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46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了?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我除掉了你最讨厌的人,我这么……这么喜欢你啊!”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周末愉快~~今晚老墨要去一趟超市,补充粮草(再不去明天就没东西吃了,你们忍心么?),所以码得少了点,提前放上来,爱你们~~
       ps:本案取材于2010年广东佛山市九江中学杀人案。
      
       40、第四十章
      
       霍小璐的故事,从十一岁开始。
      
       那年第一眼见到苏北,她就喜欢了他。
      
       他也是纺织厂子弟。可他跟她是完全不同的,虽然父母外出打工不在身边,但是他活得好快活,每天呼朋唤友,英俊又洒脱。
      
       哪里像她,她什么都没有。家里那两间卧室,她从来都不想进去。好像踏进去一步,耳边就会有夜晚那些声音:吱呀的床响、男人的低喘、女人的□、routi撞击的声音……每次,都是不同的男人。
      
       2003年下岗后,父亲就走了,跟某个女人去东莞打工。这样也好,霍小璐受够了父母每天的吵架厮打,受够了父亲带不同的女人回来让她叫阿姨。耳根终于清静。
      
       然而母亲跟她的正常生活,只维持了两年。
      
       三十五六岁的女人,除了做过仓库管理员,没有任何技能,也没学历,破产国企的职工,也已经跟B市日新月异的发展脱节。她还能干什么呢?除了还算苗条婀娜的身体。
      
       厂里不少阿姨,跟母亲是一样的。她们互相称呼为姐妹,在B市最边沿的地带,做最廉价的妓女。
      
       不过,母亲还不算触及她的底线。至少她从不在离家、离学校近的地方招揽生意。同学都以为,她母亲也外出打工了。只是每次接过母亲递来那些脏兮兮的钱,去交学费杂费,她都是一阵厌恶。
      
       恨上阮明淮,那个冷傲的娇娇女,是在她的底线被触及之后。
      
       阮明淮居然散布谣言,说苏北是同性恋?
      
       苏北,是她另一个底线。
      
       至于要怎么做,她决定先成为阮明淮的好朋友,再找到她的弱点。
      
       其实那晚,她本来可以不杀阮明淮。
      
       可是阮明淮接到苏北的电话后,就让她先走。看着阮明淮脸上喜悦又傲慢的笑容,霍小璐难过的想,这个女孩要得到苏北了。苏北居然向她低头,被她勾引了?
      
       她劝阮明淮不要去:“你上次不是说你不喜欢他了吗?为什么还要去?”
      
       当时阮明淮露出了什么表情呢?了然,也许还有一点点瞧不起。
      
       “小璐,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她说,“挖好朋友墙角的女人,是最无耻的。”
      
       后来,她就尾随阮明淮上了奇山。
      
       苏北还没到。她向阮明淮道歉,并且保证以后不对苏北动心思。
      
       只是看着阮明淮喉咙喷出大股大股的鲜血,看着她在地上痉挛扭动,霍小璐觉得好……
      
       好爽。
      
       她是在废旧厂区的一个瞭望塔上,看到了苏北。
      
       这么多年了,每次他不高兴,都会一个人坐在瞭望塔上,看着远方。而她就站在塔下,满心情意的望着他,只是从不知如何开口。
      
       可这天,也许是内心还有些难言的兴奋,她开口了:“苏北,你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
      
       苏北的脸色还有些发白,似乎惊魂未定:“没什么……”朝她笑笑:“小璐,我可能今晚就要离开B市了,永远也不回来了。你保重。”
      
       这番话仿佛晴天霹雳。小璐只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那你钱带够了吗?我家里还有些钱,可以借给你。”
      
       苏北无论如何没想到,外表木讷良善的女孩,说这些话,为的只是骗他回家。
      
       又或者他是太慌了。本来他约阮明淮去山顶,只是想抢她的四万块,然后就离开B市,去南方找爸妈。反正他考不上大学,这样一走了之也好。而且他分析过,阮明淮家里有钱,还喜欢他,说不定就会出钱,把这笔钱填上完事。
      
       谁知他到了山顶,就看到了尸体。慌乱之中,他发现钱还在,拿起就跑。跑到半山腰,反应过来……这样他就成为杀人嫌疑犯了!
      
       他瞬间失措,只好把钱先藏在山洞里,再做打算。
      
       小璐制服苏北的方法很简单。母亲经常睡不好,所以家中常备安眠药。而且她也经常十天半月不回来,所以小璐也不担心她发现苏北。
      
       要是真发现了,她也能解决。
      
       ……
      
       远处,已隐隐传来警车的呼啸低鸣声。
      
       一名刑警在客厅看着两名刚刚成年的犯人,薄靳言则和另一刑警,戴上手套脚套,在屋内搜寻其他证据。
      
       简瑶站在门口,看着霍小璐漠然的容颜,静默不语。
      
       楼下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一个穿着黑裙子和丝袜的中年女人,从楼梯走了上来。
      
       “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女人脸上还画着淡妆,神色惊疑,“小璐呢?小璐!”
      
       她高跟鞋踩的“噔噔”响,跑向门口。简瑶把路让开,顿了顿说:“我们是警方的人。”
      
       女人神色一变,站在门口,与坐在沙发上、戴着手铐的女儿对望着。
      
       “小璐你……为什么抓我女儿……”
      
       “我杀了人。”霍小璐干脆的打断了她,表情呈现一种怪异的平静。
      
       薄靳言和另一刑警,正好从里屋走出来。刑警手里拿着个透明证物袋,里面正是一把染血的匕首。
      
       小璐的妈妈神色巨变。
      
       “我们先回警局……”简瑶安抚的扶住她的胳膊。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这个女人第一反应不是扑过去,抱住保护自己的女儿,而是转身往外跑去!
      
       也许,她是太惊惶害怕了。
      
       “小心!”简瑶眼明手快,瞥见她的高跟鞋一脚踏空,连忙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可是女人身材比她高大,力量一带,就把她也拉了过去。
      
       女人身子晃了晃,终于站稳了。简瑶心头刚一松,女人却嘶吼道:“走开!”伸手猛的一推!
      
       简瑶本就站到了台阶边沿,一下子失去平衡,脚往后一移,却踩了个空。
      
       她心头一惊,身体已经直直向后栽去。
      
       “简瑶!”
      
       薄靳言高挑的身影猛的冲出门口,转头望向她的方向,两人目光在空中遥遥相遇,他的脸色骤然一变。
      
       她已经摔了下去。
      
       嘴唇亲吻地面、全身不断撞击。
      
       天旋地转间,她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紧随自己而来。
      
       “咚!”一头撞在墙上,终于落地了。
      
       全身火辣辣的疼,兼之头晕眼花。她撑着地面刚想爬起来……一双有力的手牢牢环住她的肩膀和腰身,她落入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里。
      
       薄靳言已经跑了下来。
      
       俊脸仿佛透着寒气,清冽的黑眸,正近在咫尺的盯着她。
      
       “怎么样?”
      
       “没事。”简瑶扶着他的胳膊刚想站起来,谁知左脚踝一阵钻心的疼,身子一软,又滑了下去。薄靳言反应极快,长臂一勾,就将她扣进了胸膛里。
      
       简瑶的脸贴上他的衬衫,心头微微一荡。
      
       可薄靳言的脸色看起来似乎更臭了,一言不发低头盯着她。
      
       这时,两名刑警闻声都跑了出来,站在楼梯上方问:“没事吧?”
      
       薄靳言环着简瑶抬头,目光首先落在呆呆站立的小璐妈妈身上,冷冷看她一眼,这才对刑警答道:“没事,你们继续。”
      
       简瑶轻轻抓住他的胳膊:“我有话对她说。”
      
       薄靳言低头看她一眼,扶她转向,面对楼梯上方的小璐妈妈。
      
       “她是你女儿,你自己想想应该怎么对她。”简瑶轻声说,“就算她杀了人,你也不应该放弃她。”
      
       小璐妈妈脸色变了又变,身体往墙上一靠,神色颓丧而绝望。
      
       “说完了吗?”薄靳言冷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态度令简瑶微愣:“说完了……”
      
       话音未落,身子一轻,视线瞬间倾斜,已经被他拦腰打横抱了起来,大步走向停在不远处的车。
      
       夜色幽深。
      
       前方,数道车灯照过来,警铃声脚步声杂乱,是刑警队其他人已经闻讯赶到。而后方,两名刑警,押着两名犯人走下楼梯,身后跟着一脸泪水的小璐妈妈。
      
       简瑶躺在薄靳言的臂弯里,头轻贴着他的胸口,看着他清隽而冷漠的侧脸。
      
       他不高兴,很不高兴。
      
       那双眼冷得就像要结冰了。嘴角冷冷的微扬着,也不知在发谁的脾气。
      
       简瑶心头泛起丝丝点点的甜,真想就这么靠在他怀里,一直不分开。
      
       可是……
      
       “你先放我下来。”她悄声说,“其他人都来了。”
      
       薄靳言低头看她一眼,眼神冷漠:“这两者有必然联系吗?”
      
       简瑶:“……”
      
       这时,刑警队长带着几个人,正面迎了上来。见状都吃了一惊:“小简没事吧?”
      
       简瑶在薄靳言怀里转头,刚要开口,薄靳言已经冷冰冰的代她回答:“没事,死不了。”
      
       简瑶默然。
      
       刑警队长也没太在意简瑶,继续问:“薄教授,现在什么状况?”
      
       薄靳言看一眼众人,又调整了一下双手,将简瑶抱得更稳,这才冷着脸开口:
      
       “凶手是霍小璐,我们已经找到物证……”
      
       尽管他的脸色不太好看,但叙述却一如既往的清晰犀利,将今晚的情况、自己的推理,大致都讲了一遍。几乎所有刑警都被吸引过来,全神贯注的听着。
      
       而简瑶靠在他怀里,看着他的侧脸线条,脸颊微微发烫……
      
       所以此刻此地……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个女人做简报,依旧面无不改色……
      
       很快就讲完了,众刑警也四散开去,各忙各的。
      
       薄靳言朝刑警队长一颔首:“我们先走一步。”
      
       队长很意外。
      
       要知道刚刚薄靳言的一番推论,只令众人心服口服意犹未尽。对于刑警来说,看到新的、行之有效的刑侦方法,就像看到了新的宝藏,怎么舍得放手?
      
       刑警队长:“薄教授,希望你留下继续指导我们工作。小简我可以派人送她去医院……那个……小陈、小周,你们俩去!”
      
       简瑶一听到“小陈”的名字,心里就咯噔一下。
      
       果然,薄靳言瞥一眼应声跑过来的小陈,目光锐利逼人。小陈神色也有点尴尬,没做声。
      
       “你还真会挑人。”薄靳言淡淡的说。
      
       刑警队长愣了一下。简瑶抓住薄靳言胸口的衬衣用力一扯。
      
       他低头盯她一眼,复又抬头对刑警队长说:“我的工作已经完成,剩下的交给你们。后期我会跟进罪犯的心理分析。再见。”
      
       这倒是实话。说完他就抱着简瑶,迈着大步走了。
      
       薄靳言把简瑶放在副驾驶位上。
      
       简瑶以为他要开车了,谁知他伸手打开车内的灯:“转过来我看看。”
      
       简瑶微微侧转身体,面向他:“没事,一点擦伤。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