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42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在中国是否有效、如何才能更有效。同时也算是一个探索——如果将犯罪心理学,应用到基层警队。
         
         很快就聊得差不多了,局长微笑站起来:“薄教授,我带你一趟刑警队。”
         
         薄靳言淡淡点头。
         
         一旁的办公室文秘说:“那我先带简瑶去把一些手续和文件办了。”
         
         “好的。”简瑶笑着答。
         
         ——
         
         到办公室办完了手续,简瑶也没其他事。看那文秘忙得团团转,索性不打扰她,走到外面走廊,找了张椅子,坐下等薄靳言。
         
         彼时薄靳言正跟局长、刑侦队长,呆在一间会议室里。而简瑶坐的地方,对面几步远处,就是刑警队众人的大屋。
         
         最近市内无大案,清一色男性的刑警们,都坐在办公室里,轻松的做些案头工作、看看资料。很快就有人注意到门外坐着个陌生的、很亮眼的女孩。
         
         “这谁啊?哪起案子的人?”有人问道。
         
         “听说是新建那个犯罪心理研究室的助理,应该是薄教授带的研究生吧。”
         
         “哦……”众人了然。
         
         也快午休时间了,大热天的,很快大伙儿都没呆座位上了,全大大方方涌过来看人。
         
         简瑶坐在原处,早被他们明目张胆盯得不太自在。不过她自小在警局长大,怎么会扭捏?微笑站起来,走过去跟他们握手:“你们好,我是简瑶。”
         
         ——
         
         薄靳言跟几位局领导从会议室走出来,一抬头,便见外间大屋,一群男人正围在一起聊天。而简瑶嫩huangse的裙子,是一抹最清亮的颜色。她站在他们当中,脸上还挂着柔美的笑容。
         
         薄靳言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头。
         
         见到领导都出来了,刑警们都住了嘴,转身笑着打招呼。简瑶看到薄靳言,笑容更灿烂,走到他身边。
         
         局长正式向大家介绍了薄靳言和简瑶,又笑着说:“来了个漂亮小姑娘,全跑来献殷勤?都给我回去做事?”
         
         一名刑警答:“都午休了局长,向新同事表示关心嘛!”
         
         大伙儿全哈哈大笑。简瑶察觉,唯独薄靳言没笑,也没什么表情,笔直安静的站在她身边。
         
         这家伙……还是这么不合群。不过这就是他。
         
         这时,负责刑侦的副局长说:“这样吧,中午大家一起吃个饭?”
         
         许多人都正要点头笑着说好,一直沉默的薄靳言,忽然清清冷冷开口:“不必。我们没时间,再见。”转头看着简瑶:“走。”
         
         众人顿时一静,都有点意外。简瑶立刻敏捷开口亡羊补牢:“是的,其实公安部那边还有事,要我们马上赶过去。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下次有机会,薄教授再请大家吃饭。”
         
         ——
         
         公安部当然没有事找他们。车一出警局,简瑶就转头望着他:“你干嘛拒绝他们?”
         
         薄靳言手搭在方向盘上,不紧不慢的答:“不仅不感谢我,把你从那个充斥着雄性荷尔蒙的地方带出来,还要干涉我吃饭的自由?”
         
         简瑶忍不住笑了,说:“什么荷尔蒙!他们都挺好的。”她知道薄靳言不是不懂人情世故,他只是压根儿不在意。于是柔声劝道:“这样,下次吃不吃饭,我来安排好不好?这是助手的职责啊,你干嘛干涉?而且你就算去了,也不用说话,当其他人不存在好了。”
         
         这话起了效果——薄靳言不吭声,算是默认。
         
         简瑶目的达到,心情愉悦,往椅背上一靠,闭上眼休息。过了一会儿,慢吞吞的说:“说到雄性荷尔蒙这种东西,你应该是没有的了。”
         
         薄靳言顿时不悦的蹙眉,侧眸看了她一眼。
         
         她还闭着眼,阳光下,她的脸显得白皙而秀气、被柔滑长裙包裹的玲珑曲线。裸~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肤,都如同上好的羊脂玉,柔白无暇,光泽动人。
         
         薄靳言收回目光,盯着前方,继续开车。
         
         “荷尔蒙我自然是有的。”他略显倨傲的回应了她的质疑,“但是,我当然比警局那群呆子,更擅长控制。”
         
         ——
         
         简瑶晚上回家后,首先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对于她这份工作选择,母亲之前虽然不是很乐意,但表示尊重她的选择。
         
         聊了一会儿,母亲忽然笑着问:“那你跟傅子遇,最近相处得怎么样?”
         
         简瑶:“妈,我对他没兴趣。”
         
         “哦。”妈有点失望,但也就没再问了。简瑶顿时也有点郁闷——你怎么不问薄靳言呢?
         
         挂了电话,她又打给妹妹简萱。
         
         比起母亲,妹妹敏锐多了,一听她正式成为薄靳言助手,就嘿嘿笑:“姐,你不会是喜欢上薄大神了吗?”
         
         简瑶笑了笑,算是默认。
         
         简萱兴奋了半天,还给她分析了半天,出谋划策。
         
         最后一个电话,自然是打给李熏然了。算起来自从简瑶去单位上班,忙得要死,好久没联系过他。不过以前两人各忙各的,也曾几个月互相了无音信,所以也不算什么。在简瑶心里,只要感情在,这些都不要紧。
         
         正是夜里八点多,时间还早。可她打他手机,却是无人接听。
      
      
       作者有话要说:近期大概进个小案子,2章解决那种,快进快出快速推理,一点点重口,给男女主感情来一把助燃剂~
       感谢投雷的亲呀,咩哈哈哈哈
      
      
      
      
      
       37章
      
       半个月后 警局大楼的顶层是员工食堂。
       正值中午,人声鼎沸,饭菜飘香。
       简瑶打好两份饭,一份用饭盒装好,另一份直接用盘子盛着,转身刚要找座位,就听到有人喊:“简瑶,这边。”
       她抬头一看,是刑警队的几个人。笑着走过去,跟他们坐在一起。
       美女在侧,荷尔蒙过剩的年轻男人们,聊兴总是会热烈些。
       他们也不聊之前哪哪区的凶案了,话题开始围着简瑶打转。
       “薄教授又没上来吃饭?”一个人问。 简瑶点头:“他一忙起来就顾不上。”:
       另一个刑警笑着说:“有简瑶这么个好弟子,薄教授哪用操心这些事。”, 大家都说是,简瑶微笑:“我不是他的学生,只是助手。”
       到警局报到这么久了,还有人以为她是薄靳言带的研究生。每当这时,她总是不厌其烦的纠正。
       当然必须纠正——她才不要被人误认为“教授”和“女学生”的关系。
       那样的话……以后怎么办? 吃完饭,一行人走回办公室。
       快到犯罪心理研究室门口时,一个年轻刑警放慢脚步,跟简瑶走在最后。
       “小简,明天《星河战舰》上映,我打算去看。有没有兴趣?”他问。
       简瑶看他一眼,笑笑:“哦,我明天有事,去不了啊。”
       男人眼中掠过一丝失望,但没说什么,只笑着说下次有机会再去,就走了。
       简瑶推开门,就见薄靳言坐在桌前,面前堆着小山似的资料,他正在翻看——跟她离开时一样。
       这段日子没有案件,薄靳言一直带她忙案头工作——建立中国的犯罪心理数据库。
       具体的说,就是走访曾经每一个biantai连环杀手的家庭,了解他们的生平;跑遍B市周边的监狱,跟一些特大凶杀案的罪犯“聊天”。
       这工作虽不像破案那么紧张刺激,但也绝不轻松。大半个月下来,简瑶几乎忙个半死,除了工作上的事,其他话基本没跟薄靳言说过几句。 虽然这项工作也很有意义,她很投入很用心。但难免也有点怨念——这家伙心里只有工作,什么时候才会有其他事啊! …… 听到她的动静,薄靳言头也不抬,嗓音低沉:“Hi,犯罪心理之花。” 自从她正式来警局上班,就有人议论她是“警花”,尤其是隔壁邻居刑警队,似乎背地里都这么叫她。其实简瑶在大学里,连“系花”都算不上。不过警局女性资源匮乏,这项殊荣就落在她头上。 薄靳言不知怎么知道了,结果到他这里,就成了这么奇奇怪怪个名字——犯罪心理之花? 简瑶也不在意,把饭盒放到他面前:“吃吧。” “嗯。” 答应了,人却不动。简瑶已经习惯了,伸手将他面前的资料强行搬走。薄靳言这才微蹙眉头,抬头望着她。 简瑶:“马上吃饭。”他的思绪似乎还在神游,目光缓缓从她脸上移回电脑屏幕,不过手还是打开饭盒,拿起筷子,边看资料边吃。 简瑶在他对面坐下,看着他吃饭的样子,又有点好笑。那么高大笔挺、西装革履的男人,这种时候,却像个孩子。 他吃了一会儿,忽然问:“城西监狱那几个死刑犯的访谈记录整理好了吗?” “好了,刚发给你。”
       “嗯。”他没再问了。
       但也许是这一分神,他终于低头看了看饭盒里的东西,修长的眉顿时拧了起来:“你在哪里买的?怎么会这么难吃?”
       简瑶探头一看,饭盒都被吃空了一大半,他才发觉难吃? 或者应该说,他终于发现了。
       这家伙吃早餐都要在精致的粤菜小馆子,警局食堂的饭菜,怎么会合他胃口?
       简瑶微笑陈述客观事实:“这种饭菜,你已经吃了好几天了,自己没发现而已。
       味道是差点,但是营养干净。快吃。” 薄靳言冷哼一声,但还是盯着屏幕,继续吃了起来。
       简瑶上了一会儿网,页面又弹出刚刚那刑警提到《星河战舰》的消息。
       她心念一动,语气很若无其事的问:“对了,明天要不要去看电影,新上映的科幻片?”
       薄靳言已经吃完了饭,起身走到屋内洗手台,洗了把脸,转身微微一笑:“不去。”
       简瑶心中闪过失落,他却已经走到她桌旁,颀长的身子斜靠着,抄手低头看着她,清隽的眉目间笑意很是温柔:“这个周末,我已经为我们安排了更有趣的事。” 简瑶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小口:“那是什么?”薄靳言:“去郑州监狱,那里有几个非常有意思的杀人犯。” 简瑶默了一瞬,放下茶杯,盯着电脑屏幕,不看他:“我不去。明天是周六,我要休息。”罪犯调查是长期工作,根本就不急在一时,下周去有什么差别? 但薄靳言似乎有点意外,因为她能感觉到,他盯着她没出声。 “你有情绪。”他了然的说。. 简瑶能怎么说?周末我只想跟你两个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看看电影,说说话? 她干脆扭过头,不理他。 薄靳言在她身边站了一会儿,就冷着脸,走回座位。 一下午无话。 简瑶一开始心里还有点烦躁,工作了一阵,倒把这事儿忘了。只是偶尔抬头,会看到对面的他,俊逸而安静,似乎工作得极为专注。 快下班的时候,却有人来敲门。 是办公室的文员,递了封快递给她:“简瑶,你的。” 简瑶道了谢,奇怪的接过来一看,微怔。 发件人是XX票务公司,还印着“加急”的章。她坐下拆开,是两张电影票,《星河战舰》的,而且还是粉红色的情侣包厢套票。 简瑶把票又装回去,拿着快递,起身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