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52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纷纷叫安可,他却把话筒往边上一丢,施施然下台了。
       刚走近几步,就见那一对紧挨着坐在一起。
       薄靳言的手搭在简瑶肩上,而她脸颊绯红,他眉目噙着浅笑。
       似乎……
       他现在呆在这里,有点多余了啊。
       李熏然坐下后,三人又听别人唱了一曲。这时薄靳言的目光,落在湖面一艘艘夜游的木船上。他静静注视片刻,转头望着他们:“想去坐船吗?”
       简瑶和李熏然都没有异议,刚要起身,薄靳言却松开简瑶,先站起来:“我去安排,好了叫你们。”也不等他们回应,转身就走了。
       简瑶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下了码头,有点奇怪——他怎么这么积极啊?
       大概他很喜欢坐船?应该是。
       李熏然也看着他走远,这才站起来:“好了,我走了。”
       简瑶很意外:“你走干什么?”
       李熏然文邹邹的说:“如此良辰美景,当电灯泡太不厚道了。再见,简瑶,他心里要是没有你,我把头砍下来给你当球踢。”
       “你说什么呢……我今天主要是想陪你,别走。”她也站起来。
       李熏然:“别跟过来,一会儿他该找不到你了,我明天一天的培训课,再联系。”他挥挥手,径自走远了。
       ——
       秋夜的湖边,停泊着许多游船。薄靳言站在码头上眺望片刻,就朝其中最大、看起来材质最精良的一艘走去。
       船主很兴奋:“先生要坐船吗?坐齐6个人以上就可以开了,一个人五十。”
       薄靳言扫一眼船舱,两面都是镂空通敞的,里头摆着十来把的中式木椅,颜色沉亮,环境还算过得去。搭配湖光月色,可以再加分。
       他唇角微勾,淡淡的说:“不要让其他人上来,我包了。不过……”
       船主很高兴:“您说!”
       “必须改造一下。”
       “啊……”
       五分钟后。
       船主和薄靳言站在几乎空荡荡的船舱里,期待的问:“您看这样行吗?只剩三把椅子了。”
       薄靳言扫一眼舱内布置——两把椅子,并排紧靠放在星光映照的窗前,另一把椅子,放在相距两米的对面。
       “再远一点。”他淡淡下令。
       船主又把落单那把椅子,往后移了一大截:“您看这样行吗?这把椅子都快靠墙上了。”
       薄靳言这才眉目舒展,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简瑶。
       “你们可以下来了。”薄靳言说。
       简瑶:“我已经到码头了,李熏然刚才回去了……我们还要坐船吗?还是回家?”
       薄靳言静了一瞬:“太棒了。”
       简瑶:“什么?”
       “站着别动,我来接你。”说完他就挂了电话,转头对船主露出第一个柔和的笑容:“很高兴的通知你——那把椅子可以扔掉了。”
       ——
       简瑶也感觉出来,今晚的薄靳言,有点怪。但具体怎么怪,又说不上来,他好像怀着某种目的,一直陪着他们。是什么呢?难道把她和李熏然当成研究对象在观察?
       长长的木板码头上,散落着稀疏的游客,简瑶有点心不在焉的朝前走。远处,一艘艘小船如同阔叶浮动;近处,船工们扇着凉扇,靠在码头或甲板上,看到她就高声招揽:“姑娘,租船吗?湖上风景好啊!”
       简瑶笑笑朝他们摆手,继续朝前走,目光在码头边搜寻着。
       忽然间,她的脚步顿住了。
       前方,一片开阔的水面里,一艘棕褐色的篷船,静静停泊。
       一轮明月倒影在水光里,湛湛dangyang。漆亮的船身,仿佛也笼罩在薄薄的水汽里。
       薄靳言就站在船头,长身玉立,双手插裤兜里,抬头望着她,英俊的脸比月光还要干净隽永,那双黑眸更是寂寂生辉。
       他站在太美太静的景致里,就像刚从她的梦中走出来。
       又那么一瞬间,简瑶忽生一种直觉。
       他在等她,他是为了她站在这里的,他同样也感觉到了此刻的怦然心动。
       但这直觉太美好太突然,应该……不可能吧……
       这时,就见他朝她伸出修长漂亮的一只手,黑眸牢牢锁定了她,低沉的嗓音便宛如她脚畔的潺潺流水:
       “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作者有话要说:咳,由于最近更新都不定时,老墨也不挣扎了,我已经把文案里标明的更新时间,从每晚8点改成12点前了,晚睡的同学可以12点来看,其他同学可以次日看前一日更新,这样一大早可以看也挺美好的是不是?咳咳,我这几天尽量调,但是不作承诺,免得老是请假,太丢人了。
       最近由于我更新不定时,大家的留评热情好像都被我击溃了,55555.送上肥美小剧场一则,刺激你们的留评热情啊,看完之后,记得告诉我有没有刺激效果,哈哈
       小剧场——调~情高手
       某日,傅子遇跟女友闹了矛盾,女友死活不肯理他。他灵机一动,跑到厨房,蒸了条鱼,再把鱼肉剔出来。
       当然,由于工种不如薄靳言熟练,他只剔了小半碗,就没了耐性。但这也足够了。
       他托着这一小碗圣物,献到女友面前:“你中午都没吃饭,我专门给你准备的,剔好的鱼肉。”
       女友还气着呢,可又有点心软:“你干什么呢?”
       傅子遇如法炮制薄靳言的台词:“看不出来吗?我在哄你!”
       女友破涕为笑,果然接过鱼肉:“你还真会哄人,情场高手啊你。”
       傅子遇谦虚:“哪里哪里,我跟人学的。学海无涯,不断进步。”
       女友好奇:“谁啊?这么会……调~情?”
       傅子遇想起最近刚刚交了女友的薄靳言,笑答:“他也是个奇特的人,恋爱情商为0,女孩的各种明示暗示都收不到。但我认为,他天生就是个调~情高手,你是没看到他女朋友,以前被他无心撩拨得面红耳赤啊,啧啧……”说到这里,笑意更深。
       女友:“这么好笑?”
       傅子遇把她一搂,说:“我是想,他天生就是调~情高手,如今还开了窍,那简瑶岂不是要被他调得死去活来啊!”
       ……
       与此同时,正搂着简瑶,走在楼下林荫道的薄靳言,忽然打了个喷嚏。
       简瑶转头看着他:“谁在念你呢!是不是冷呀?”
       已经入秋了,她身上搭着他的西装,他只穿单薄的衬衣,肯定会冷啊!
       薄靳言却只淡淡扫她一眼:“你不冷就可以了。”
       简瑶心头倏的一甜,好甜好甜……
       但她还是不得不指出事实:“可是……我的外套就在包里,我可以穿自己的。”这样你也不用冷到了啊?
       薄靳言瞥她一眼:“No.”
       “……为什么?”
       他神色疏淡的答:“我喜欢看你被我的衣服包裹着。”
       简瑶:“……”
       脸红中……
       等两人开门进了屋,薄靳言坐下来,简瑶洗了手走回客厅,就见他眸色深幽的望着自己。
       “怎么了?”
       “把西装还给我。”
       “哦。”都进屋了,简瑶立刻脱了。
       薄靳言微微一笑:“想必你又有点冷了。当然,还有个更好的办法让你暖和……”
       他的语气倏的一沉,低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蛊惑:“坐到我怀里来。”
       简瑶:“……”
       持续脸红中。
       o(n_n)o
       另,我看到有读者留言说我没有12点前发,还有人因为这个打负分——这个太冤枉了,*吐新章有时候不及时,你们换个浏览器试试,另外更新时间栏显示或许是12点后,那是因为老墨发布之后,一直修改一些字句到1-2点啊。你把鼠标放到更新时间上,就会显示章节首发时间,老墨虽然请了假,但是12点发这个没有食言,你们没看到上面的一排小红花吗?12点之后发,是没有小红花的
      
       46v章(已修)
      
       踏过蜿蜒的酒吧街,震耳欲聋的音乐和湖中潮湿的水汽,仿佛同时朝人袭来,混杂成某种令人心烦意乱的气息。
       李熏然走出很长一段,身后已远远望不见简瑶他们的位置,他看着夜空星光,长长的出了口气。
       他并没走到大路上去打车,而是随便找了家看起来足够吵足够热闹的酒吧,折了进去。
       坐在吧台前,又要了一打啤酒,独自在灯下慢慢的喝。周围红男女绿,摇摆扭动着身躯。有女人靠过来:“一个人?”塞了张写着电话的纸片到他衬衫口袋里。他笑笑,把纸片拿出来,丢还给女人。
       “一个人喝闷酒?”旁边也有独坐的男人问。
       “是啊。”李熏然跟他一碰杯,一口饮尽。
       今夜如此喧嚣,我只愿祝你幸福,简瑶。
       ——
       湖面明净,水色清幽。
       简瑶坐在清凉的木椅里,心猿意马的望着窗外夜景。薄靳言就坐在她身旁,身姿颀长舒展,一只胳膊自然而然搭在她椅背上。
       明明安静凉爽的船舱里,却有种说不出的燥热感。
       “你刚刚说,不打算找男朋友?”薄靳言的声音终于悠悠响起。
       简瑶没想到他突然提这茬儿,越发搞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索性彻底转头盯着窗外,只留一个后脑勺给他:“不用你给我介绍别人。”
       身后传来轻微的响动,即使她不回头,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温热的气息,离自己更近了一些。
       这家伙……
       靠过来做什么?
       “我什么时候要给你介绍别人了?”低沉的嗓音,就在她耳边。
       简瑶微愣,转头看向他。
       谁知刚一回头,脸颊就擦到了他的脸颊。
       简瑶顿时一僵——
       他从椅子里探身过来,离得很近很近,整个人都要覆到她身上了。那张脸更近,几乎跟她鼻尖碰着鼻尖。而他的胸膛臂弯,几乎也将她环住了。
       空气仿佛陡然升温,无形的暧昧瞬间灼烫了简瑶的脸颊。
       跟那天在影院的情形,一模一样……
       这不过这一次,在柔亮的灯光下,她能看清他白皙的脸、他乌黑的短发、他的喉结他的双手,还有那修长的眼眸,无比的幽深锐利逼人。
       他……要干什么啊?
       这气氛太灼人,简瑶下意识就往后一退。
       谁知刚一动,后脑就被他的手摁住,不能动了,继续与他脸贴着脸,呼吸缠绕纠葛着。
       简瑶的心“突”的一跳,就听他慢慢的说:“你躲什么?”黑眸闪过一丝极淡的笑意:“难道你不想亲我吗?”
       这一刹那,简瑶脑子里微微有点懵。喉咙似乎也变得涩涩的有点紧。
       “那你……想亲吗?”
       话一出口,心跳已如鼓擂。她不由得垂下眼眸,不能再与他灼灼的目光对视。
       下巴却一紧,被他的长指轻轻捏住了。
       男人的呼吸更近了,就在她鼻尖上方。
       “想。”他的嗓音似乎也有一点哑了,“很想。”
       简瑶的呼吸倏的一滞,握住木椅扶手的双手,也同时一紧。
       薄靳言柔软微凉的唇,已经落了下来。
       周围异常的静,只有遥远的岸边传来飘渺的音乐声,还有不知何处的木浆划动水面的声音。简瑶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