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49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她却像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她甚至不知道,刚刚的气氛,究竟只是她的错觉、薄靳言依旧全无感觉?还是他也感受到了彼此之间那种……暗涌?
      
       所以电话一响,她几乎条件反射就退后了。
      
       既松了口气,又有点失落。但更多的,依旧是紊乱的呼吸和心跳。
      
       她故作镇定,压低声音,接起手机:“你好?”
      
       李熏然熟悉的嗓音,透过电话传来:“我到B市了。”
      
       简瑶微愣,随即笑了:“你等一下。”转头对薄靳言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影厅里光线暗下来,薄靳言的脸也隐在其中,看不清晰。
      
       “嗯。”他低应了一声。
      
       ……
      
       简瑶的脚还没完全好,慢慢的走出了影厅,站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陡然就松了口气。
      
       电话那头的李熏然敏锐察觉了:“怎么了?”
      
       “没事。”她笑着答,“你刚说到B市了?”
      
       李熏然低声笑了:“嗯,刚下飞机。”
      
       自从上次简瑶给李熏然打电话,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联系到他。后来她问了妈妈,才知道李熏然最近在办大案,断了对外联络。
      
       直到大半个月后,李熏然才给她来了电话,也没说什么,似乎很忙,也很疲惫。那时简瑶正好刚跟薄靳言到市警局挂职,开始忙文案工作,也就没多联系。
      
       没想到他今天突然驾到了。
      
       “就呆几天,来参加公安部一个培训。”他悠悠闲闲的说,“明天周日,我全天都是空的,把你的时间都空出来。”
      
       简瑶笑:“太霸道了吧?”
      
       “你刚知道我霸道?”他说,“我借了朋友的车,明天早上来接你。”
      
       “好。”
      
       两人又聊了一阵近况,听到简瑶开始正式查案,李熏然把她一阵夸:“不愧是我带出来的人。”
      
       挂了电话,都过去快半个小时了。
      
       简瑶嘴角还噙着笑,刚一转身,却见一道熟悉的挺秀身影,站在离自己不远的走廊上。
      
       是薄靳言。他不知何时出来了,正抄着手,神色疏淡的望着窗外的夜色。
      
       简瑶神色自若的走过去:“不好意思啊,李熏然的电话,很久没联系了,就多聊了一会儿。”
      
       薄靳言陪她看电影,她却在外面煲电话粥,当然有点不礼貌。
      
       他却眸色幽黑的扫她一眼:“没关系,我只被晾了半个小时。”
      
       简瑶又好气又好笑:“对不起啦,进去吧。”
      
       薄靳言微微一勾唇,将她的手一扶:“不看了,回去。”
      
       简瑶疑惑:“为什么不看完?地球不是已经沦陷了吗?”他愿意看的战争激烈情节,已经到了。
      
       薄靳言淡淡的答:“因为我在想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简瑶怔住。
      
       看他如此沉肃淡漠的表情,思索的眼神,莫非又跟“他”有关?
      
       她轻声问:“什么事啊?需要我做什么?”
      
       薄靳言忽然脚步一顿,站定,眸色清亮的盯着她。浑身上下,又有了平时那种清傲逼人的气质。
      
       “我很快会让你知道。”
      
       ……
      
       回到公寓楼下时,简瑶提出回自己家睡。她想着,李熏然一大早会过来,住在薄靳言家当然不太好。
      
       她的脚伤好了大半,薄靳言也没再坚持。
      
       简瑶还问他,明天要不要陪李熏然一起逛B市?
      
       薄靳言似乎还在想他那件“极其重要”的事,有点不耐烦的答:“我为什么要陪他逛B市?”
      
       简瑶早料到这结果,也就不再提了。
      
       夜色更深的时候,简瑶躺在床上,想到今晚的经过,心跳不稳之余,也只是暗叹了口气。
      
       她觉得,薄靳言多半是毫无感觉的。当时那一瞬间的定格,说不定他只是在疑惑……因为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上次都亲到唇了,他还悠哉的说:我不会告诉你以后的男朋友。
      
       现在还能指望他有什么感觉?
      
       算了不想了,现在这样也挺开心的。
      
       只是……
      
       她从抽屉里拿出他那张躺在血泊里的照片,盯着他苍白而安静的侧脸,心头阵阵柔软。
      
       薄靳言,我什么时候,才能走到你心里去?
      
       ……
      
       这晚,薄靳言虽然很少见的有了心事,但这是一件令他愉悦的心事,所以躺床上没多久,他就安然的入睡了。
      
       然后就做了梦。一连串的梦。
      
       首先梦到的,是年幼时,母亲抱着他,坐在江边钓鱼。母亲的脸已经不清晰了,只记得她轮廓柔润,声音温柔。
      
       然后,一恍就到了他回国之后。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简瑶真人。
      
       她拿着根鱼竿,坐在江水边,身姿苗条,面容清秀又温柔。
      
       他爱吃鱼,但绝无耐心钓鱼。以往每次母亲钓鱼时,他就跑了,漫山遍野四处的走。回来的时候,母亲的鱼篓已经满了。
      
       现在没有母亲,也是一样……他把鱼竿插在水边,人就走了。
      
       可这次,她却拿起了他的鱼竿,一条又一条,悠悠闲闲为他钓起,塞满他的鱼篓里。
      
       ……
      
       然后,就到了刚刚发生的今晚。
      
       他和简瑶又回到了电影院里。不过在梦境里,屏幕上只有太空堡垒的厮杀,没有无聊的感情戏。
      
       而她就靠在他怀里,仰着脸望着他。
      
       他微微一笑,把她的手机从裤兜里拿出来,丢到远远的。然后他低头,吻住了她。
      
       她的唇一如想象中柔软,丝丝点点清香的气息,缠绵在他的唇齿前。而他双手捧着她的脸,一直轻轻的吻着、吻着,不断的吻着……
      
       ……
      
       浑沌的梦境,瞬间消失在脑海里。
      
       薄靳言倏的睁开眼,醒了。
      
       他打开床头灯,坐了起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对面镜中的男人,唇畔还残余着梦境中的笑意。
      
       他起身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唇畔笑意却更深。
      
       刚刚的梦几近真实,只除了最后一吻,今天被打断了。
      
       弗洛伊德说过,人的大脑对于梦,是有加工抽象功能的。所以,梦一般都会跟现实不同,甚至相差甚远。
      
       但如果梦境跟真实生活十分贴近,那只有两个可能:
      
       一、最近精神和身体都太疲惫,导致大脑对梦的加工功能退化了。
      
       薄靳言微微一笑……这对他根本不可能,最近案子太简单,他的精力非常过剩。
      
       那么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他内心深处压抑过久的某种强烈yuwang,完全打开了。
      
      
      
       43、第四十三章
      
       周日的上午,碧空万里,白云袅袅。
      
       昨晚,yuwang完全打开的薄靳言先生,由于心情过于愉悦、精力亦十分过剩,后半夜都没有睡觉。他开了瓶红酒,放着音乐,穿着笔挺的衬衣西裤独坐于月下,回忆这大半年来,与简瑶相处的点点滴滴。
      
       如果这时有人看到他的表情,一定会觉得这个男人气场强大、从容而神秘。因为他唇畔始终挂着笑意,高深莫测的笑。
      
       但事实上,薄靳言的内心想法……
      
       回首往事,他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之前即使没有意识到喜欢简瑶,他已经很有前瞻性和排他性的,将她吸引、占据到自己身边。
      
       呵呵……
      
       傅子遇总嘲笑他没有经验。现在看来那又怎样?他在恋爱方面,显然也是天赋过人、敏锐无比。
      
       而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这个女人对自己死心塌地、一心一意……
      
       爱上他、与他互相占有,享受彼此从未体验过的人类最美好的yuwang;跟他结婚,每天陪着他、拥抱他、亲吻他;他可以带她去环游世界,巴黎、加勒比、苏黎世、伊斯坦丁堡、南极冰原……看简瑶站在不同的风景里朝他微笑,那感觉一定相当不错。
      
       噢……越想越兴奋,真想现在就上楼去把她摇醒,抱到怀里来。
      
       简瑶,你是我的了。“薄靳言的女人”这个身份,多么适合你。
      
       他对着夜色,优雅举杯。
      
       明天见,我的女人。
      
       ……
      
       至于……
      
       简瑶是否也喜欢他?
      
       抱歉,这种问题或许会让普通人忐忑羞涩又期待。但以薄靳言先生的大脑,完全没有考虑过。
      
       他只要知道他喜欢她,他要得到她,那就够了。
      
       ……
      
       然而,正是由于情窦初开了一晚上,薄靳言躺回床上,睡醒再睁眼时,已经过了上午十点。
      
       他微蹙了一下眉头,随即舒展。
      
       原定计划……提前买好她最喜欢的早饭,到她家敲门唤醒她……显然不能实施了。那就换成午餐吧。
      
       他立刻打电话到附近一家酒店,定好环境精致优美的雅间。
      
       起床之后,薄靳言洗了个澡,再换上洁白如新的衬衫和笔挺的西裤。挑选领带时,他微一思索,拿了条颜色鲜亮的,以配合今日的气氛。
      
       他甚至还初次使用了,简瑶买给他的男士护肤品。
      
       如果她也想要闻他的气息……他非常乐意。
      
       十一点整。
      
       薄靳言站在简瑶家门口,身姿高挑修长、面容清爽俊逸。他按下门铃:
      
       “叮咚……”
      
       “叮咚……”
      
       无人回应。
      
       他忽然想起,简瑶说过,今天会陪李熏然在B市逛逛。
      
       然而在薄靳言的脑海里,“逛逛”就是很短暂的事,她出去一趟很快就会回来。
      
       但现在……
      
       他看着禁闭的房门……简瑶似乎并不打算回来跟他共进午餐了。
      
       ……
      
       薄靳言首次追人,就落了空。
      
       而这个时候,简瑶正和李熏然,以及他的几个同事,坐在一家烤鸭店里点菜。
      
       李熏然到过B市几次,但其他刑警却是头次来。简瑶执意做东,尽地主之谊。
      
       她翻菜单,其他刑警抽烟聊天,李熏然就把手搭她椅背上,挑菜单里自己喜欢的菜色。
      
       然而当女人喜欢上一个人,心情或多或少都变得缱倦牵挂。点完菜,她跟李熏然又聊了两句,就拿出手机发短信:
      
       “中午记得吃饭。”
      
       李熏然拿起烟悠悠抽了一口,看着她坐在阳光中,脸颊粉嫩,眸光柔和。
      
       待她放下手机抬头,李熏然不动声色的笑了:“给谁发短信呢?跟我出来还念念不忘着……男朋友?”
      
       简瑶笑:“哪儿有啊!”
      
       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屏幕上“薄靳言”三个字积极的闪动着。
      
       他打过来了。
      
       彼时,薄靳言正一个人坐在家中客厅,看法治纪录片《天网恢恢》。
      
       例行看完一整集之后,他关掉电视,目光落在茶几上。
      
       首先是几个外卖饭盒。他轻皱眉头……没兴趣!
      
       他又看到放在一旁的手机。
      
       拿起来,走到窗前,正要拨简瑶号码,却看到了新短信。
      
       呵……
      
       薄唇轻勾。
      
       她果然还是想着他的。
      
       果断的给她打过去。
      
       “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