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40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薄靳言已经走到他们身后:“什么联盟?”
      
       他刚洗完澡,换上睡觉穿的白色棉T恤和短裤,更显得肤色白皙、体格清瘦、四肢修长。然后他的目光又停在简瑶脸上:“脸怎么这么红?”
      
       傅子遇淡笑不语。
      
       简瑶站起来:“时间不早了,我回家,再见。”
      
       ——
      
       次日早晨。
      
       薄靳言起床的时候,略有点暴躁。因为昨天简瑶虽说跟他和好,但晚上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身为薄靳言,他还是第一次面临被别人挑选的境地。以前可是工作单位、助手、职位,全都随他挑。
      
       也许今天继续哄她一天?看看效果?
      
       站在镜前刷了一会儿牙,忽然听到玄关传来一声轻响。
      
       他长眉轻挑,放下牙刷,噢……早餐时间到了。
      
       走到客厅,果然看到简瑶坐在沙发里,茶几上还放着……他眉头舒展——清香四溢的鱼皮虾饺。
      
       而她穿着身藕色绸裙,看起来非常清爽。抬头朝他浅浅一笑。
      
       嗯,很顺眼。
      
       果然每天早上还是这样,比较舒心畅意。
      
       就在这时,她开口了:“今天的工作是什么?”
      
       薄靳言眸色微敛,唇畔慢慢浮现笑意:“暂时没有工作。”顿了顿,“那么……我去换身衣服,然后吃早饭。”许是心情极好,他的语气竟难得的显得柔和。
      
       “好。”简瑶神色自若的低下头,避开他清亮的目光。只是唇角微扬,脸颊也有点发烫。
      
       薄靳言啊薄靳言,我已经多走了一步。如果你也愿意走向我,我会站在这里等你。如果你不过来,下一次,我可就不会回头了。
      
       ——
      
       薄靳言轻轻吹着口哨,站在穿衣镜前,换上衬衣西裤,然后给傅子遇打电话。
      
       傅子遇笑声清朗的祝贺他:“我让人准备合同。照惯例,签三年?”
      
       薄靳言顿了顿,淡淡道:“改成十年。”
      
       傅子遇一愣,在电话那头摇头失笑。最后又提了句:“你姐估计很郁闷,抢人没抢过你。”
      
       这话提醒了薄靳言,他长眉清扬,给尹姿淇发了短信:“很遗憾,简瑶是我的了。”落款是“真正的薄靳言。”
      
       尹姿淇没回复。
      
       再次拉开卧室的门,远远就见简瑶拿了本书在沙发上看。封面标题是《行为证据分析概要》。
      
       他淡淡一笑,刚要走过去,手机却响了。
      
       他眼睛还盯着简瑶,语气淡然的接起:“你好。”
      
       “薄教授。我是黄熙。”正是负责抓捕“他”的警官,上次在山庄也是他负责王婉薇案的侦破。
      
       “说。”薄靳言的语气冷下来。
      
       “我们找到‘他’了。”黄熙语气凝重,“‘他’的尸体。”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是周末,就不更新正文了,更新那个拖欠了几天的71章番外,原字数是3000,更新字数会在6000左右,会放大概1500在作者有话说免费,这样大家都有福利,算是老墨误操作给大家的弥补哈~实在不能再拖了,已经有读者抱怨了,而且编辑也在催,说锁一章还发黄牌通知,实在太难看了,嗷。
      
       另,昨天言情章,评论是剧情章的两倍,你们要闹那样呀,这不是逼着老墨写言情不写剧情么!!!!
      
       ————————————
      
       感谢投雷的同学们,鞠躬再鞠躬,嗷,有时候你们真的让我很感动,其实买正版真的就足够了,感谢
      
      
       35
      
       简瑶见到了“他”的尸体。
       这是在公安部下属机构的一间殓房内。这里墙壁灰白、空气冰冷,沉肃而没有生气。
       尽管早有了心理准备,看见尸体的一刹那,简瑶还是感到了恶心。
       他已经被烧成了焦黑扭曲的肢干,面目全非。唯一能看出来的,是他非常高大,并且不胖不瘦,跟尹姿淇当日口供中那个人的身体特征倒是一致。
       据说,他是在驱车公路逃窜的过程中,不慎冲出护栏、车坠悬崖,发生了爆炸,才成了现在的样子。
       “是他吗?”简瑶问身旁的薄靳言。
       今天是大热的天,薄靳言没像平常夏日那样,穿个衬衣西裤,而是西装笔挺,领带整齐,连皮鞋都擦得埕亮。简瑶了解他的心态:这深刻表达了他对于与“他”初次见面的重视——尽管对方已是一具焦尸。
       对于简瑶的问题,薄靳言没有回答,而是低头盯着尸体看了几秒钟,然后……薄唇轻启:“Hi.”
       他的嗓音低沉而柔和,黑眸中更是浮现极浅的笑意。
       简瑶习以为常,一旁的殓房工作人员却变得脸色古怪:“您跟死者认识?”
       薄靳言却已转身大步离去。
       ——
       公安部某会议室内。
       灯光炽亮,黑桌森严。诸位大佬围着圆桌而坐,气氛格外凝重。
       薄靳言也是其中之一,坐在中方代表中。此刻的他,看起来跟昨天微笑叫她“女王”那个男人,完全不同。他的表情非常冷漠、专注,目光清锐逼人,像个真正的二十六岁的桀骜的青年专家——简瑶知道,这正是他严肃工作的状态。
       她身为他的助手,跟几个工作人员,坐在后排,安静聆听。
       圆桌另一头,几位华裔FBI代表,首先展示了那具尸体的DNA检验结果:“诸位,我们已经完成了与DNA库的配对检测,可以确认死者的身份。”
       他们打开幻灯片,前方白幕上,出现一个白皙而清秀的亚洲男子的照片,他穿着西装,身材高挑,看起来很年轻。
       “江皓,二十七岁,美籍华裔,IT工程师。”FBI代表忽的看向薄靳言,语气颇有点意味深长,“Simon认识他。”
       此语一出,中方众人都很意外,简瑶也很惊讶。
       薄靳言眼神沉静如水,唇角却浮现讥讽的笑意:“真是荣幸——他是我从鲜花食人魔手中救出的幸存者之一。”
       ——
       现在的事实是怎样的呢?
       江皓,也就是在疑犯车中发现的尸体,无论从哪方面看,都符合FBI的犯罪心理画像。
       首先,体形相似。从尸体附着的织物残迹检验结果看,他死时穿的也是西装,与尹姿淇那日所见一致;
       高智商、家境富裕,并且于半年前低调回国,有能力有时间跟踪、窥视薄靳言,实施之前的挑衅行为;
       而他的动机呢?FBI给出两个解释:
       一、他身为曾经的受害者,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困扰,很可能心智无法恢复正常,想象自己也成为当日的施虐者,才有这一系列怪异的行为;
       二、这个猜测更加大胆:也许江皓一开始,就是食人魔的同谋。只是当年被薄靳言及FBI破获案件后,他伪装成受害者,得以逃脱法律制裁。而现在,他来寻找薄靳言复仇。
       ——
       会议结束的时候,简瑶起身走到薄靳言身边。他还站在桌旁,低头翻看江皓的资料。
       这时中方代表已经离场,对面的FBI们却走过来,一个个微笑跟薄靳言握手:
       “Simon,干得好。”
       他们说的是这次薄靳言反设下陷阱,引得对方进入警方的重重包围,最终难以逃出升天。
       简瑶也有些高兴,看向薄靳言。可他只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看起来一点也不兴奋激动。
       ——
       驱车离开公安部,已经是下午。
       薄靳言始终冷着张脸,安静的开车。简瑶打量了他几秒钟,开口:“现在这个案子算完了吗?”她刚才都听到几个FBI在商量回国的机票了。
       薄靳言:“官方结果看来是如此。”
       这话有点微妙,简瑶问:“难道你怀疑江皓不是那个人?”
       他语气干脆:“不知道。”
       简瑶静默不语。的确,虽然表面证据看起来,就是江皓无疑,也让她悬了多日的心,轻松不少。但他死得太突然,总让人有不太踏实的感觉。
       “那怎么办?”她问。现在人死了,已经无从验证。
       薄靳言又露出那招牌式的倨傲笑容:“接几个案子就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
       “如果他没死,就一定会再回来。他的无聊游戏才开了个头,怎么会舍得走?”
       ——
       是夜,月色清朗。
       简瑶坐在薄靳言的书房里,看书。
       既然定下心要跟他,她就想抓紧一切时间,补充专业知识。
       不过,现在这个“跟”,当然还只是工作上的。而至于他这个人……
       看书间隙,简瑶忍不住抬头,瞧一眼坐在书案另一侧的他,简单的衬衫西裤,清俊、安静、又专注。
       她要怎么看清他的心?
       “看我干什么?”他头也不抬,声音突兀的响起。
       简瑶脸颊一热,答得却游刃有余:“随便观察一下。”
       薄靳言没再关注这个问题。他放下手里的书,若有所思的望着她:“你今晚可以搬下来。以后就住书房。”
       简瑶:“……我不搬。”
       薄靳言眸色微敛:“我的助手,难道不应该24小时在我身边?”
       对于他这种不知好歹的、自以为是的要求,简瑶已经习以为常,完全不会再有任何类似“小鹿乱撞”的表错情的想法。她浅浅一笑:“我喜欢有自己的空间。你随时有需要,叫我下楼好了。”
       薄靳言就没再说话,只是脸色当然有点臭。他站起来,摘下领带,松了松衣领,看样子是打算去洗澡了。
       他刚走出两步,简瑶挣扎犹豫了一下,再接再厉开口:“而且……以后假设万一我有了男朋友,如果感情很好,也是要跟他住在一起的,不可能24小时跟在你身边。”
       话一出口,她的脸立刻滚烫。
       然而这话居然收到了效果。因为薄靳言停住脚步,明显一怔,侧眸看着她。
       四目凝视,他的黑眸慢慢变得锐利而冷傲,令简瑶的心跳都有点不稳。
       “哼……”低沉的嗓音,几乎微不可闻。
       他面无表情的转身走了。
       这是……什么反应啊?
       听到主卧的门关上的声音,简瑶忍不住笑了。
       管他是什么反应。是他那天叫她去找男朋友的,现在就先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男朋友!
       ——
       又看了一会儿书,简瑶想起白天的事,心念一动,站起来,抬头看向一侧靠墙的摆放卷宗的书架。
       最醒目、体积最大的文件箱,赫然便是“加州鲜花食人魔”。
       她垫了个凳子,站上去,翻看文件箱里的东西。
       首先是案件的整体资料。简瑶匆匆看完,大概理解,为什么鲜花食人魔Tommy,会成为近年来FBI历史上,最难捕获的变~态连环杀手。因为他挑选受害者完全没有规律:不同年龄、肤色、性别、职业,都会成为他的盘中餐。而且他的财力还非常不错。虽然来自低收入破裂家庭,但是智商极高,靠金融投资,跻身富人阶层。这样一个人,要掩饰自己的罪行,当然比普通人更容易。
       然后就是每个受害者的单独文件夹,厚厚一摞。简瑶翻了几个,就有点看不下去——那些图片太残忍了。无意间翻到最后一个受害人的文件夹,瞥见名字,她的手立刻顿住。
       Simon,薄靳言。
       ——
       薄靳言洗完澡出来,换了身干净衬衣,头发还有点湿,但他也不在意。
       想到刚才简瑶有关“男朋友”的话语,他心里还颇有些不满意。诚然每个人都会找自己的伴侣,但在那个女人心里,他的重要性显然还比不上未来不知会从哪里冒出来的某个平庸男人。
       可笑。
       他走到客厅,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