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50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50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我一会儿就吃饭。”他的手扶在窗棂上,看着窗外的蓝天,嗓音比平时还要低沉几分,“你什么时候回来?”
      
       简瑶身处热闹的饭店,阳光耀眼环境嘈杂,哪里听出他此时语气的不同?
      
       不过即使只是听到他的声音,也能令她心头无声的一阵甘甜,微笑答:“我跟他们吃烤鸭呢,今天可能会回来很晚。有什么事吗?”
      
       高傲如薄靳言,是绝对不会在电话里仓促表白的。更何况她身边还围着一堆闲杂人等。
      
       安静了一瞬,他微微一笑,答:“祝你用餐愉快。”
      
       简瑶:“哦……你也是。”
      
       挂了电话,简瑶就见李熏然微敛俊眸,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简瑶脸颊微热,伸手推他一下:“瞎笑什么!”
      
       ……
      
       因为追求计划挪到了晚上,薄靳言今天也变得空闲无事。他联络市局,在家处理一些霍小璐案的后续工作。待到暮色降临,他心念一动,打电话给傅子遇:“出来吃饭。”
      
       B市天气晴朗的夜晚,灯红酒绿,人潮阑珊。
      
       傅子遇驱车抵达饭店时,就见薄靳言一人独坐在装饰清雅的包间里,脸上的表情……不说自恋吧,但心情应该是很好的,清俊的眉目间笑意淡敛。
      
       “简瑶呢?”傅子遇问,“怎么没陪着你?”
      
       薄靳言淡淡的答:“不急于一时。”
      
       这话有点蹊跷。
      
       傅子遇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柠檬水,喝了一口:“最近有什么事吗?”
      
       薄靳言抬眼看着他,眸色清亮。
      
       “我爱上简瑶了。”
      
       傅子遇一口水喷了出来。
      
      
      
       44、第四十四章
      
       薄靳言眉目淡然的看着挚友被水呛红的脸。
      
       好容易平复了,傅子遇微喘了口气,答:“你终于发现了?”
      
       这话令薄靳言扫他一眼,手指轻敲自己的西装长裤:“早晚有区别吗?”
      
       反正都是他的。
      
       傅子遇当然能明白他的话外音。不过……这么后知后觉还不肯承认啊!
      
       他还是很替两人高兴。情场纵横如他,才不会干什么红娘灯泡之类的俗事。这两个人自然而然发展就是最好。
      
       他只举起酒杯:“祝贺你。”
      
       薄靳言手中玻璃杯跟他轻轻一碰。
      
       “谢谢。”
      
       傅子遇又问:“那你打算怎么追她?”
      
       薄靳言:“我已经有计划了。”
      
       ……
      
       夜色清幽,带着一丝秋的凉爽。
      
       薄靳言回到小区里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他停好车,抬头看向简瑶的楼层……灯还是熄的。
      
       他靠在车边,给她打电话。
      
       简瑶正坐在李熏然的车上。其他人都回培训中心了,他俩开车正往她家里来。
      
       “有事吗?”简瑶微笑讲电话。主驾上的李熏然,眼中亦闪现无声笑意。
      
       “什么时候回来?”薄靳言低声问,“我有话对你说。”
      
       简瑶抬头看了眼路牌,答道:“一个小时内吧。”
      
       所以说,跟情商低的迟钝男人呆久了,女人也会不知不觉变得迟钝。此刻薄靳言无比柔和的一句“我有话对你说”,落入简瑶耳里,已自动解读成“我对案子有了新想法,我有话对你说”;抑或是“我今天一个人很无聊,所以要跟你多说话。”
      
       “好。”薄靳言微笑答,“我会来找你。再见。”
      
       “不过……”李熏然还在她这里,他们还有安排……简瑶话没讲完,薄靳言已经挂断了。
      
       收起手机,薄靳言抬眸,看向小区里那一排商铺。其中一家是精品花店,在夜色里依旧灯火璀璨。
      
       他信步走过去。店员看都快关门了,忽然来了个大帅哥,不由得满脸笑容:“先生,需要什么?现在买有五折哦!”
      
       “不需要折扣。”薄靳言淡淡答道。他身姿挺拔的站在店中,目光锐利扫过所有花团锦簇。
      
       嗯……他完全不懂花。
      
       抬头看向店员:“把花语都报一遍。”
      
       店员微微一滞。但她反应很快,挑了卖得最好的(当然也是最贵的)的十几种,给他快速讲了一遍。
      
       终于,报到蝴蝶兰的花语时,这位冷漠西装帅哥利落的打断了她:“就要这个。”
      
       店员笑容灿烂:“先生真会挑。”
      
       薄靳言接过她包好的花束,唇畔也浮现极浅的笑容。
      
       形状莫名其妙的小花,倒是有美妙的花语……
      
       我爱你,幸福向你飞来。
      
       ……
      
       晚上路况良好,简瑶和李熏然半个小时就回到了家里。
      
       因为熏然想去逛逛城内的酒吧,所以两人原本的计划,是回家来洗个澡,再驱车出门。至于薄靳言嘛……简瑶想,一会儿他来了,跟他说一下就好了。
      
       而且……一天没见到他,还有点想。
      
       可李熏然却没那么容易放过她。
      
       他从浴室洗完澡出来,换了条休闲短裤,上身只穿了件白背心,越发显得身材颀长、宽肩窄腰、肌肉匀称。他接过简瑶递来的毛巾,往沙发上一靠,一边擦,一边说:“交代吧,跟薄教授发展到哪一步了?莫非今年就要请我喝喜酒了?”
      
       简瑶脸颊一烫。
      
       她跟李熏然相知多年,在心中便如同兄弟手足般亲近坦诚。即使近年来天各一方,聚少离多,但她很清楚,这份感觉不会变,李熏然也不会变。
      
       所以她也不会瞒着他,只是羞赧。
      
       “八字没一撇。”她答道,“他呀,心里只有工作。”
      
       李熏然擦头发的手顿住,侧头看着她。
      
       看着他安静的眼神,简瑶目光清澈的与他对视着。
      
       李熏然眼中缓缓浮现笑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我预感你们会很幸福。”
      
       他难得说这么严肃而动情的话,简瑶心头一阵感动,明眸含笑的答:“借你吉言哦。”
      
       两人坐在一块儿,又说了会话。简瑶把跟薄靳言相处那些心动、甜蜜、劳累,还有迟迟看不到他心意的沉默无奈,都丝丝点点讲给了李熏然听。
      
       也问及李熏然的感情现状,可他只笑笑:“我早着呢。身在刑警队,要找个像你这样春心萌动的女人,也不容易。”
      
       简瑶失笑:“去你的。”
      
       聊到最后,李熏然也算对她的感情世界,有了清晰的了解。他把她肩膀一搭,说:“你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你?那还不容易。一会儿他来了,咱俩唱唱双簧,刺激刺激他。是个男人都经不起激,更何况是薄教授这种自负的人。”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简瑶摇了摇头:“不要。”
      
       她明白李熏然的意思,让薄靳言吃吃醋,说不定就逼出他的真心。
      
       当然,也说不定就此落花流水,再无前程。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她不想刺激他,不想逼他,不要狗血误会,不想让他有一点点不自在和郁滞。
      
       她只要跟他这么自然而然发展下去就好。哪怕慢一点,她可以等。
      
       但是,不想让他有一点点不舒服。
      
       李熏然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叹了口气:“你怎么能对他温柔成这个样子?”
      
       ……
      
       这个时候,薄靳言正坐在自家沙发里,手拿着那束蝴蝶兰,等待。
      
       窗外夜色寂静,稀疏的星光仿佛也显得比平日顺眼了。他默坐了一会儿,就见“沉默”慢吞吞的从沙发下爬出来,从他面前经过。斑驳的壳背在灯光下亮盈盈的。
      
       薄靳言微扬眉头:“过来。”
      
       待它爬到脚边,薄靳言低头看了眼手中的蝴蝶兰,抽出花瓣最饱满颜色最艳丽的一支,其余的全丢在沙发上。
      
       再把把那支蝴蝶兰放到“沉默”背上,用细绳系紧。
      
       “爬两下我看看。”
      
       沉默又慢慢的爬了起来,背上的那支蝴蝶兰轻轻摇曳着。
      
       薄靳言微微一笑,还算满意。
      
       中国有句老话……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今天他薄靳言向女人表白,能用上“沉默”,它也算不枉此生了。
      
       他把它从地上拿起来,起身出门。
      
       楼道里灯光明亮。
      
       薄靳言今天第二次,站在简瑶门前。而沉默就驮着蝴蝶兰,趴在门边不远处。
      
       当她打开门,他就低头吻住她。
      
       然后由沉默将蝴蝶兰送过来,他再把花献给心上的女人。
      
       很好,很完美。
      
       “叮咚……叮咚……”
      
       薄靳言露出浅淡的笑,一只手扶到门框上,眸色幽深的望着即将出现在他面前的人。
      
       门缓缓打开了。
      
       一个只穿着背心短裤的男人站在他面前,麦色裸露的胸膛精瘦而结实。
      
       薄靳言倏的眸色一敛。
      
       虽然简瑶已经声明,不要李熏然“帮忙”。但李熏然会听简瑶的吗?他神色自若的说:“薄教授,好久不见!瑶瑶正在洗澡,你先进来?”
      
       瑶瑶?
      
       谁允许这个男人,在她家穿成这样,这么喊她?
      
       薄靳言面无表情的扫他一眼,迈开长腿走进屋子。
      
       门在他身后关上了。
      
       楼梯间里,重新变得安安静静。
      
       灯光依旧灿亮,楼道里空无一人。唯有地上,还趴着一只驮着蝴蝶兰的乌龟。
      
       身负重任的它,被薄靳言遗忘了……
      
       过了一会儿,它慢吞吞的朝角落里爬去。刚爬到墙边,眼看就能钻进一个黑黢黢的角落,这时,楼道里又响起了脚步声。
      
       沉默立刻缩进壳里,不动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穿着笔挺衬衣、西裤和黑皮鞋的高挑男人,从楼下不紧不慢的走了上来。
      
       他走到沉默身边,忽的低笑了一声。然后他弯腰,把那支蝴蝶兰从龟背上抽了出来。
      
       紫红的花瓣,在灯光下鲜嫩而柔软。那人伸手,将花朵握进掌心。
      
       他戴着薄薄的浅蓝色塑胶手套,修长的手指,轻轻将花瓣全部搓得粉碎,然后一扬手,统统丢进了旁边的垃圾箱了。
      
       然后他转身,一低头,又看到挡在脚边的沉默。
      
       他毫不犹豫的抬脚将它踹开。
      
       夜色清寂,那人轻轻哼着歌,身影快速消失在阴暗的楼道里。
      
       ……
      
       屋内。
      
       简瑶在浴室冲了个淋浴。一出来,就见李熏然俊脸含笑靠在窗前,而沙发上,已经多了一尊西装笔挺的大佛。
      
       简瑶微怔。
      
       虽说她知道薄靳言有西装控,但最近天气还有点热,除非有正式活动,晚上在家他还是很少穿西装的。
      
       现在他却把自己打理得如此庄重严谨,那双眼,更是清冽锐利的望着她。
      
       简瑶:“有事吗?我跟李熏然晚上还打算出去,你说有话对我讲,是案子有问题吗?”
      
       薄靳言静了一瞬。
      
       屋内灯光如流水,简瑶穿着条娉婷的长裙,长发湿漉漉披在肩头,眸光湛湛的望着他。而一旁的李熏然,也盯着他,目光澄亮。
      
       李熏然……他之前是有点印象的。资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