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41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41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却见简瑶也从书房出来了,就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份鲜花食人魔的卷宗,上头有他的名字。
       听到脚步声,她抬头看着他,眼中似乎包含着某些复杂的情绪。
       薄靳言看她一眼,走过去,在她身边沙发坐下,打开电视,自顾自看《法治纪实》。
       刚过了一会儿,忽然感觉到有人在轻扯他的衣袖。一转头,就对上简瑶那澄澈柔亮的眼睛,好像两汪乌黑的深泉。
       “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伤口。”她轻声说。
       薄靳言奇怪的瞥她一眼。
       “从来没有女人看我的身体。”他硬邦邦的答,转头继续看《法治纪实》。
       “我要看。”简瑶干脆抓住他的胳膊,语气坚定,“我是你的助手,这跟案情有关,我当然可以看。”
       薄靳言这才又淡淡看向她,静默一瞬,伸手开始解衬衣扣子,不过眼睛又回到了电视上。
       他神色自若,简瑶的心却慢慢提起来。
       扣子全部解开,衬衣敞开了,男人宽阔的胸膛、精瘦的腰腹,呈现在她面前。
       他身上的皮肤也很白皙,但是肌肉看起来修韧均匀,一点也不显得羸弱。
       他甚至还有腹肌……
       简瑶上次看见的是背上的伤痕,这次首先是正面。
       伤口不多,却更加狰狞凶险。
       左胸下方,靠近心口位置,是一道暗红的疤痕;腹部正中,还有一道长长的浅色的伤口。
       简瑶脑海中闪过卷宗里那些属于薄靳言的血腥照片,眼眶一阵酸涩。
       还有那段有关他的话:“……Simon失踪长达半年。获救时伤势极重、大量失血,体内已出现多个器官衰竭,同时失去意识。在重症病房抢救四天四夜后,终于脱离危险期……然而正是靠他在被囚禁期间,秘密向FBI提供情报,才抓住了臭名昭著的鲜花食人魔。同时,他还挽救了与他一起被困地窖中,十二名无辜市民的生命……”
       他曾经残破一身,换回十二条人命。
       可这些事……
       简瑶抬头,望着他依旧清冷淡漠的侧脸,隐隐还有点不耐烦的眼神——他从来不提这些事,只是继续傲慢着幼稚着……
       想到这里,简瑶眼中湿意更重。
       “看够了吗?”薄靳言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简瑶没理他,她伸手,轻轻摸上了他腹部的疤痕。指端传来冰凉而起伏的触感,她想:不知当时,他被剖开了有多深?
       忽然间,手指被人牢牢握住了。是薄靳言。
       简瑶的目光先落在他修长有力的手指上,而后才移到他脸上。他的俊脸似乎泛起了一丝薄红,眼神淡淡的:“很痒,不要摸。”
       简瑶原本没觉得自己会哭出来。
       他这句话一入耳,她还笑了。可心头也狠狠一软,一滴眼泪竟自己掉了下来。
       薄靳言明显也没想到,神色微怔,直直的盯着她没说话。
       简瑶有点尴尬,转过头去,从茶几上抽出张纸巾,擦掉泪痕,没出声。
       他却盯着她开口了:“如果知道会让你哭,我是不会给你看的。”伸手开始一颗颗系衬衣扣子。
       简瑶本来已经轻松的把那点泪意忍回去了,哪里想到他会忽然冒出这么……温柔的一句话,眼眶瞬间又热了,一大滴眼泪又滑落下来。
       她不看他,连扯了几张纸巾过来,低头擦着。可即使这样,也能感觉到身旁的他,两道灼灼的目光,停在她脸上。
       “别看我,看你的电视。”她低吼了一句。
       “嗯。”他喉咙里低低应了声,然后真的转头,继续专注看电视去了。
       简瑶闷闷的坐在他身边,眼眶还湿漉漉的,又吸了吸鼻子。呼……OK了……
       肩膀突然一沉,是他的手搭了上来,轻轻搂住了她。
       简瑶顿时全身都僵住了。
       “别哭了。”极淡的声音。
       “……嗯。”
       窗外夜色依旧清朗,电视的画面和声音仍然在继续。薄靳言的手就这么搭在她肩头,没有移开。两人紧挨着坐着,她几乎能闻到他身上沐浴后很淡很淡的香皂味,还有男人躯体散发出的微热气息……他的手只是轻轻握住了她的肩头,可于她,却像有千钧重,身体表面每一个细胞,仿佛都感觉到了他的重量,他掌心的温度。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半小时,也许只有十几分钟,薄靳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搭在她肩头的手,自然而然松开。简瑶陡然全身一松,但好像又有点……舍不得。
       他却完全没注意她的情绪,接起电话,眉头微扬:“子遇。”
       两人在电话里说起今天江皓的事。简瑶坐了一会儿,越坐脸越红,索性站起来,把东西一拿:“我走了。”
       薄靳言抬眸看她一眼:“晚安。”
       “晚安。”
       那头的傅子遇顿时笑了:“这么晚……简瑶还在你这里?”
       “嗯,她刚才哭了,我在哄她。”薄靳言答得很自然。
       正在开门的简瑶窘极了:“不许跟他说!”
       ——
       简瑶回家后,先洗了个澡,换了睡衣,舒舒服服躺在床上。
       夜色已经很深了,窗外寂静无声。她闭上眼躺了一会儿,又坐起来,从包中拿出样东西。
       那是她今晚从鲜花食人魔-薄靳言卷宗中,复印的一张照片。
       也许,就是在他被囚禁的地窖拍的。地面又黑又脏,崎岖不平。而他就静静的趴在地上。看不清他穿的什么衣服,因为他全身已经被暗红的血液浸透,身下也是一片血泊,只能隐隐看到满背血肉模糊。唯有他的脸是白皙的,双眼紧闭着,英俊的脸彷如沉睡,又仿佛已经死去。
       简瑶躺在床上,举着这照片,静静看了一会儿,然后送到唇边,轻轻在他的脸颊上一吻。
       ——
       简瑶离开后不久,薄靳言就回房睡觉了。
       卧室里一盏柔灯,他拉上窗帘,站在镜前脱衬衣。
       身躯再次裸~露在空气里,他看着镜中映出的斑驳伤痕,忽然就想起刚刚简瑶的触碰。
       他也伸手,摸了摸腹部的伤口。
       不痒,没感觉。
       怎么简瑶就摸得他那么痒?
       他脑海中顿时浮现她那纤细白皙的手指,根根如同柔润晶莹的玉。而当她的手指碰上他的皮肤时,那感觉就像一根白色的羽毛,轻轻滑过,极痒极麻。
       女人的手指……
       某种燥热的感觉,忽然就从腹部伤痕处蹿了出来。
       薄靳言在镜前默默站了一会儿,最后决定走进洗手间,用冷水又冲了个澡,这才躺床上睡着了。
      
      
      
      
       36
      
       清晨,阳光橙黄柔亮。窗外,整个城市仿佛也从沉睡中苏醒,隐隐已是车水马龙。
         
         简瑶穿着睡裙,头发扎起,站在衣柜前。
         
         今天穿什么好呢?
         
         她拿出件粉蓝短袖绸衫,和一条米色七分裤。自上班以后,她穿衣打扮都是这风格:素淡、大方、干练。
         
         脱掉睡裙,刚要换上,忽的一怔。
         
         她的目光落在衣柜另一侧。那里挂着她那些颜色更靓丽的裙装。
         
         一点小小的心思,悄悄涌上心头。虽有一丝赧意,她还是果断的拿了条最漂亮的裙子换上。
         
         这是条“清凉”的裙子。无袖,两条细褶肩带,勾勒在白皙光滑的肩膀上。锁骨露在外面,还有她的手臂和一小片背部。但该包的地方都包得很严实,不会令人感到暴露。
         
         裙子很贴身,也很大方,更好的衬托出身体的曲线。
         
         不过简瑶最满意的,还是裙子的颜色。嫩黄清新的布料,衬得皮肤都多了几分如雪的光泽。
         
         她又从梳妆台前,取了个水晶发卡,把平时都披落在肩上的长发束了起来。再抹了点颜色粉嫩的唇彩。最后,没穿日常的女士皮鞋,而是换了双绕腕细跟凉鞋,出门。
         
         ——
         
         简瑶进屋的时候,薄靳言正在沙发上看报纸。明明是个年轻男人,这些习惯却古板得像个老男人。
         
         他看得专注,甚至没有抬头看她一眼。不过简瑶意外的发现,早餐已经买好了,就放在茶几上。
         
         “今天起这么早?”她在他对面坐下,拿起另一份报纸和粥。
         
         “嗯。”薄靳言淡淡应道。
         
         事实上,今天起得早,是因为昨晚睡得不好。
         
         想到这里,他从报纸后抬头,看向罪魁祸首。
         
         ——
         
         简瑶看了一会儿报纸,忽的感觉有人在看自己。
         
         那目光是极熟悉,也是极近的。她的眼角余光就可以瞥见,一侧的薄靳言,正灼灼的盯着她。
         
         简瑶脸颊微微发烫。
         
         她今天把头发束了起来,于是整片肩膀都露了出来。现在她就明显感觉到,薄靳言的目光正直直停在那里。
         
         她装作没察觉,继续喝粥。
         
         过了一会儿……
         
         他怎么还在看?令她每一寸皮肤,好像都在被强光探照灯直射着,微微发烫。
         
         “你要去选美吗?”低沉的嗓音终于响起。
         
         简瑶脸一红,转头望着他。而他神色自若,目光疏淡,好像他对她外貌的凝视和品评,都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事情。
         
         “你不是说今天要去见市警局的人吗?”简瑶答,“第一次见面,我想给对方留个好印象。”
         
         这是薄靳言昨天说的——公安部拟在市局,为他安排一个犯罪心理研究室。今天要去见见对方。
         
         她这么答,薄靳言倒是不置可否。可过了几秒钟,又瞥她一眼:“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打扮得这么隆重?难道不需要给我留下好印象?”
         
         简瑶不禁失笑,答:“你根本不懂欣赏女人,我为什么要在乎你的印象?”
         
         薄靳言眸光一敛。
         
         起身刚想去洗手,却听他淡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不懂?33C、22、34。”
         
         简瑶微怔,突然反应过来——她的三围!
         
         她一下子转身瞪着他:“你怎么知道……你看过我的体检档案?”
      
       薄靳言嘴角泛起淡笑:“需要吗?以我的计算能力,目测就可以了。”说话的时候,目光自然而然从她的脸往下移动。
         
         简瑶:“不许再目测!”
         
         ——
         
         要查案,就得有名分。
         
         今天,薄靳言就是带简瑶去落实这个名分。
         
         正值盛夏,市警局大院中,绿树斑驳掩映,楼舍洁白整齐。简瑶跟着薄靳言,先去了局长办公室。
         
         按照之前与公安部协商的结果,薄靳言会以大学教授身份,在市局设一个研究室,但编制并不属于市局。
         
         他们的职责主要有两项:
         
         一、如果发生特大案件、连环杀人案件,指导刑警队进行案件调查;
         
         二、作为*小组,参与本市的刑事凶杀案件调查。
         
         第一项很好理解,犯罪心理工作的本职。
         
         第二项其实是带着实验性质。因为犯罪心理学的应用在中国警队几乎是空白的,公安部不可能贸然成立*机构。所以让薄靳言先建这个试点。
         
         如果本市发生凶杀案,他们也参与调查,但是是*的,像一个小分队。他们不会影响、妨碍到刑警队的正常侦缉工作,但是可以共享资源。通过这个并行破案的过程,验证薄靳言的犯罪心理学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