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47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
      
       他没搭腔。
      
       灯光之下,他的黑色短发染着柔光,胸口的白衬衣沾上不少尘土。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伸向她的脸,目光冰冷而专注。
      
       还在生气……
      
       微凉柔软的长指,轻轻抚上她的额角。这触碰传来轻微的疼痛,简瑶顺着他的手指摸过去,果然肿了一个大包。
      
       “太棒了。”他凉凉的说,“差一点就撞破头了。”
      
       简瑶:“……这是意外。”
      
       他收手盯着她:“疼不疼?”
      
       其实这点疼对简瑶根本不算什么,不过她低声软软的答:“挺疼的。”抬起澄湛的黑眸望他一眼。
      
       薄靳言目光疏淡的与她对视着,回应得很干脆:“忍着。”
      
       简瑶:“……”
      
       却又听他说:“回家我给你冰敷。”
      
       “……哦。”
      
       他又低头看向她的脚:“鞋脱了我看看。”
      
       简瑶的左脚刚抬起一点,就被他轻轻握住了脚踝。男人白皙骨节分明的大手,包住她的脚掌,微凉微痒。待那长指轻轻拂过脚踝关节,简瑶脸颊一热。
      
       而他却恍然未觉她的那点羞涩,兀自低着头,两道乌黑的长眉轻蹙着,越发显得鼻高唇薄,眉目冷冽桀骜。
      
       “肿了一点,不算严重。”他松开她,下了结论,“不如头上的犄角壮观。”
      
       简瑶瞟他一眼,下意识又摸了摸头上的包。
      
       今天真是飞来横祸,她低叹一声:“脑子会不会撞笨了一点……”
      
       薄靳言已经发动了车子。他看着前方,语气淡淡的答:“没关系,笨了有我。”
      
       简瑶微怔,心头倏的一甜。
      
       结果听他不咸不淡的继续说:“反正我智商180,你多一点少一点,没有差别。”
      
       简瑶:“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薄靳言唇角这才泛起一丝笑意,瞥她一眼,转动方向盘,驶上了大路。
      
       夜色静深,大切又快又稳的行驶在车辆稀疏的公路上。简瑶很快就靠在椅子里,迷迷糊糊睡着了。
      
       薄靳言神色疏淡的开着车。到了一个红灯前,他徐徐减速、停住。颀长身体往椅背里一靠,手指轻敲方向盘,安静的等着。
      
       某个瞬间,他忽然转头,看着简瑶安静的睡颜,黑眸幽深如水。
      
       静静凝视了许久,他才侧转目光,看向前方。
      
      
      
       41、第四十一章
      
       简瑶睁开眼,就见墨蓝的夜色里,一弯新月悬挂在楼宇上方。
      
       她还坐在车里,周围的景物很熟悉,是她和薄靳言住的公寓楼下方。车内没有开灯,只有小区的路灯遥遥映照进来。
      
       薄靳言就坐在她身旁,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盯着窗外,眸色冷冽。
      
       “在想什么?”简瑶靠在椅背里,侧头望着他。
      
       薄靳言的长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他’没有出现。”
      
       简瑶静默片刻。
      
       她知道这次,薄靳言没有安排任何人在现场盯梢,只为留给“他”……如果还活着的话……留下讯号的机会。今晚“奇山”顶上人多嘈杂,“他”若出没,应该是轻而易举。
      
       但现在薄靳言说没有,那就是不会有了……他们都离开命案现场这么久了。
      
       “看来‘他’是真的死了?”简瑶轻声问。
      
       “或许吧。”
      
       他忽然转头看着她。
      
       车内光线如此黯淡,可穿着白衬衣的他,身姿却显得越发挺拔。如夜色般清冷的脸颊上,那双眼更是澄亮逼人。
      
       简瑶被他盯得心头微凛,轻声问:“怎么了?”
      
       “E.T.”他轻唤,嗓音在夜色里低沉如水,“我认为我们应该定个新原则:以后查案时,你必须24小时寸步不离我身边。”
      
       简瑶微怔:“跟着你没问题。前面那句我没听清楚,E.T?”
      
       “嗯。”薄靳言微微一笑,起身推门下车。
      
       简瑶:“……你才是ET!”
      
       薄靳言绕到这边,将她从座椅上抱起来,悠悠的答:“我头上又没犄角。”
      
       ……
      
       进屋时,已是凌晨一点。
      
       薄靳言把她放在沙发上,就走向厨房。过了一会儿,手上拿着两个冰袋回来了。
      
       他在她身旁坐下,先按了个冰袋到她额头上。刺骨的凉意令简瑶吸了吸气,结果就见他那薄唇畔浮现浅笑:“自己按着。”
      
       简瑶默然接过冰袋。
      
       这男人……
      
       他对她的紧张和温柔,果然很短暂。才过多久啊?他又是E.T又是犄角又是浅笑,明显已经愉悦的进入了“欣赏简瑶窘态”模式。
      
       幼稚。
      
       就在这时,脚踝忽的一紧,被他握住了。
      
       只见他微微弯腰,动作非常自然的将她的鞋一脱,丢向玄关,随即将她的腿轻轻一提,就放到了他的大腿上。
      
       简瑶微赧,一动不动的看着。
      
       他却极为神色自若,左手把冰袋往她脚踝一压,右手拿起旁边的遥控,打开电视,开始看纪录片《午夜追凶》。
      
       冰袋接触皮肤的一刹那,简瑶又丝丝的微喘了口气。而他目不斜视,唇角微扬。
      
       好吧……
      
       又温柔,又幼稚。
      
       简瑶对于这种刑侦法制纪录片,一向是没兴趣的。盯着他的侧脸,发了一会儿呆,忽的想起件事。
      
       “喂!”她轻轻蹬他一下,正好蹬在他掌心,“你说霍小璐的口供,满满的都是破绽,解释一下啊。”
      
       薄靳言像是条件反射,一下子抓住她的脚,让她不能再乱动。这才开口,眼睛还盯着电视机:
      
       “记得王婉薇案的遗书吗?”
      
       “嗯。”简瑶在脑袋里回忆了一下。当时薄靳言之所以认定遗书是真的,是因为真的书信,才会有小毛病和漏洞,以及鲜明的个人文笔色彩;但假的,往往捏造得简明、扼要、严谨,滴水不漏。
      
       这么想来,似乎霍小璐的口供,的确像后一种。但因为这样,就认定她的口供是假的,理由似乎又不太充分。
      
       像是能查知她内心的疑惑,薄靳言不紧不慢的说:“上次是文字书写,这次是直接口述,分析方法当然不同。”
      
       “哦。”
      
       他斜眸看她一眼:“更简单。因为人类在语言表达时,会有很多共同特点。”
      
       简瑶浅浅一笑:“请赐教。”
      
       薄靳言唇角微勾:“E.T,到了地球要多看书。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分析方法。”
      
       “……我会看的,现在快讲!”
      
       “第一,引导人类记忆的,是情感,而不是时间次序。”他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简瑶听得有点懵懂。
      
       不过这种时候,薄靳言就像他说过的,“从不倚仗专业优势鄙视他人”。他并没有丝毫轻慢或取笑,语调不急不缓,甚至显得有些循循善诱:
      
       “举个例子:如果现在要你向朋友详细讲述,今晚摔跤的经过,你会怎么说?”
      
       简瑶微一思索,答:“我今天查案时摔了一跤。是在找到凶手后,不慎被凶手的妈妈推下了楼梯,摔得挺疼。那是夜里九点多……”
      
       “停。”薄靳言打断她,“注意到了吗?当你回忆起‘摔跤’这件事时,首先想到的,是整个事件里,令你情感感触最深的部分……你是被凶手的母亲推下去、疼。因为情感引导着你的记忆,而不是时间顺序。
      
       所以你不会干巴巴的这么开口:‘今天晚上9点半,我先拉住了小璐妈妈,然后跟她一起站到台阶边,然后被她推了一下。显然我的平衡能力非常令薄靳言失望,所以掉了下来。掉下去之后,我觉得很疼……’”
      
       简瑶想了想,还真是如此。平时跟人回忆一件事,也决不会那么讲……太不自然了。
      
       想到这里,她心头一凛,立刻拿出包中的笔记本,翻到霍小璐等人的口供。
      
       她们都是怎么开头的?
      
       霍小璐:“大概是晚上八点,淮淮把所有餐费都收齐了……”
      
       戚笑冉:“如果知道淮淮那晚会出事,我一定陪着她的……”
      
       瞬间泾渭分明。
      
       薄靳言疏淡的声音传来:“好朋友被杀,对这些女孩的情感冲击应该非常大。任何人回忆起,都应该强烈的感触……哪怕是对着警察。可是霍小璐没有,因为她的口供是按照时间顺序,提前准备好的。她是在复述,不是在回忆。”
      
       简瑶点点头。
      
       真的像薄靳言所说,道理的确很简单。大多数人,平时回忆、讲述一件事,应该都是这样的。
      
       但如果他不指出来,一般人谁会注意这个特点?
      
       薄靳言继续说:“第二,霍小璐的口供里,充斥着大量平淡的、与主体事件无关的细节。因为说谎者会以为,细节才显得真实,这让她感觉安全。但按照我们刚才的结论,情感引领着记忆。面对情绪冲击如此大的一件事,你会惦记着跟警察说:‘泡了杯红糖水’吗?”
      
       简瑶再看看口供,果然如此:“高三放假,其他年级还在晚自习”;“泡了杯红糖水”……
      
       “第三。”薄靳言说,“如果是感触强烈的事,人在讲完整个经过后,习惯性都会有一个尾声……这是人的情感需求。感触越深,尾声会越富有情感。但是,说谎者没有尾声,因为他以为说完事件经过,就算完结了。”
      
       简瑶仔细在心中咀嚼他的话,又听他说:“翻翻你的小本子,看看霍小璐和戚笑冉是怎么收尾的……活生生的范例。”
      
       简瑶一看:
      
       霍小璐:“泡了杯红糖水,躺床上看书,后来就睡觉了。”然后就没有多说,直到警方主动问她,死者的男女关系。
      
       而戚笑冉讲完那晚的经历之后,还哽咽着说:“我今天都吓傻了,怎么会有人杀她?明年就高考了,她却……”
      
       ……
      
       子夜愈发清冷幽深,从窗户往外望,小区里没有几乎人家亮着灯了。
      
       薄靳言已经看了两集《午夜追凶》,给她冰敷了快一个小时了。不过他依旧神色清明,似乎没有半点困意。
      
       简瑶却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踢了踢他:“我回家睡觉了。谢谢你。”
      
       他转头看她一眼:“今晚睡这里。”
      
       简瑶:“……为什么?”
      
       薄靳言:“你认为自己今晚不需要人照顾?要是有什么事,我还得跑上楼?你睡主卧,我在书房,有事敲墙就行了。”
      
       ……
      
       这晚简瑶当然没有敲墙。她慢吞吞的挪动着,在主卧的浴室里洗了澡,就迷迷糊糊倒在他的黑色大床上,睡得死沉。
      
       而薄靳言躺在书房普通大小的床上,或许是有些不适应,他望着窗外稀疏的星光,却没有马上睡着。
      
       脑海中,再次浮现简瑶摔下楼梯那一幕。
      
       阴暗的楼道,她的身形纤瘦而模糊。在他大步冲出门口的一刹那,却只看见她的身体直直跌落下去。
      
       还有他在楼梯下方,抱起她时,她的模样。长发散乱,小脸似乎是苍白的,软软的在他怀里,似乎站都站不起来。
      
       心头突然涌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