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36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只见他在门口停下,从外卖箱子里拿出几个盒子,弯腰放下。然后又探头朝里头望了望,随即提着空箱子,转身走了。
      
       简瑶的心跳也随之加速,原本的那点困意,烟消云散。
      
       “行动?”警官在对讲机里催促。
      
       薄靳言嘴角勾起嘲讽的笑:“不。不是他。”
      
       此言一出,大家都是一愣,简瑶也不明所以。只听薄靳言淡淡的说:“他去的屋子不对。”
      
       他这话,其他警察完全听不懂了,简瑶也有点懵懂。
      
       她想了想,问:“为什么不对?上次他是在孙勇的家里留下信号;这次也是到了裴泽的屋子外头。两次,都是去了凶手的住所。如果他有自己固定的行为模式,这不正好一致吗?”
      
       薄靳言静坐不动:“No,他不是去凶手的住所,而是去受害者被杀死的地方。对于一个变~态杀手来说,死亡的瞬间才是有意义的。”
      
       简瑶心头微震——所以,他应该去王婉薇的屋子留讯息才对?
      
       这时,那人已经走下山坡。负责行动的警官焦急的问:“薄教授,这个人很可疑,要不要先把他扣押?”
      
       “不,放他走。”薄靳言淡淡的说,“这个外卖员是那个人叫的,用来试探。”
      
       那人骑着自行车走远了,很快身影没入夜色里。度假屋周围,重新寂静下来。
      
       而车内气氛仿佛也瞬间凝滞下来。
      
       此举无异于冒险,是薄靳言和“他”之间的无声博弈。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警察的心,也变得焦躁起来。毕竟他们对于薄靳言的分析和想法,并不了解。
      
       天空的颜色,已经浅了一点。但地面依旧灰蒙蒙的,看不清晰。
      
       就在这时,又有人过来了。
      
       是一名清洁工。
      
       之前他就在旁边的一条路上,现在慢慢扫到度假屋边上,才引得众人注目。
      
       简瑶从望远镜中看去——从身形看,那人有点佝偻,步伐也略显迟滞,似乎上了年纪。戴着顶清洁工人的帽子,挡住大半张脸,脸上有花白的胡渣,还有皱纹,看样子至少五十岁以上。他的衣服很旧,皮鞋也很旧。
      
       他一手拿着扫帚,一手簸箕,弯腰扫着地上的落叶,和一些垃圾。有空塑料瓶捡起来,一个个扔进旁边的垃圾箱,动作自然而熟练。
      
       所有人都盯着他。
      
       他已经缓缓靠近度假屋所在的那片山坡下。
      
       他放下了簸箕,走进坡下一片草坪,开始清理上面的垃圾。过了一会儿,又走出来,拿起簸箕。
      
       所有人都在想——他会上坡吗?会在王婉薇的屋子留下讯息吗?
      
       他离开了。
      
       他居然拿着扫帚,继续朝前面的路面扫去。
      
       “看来就是个清洁工。”车里一名警察低声说。
      
       紧张的气氛,仿佛也随着这名清洁工的路过,而松弛了不少。
      
       “再过一会儿,天就亮了。”另一名警察说。
      
       简瑶却发觉,薄靳言的望远镜,一直在慢慢移动,始终跟着那清洁工。
      
       于是她也盯着那清洁工看,他已经走出一段了,眼看就要离开这条路。
      
       怎么她觉得……
      
       “这个清洁工有点不对……”她低喃。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一阵温热的气息靠近,从背后将她笼罩住。一抬头,就见薄靳言的胳膊,撑在她脸旁边的车壁上。而他的胸口,轻贴上她的后背。
      
       “怎么不对劲?”他凑近了,低声问。
      
       她整个人几乎都被他环在怀里了,他的气息喷在她耳朵上,顿时奇痒无比,令她浑身都不自在起来。但她知道,这种时候,他必然是心无旁骛的。她也没太在意,直接转头对他说:“你看他……”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在她放下望远镜,转身、抬头的一刹那,他也恰好放下望远镜,低头等她回答。
      
       两人本就紧挨在一起,两相交错,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嘴唇,飞快擦过一片柔软的皮肤,最后擦过他脸上某个微湿柔软的地方。
      
       那是……
      
       他的嘴唇。
      
       简瑶脑子里懵了一下,脸颊陡然就热了起来。而他仿佛也定住了,两人的脸隔着不到一寸的距离,静静相对着。
      
       ……
      
       “哪里不对劲?”薄靳言打破沉寂,就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呃……”简瑶立刻答道,“清洁工收入低,我看过的所有人,都会把那些空矿泉水瓶,收集了卖钱。他全扔了……”她讲得很快,仿佛若无其事。
      
       薄靳言微蹙眉头。
      
       他在国外长大,这一点他是不知道的。但只静了一瞬,他拿起对讲机:“行动!”
      
       那头,警官迟疑:“薄教授你确定?他没有靠近度假屋……”
      
       就在这时,车内一名警察惊呼:“薄教授,你看度假屋墙上!”
      
       简瑶和薄靳言同时朝度假屋方向望去——
      
       这无疑是非常惊悚的一幕。
      
       王婉薇的外墙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团巨大而朦胧的光斑。淡淡的光晕中,映出几行红字。
      
       是英文,每一笔每一划,都有未干的笔迹往下蜿蜒流淌,使得这行红字,宛如鬼符血书般狰狞。
      
       “ImissUsomuch,buddy.”(哥们儿,我是如此思念你。)
      
       简瑶才刚看清这句话,就听见“轰”一声巨响,从远处传来。再定睛一看,度假屋所在的山坡下,陡然燃起一团浓雾火光——什么东西爆炸了!
      
       而王婉薇外墙上的英文,也瞬间消逝!
      
       “是投影。”薄靳言冷冷开口,“刚才他放了东西在草地上。”
      
       简瑶明白过来,猛的回头,恰好见到那清洁工的身形,隐入路旁的树丛里。
      
       此刻已不用薄靳言说了,无数潜伏的警察,都从暗处追出来,一部分往度假屋方向包抄,另一部分朝清洁工逃跑的方向追去。
      
       两名警察拉开车门就要往下跳,薄靳言拉住其中一人:“你留下。我去。”
      
       那警察只好重新坐下。
      
       简瑶吃了一惊——薄靳言号称只做脑力劳动,此刻却也要追过去?
      
       转眼间,他已经和那名警察,跑得不见影了。
      
       简瑶的心一直紧绷着,跟留下的警察,一齐看着监控。那警察安慰说:“放心。我们已经通知山庄保安部,今晚任何出入口、任何人车不准进出。那个人只要还在山庄里,就跑不掉。”
      
       简瑶闻言心头一喜。瓮中捉鳖,无论那人怎么伪装潜伏,薄靳言一定能把他找出来。
      
       赢定了!
      
       ——
      
       然而山庄很大,树林山坡房屋很多,一时半会儿,要找到一个人却不是那么容易。
      
       几十名警察都分散开了,薄靳言也跟一起出来的警察,分头寻找。警力有限,外围的守卫,只能交给山庄保安,有几名警察监督指挥他们。
      
       找了半个多小时,天色已经渐渐发白。
      
       这时薄靳言到了一片树林外。树林后就是几幢商务楼。他穿过树林,走了一段,忽的脚步一顿,嘴角泛起笑意。
      
       泥地里,扔着件红色制服——正是刚才那人穿的。
      
       他放轻脚步,加快步伐。
      
       又走了几步,树下扔了条裤子,还有扫帚,和一双鞋。
      
       薄靳言突然皱眉停下。
      
       因为他看到,尹姿淇住的中心别墅,就坐落在山坡背后,那几幢商务楼中。
      
       那人精于计算逃匿,这绝不是巧合。
      
       他立刻掏出手机:“告诉保安部,尹姿淇的车,也不可以放。”
      
       对方很快有了回音:“薄教授,刚刚西门,尹董事长的车出去了。因为是她的车,保安部长没有拦下。”
      
       薄靳言:“……Fuck!”
      
       对方迟疑:“教授……您说什么?”
      
       薄靳言没理他,挂了电话,再走了一段,果然看到一棵树下,倒着个人。
      
       尹姿淇穿着条裙子,身上搭了个披肩,双眼禁闭,脸色苍白的晕倒在地上。
      
       据他所知,尹姿淇整晚都呆在豪华套房。还有数名保镖守护,可谓是万无一失。现在出现在这里,只可能是她自己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房间,然后被那人袭击,抢了她的车逃走。
      
       薄靳言探了探她的气息脉搏,没事。
      
       他极为忍耐的长长的吐了口气,这才冷着脸,弯腰把她抱起来。
      
       32
      
       这晚,尹姿淇原本呆在中央别墅的豪华套房里,安全又舒适。
      
       她后来出门,只因为收到了薄靳言的短信。
      
       那是凌晨四点多。她没什么心思睡觉,因为隐约得知,薄靳言带了一大批警察进入山庄——这违背了他们之间的协议,令她有些恼火。
      
       但她没有立刻去找他。
      
       因为她知道,薄靳言不是个会听她话的男人。现在打扰,只会触他龙麟、令他厌烦。
      
       事情已经发生,不如放手让他去做,还能让他欠自己一个人情。
      
       而她要做的,就是等他来解释,等他来道歉。
      
       女人对男人,就该如此以柔克刚。
      
       不出她所料,他很快发来了短信:“我在你楼下。一个人下来,给你五分钟。”
      
       她不由得失笑——他连解释的语气都这么傲慢。
      
       助理本来要跟着,被她拒绝了。跟薄靳言两个人呆着,她不喜欢有人打扰。
      
       天色还是蒙蒙亮,中央别墅楼外的路上没什么人。她远远看到前方小树林旁,站着个男人。
      
       那人穿着黑西装,身形高挑削瘦,背对她看不到脸。但毫无疑问应当是薄靳言。
      
       她淡笑着走过去,在他背后停下:“这次不是你说一声对不起,就能原谅你……啊!”她低呼一声,因为男人突然转身,将她搂进怀里。
      
       她的腰被紧紧箍住,脸埋在他胸口。刚要抬头询问,男人的唇就压了下来,与此同时,男人抬起柔软微凉的手,覆住了她的双眼。
      
       “呵……”男人似乎低笑了一声,舌头就强势闯入她的嘴,盲目的四处纠缠。尹姿淇被他禁锢在怀里,目不能视,摇头挣扎,却被他吻得更深。
      
       然后不知何时,她就失去了意识,脑海中最后残存的念头是——
      
       原来,薄靳言的吻,跟想象中一样,冰凉、生涩而有力。
      
       ……
      
       当尹姿淇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房间的床上。
      
       灯光明亮,周身柔软而舒适。而薄靳言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黑眸清亮,若有所思的盯着她。
      
       ——
      
       尹董事长被“他”袭击的消息,很快传递给所有警察,也传到简瑶耳中。
      
       她跟那名警察,驱车前往中央别墅。
      
       刚下车,就见别墅大厅里站了不少人,都是公司的中高层,神色关切的望着楼上。简瑶不知道怎么会惊动这么多人,走了几步,却听到旁边有人叫自己。
      
       是原来汽车贸易部的助理——就是之前八卦薄靳言是“腹黑强势职场新贵”的那个女孩,跟简瑶关系还不错。
      
       女孩看着前方不远处的警察,小声问简瑶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