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51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51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质过得去的刑警,似乎还是简瑶的好朋友。但现在看来,他跟简瑶的关系似乎很亲近。否则以她的矜持,是不可能让男人……他瞄一眼李熏然肌肉匀称的身躯……大晚上这样衣冠不整的呆在她家里。
      
       哼……
      
       他抬起头,淡漠的目光,首先与李熏然在空中无声碰撞,然后才看向简瑶,嗓音低沉:“瑶瑶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今晚我可以陪你们。”
      
      
       45v章
      
       初秋的夜晚,是极为明朗的。墨蓝的天空高远宁静,月色星辰之下,深黑的湖水波光缱绻。而湖边那一溜酒吧,便似五光十色的明珠,缀于夜色里。
       简瑶站在湖畔的汉白玉扶栏前,左手边是李熏然,右手是薄靳言,同样高大挺拔,这一路他们似乎都极有默契的,把她夹在中间。
       其实此情此景,对简瑶来说挺甜蜜的——最好的朋友、喜欢的男人,在这么美好的夜晚,都陪着她。
       当然,如果能忽略李熏然嘴角似有似无的坏笑,以及薄靳言一反常态的高深莫测的表情,就更完美了。
       湖畔来了几个人,蹲下放水灯,薄靳言似乎来了兴趣,走过去几步,弯腰盯着看。
       简瑶趁机把李熏然手拉了拉:“不用你帮忙啦。”
       李熏然抬手将她的头一拍:“怕什么?我还能害了你?你的幸福最重要。”
       两人正说话呢,薄靳言忽然就走了回来,俊脸在夜色里映着淡淡的光泽,问:“你们在说什么?”
       简瑶刚要说话,李熏然已神色自若开口:“在说瑶瑶的感情问题。”
       简瑶心里“咯噔”一下。
       “噢……感情?”薄靳言扫一眼她,唇畔又露出那意味不明的浅笑。
       李熏然:“上次她帮你办‘杀人机器案’,我们局里好几个小伙子都想追她。这次托我来探口风。”转头望着简瑶:“怎么样?选好了没?”
       简瑶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但也不能当着薄靳言的面,抹李熏然面子。于是含糊答:“再说吧。”
       薄靳言长眉轻挑,目光锐利的盯着她。
       “对于好女人来说,追求者不在于多,而在于精。”
       他忽然慢条斯理的讲了这么一句。
       简瑶微怔。
       他居然还有爱情观啊……
       李熏然却很自然而然接过他的话茬:“说得对。薄教授,你是前辈,如果有好的青年才俊,介绍给瑶瑶。她妈妈也挂念着这事,整天跟我念叨。”
       简瑶越来越囧了——这种话怎么能对薄靳言说?只怕他会冷冷的说:我怎么可能管这些无聊的事?
       谁知他却微微一笑:“青年才俊?当然是有的。非常杰出的青年,只要简瑶需要。”
       他说这话时,眸光近乎柔和但同时又很深沉的望着她,那张俊脸,也仿佛清风明月般好看。
       所以说,薄靳言先生自食恶果了。在被他迟钝对待了数次之后,简瑶完全感觉不出面前这位“杰出青年”的暗示,反而心头一阵失落。
       薄靳言要给她介绍青年才俊——还有比这更让人内伤的事吗?
       她扯起嘴角笑了笑:“不要再聊这个话题了,我最近不打算找男朋友。”
       由于情绪略微低落,所以她没注意到,话音刚落,薄靳言眸色便是倏的一沉。
       而李熏然旁观他俩,笑容平静不变。
       ——
       又走了一段,望见前方湖心岛上,有一家幽光精致的小酒吧。简瑶问:“要不要去那里坐会儿?”
       李熏然:“我都OK。”
       简瑶又看向薄靳言。她脸色很平静,但是一点也不想对他笑。
       薄靳言的目光似乎比之前还要幽深几分,悠悠的答:“瑶瑶想去,自然就去。”
       简瑶:“……好。”
       李熏然但笑不语。
       看着他身姿修长的走在前头,简瑶有点无奈,又有点想笑。
       虽然不知道他今天在搞什么?瑶瑶长,瑶瑶短,八成是听到李熏然这么喊,他也不甘落后。
       他呀……怎么像个孩子一样?
       让人气都气不起来。
       三人落座。
       所谓酒吧,就是在岛上辟出一块小平台,三面环水,沙发雅座,幽静又凉爽。
       他们的座位就在石栏边,下方就是盈光dangyang的湖水,和大片大片绿色荷叶,煞为柔美。
       李熏然坐在对面,叫来服务生,问他们:“喝什么?”
       薄靳言:“一杯玛格丽特。”
       李熏然点点头,对服务生:“我就来一打啤酒。”
       服务生笑:“那女士喝什么?”把酒水单递给简瑶。
       简瑶刚要接过……
       薄靳言:“跟我一样。”
       李熏然:“跟我一样。”
       两道声音一齐响起。
       四个人都是一静。
       李熏然先笑了,对薄靳言说:“那你就不知道了,瑶瑶从小就是千杯不倒,一小杯鸡尾酒对她来说太不带劲了。”
       简瑶笑了:“去你的。”
       她酒量的确好,天生的。但是平时很少很少喝,想着今天难得李熏然来,怎么也要陪他。于是对服务员说:“我也喝啤酒吧。”
       薄靳言看她一眼,没说话。
       五分钟后。
       夜色清美,音乐轻柔。空气中浮动着水与荷叶混合的淡淡气息。
       薄靳言一袭西装,笔挺高挑的坐在红绒沙发里,手端一杯幽蓝的玛格丽特,姿态不可谓不优雅,气质不可谓不卓绝。
       然而……
       这跟他预期的画面,不太一样。
       他原以为的,是简瑶也手持高脚杯,恬静的坐在他身边。两人杯盏轻碰,他还可以在她耳边私密低语,闻她的气息——当然,在设想这一画面时,薄靳言完全忘了李熏然的存在。
       但无论如何,不是现在这样,他独坐一隅,而简瑶和李熏然,微笑对望对饮。
       虽然有一点点不满,但薄靳言在旁静静盯着,却又发现,此刻的简瑶,跟平时有些不同。
       柔和的灯光映照里,她低头轻拢耳边发丝的动作,仍然温婉斯文。但当她用那纤细柔白的手指,轻扣一支啤酒,与李熏然轻轻一碰,而后不急不缓喝下……清秀白皙的容颜,似乎又透着一种平时没有的清冷,和女人的硬气。
       薄靳言淡淡一笑。
       人性是复杂的。每个人都有很多面。而此刻的简瑶,似乎与他记忆里,那个为了阻止罪犯、当机立断挥动木棍砸碎水箱的女孩;还有前几日看到有人跌落楼梯、毫不犹豫舍身相救的女孩,重合起来。
       噢……
       以为她是只小羊,其实骨子里是头小牛。
       好可爱。
       薄靳言暗自满足之时,简瑶正与李熏然聊着过往的趣事。夜色灯火阑珊,酒色音乐中,人的心仿佛也变得徜徉。
       这时,有顾客点了歌,走上前方小舞台,亲自献唱:“这一首献给我女朋友……”
       台下众人纷纷含笑鼓掌。简瑶立刻放下酒瓶,眸光流转看着李熏然:“不露一手?”
       李熏然:“你请我上去唱,我就唱。”
       简瑶:“我真诚的请你上去唱,还不行吗?”
       李熏然像模像样整理了一下衬衣,站起来,朝她一鞠躬:“遵命。”而后大踏步走上了舞台。
       简瑶往沙发里一靠,笑意吟吟。却听身旁的薄靳言似乎低低的哼了一声。
       “他唱歌很好听?”他不咸不淡的问。
       简瑶点头:“非常好听。”
       这时前方灯光暗下来,李熏然坐在麦克风前的高脚椅上,正在跟音响声低声说话。简瑶心念一动,转头看着薄靳言:“你……唱歌吗?”
       从来没听他唱过整句的歌,只在心情极好时,哼一点小调。
       薄靳言微微滞了一下:“我为什么要唱歌?”
       简瑶愣了愣,忽然笑了。
       他不会……唱歌很难听吧?很有可能。
       低头,拿出手机,给傅子遇发短信:“薄靳言唱歌怎么样?”
       傅子遇回得很快:“我从没见过比他更五音不全的人。相信我,千万不要尝试,那是一场灾难。”
       简瑶一下子笑出了声。
       冷不丁薄靳言从旁边倾身过来:“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简瑶脸上笑意未褪。
       肩上忽然一沉,薄靳言把手搭了上来,男人清冷的气息缓缓接近。
       简瑶的心轻轻一抖,就听他在耳边说:“我看看。”
       她当然不干,马上把手机塞回包里。
       这时,前方音乐响起,两人同时抬头望去,李熏然坐在灯光下,英俊的脸噙着淡淡的散漫的笑,把话筒从架子上拿了下来。
       “这首歌,献给我最好的朋友,以及她的朋友。”他低声说,“祝他们幸福。也祝在座的各位都幸福。”
       许是帅哥献唱,台下掌声也格外热烈。
       连薄靳言都露出浅笑——这个碍眼的路人甲,终于讲了句顺耳的话。
       而简瑶遥遥望着李熏然,并不因他略显暧昧的祝福而羞涩,而是内心涌起阵阵感动。
       他总是对她这么好,像知己,也像哥哥。
       “分开之后另一年的春天,记忆也像下雪一样溶解……”李熏然清醇磁性的嗓音刚刚响起,满场已是喝彩声。
       简瑶噙着笑,看着他表演。不知为什么,从这轻快温柔的曲调了,她听出了一点点伤感。
       不过在这样的夜里,谁人不惬意,谁人不感伤呢?
       她眸光微转,看到身旁的薄靳言,似乎也听得很专心。而他的手……还搂着她,那么自然而然。
       简瑶的脸微微有些发烫。
       不过,他或许只是觉得这样很舒服吧?又或者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亲昵动作,顺手而已?
       唉……
       这时,薄靳言伸手端起鸡尾酒,轻抿了一口。
       简瑶没喝过这种,问:“好喝吗?”
       薄靳言侧眸看她一眼,英俊而近在咫尺的脸,显得有点若有所思。
       “你可以试试。”他把那杯酒,递到她唇边。
       简瑶的脸更烫了。
       因这个动作,她整个人几乎都被他圈在怀里——一只手搂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给她……“喂酒”,脸也离得很近,他们中间只隔着一杯酒。
       “好啊。”简瑶轻启嘴唇,就着他的手,浅抿了一口。
       薄靳言盯着她,眼中闪过一缕笑意。
       “好喝吗?”他不紧不慢的问。
       简瑶点头:“不错。”然后就见他端起酒杯,也喝了一口。从方位看,他的薄唇,恰好将她刚刚喝过的杯壁边缘覆盖住。
       “嗯,是不错。”他淡淡的说。
       简瑶的心跳都有些不稳了。
       他真是……
       好吧,相信他是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间接接吻”的。每次吃饭,他从她盘子里夹食物已经习惯了。这只是习惯而已。
       不管他了……她佯装无事的继续扭头看着前方,听李熏然唱歌。
       而薄靳言放下酒杯,舒心畅意的微微一笑。
       的确如简瑶所料,他是不知道什么叫“间接接吻”的。他做刚才的举动,完全凭本能和直觉——她喝过的玻璃杯上,似乎还残余着她唇舌间清淡的香味,仿佛跟他梦中亲吻到的味道都重叠起来。
       所以……
       我已经在热身了,简瑶。
       ——
       李熏然一曲终了,台下人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