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39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39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还等人找你讲话啊?
      
       薄靳言微不可见的朝他点了点头,示意收到。谁知点完头,他就低下头,拿起银勺和叉子,继续拨弄盘子里那条大鱼。
      
       傅子遇看不下去了,这么冷场的气氛,多难受啊。于是也不管薄靳言了,跟简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简瑶虽然跟他聊着,还是有点心不在焉,眼角余光就在薄靳言身上打转。但她又能怎样呢?既然是一厢情愿,总是要快刀斩乱麻,抽身而去。
      
       多了一会儿,傅子遇手机响了,他低声讲着电话,简瑶也就低头默默吃饭,当身旁的人不存在。
      
       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转头一看,薄靳言神色悠然的把一个堆得满满的碗,推到她面前。
      
       简瑶愣住了。
      
       是鱼。
      
       满满一碗鱼,一碗剔好的鱼肉,丝丝缕缕柔滑软白,层层叠叠堆在一起,送到她面前。
      
       “慢用。”他再度绅士的开口,同时一脸神清气爽,在空中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十指。
      
       简瑶静默了一瞬间,心情有点复杂,转头直视着他:“你干什么?”
      
       为什么突然剔一碗他最爱的鱼肉给她?
      
       薄靳言淡淡看她一眼:“还没看出来吗?”
      
       简瑶摇摇头。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抑或是吃饭吃热了,他那白皙俊朗的脸颊,似乎透出一丝红晕,但神色却依旧倨傲冷冽。
      
       “我在哄你。”他说。
      
       34
      
       我在哄你。
      
       这话落入简瑶耳中,只令她心弦倏的一颤。
      
       一丝惊喜和甜意,毫无预兆的闯入心头。但几乎是立刻就被理智否定,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无奈和酸涩。
      
       她转头看着他:“哄我,是为了让我做你的助手?”
      
       “嗯。”薄靳言一只手轻敲着桌子,侧眸看着她。
      
       简瑶嘴角扯出个笑容。果然啊……
      
       “不完全是这个原因。”他忽然又说。
      
       简瑶微怔。
      
       他盯着她。干净的白衬衣,衬得他的肤色越发俊白,眉目清冽锐利。
      
       “我认为我们应该和好。”
      
       简瑶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一旁的傅子遇早就挂了电话,颇有兴味的旁观着。听到这里,他不由得笑了,插嘴道:“这鱼剔得不错。”
      
       简瑶的筷子就在空盘子里戳啊戳,不出声。
      
       傅子遇瞥一眼薄靳言,笑容更欢快:“吃啊。是他自己心甘情愿这么做的,又不是有人逼他。你吃了,不代表就跟他和好了,更不代表要做他的助手。对吧?”
      
       这下简瑶被他逗得一笑:“嗯。”薄靳言则冷下脸看着他:“你似乎忘记了自己的立场。”
      
       傅子遇:“没忘啊!我一切唯简瑶马首是从!”
      
       他俩斗嘴间,简瑶夹起一筷子鱼肉,轻轻放进嘴里。
      
       很嫩。
      
       他刚才低头忙碌了半天,似乎连手指都麻了。
      
       这个男人啊……
      
       ——
      
       吃完饭,三人站在饭店停车场的树荫下,傅子遇问:“接下来干什么?”
      
       简瑶:“我要去超市买东西,就不跟你们一起了。”
      
       薄靳言站在她身侧,扫她一眼,没吭声。
      
       傅子遇却笑了:“行,那我们也去超市。不是说了吗?我们要哄你。今天你就是女王,女王去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是不是,靳言?”
      
       简瑶闻言失笑:“什么呀!”结果就听到身旁的薄靳言淡淡附和:“嗯,我们要跟着。”
      
       ——
      
       简瑶到超市,就是补充些日常用品。不过以前从未像今天,如此拉风和醒目。
      
       她推个购物车走中间,他俩一左一右,不紧不慢簇拥着。超市导购员们看着这俩高大翩然又俊逸的家伙,纷纷侧目。
      
       傅子遇今天明显兴致很高,热衷于“女王骑士”的角色扮演。不时的问:“女王,走哪边?”“女王,这包盐要不要?不要我放回去了。”
      
       简瑶内心那点小忧郁,被他折腾得荡然无存,忍俊不禁:“别这么叫我。”
      
       薄靳言则一直安安静静走在她身边。简瑶能感觉到,他那锐亮的目光,时不时在她脸上流连。这令她更加不想看他。于是两人一路都没说话。
      
       到了糖果区,简瑶驻足挑选一些零嘴。旁边有年轻靓丽的促销员,见状走过来,朝他们推销新品饼干。
      
       薄靳言自然是不会搭理的,简瑶也笑笑摆手说不用。傅子遇从不忍心拒绝美女,拿起试了一块,又和人家聊了两句,就跟在美女身后,去那边货架买饼干了。
      
       只剩下他们俩。
      
       简瑶佯装专心的在货架上挑选零食,不去看他。
      
       过了一会儿,忽然发觉身边空了,回头一看,只有购物车在身后,他不知所踪。
      
       她下意识四处张望,却不见他。
      
       心头竟稍稍有点失落,盯着货架,不知不觉就走了神。
      
       忽然某个瞬间,耳边响起熟悉而低沉的嗓音,淡淡的,似乎又带着一丝调侃:“女王,木糖醇。”
      
       简瑶微滞。
      
       一回头,就见薄靳言站在自己身边,手里拿着一盒木糖醇,黑眸中有极浅的笑意。
      
       木糖醇是她今天购物清单上的东西,没想到他居然是主动去为她拿了。
      
       简瑶语气很轻松自然:“你怎么也跟他瞎叫?”
      
       薄靳言把那木糖醇往购物车里一丢,淡然答:“没关系,反正我心甘情愿,也不求回报。”
      
       简瑶被他这么堵了一下,忍不住也有点想笑。低头一看,摇头:“我不要苹果味,我要橘子味。”
      
       薄靳言瞥她一眼,伸手又拿出来:“遵命,女王。”
      
       简瑶看他迈着长腿,走到另一侧,微微弯下腰,专注的盯着货架寻找。柔亮的灯光下,穿着简单白衬衣黑西裤的他,高挑俊朗如雕塑,眉目清隽似水。
      
       这就是,她喜欢的他啊。
      
       转眼他已经选好,信步走回她跟前。
      
       简瑶伸手去接:“谢谢。”
      
       他眸光一转,抬手递给她。
      
       简瑶的手握住了盒子,却拿不过来——他不松手。
      
       她不由得抬眸看着他,而他忽然上前一步,与她隔得极近,目光灼亮逼人。
      
       “和好了?”低沉悦耳的嗓音,带着一丝笑意。
      
       简瑶的脸陡然就热了起来,低下头,不出声。再一用力,他还是不松手。盒子本来就小,他的指尖轻触着她的手背,微凉,微痒。可他自然是坦荡未觉的,依旧盯着她,握着那盒子不放。
      
       简瑶心中无声喟叹,罢了罢了……抬起头,微笑:“嗯。怕你了,和好了和好了。我不躲你了,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话音刚落,他眸中升起明亮的笑意,修长的眉目仿佛也瞬间舒展开:“听你的,女王。”
      
       简瑶也朝他微微一笑:“走吧。”
      
       “嗯。”
      
       她转身推着车,走在前头,而他跟在身后,脚步沉稳而均匀。
      
       刚走几步,简瑶感觉到头上一阵柔软的触感——是他突然伸手,胡乱揉了揉她的头发。
      
       简瑶微怔。
      
       是啊,和好了。可是薄靳言,如果你不喜欢我,我自问没办法,再以好朋友的身份,呆在你身边。
      
       ——
      
       回到家已经天黑了。因为已经“和好”,简瑶回家洗了个澡,就提着今天买的一些零嘴和水果,下楼去找他们。
      
       薄靳言正关在主卧里洗澡,只有傅子遇坐在客厅外的白色门廊下,笑容粲然的朝她招手:“过来。”
      
       夜色清朗,月光清透。两人各据一方躺椅,望着门前的花草,幽静而惬意。
      
       傅子遇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又递了个杯子给简瑶:“来点?”
      
       简瑶摇头,她可没有这么小资的习惯。干脆走到厨房,拿了袋牛奶过来:“我喝这个。”
      
       傅子遇失笑:“太乖了。”
      
       两人各自静静喝了一会儿,傅子遇突然开口:“你喜欢靳言吧?”
      
       简瑶一口牛奶就呛在喉咙里,脸一下子红了,连声咳嗽不止。
      
       傅子遇的笑容顿时抑都抑不住,一边轻拍她的背,一边很轻描淡写的说:“别急啊,我是站在你这边的——我很看好你们!”
      
       简瑶好容易恢复正常,立刻说:“你说什么呢!”
      
       傅子遇:“别装了。”
      
       简瑶就没再吭声。她是个率直的人,虽然喜欢薄靳言这个事实,令她微微羞窘,但既然被朋友看破,也不会再否认。
      
       又静了一会儿,简瑶说:“你别告诉他。”
      
       “我当然不会。”傅子遇说,“这种事要男人主动。”又摸了摸下巴:“不过要靳言主动,的确有难度。”
      
       “没必要,他不喜欢我。”简瑶轻声说。
      
       傅子遇一怔:“不可能吧?”
      
       简瑶犹豫片刻,还是把那天薄靳言的“找男朋友论”,跟傅子遇说了。这事儿在她心里暗伤了好几天,有个人说出来,感觉好多了。
      
       谁知傅子遇没有半点意外或者同情,反而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望着她笑:“就因为这样,你认定他心里没有你?”
      
       简瑶静了一瞬,反问:“如果你喜欢一个女人,会让她去找男朋友吗?”
      
       “我当然不会。但是简瑶,关键他是薄靳言啊!”傅子遇的神色颇有点恨铁不成钢,“他虽然智商是有点高,但是恋爱情商为0好不好?他完全没跟女孩子相处过,可偏偏又极端的自大自恋。”
      
       简瑶被他说得微笑:“我赞同。”
      
       傅子遇也笑:“所以,他说你以后会有男朋友算什么?就算你现在告诉他,明天你要结婚,他也只会傲慢的说恭喜,还会潇洒的开一张支票,给你做礼金。但等你改天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出现在他面前,他或许才会发觉——噢,不对,怎么简瑶不是我的了!”
      
       简瑶很想笑,可心头又有些苦涩和犹豫不定。真的吗?他能恋爱白痴到这种地步?
      
       好像……真的能。
      
       傅子遇看着她的神色,语气也变得平和而笃定:“简瑶,我从来没看他这么在乎一个女孩子。”
      
       简瑶不出声。
      
       “只是,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他有多优秀、多引人注目,就有多迟钝、多自以为是,对了,还极度孤僻不合群。所以,不管是做他的朋友,还是情人,都是老妈子的命。”傅子遇抬头望着星空,唇角微勾,“简瑶,他不懂感情,我们就多走一步。想当初,我可是多走了很多步,才成为他唯一的朋友。那么现在,作为他唯一的挚友,我也希望你再给他一点时间和机会,我不希望他失去你。”
      
       ——
      
       夜色如此美好,轻柔的夏风拂过人的脸颊,仿佛也安抚了心中那点焦躁、失落和蠢蠢欲动。
      
       简瑶抬头,迎上傅子遇温柔的目光,刚想说话,眼角余光却瞥见薄靳言从主卧门口走了出来。
      
       她立刻闭嘴了。傅子遇循着她的目光望去,浅浅一笑,举起红酒,跟她手里的牛奶杯,轻轻一碰:“联盟达成?”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