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37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你怎么跟警察在一起?”
      
       简瑶含糊答:“路上遇到的。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还不知道吗?出事了。”女孩说,“董事长晕倒在前面的树林里,不过好像问题不大。你们薄总刚才把她抱回来,整个别墅的工作人员都看到了。”
      
       简瑶:“这样……我现在就去找薄总。”
      
       “你们部门其他人呢?”女孩奇怪的问。
      
       简瑶笑笑,没答。
      
       女孩也没在意,又小声跟她八卦:“哎,据说刚才薄总脸色很难看、很紧张董事长……之前就有人传他是董事长的新男朋友,你有没有□消息?”
      
       简瑶意外的看她一眼:“他当然不是,别乱猜。”
      
       ——
      
       尹姿淇的保镖都守在外间,简瑶走进套房,只有助理在。她是名三十出头的女士,起身朝简瑶笑笑:“董事长醒了,薄总在里面跟她讲话,我带你过去。”
      
       两人穿过走廊,远远便见最里的主卧,门虚掩着。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尹姿淇的声音传来:“靳言,你刚才为什么吻我?”
      
       简瑶愣住了。
      
       没听错,是“吻”。
      
       一旁的助理也停步不动。但她只静默了一瞬,第一反应居然是轻轻握住门把手,将门关上了。然后把简瑶一拉,两人又走回客厅。
      
       “简瑶,不管你刚才听到什么,都是董事长的私事,不要对外讲,明白吗?”助理说。
      
       简瑶:“……我明白。”
      
       她一头雾水,薄靳言怎么可能吻尹姿淇?她是他姐姐。
      
       可心里,仿佛又一股涩涩焦躁的细流,在往外冒。
      
       ——
      
       主卧里。
      
       薄靳言坐在沙发里,长腿随意交叠,抄手望着神色复杂的尹姿淇。
      
       他微微一笑。
      
       那笑容柔和而优雅,眉目灿然生辉。
      
       尹姿淇看着这样英俊如星辰般的他,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然后就听到他,语气凉凉的开口:“不好意思,我的初吻还……”他忽然顿了顿:“……虽然不在了,但我没有跟你乱~伦的想法。恭喜,看来你是跟鲜花食人魔2号接吻了。”
      
       ——
      
       太阳已经出来了,金黄光泽覆盖着广阔幽美的山庄。
      
       简瑶坐在窗前,发呆。
      
       “他”已经逃走了,警察全都出动,展开公路追缉。大客户3部的嫌疑犯们,也被秘密押送走。
      
       她和薄靳言只需要等消息,剩下没什么工作了。
      
       只是……
      
       他真的吻了尹姿淇吗?
      
       简瑶忽然想起刚才路上,女同事讲的八卦:“据说薄总脸色很难看、很紧张董事长……”
      
       她从没看过薄靳言,为哪个女人的安危,那么紧张过。而且,薄靳言对尹姿淇,似乎一直是不同的。他挺听她的话,包括这次破天荒来查这个小案子。
      
       难道……她真的是薄靳言心里,默默喜欢的女人?毕竟只有她一个女人,曾经陪在他身边很多年。只是因为姐弟名分,所以一直压抑?
      
       而刚才,他们危难见真情了?
      
       简瑶嘴角露出略带苦涩的笑。
      
       如果是真的,那她的感觉,真是不太好。
      
       正想着,门被人推开了。
      
       薄靳言神色淡然的走了进来:“我们今晚回B市。”他在简瑶对面的椅子坐下,手搭在扶手上敲啊敲,不知道在想什么。
      
       “嗯。”简瑶应到。能不能抓到“他”,完全看刑警们了,他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
      
       两人静了一会儿,简瑶问:“董事长被袭击是怎么回事?”
      
       她不提还好,一提薄靳言的脸色就冷下来。
      
       “哼……他盗用了我的手机号,给尹姿淇发短信,骗她下楼。”
      
       简瑶恍然,不由得庆幸,幸好那人没对尹姿淇做什么,真是凶险。
      
       同时也瞥一眼薄靳言阴恻恻的俊美脸庞。
      
       他……是在为尹姿淇被欺侮生气?
      
       简瑶的心跳有些不稳,那个问题在唇边辗转了半天,最后终于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出口:“你今天吻了尹姿淇?”
      
       没错,就这个语气,就像普通朋友,奇怪的提出疑问而已。
      
       “嗯。是啊。”薄靳言往椅背上一靠,闭上眼答道,“在抓捕疑犯的紧要关头,抽空去亲吻自己的姐姐——你是觉得,我今天没带智力和道德出门吗?”
      
       简瑶:“……你没吻她?”
      
       “废话,吻她的是那个人。”
      
       简瑶微愣。
      
       心情骤然一松,喜悦一下子涌出来。
      
       但想到尹姿淇被那个人吻了,又觉得不忍。难怪薄靳言会生气了。
      
       正想着,一旁的薄靳言突然慢悠悠的又来了句:“我昨天只吻过一个人。”
      
       简瑶瞬间一滞。
      
       他说的,不会是那个擦枪走火的轻吻吧……
      
       简瑶面无表情的转头望着他。
      
       而他此刻也睁开眼,修长黑眸中隐有笑意,似是戏谑,又似得意。
      
       简瑶的脸陡然一热,心跳就跟坐了火箭一样,突突突,突突突。
      
       他这表情,是想对她说什么?
      
       是不是,会不会,跟她想的一样?
      
       那个吻,也让他心神不宁吗?
      
       心跳……快得就要蹦出来了。
      
       “不会还是初吻吧?”他低沉的嗓音中,有浅浅的笑意。
      
       简瑶的脸更热一层,语气却很平淡:“是又怎么样,难道你不是?你都二十六了。”
      
       这回换他滞了一瞬,没答。
      
       “放心。”他站起来,拿起外套和行李,“以后你有了男朋友,这件事我不会说。走吧。”
      
       简瑶脑子里懵了一下。
      
       以后你有了男朋友……
      
       以后你有了男朋友……
      
       她站在原地,看着他走到门口,又转头蹙眉望着她,似在催促。简瑶立刻笑了笑,拿起衣服和行李,跟了上去。
      
       原来是这样。她想,原来他心里没有她。
      
       ——
      
       第二天简瑶刚起床,就接到薄靳言电话:“去警局,看一些证物。”
      
       简瑶不清楚为什么要去,但还是温温和和答:“好。”
      
       薄靳言又问:“今天早上吃什么?”
      
       简瑶揉揉昨晚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答:“忘做了。”
      
       结果两人坐在楼下粥铺吃早点。
      
       薄靳言优雅的扫荡完一堆食物,抬头一看,她还低头细嚼慢咽。
      
       他长指捏着下巴,颇有兴味的望着她:“今天你格外安静,为什么?”
      
       简瑶含糊答:“唔……感冒还有点没好。”
      
       “哦。”
      
       黄警官在一间会议室接待了他们,他只带来两件证物:裴泽的手机,和一整包……毛发?
      
       “你们慢慢研究,我先去录口供。”黄警官带上门离开,屋内就剩下他俩。
      
       薄靳言先拿出手机,翻了一阵,最后递到她面前:“这张?”
      
       简瑶一看,明白过来——正是那天在裴泽家吃饭,他偷拍的照片。
      
       薄靳言摁下删除键。
      
       简瑶忍不住开口:“你专门带我来警局,就是为了删除照片?”就为了这点小事?
      
       像是猜中她心中所想,薄靳言嗓音低沉的答:“我对你承诺过的事,无论大小。”
      
       “……谢谢。”
      
       然后他又拿过来那一整包毛发。看起来有数百根,每一根都是寸许长,单独用小证物袋密封装起来。有的袋子上还写着人名,有的则没有。
      
       简瑶:“这是什么?”
      
       薄靳言伸出手,在那几百个小袋子里拨弄,不知在寻找什么:“记得裴泽家里的毛笔吗?”
      
       “嗯,有印象。”
      
       “这些就是从毛笔上拆下来的,全是女人的头发。”
      
       简瑶心头一惊,听他继续说:“他家里一幅字画也没有,也没有看到砚台魔汁,单独一根毛笔,珍而重之放在橱柜里,还告诉你时常会练字……检验结果出来了,每一根毛发都属于不同的女人。经警方盘问,那些几乎都跟他有过恋情,或者性~关系——这些头发,是裴泽这位性滥/交者,专门收集的纪念品。”
      
       简瑶明白了——看来薄靳言早就对这点起疑,所以才把裴泽锁定为重点嫌疑犯。
      
       这时薄靳言从里面找出一袋,递给她:“你的。”
      
       简瑶恶心得不行:“不要!”
      
       “好。”薄靳言手一抬,把那袋子又扔回桌上。
      
       “不行!”简瑶喊道,怎么能把她的头发继续留在这里,她才不要作为裴泽的纪念品之一,成为警局的证据。
      
       “你到底要不要?”薄靳言看着她,眼中有浅浅的笑意——他故意逗她!
      
       “把它拿走,带回去烧了。”简瑶命令道。
      
       薄靳言瞥她一眼:“麻烦。”但还是把那装着一根头发的小袋子,塞进口袋里。
      
       到了楼下,简瑶到小卖部买了个打火机,递给薄靳言。薄靳言点燃那头发,瞬间化为灰烬,丢进风里。
      
       ——
      
       离开警局,两人驱车前往尹姿淇的公司。
      
       一路简瑶心情都是闷闷的。
      
       他这么好,连她的一张照片、一根头发都替她找回来。
      
       他说裴泽迷恋女人的头发,可他难道不是吗?替她擦头发,还趁她睡觉玩她头发。
      
       如果不喜欢她,为什么这么对她?
      
       又也许,他只是把她当成,跟傅子遇一样的朋友吧。
      
       “你今天怎么回事?”冷不丁旁边响起他的声音。
      
       “困……”简瑶嘟囔一声,闭上眼,不看他。
      
       ——
      
       尹姿淇今天一上午,都忙得焦头烂额。
      
       大客户3部全军覆没,这种消息瞒都瞒不住。她只能号令公司上下展开危机公关,争取将损失降到最低。而在事业面前,对薄靳言那点混乱的情绪,还有跟杀人狂的恶心的吻,都被她暂时丢到脑后,恢复杀伐果断的商场女人作风。
      
       但尽管这么忙,薄靳言和简瑶抵达的时候,她还是第一时间见了他们。
      
       “长话短说。”她盯着他俩,“靳言,从公司程序上来说,你已经离职,原因是管理部门不利,被我辞退。”
      
       薄靳言眼中滑过淡漠的笑意,点头。这是最好的掩饰。
      
       尹姿淇又看向一旁的简瑶。
      
       清秀机灵的女孩,除了她之外,第二个能够接近薄靳言的女人。
      
       尹姿淇微微一笑:“简瑶,你在这次的案件调查中,表现得很好。按照之前跟靳言的约定,你的身份只有大客户3部的人知道,现在也没有暴露。鉴于你对公司的贡献,现在我让你选——可以去公司任何一个部门任职,来董办也可以。不过职位要按照你的资历,从基层做起。怎么样?”
      
       她很清楚,潜意识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她不想这个女孩,继续黏在薄靳言身边。现在给她更好的职业发展机会,岂不是两全其美?
      
       她一番话说完,薄靳言长眉微挑,简瑶则意外又感动。
      
       “谢谢董事长……”
      
       “你应得的。”尹姿淇微笑。
      
       “不必。”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