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43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往门口走。 薄靳言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去干什么?” 简瑶转头望着他:“隔壁的小陈订了电影票给我,我去找一下他。”她想,小陈本来打算找她看电影,很可能是填收票地址时,错填成她的了。 薄靳言已经停下手头工作,长腿交叠坐在椅子里,胳膊搭在扶手上,微微抬起俊脸,黑眸清亮的与她对视了几秒钟。 “什么小陈?”他开口,“是我订的。” 简瑶:“……你订的?” 他神色淡漠的拿起资料继续看:“嗯。满足了吗?闹情绪的助手小姐?” 简瑶拿着票又坐下来,嘴角上翘再上翘:“满足了。”
       对面的薄靳言,眼中也滑过一丝笑意。
       简瑶看着票上醒目的“情侣套票”四个字,心情微漾,语气却很稀松平常的开口:“你怎么买了情侣票?” 薄靳言:“废话。难道还要我坐大厅跟别人挤在一起?” “哦。” 好吧,她也猜到多半是这个原因,他怎么可能突然变得多情? 不过她还是很高兴。 就在这时,薄靳言电话响了。他低声讲着,简瑶就端详着那票——情侣座,她还没坐过呢。听说是*包厢,一张长沙发……感觉会不错。正想着,薄靳言已经挂了电话,抬眸看她一眼,站起走了过来。 简瑶抬头朝他一笑:“明天我做早餐,感谢你。” “不用。”他答得干脆。 简瑶微愣,手中忽然一轻,两张票已经被他取走。 “把这些无聊的东西丢掉。”他随手就把票往桌上角落一扔,俊脸浮现极浅的笑,“来案子了。” 简瑶心情骤然一紧,就听他淡漠的说:“市七十九中学,凶杀案。” —— 案子一来,办公楼的气氛仿佛都紧张起来,隔壁刑警队更是脚步声进进出出不断。薄靳言先下楼了,去发动车子。简瑶收拾好东西刚要走,一眼瞥见桌上,被薄靳言当垃圾丢掉的两张票。 明天当然不会去看电影了。但简瑶还是把票捡起来,夹进钱包里。 —— 夕阳斜沉。 七十九中位于市郊,毗邻香山景区,是一所风景优美的重点中学。 薄靳言、简瑶跟刑警们赶到时,整座学校已经封锁。抬眸只见校园里暮色弥漫,灯火稀落,许多学生从教室探头往外望,气氛显得紧张而沉闷。 片区警察向他们汇报:“死者叫阮明淮,十八岁,高三5班学生。今天下午,有学生在‘奇山’山顶,发现了她的尸体。” 简瑶等人抬头望去。空旷无人的操场之后,一座灰暗嶙峋的小山寂静矗立。 “那是校内专门保留的自然景观,山顶正在建平台,以后供师生们休憩。”校方负责人面色凝重的解释,“但现在还没完工,所以一直没对外开放。不过也有学生会偷偷爬上去。” 奇山山顶。 薄靳言戴着手套,蹲在尸体前,侧脸清冷而专注,不知道在想什么。 简瑶站在他身后,看着尸体,心头极为不忍。 阮明淮就低伏在一块大石头边,石头上溅满了血迹。但更多的是地上,她躺的地方,周围都是灰白平整的水泥地,被血浸湿了大一片。简瑶觉得,她整个身体的血,也许都被放光了。 因为她的致命伤是在喉咙。一刀切断咽喉,动脉失血过多而死。 可不仅如此,她身上还有更诡谲凄凌的伤口。- 女孩煞白的脸庞上,一边各有一道深深的刀口,混合着血和灰土,蜿蜒狰狞如同蜈蚣。如果不看这伤口,她本应是个高挑肤白的姑娘,长得不错。现在却被破了相。 此外,她的大腿、胳膊,也被深深浅浅划了很多刀。
       身上的白裙子血迹斑斑,还沾满了泥土。
       现在已知的情况是怎样呢? 阮明淮,高考生,品学兼优,家境富裕。
       她是班上生活委员,昨晚带着刚收齐的同学们的餐费,共计4万余元,打算交给学校财务。
       当时有个女同学,也是她的好朋友,叫做霍小璐,陪她一起去交款,时间是晚上八点多。
       但是因为财务人员正巧不在办公室,两人就一直等。霍小璐因为肚子疼去上厕所,就先回了宿舍。
       因为高三刚结束一次月考,次日就放假,所以霍小璐以为阮明淮交完款就会回家——她家就在市里。
       谁知直至今天,有学生偷爬上奇山,才发现尸体。
       而财务人员当晚不到九点就回到办公室,但是没有看到阮明淮。
       也就是说,没人知道阮明淮为什么突然离开。
       她的死亡时间是昨晚9点至11点间,就是在她离开财务办公室后不久。
       而那笔钱,也不翼而飞。
       ……
       薄靳言和简瑶观察尸体时,身后几个刑警、鉴定科人员,一直忙碌着。
       薄靳言只在尸体前蹲了十分钟不到就起身。
       他先看看其他人,再看向简瑶。: “一场仓促而稚嫩的谋杀。”
       他的嗓音低沉如水,黑眸幽深淡漠,“你有什么感觉?”
       简瑶看一眼女孩的死状,轻声答:“我只想尽快破案、抓到凶手。”
       这么对一个花季少女,完全泯灭了的人性。
       “不错。”
       薄靳言点头,信步走到她身旁,看着小山下空旷安静的校园,“那个人已经biantai了。不抓住的话,还会杀更多人。”
       简瑶心头一凛,他已经抬眸看向那些刑警法医,微一沉吟说:“那个人是新手,如此凌乱的现场,遗留的痕迹必然很多:毛发、指纹、脚印……
       他们的鉴定技术不算太差,24小时内应该能破案。”
       简瑶闻言心头骤然一松,脸上也露出喜意:“24小时这么快?太好了。”
       薄靳言却鄙夷的瞥她一眼:“这算快?我4个小时就够了。”
       简瑶心里被他震撼了一下,但她知道,他不说大话。
       于是真心实意钦佩的说:“你要真能4小时破案,那就太厉害了。现在有什么发现吗?”
       这话似乎取悦了他,因为他悠悠的说:“你自己不会想吗?第一个问题:杀她的是校内的人,还是校外的人?”
       简瑶微愣——这种对话模式?他又在教她推理破案了。 她也忍不住笑了。
       还真是不赖嘛……这么哄一下,就肯耐着性子教人了。
       她想了想,答:“校内的。因为刚听校方介绍,学校出入都要登记,闲杂人等不能入校。”
       话一出口,自己先怔了一下——所以杀她的,不是老师,就是学生,或者校工? 竟然这么对生活在自己身边的人,实在太残忍了。
       “第二个问题。”他双手插裤兜里,身姿颀长的与她并肩而立,“她是自愿来这里,还是被人胁迫的?”
       简瑶扫一眼下方的教舍、操场,答:“我觉得是自愿。
       案发虽然是晚上,但校内肯定到处都有人的,胁迫一个大活人,难度很大。
       而且她是从办公楼离开的,别人不可能在那里胁迫她。我们上山这一路,也没有挣扎打斗的痕迹。”
       薄靳言唇畔浮现浅笑,转头看着她:“那么,一个女孩子,晚上会自愿来这里见什么人?又有谁,会把见面地点约在这里?”
       简瑶心头一震,大脑还没有思考,答案已经脱口而出:“男朋友!”
       老师?校工?女性闺蜜?谁把见面地点约在这里,都显得诡异。但如果是孤男寡女,这里却是少年情侣们最好的见面地点。
       “OK。”薄靳言已经迈开长腿,转身朝下山小径走去,“该去找她的同学们聊一聊了。
       看看这位品学兼优的可怜小姑娘,跟哪位男士,有深刻的感情纠葛。”
       简瑶快步跟上去,刚走了一段,薄靳言脚步一顿,转头看着她,长眸澄黑明亮:“这就是行为分析,并不复杂。”
       说完继续面不改色朝前走。 简瑶一怔,反应过来——他这是做教学总结呢! 她微笑,那就夸夸他吧。
       他是要经常夸的啊。' “那是因为有你,化繁为简了。”她说。
       走在前头的薄靳言,听到这话,薄唇微勾。 显然,在他的调~教之下,她越来越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了。
      
      
      
      
       38
      
       七十九中附近,还有一片老旧的厂区,那是曾经的B市纺织厂。21世纪初国企改制后,这种单位当然破产落败,如今望去已是满目凋零,许多下岗职工都是靠在香山景区附近摆摊设点为生。而许多他们的子女,就是七十九中的学生。
         
         死者阮明淮的好朋友——霍小璐也是其中之一。
         
         简瑶和薄靳言坐在一旁,倾听一名刑警跟霍小璐谈话。
         
         此时窗外的天已经黑了,校园中灯光明亮,掩映着远山,有种空旷寂寥之感。而在这间临时征用的办公室里,失去朋友的少女,面容悲伤而痛苦。
         
         “她有没有跟你提过,当晚约了什么人?”刑警问。
         
         霍小璐含着泪摇摇头:“没有。”
         
         从外表看,她是个很普通的女孩。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体形很瘦,小小的脸,细眉细眼,鼻梁上还有几颗雀斑,但眼神却很清亮澄澈。
         
         “她有男朋友吗?”刑警又问。
         
         霍小璐再次摇头:“当然没有。”
         
         “把那晚的经过,详细说一遍。”薄靳言忽然开口,“看到了什么、遇到过什么人、做过每一件事。”
         
         简瑶侧头看他一眼。
         
         霍小璐也抬头看向一直沉寂在边上的这位男子。两人目光在空中相对,霍小璐仿佛受到鼓励,轻轻点了点头。
         
         “大概是晚上八点,淮淮把所有餐费都收齐了,我们一起离开教室,去办公楼。我记得路上没什么人,高三放假了,其他年级还在上晚自习。”她略带哽咽的说,“我们到了财务老师办公室门口,门开着,灯亮着,里面没人,就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有几个老师走过去,但是我们俩在聊天,没太注意。”
         
         刑警插嘴对薄靳言解释:“已经调监控在看了。”
         
         霍小璐继续说:“后来到了大概8点半,我肚子疼,想应该是来了……例假。就先回了宿舍。”
         
         “宿舍有人吗?”刑警问。
         
         “没人,虽然放假了,同寝室的几个人都在教室自习。”霍小璐答。
         
         “然后?你在宿舍里都做了什么?”薄靳言问。
         
         霍小璐答:“我……上了厕所,衣服有点弄脏了,我去洗了。然后泡了杯红糖水,躺床上看书,后来就睡觉了。”
         
         最后,刑警问:“她跟班上哪位男同学有过感情纠葛?暗恋、追求这样的?不一定是男女朋友。”
         
         霍小璐怔了一下,咬了咬下唇。
         
         简瑶柔声说:“这对破案很重要,如果有,请你说出来。”
         
         霍小璐:“有,有个人。”
         
         ——
         
         第二个见的,是阮明淮另一个好朋友戚笑冉。
         
         她家跟阮明淮一样,也住在区政府宿舍。问及当晚的事,她的眼泪就掉下来:
         
         “如果知道淮淮那晚会出事,我一定陪着她的。”她抽泣着说,“那天我放了学就走了,那天她看起来一点异常都没有,怎么会有人杀她呢?”
         
         薄靳言淡淡的问:“你离开学校后,都干了什么?”
         
         戚笑冉静了一瞬,答:“我……跟男朋友在一起,玩到10点多才回家。警察叔叔,这个能不能不要告诉我爸妈?”
         
         薄靳言双手搭在膝盖上,白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