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53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53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整个人几乎被薄靳言笼罩住,他一手扶着她的后脑,一手捏着她的脸,将她锁在自己的胸膛里。而那薄唇,轻轻的覆盖住她的,xishun着、舔舐着……男人独有的清冷气息,渐渐缠绕着她的唇舌。
       简瑶只感觉的身体微微在发抖,心跳仿佛已经停滞了,整个胸腔仿佛被塞进某种紧滞涨涩的东西,令她动弹不得。可唇上传来的感觉,是极慌乱的,也是极好的。温柔、清冽、迷乱,只令人目眩神迷……她微喘着,抬眸望去,却只见两道乌黑的长眉下,他的眼睛轻阖着,是那么安静而专注。看到他这表情,简瑶胸~口就像有一只小手,轻柔抚平她错乱的心跳……她也缓缓闭上眼,呼吸微促的承受着他的索求。
       他在吻她。
       她的……薄靳言啊……
       而此刻,他的感受又如何呢?
       女人的气息,一如梦境中预见的那般甜美,甚至更加柔软动人。唇舌轻触的一刹那,便像舔上了一块诱人的蜜糖,叫人……挪不开嘴。更不论鼻尖轻擦她的脸颊,她的睫毛轻颤拂过他脸颊的感觉……又痒,又舒服。
       但这个吻,又跟他预计的有所不同。
       他以为自己会一直很绅士的、温柔的、轻轻的吻着她——那样才算一个完美的吻。可是这么亲了一会儿,他却感觉到本能的驱使,想要更多、更深入……几乎是无师自通的,他的舌头撬开她的唇,滑了进去。感觉到她似乎又抖了一下,他觉得非常满意,舌头顺势跟她纠缠得更火热……慢慢的,她的喘息声明显起来,双手也离开椅子扶手,轻轻抵住他的胸膛。这种反应只令薄靳言全身心的愉悦无比,双手索性环住她的肩膀腰身,专心致志吻着她的唇,甚至连他的呼吸,都有些低促了……
       过了许久,他才松开她,结束这个真正意义上的初吻。
       完全法式的热烈深吻。
       简瑶的脸色完全酡红,眼波也如同流光,潋滟闪动。
       而薄靳言一只手还搂着她的肩膀,侧头看着她,从来白皙清俊的脸颊,也染上一层红晕。
       “很棒,不是吗?”他低低的问。
       简瑶的脸都快着火了,心里却甜甜的好像dangyang着一汪碧波。她轻声问:“你为什么要亲我?”
       薄靳言:“亲自己女朋友有什么不对?”
       简瑶抿着唇没笑出来:“我还没答应做你女朋友。”
       薄靳言侧眸看她一眼,搭在她肩上的手,还不安分的缠绕着她的长发。
       “那你现在考虑。”
       两人静了一会儿,他忽然又不紧不慢的开口了:“简瑶,我喜欢你。无论从哪方面看,我都很适合你。显然以前我们俩错误定位了彼此的关系。”
       他的声音略略低沉了几分:“如果不是彼此吸引,我们又怎么会这么默契?事实上,你不用考虑太多,刚刚的吻,已经说明了一切——你和我之间,很有感觉。我想拥有你。简瑶,做我的女人,我只想要你。”
       突如其来的一番话,令简瑶完全失语了。
       他亲口说“他喜欢她”;
       他还说“以前错误定位了彼此的关系”——鬼呐,只有他自己定位错误了。
       还有,“他想拥有她”?
       这家伙讲话一向直接,没想到讲这种话,也能直接成这样。
       但是……她很喜欢。
       他只想要她,她也只要他呀。
       船舱里依旧只有寂静的灯光,耳边唯有水声潺潺。简瑶靠在他的臂弯里,微笑不语。而薄靳言脸颊的浅浅红晕,似乎跟她一样,持久未褪。
       过了一会儿,他转头望着她:“考虑好了吗?”
       简瑶忍笑——才过去几分钟啊!
       “我还在考虑。”
       他扫她一眼:“行,你继续。”忽然又抬起修长的手,点了点自己一侧脸颊:“先亲一下我的脸,一直是我亲你,换你了。”
       简瑶笑出了声:“……什么呀?”这是什么逻辑。
       可他也不说话,只唇畔挂着浅笑,一动不动在那里等着。简瑶看着他在灯下线条清晰的侧脸,心跳也变得不稳。
       她探头过去,轻轻在他脸颊落下一吻。
       他缓缓转头,直视着她,眸色幽沉。
       “太完美了。”他低声说。
       简瑶的脸又烫起来。谁知肩膀一紧,已经被他再次搂进怀里,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低头深深吻了下来。
       ……
       下船的时候,简瑶的嘴唇已经有点肿了。
       他也一样。二十二岁的女人,和二十六岁的男人,却像情窦初开的青少年,头次接吻就不知足的吻过了头。
       夜色依旧喧嚣,只不过此刻,他已是很自然而然揽着她的腰,走向停车场。
       她心情很好,他心情也很好,看什么都顺眼了很多,交停车费的时候,管理员说“你好”,他甚至还微笑回答“我非常好。”
       ……
       大切行驶在车流稀疏的环路上,城市灯火阑珊,幽美如梦。
       薄靳言手搭方向盘上,嘴角还噙着浅笑。简瑶靠在副驾里,心情亦是无法形容的甜。
       也许是刚才吻得太多,现在才后知后觉感到好渴。她从座位旁拿起瓶矿泉水,喝了好几口。刚要放下,薄靳言已经伸手过来,从她手里把水拿走了。
       见他抬头要喝,简瑶看一眼座位旁几瓶未拆封的矿泉水:“那里还有新的。”
       薄靳言扫她一眼,语气淡然:“我喝你的。”薄唇已覆上瓶口。
       看着他喝水时喉结轻轻滚动,简瑶好容易恢复白皙的脸,又染上微微的红晕。
       这家伙……
       这种行为,别人做,只会令简瑶觉得肉麻。可他怎么做的那么理所当然呢?
       又开了一段,遇到个红灯,他手轻敲方向盘,静静的等着。忽然间,转头看着她。
       “瑶瑶。”他眸光清亮的盯着她,“你想要我吗?”
       简瑶一口水呛在喉咙里。
       虽然这话听着暧昧,但他说的,应该是“拥有”的意思。
       她轻咳两声,含糊答:“你不是已经成为我男朋友了吗?”
       都被你吻成这样了,还问我要不要你?
       谁知他静默片刻,眸色越发幽深澄亮:“显然,我说的是身体。”
       简瑶:“咳咳……”这一次,脸完全被呛红了。
       “暂时不想要。”她几乎是立刻答。
       岂止是不想要,她完全没想过好不好?
       可话一出口,又觉得囧——什么叫做“暂时”?她为什么要回答“暂时”?
       薄靳言扫她一眼,那目光实在深沉难辨。
       这时红灯过了,他看向前方,继续开车。过了几秒钟,忽然又说:“一定会很美好。”
       简瑶完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会“美好”。
       侧眸望去,只见他说这话时,眉目似乎都变得柔和愉悦了几分。
       简瑶的两颊,再次如火如荼的烧了起来。
       这家伙实在是……
       她曾想过,若是哪天他也喜欢了她,以他那迟钝而傲慢的性格,也许完全不懂怎么跟女朋友相处。那么,她愿意一点点的牵引着他,教他,走向两个人的未来——虽然她没有经验,但是她恋爱情商比他高很多,不是吗?
       可现在,她发现自己想错了。
       “开窍”之后的薄靳言,的确依旧迟钝。但这迟钝完全不会体现为对爱情的懵懂,而是体现为——他彻底没有普通人的羞涩感。
       而傲慢主导了一切。
       才第一天,他就这么直接、明确、坦然自若的索求着她的一切。甚至已经开始计划那件事……
       一直以来,都是她默默的喜欢着他,等着他的回应。
       现在,她却有种感觉——一夜之间,他已经换被动为绝对的主动,将她视为盘中餐,随时都有“吃”掉她的可能?
       不带这样的啊!
       ——
       下车之后,两人先走到一楼他家门口。
       简瑶:“那我回家了,晚安。”
       薄靳言淡淡一笑,握在她腰间的手纹丝不动:“我送你上去。”
       简瑶想到刚才的推断,心不由得微抖了一下。可他已经伸手去摁电梯了。
       没关系,简瑶想,她是绝对不可能今晚就跟他发生什么的。绝不可能!
       到了她家门外的楼梯间,却意外的看到了蜷在角落里的……乌龟。
       简瑶:“‘沉默’?它怎么在这里?”
       薄靳言扫一眼空荡荡的龟壳,那花不知何时被人抽走了。他们离开已有大半个晚上,孩子、清洁、保安……任何经过的人,都可能拿走了那朵花。不过无所谓,女人已经到手了。
       简瑶刚想蹲下把沉默抱起来,薄靳言把她的手一拉:“不用管它。一会儿我带它回去。”
       简瑶:“那也放到屋里去呀。”
       薄靳言瞥她一眼:“你接吻的时候,喜欢有乌龟在旁边看着?”
       简瑶:“……”
       所以,他还打算登堂入室继续吻她?
       她一边掏钥匙开门,一边低声说:“已经这么晚了,明天还要去市局,你回去吧。”
       话音刚落,薄靳言已经自己推开门,神色自若的先走了进去。
       简瑶只好也跟进去,关上了房门。
       窗外夜色已经很深了,屋内一盏橘黄柔光,一切朦朦胧胧。
       他很自然的脱掉西装外套,扔在沙发上,理了理衬衣袖子,然后转身望着她。清俊的眉目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简瑶被他盯得有点心慌意乱,走到窗边(离他直线距离最远的位置),脱掉外套放床上,同时问:“喝水吗?”
       话音刚落,脚步声渐近,他已经无声的走了过来。
       简瑶刚一转身,就感觉到肩膀被人握住了。
       薄靳言已经到了她面前,眸色轻笑望着她。
       肩上传来柔和而坚定的力量,简瑶微怔,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推倒在床上。
       “你干什么……”简瑶伸手挡住他的胸膛。可他毫不犹豫的压到了她身上来,唇舌已经深深hangzhu她的,模糊答道:“当然是亲你,闭上眼睛。”
       这样的亲吻,当然比船上的吻更加热烈有力。简瑶感受着他沉重的身躯,一米八五的个子,就快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而他一只手摸着她的头发,另一只手扣着她的手,一个劲儿的吻着她……
       慢慢的,彼此的呼吸都急促得不像话了。薄靳言的嘴唇离开了她的脸,沿着她柔滑纤细的颈项曲线,一点点下移——他再次无师自通了。
       简瑶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这么痒,这么缠绵,整个人都像要软在他的唇舌之下……
       忽然间,胸口一阵凉意,低头一看,他已经离开了她的脖子,伸手在解她胸~前的扣子,嘴唇也落在那一片白滑丰腴之上……
       简瑶一下子推开他:“停!这里不可以亲。”
       薄靳言这才抬眸看着她。
       灯光之下,穿着白衬衣的他,身形挺拔而清隽。而俊脸不知何时又染上了绯红颜色,那双黑眸则是沉沉湛湛。
       然后,他居然舔了一下嘴唇,似乎有点意犹未尽。但到底还是松开了她,在床边坐了下来。
       虽然绵长的亲吻停止了,可满室迷蒙炽热的气氛,仿佛久久未散。简瑶面红耳赤、发丝散乱,刚把衣服扣好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