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38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薄靳言干脆的打断了两个女人的对话,端起茶杯慢条斯理喝了一口,“她现在是我的人,不会再为你打工。”
      
       简瑶顿时怔住。
      
       尹姿淇美眸一转,也看向简瑶。
      
       如果说简瑶从昨天开始到现在,一直低落着焦躁着,那么薄靳言这句“她现在是我的人”,成功的将她失恋的郁闷推到了顶峰!
      
       谁是他的人?
      
       他不是让她以后交男朋友吗?
      
       简瑶转头看向他,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好像不是你的人。”随即看着尹姿淇:“董事长,我能考虑几天吗?”
      
       尹姿淇眸光流转,点头:“好,我尊重你的选择。”
      
       两人对话时,薄靳言就一直盯着简瑶看似恬静的侧脸,眸色轻敛,静默不语。
      
       33
      
       周六上午,正在与美女邻居打网球的傅子遇,接到薄靳言的电话:“过来吃饭。”
      
       这让他稍感意外。
      
       需知拥有了万能小助手简瑶后,薄靳言显然活得很滋润,很久没想起他这位老友了。甚至有一次,他约薄靳言吃饭,还被他理所当然的拒绝:“不去,简瑶已经做了晚饭。只做了两人份,你不要过来。”
      
       现在,薄靳言是转性了?还是被简瑶抛弃了?
      
       最佳损友傅子遇连美女都顾不上了,心情极好的驱车赴约。
      
       ——
      
       一进屋,就见薄靳言西装优雅的坐在沙发上,脸色清冷的在看书。听到声响,只淡淡抬头瞥他一眼,然后继续看书。
      
       表面看起来,并无异样。
      
       傅子遇在他对面坐下,若无其事的开口:“去哪里吃?”
      
       “随便。”
      
       傅子遇给自己倒了杯茶,很随意的问:“叫上简瑶?”
      
       薄靳言翻了一页书,头也不抬:“随便。”
      
       说起来傅子遇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到这小妮子,还蛮挂念的。欣然站起来,打算上楼去找她。
      
       刚走到电梯前,却听到身后响起平稳而熟悉的脚步声。
      
       一回头,薄靳言冷着张俊脸,走到他身边,一起等电梯。
      
       傅子遇:“你怎么跟来了?”
      
       “出来透气,不行吗?”
      
       电梯里,傅子遇看着逐层跳动上升的数字,再看一眼身旁神色自若的薄靳言——
      
       跑到女孩子家里去透气,真是好想法。
      
       ——
      
       两个大男人杵在紧闭的屋门前。
      
       傅子遇又摁了一次门铃,依旧无人应答。
      
       他转头看着薄靳言:“显然公主不在家。给她打电话。”
      
       薄靳言眼睛还盯着门上那颗猫眼,语气却很不屑:“你自己不会打吗?”
      
       傅子遇瞧着他的神色,突然间脑海里灵光一闪:“你们俩不会是……在冷战吧?”
      
       薄靳言脸色微变,很冷漠的看他一眼,但是没吭声。
      
       傅子遇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啊,看到他吃瘪,心情突然变得更好了。
      
       他瞬间眉目含笑,拿出手机,给简瑶打电话:“美女瑶,在哪儿呢?噢,在学校拍毕业照啊……”
      
       ——
      
       傅子遇一边开车,一边毫不留情的盘问。
      
       “所以……她已经两天没见你了?”
      
       薄靳言坐在副驾,脸色比之前更臭,只从喉咙里低低哼出一声:“嗯。”
      
       傅子遇乐了:“没给你打过电话?没来找过你?”
      
       “嗯。”
      
       “你约她吃饭都推了?也不怎么搭理你?”
      
       “哼。”
      
       傅子遇笑容更欢快,连开车的动作都变得更流畅有力。薄靳言瞟一眼他幸灾乐祸的神色,冷冷抨击:“幼稚!”
      
       傅子遇毫不犹豫的还击:“请搞清楚,是谁幼稚?简瑶的脾气好得天上有地下无,现在连她都不理你了,肯定是你犯了错误。还想什么?赶紧去道歉!”
      
       这下换薄靳言沉默了。
      
       傅子遇想了想,试探的问:“你不会连她为什么生气,都不知道吧?”
      
       薄靳言鄙夷的看他一眼:“我当然知道。她在我面前,就是一张白纸。”
      
       傅子遇敛了笑意,认真的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薄靳言的手搁在车门上,长指轻轻敲了敲,沉吟片刻,答:“她不见我,是因为正在我和尹姿淇之间做选择。”
      
       他把尹姿淇提供的工作,简略讲了讲。于是傅子遇也恍然了:“原来是这样。”
      
       薄靳言轻笑:“显然,这个女人因为这件事,心理压力较大,所以才跟我闹情绪。”
      
       傅子遇点头:“这也难怪,你想啊,她学了这么多年的专业,现在要一下子丢掉,做这种选择,当然很艰难。而且你的工作,又血腥又劳累,一般女孩子肯定受不了。要是我,肯定也选尹姿淇,部门随我挑啊,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
      
       这话说到重点了,薄靳言静默不语。他想起简瑶那天在尹姿淇办公室,巧笑倩兮,话语却疏离:“不好意思,我好像不是你的人。”
      
       她居然没有果断的选择他。
      
       傅子遇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你知道现在要怎么做吗?”
      
       “怎么做?”
      
       “女孩子是要哄的。如果你不想这个助手跑掉,这几天咱们什么事都顺着她,她最大。女人都是感性动物,一感动,就选你了。”
      
       ——
      
       正值盛夏,校园里阳光灿烂,洁白的校舍、碧绿的草地,都被覆上一层金黄璀璨的光泽。因为到了毕业季,到处都是穿着学士服、戴着四方帽,快乐的合影留念的学生们。
      
       傅子遇把车停在一条林荫道上,跟薄靳言靠在车旁,望着不远处草坪上的一群女孩。
      
       外国语学院果然名不虚传,美女如云。简瑶站在其中,不算最出挑。但她长发柔亮、皮肤白皙,那双眼更是乌黑动人,所以依旧很醒目。
      
       此时,简瑶正跟一个女孩背靠背,挺胸昂头,模仿杂志模特,摆出各种冷艳又淑女的姿势,让同学拍照。阳光照在她白净无暇的脸上,睫毛弯弯,笑容甜美得仿佛一汪清泉。
      
       两个男人还未见过她如此活泼的一面。傅子遇顿时笑了:“噢,让我回忆起美好的大学时光。”转头一看,薄靳言脸上也挂着笑意。
      
       傅子遇微愣——这不太正常。
      
       他发问:“你不是最讨厌女人搔首弄姿吗?”大学时也有火辣女孩,有意无意在薄靳言面前挺胸翘臀,展示性感身材。后来女孩提出约会邀请,薄靳言拒绝的理由也很有针对性——我讨厌不断扭动的女人。
      
       面对傅子遇的质疑,薄靳言答得坦然自若:“这算搔首弄姿?她很自然。”瞥他一眼:“有时间提高一下你的审美水平。”
      
       傅子遇可是跟世界级名模交往过的男人,刚要反驳,却看到薄靳言眼中流光般浅浅的笑意。
      
       他微微一怔,循着他的目光,也转头看着远处的简瑶。
      
       很快女孩们就散了。天气很热,简瑶跟几个女孩站在原地就开始脱学士服。
      
       傅子遇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瞟一眼薄靳言:“你先坐进去。”
      
       薄靳言:“为什么?”
      
       “她看到你就吓走了怎么办?毕竟她现在不想见你。”
      
       薄靳言盯着他看了几秒钟,一声不吭打开车门,坐进副驾。
      
       “车窗摇上!”傅子遇继续下令。噢,他真的好想笑。
      
       看着薄靳言一脸寒气的把车窗也关上,傅子遇这才扬声招呼:“简瑶!”
      
       ——
      
       简瑶让同学们先走,转身走向傅子遇。刚几步,就瞥见他身后车里,隐约还坐着个人。
      
       她假装没看到,笑着跟傅子遇打招呼。
      
       其实这几天,她也不完全是故意躲着薄靳言。正好是毕业典礼,连续几天都跟同学吃散伙饭。
      
       不过,她的确也不想见他就是了。
      
       “去吃饭吧。”傅子遇打开后车门,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
      
       简瑶微微一顿,朝他一笑,坐进车里。
      
       ——
      
       周末中午车流少,雷克萨斯在环路上轻快的奔跑。
      
       车内放着柔和的音乐,傅子遇哼着歌,时不时跟简瑶聊上两句。简瑶也问他医院的工作,气氛似乎融洽得不行。
      
       唯独薄靳言静默在一旁,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简瑶忍不住朝他看去。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安静的侧脸线条。
      
       “简瑶,一会儿想吃什么?”这时傅子遇又发问。
      
       “噢,都可以,你安排。”简瑶答道。
      
       嗳?她怎么总感觉车厢里哪里有点不对劲?
      
       她快速扫视一周,忽然中途停住。
      
       是后视镜。
      
       里头映着薄靳言那双修长清亮的眼睛,他正专注的盯着她,像是在认真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他这么盯了多久?
      
       简瑶的脸颊有些发烫,但心中愈加烦闷。往傅子遇椅背后一缩,阻挡住他所有视线。
      
       看看看,看个鬼!
      
       ——
      
       去的是家粤菜馆。服务员把他们领到四人雅座,有一扇屏风与外间相隔。窗外是饭店自带的小花园,鸟语花香,倒也别致。
      
       简瑶刚落座,薄靳言就理所当然的在她身旁坐下——跟往常一样。
      
       简瑶没吭声。
      
       傅子遇把菜单递给她:“今天女士全权做主。”
      
       简瑶也不扭捏,接过菜单。她点菜的时候,两个男人用英语低声快速聊着鲜花食人魔2号的案子。
      
       今天的例汤有两种,简瑶一边翻着菜单一边问:“蘑菇汤和猪肚汤,要哪种?”
      
       “猪肚。”对面的傅子遇答。
      
       简瑶头也不抬:“靳言呢?”话一出口,微微一滞。
      
       “蘑菇。”他的声音里隐隐有笑意。
      
       简瑶不看他,继续点菜。服务员追问:“小姐,那您要哪种例汤?”
      
       简瑶偏爱蘑菇汤,但张嘴就想答“猪肚”。谁知薄靳言在她之前开口:“她也要蘑菇。”
      
       被晾在一旁的傅子遇,瞧着薄靳言含笑的眼神,和简瑶低垂的、慢慢渗出红晕的白皙脸颊,淡笑不语。
      
       噢,如果暧昧有温度的话,他现在已经被烤熟了。
      
       ——
      
       吃了一会儿,简瑶面前的果汁杯空了,抬头看向桌上果汁壶。傅子遇眼睛贼机灵,立刻朝对面的薄靳言使个眼色。
      
       简瑶刚想伸手拿果汁,旁边忽然伸出只白皙修长的手,先她一步握住壶把手。
      
       简瑶看着薄靳言动作轻盈优雅的为她倒满,然后把一杯橙黄清香的果汁送到她面前。
      
       “慢用。”
      
       简瑶看一眼他神色自若的脸:“谢谢。”
      
       要知道每次吃饭,薄靳言少爷可是从来不做这种事。都是她啊、傅子遇啊,添茶倒水、车前马后,而他面不改色的坐享其成。
      
       今天居然亲手为她倒果汁,还文质彬彬的说“慢用”?
      
       简瑶心怀疑惑,继续吃饭。
      
       许是心里有事,她今天也格外沉默。三个人又安静的吃了一会儿,傅子遇再次朝薄靳言眼神示意:主动聊天啊?你得罪了人家女孩子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