓楼下,已是夜里八点多。正是夜的黄金时段,简瑶也不用开口,因为他肯定会跟上来。谁知刚往电梯走了一步,却被他拉住了手。
       “如果我没记错——”他长眸清澈的盯着她,“你今天应该搬下来,跟我同居了。”
       简瑶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说过?”
       薄靳言微怔了一下。
       “如果你有了男朋友,而且关系不错,你会跟他住在一起,二十四小时陪着他。”他不紧不慢的复述她多日前讲过的话。
       简瑶忍不住笑了。他记得好清楚。
       当初她这么说,是要拒绝他的非分要求。
       现在,却成为他再次提出非分要求的依据了?
       她只轻咬着下唇,眸光盈盈,站在灯下不说话。薄靳言看得分明,继续淡淡的说:“请注意:我是你男朋友,我们关系很好,完全达到你的要求……”
       “好。”简瑶轻声打断他,牵着他的手摇了摇,“我今天就搬下来。”
       薄靳言眸色轻敛,握着她的手,却微微一紧。
       而后,风光月霁,眉目生辉。
       “太棒了。”
       一小时后。
       薄靳言一手提一只箱子,走在前头。简瑶空着手,轻轻松松跟在后面。
       看着他俊脸始终挂着淡笑,把她的箱子放进卧室,简瑶不知怎么的,忽然有种踏实的感觉。
       其实是听他在饭店时,旁若无人讨论跟她结婚,她就一直有点甜甜的感动。
       当然,也让她又好气又好笑。也没跟他争辩什么——万一她说“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了”,万一他今晚就求婚怎么办……干脆不理他。
       不过……
       她知道,他不是会计划这些事的人。只是傅子遇提到了,他就觉得理所当然。
       这说明,他心里,是真的很认真的对待她、重视她。
       所以她不想拒绝他。正因为是他,所以不想拒绝。
       至于会不会发生亲密关系?她觉得这跟同居没关系。因为薄靳言是个很绅士的人,肯定会尊重她的意愿。所以要不要发生,还是由她决定的。
       这么想着,她就释然了。
       然而,简瑶毕竟没有经验。她完全不知道,多少女孩就是抱着跟她相同的想法,以为自己能控制能主导。殊不知朝暮相处、耳鬓厮磨之后,还有一种情况,叫做情难自禁?这是后话了。
       很快就搬完家了,时间还早,薄靳言心满意足搂着她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看《法眼》。
       以前简瑶偶尔陪他看个一集半集,也无所谓。现在住一起就不一样了,难道她要天天晚上看纪录片?
       她把遥控器拿走:“不要老看这个,找个连续剧看看。”
       薄靳言微蹙眉头:“噢,那是折磨。”
       简瑶答:“那是消遣。”说完就开始换台。
       薄靳言看着电视里闪过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条件反射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