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34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34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相握望着她,很闲适淡定的样子,脸上闪过一丝笃定的笑意。
      
       瞧把他得意的……
      
       不过,简瑶还是真心实意的说:“你真厉害。”
      
       岂止是厉害,简直是精彩绝伦。
      
       可她真这么难得的夸他了,他却只是神色淡然的又躺了下来,戴上眼罩,继续睡觉——好像刚刚完全只是小事一桩。
      
       好吧,也许对他来说,真的只是小事一桩。他刚刚也说了,这就是个逻辑题。甚至还没到他擅长的犯罪心理、穷凶极恶的罪犯领域呢。
      
       简瑶:“别睡啊,黄警官请我们过去,看看审讯的过程。”
      
       “不去。”他干脆的答,“我的工作已经完成,剩下是他们的事。”
      
       ——
      
       薄靳言不肯来,简瑶只好一个人去了警察们临时用作审讯的房间。
      
       就在会议中心楼里,隔得很近。简瑶跟黄警官进入一间监控室,里面两名便衣正盯着面前数个屏幕。
      
       简瑶也在屏幕前坐下,望着画面里,数张熟悉的脸。
      
       林羽萱、周秦、沈丹微、钱昱文、裴泽。
      
       他们都被安排在单独的房间,警察正在做笔录。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颓丧的,唯独裴泽,表情极冷,眼神里透着种满不在乎的情绪。
      
       简瑶想起跟他相处的种种,极度反感之余,也有点不寒而栗。
      
       当警察把其他几人的口供笔录丢到他面前后,他的表情终于变得不那么桀骜自若,眼中闪过一丝狰狞和困窘。
      
       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你说与不说,都已经改变不了犯罪事实。”警察说。
      
       裴泽静默片刻,问:“杀人会判多重?”
      
       警察答:“具体刑罚,必须等法院裁决。现在对你来说,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呵……”
      
       ——
      
       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原本大客户3部,是一团浓雾弥漫的沼泽,而王婉薇,是新生在沼泽旁的一株柔弱的草,懵懂未觉。
      
       原本不会有交集。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规律,沉沦的世界也是如此。他们只为yuwang的满足,他们不缺钱,他们也很小心翼翼的低调。而麦晨、王婉薇这样的孩子,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直至那一天夜里,裴泽跟林羽萱在会议室里肆情放纵。
      
       “有什么关系?没人会来。”他说,“萱姐,我就是想在你平时教训我们的地方,要你。”
      
       干练精明的女强人,终究也只是个女人。林羽萱的丈夫是音乐学院教授,爱上小自己十几岁的女学生。小三毁了她的婚姻,丈夫甚至连她在34岁的年纪,辛苦怀上的胎儿都不要,因为早有更年轻鲜活的女人,为他孕育后代。林羽萱打掉了孩子,但人生好像也就此停滞。
      
       直到某天,跟裴泽一起加班,又一起吃饭,喝了点酒,便看到年轻男人眼中的蠢蠢欲动。其实林羽萱知道,这个颇有心计的男孩,向她示好,动机多半不纯。但理智抵不过内心放纵的yuwang,抵不过早已土崩瓦解的信仰。而他年轻而健美的routi,也终于滋润了她干涸多日的身体和生命。
      
       而且……终究还是喜欢她的吧?否则身居要职的女性那么多,他也只找了她。
      
       是什么时候爱上裴泽的,林羽萱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切自yuwang而始,她把它视作一场交易。她也多次利用手中权力,为裴泽提供便利。而他亦微笑而坦然的接受。
      
       可等裴泽想抽身的时候,她却离不开他了。那么多孤独的长夜,被人戳脊梁骨——“女人事业再成功又怎样,人生那么失败”的日子,她要怎么再一个人度过。
      
       而她想留他,也不是难事。如果他还想在这个公司做下去。
      
       两人的关系就这么一直持续。她对于他泡夜店、跟其他女孩花天酒地的那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他却慢慢诱使她,染上毒品。吸的是大麻,剂量不大,甜蜜又痛苦。而他跟她,不知是谁强留了谁,是谁控制了谁。或许,还是裴泽控制了她吧?
      
       那晚,他们在会议室做得正欢,却有人推门而入。他们甚至听到了那人的抽气声。
      
       后来就仓惶退了出去。
      
       裴泽提好裤子,倚着门缝一看:“是王婉薇。操,门锁坏了,刚才没看到。”
      
       之后的一段日子,林羽萱忧心忡忡。尽管裴泽说,王婉薇看起来并无异样,也许没看到两人真容。但他的乐观开导,抵不过林羽萱内心的阴暗。仿佛因为王婉薇的这一次闯入,那个曾经辉煌、如今龌龊堕落的林羽萱,终于暴露于人前,无所遁形……她知道自己有点病态,这么一次次的为难个小姑娘,可看着王婉薇灰头土脸,她为什么感觉到了一丝爽意?其实这些年轻的花朵般的女孩子,也不能事事如意,对不对?
      
       ……
      
       “就是因为这件事,你和林羽萱诱使王婉薇走上了吸毒的路?想要报复她?还是要拉她入伙?”警察问裴泽。
      
       裴泽笑了笑:“一开始是羽萱让我去试探。”
      
       试探这个女孩,到底对那天的事,看到多少。恰逢王婉薇工作连受挫折,情绪最低落的时候。年轻的男男女女,这么一来二去,裴泽觉得,这个姑娘就像只小心翼翼的白兔。
      
       温顺、柔弱、清秀,就像个上好的娃娃,成功勾起男人的征服欲。而裴泽喜欢征服女人,任何类型的女人。
      
       于是夜饮,于是醉酒。第一次,有你情我愿,有半推半就,有诱惑,有趁虚而入。
      
       头一回把钱昱文也叫来时,王婉薇抵死反抗。但她的反抗,终究战胜不了内心的羞耻和怯懦。
      
       后来就经常三个人一起玩。这女孩子只知道他们俩的凶狠强势,却不知道部门其他人,也是毒沼中的常客。
      
       所以死那晚,才向他们求救吧。她怎么知道,最后杀死自己的,是朝夕相处的同事们的漠视?
      
       林羽萱隐约知道他玩王婉薇,但是神奇的是,这个女人放任不管。
      
       ——
      
       “沈丹微是怎么染上毒瘾的?”警察问。谁都会想,同在一个部门,沈丹微会不会是另一个王婉薇。
      
       “她?”裴泽嗤笑,墙倒人人推,既然他们供出了他,也别怪他无义。他说:“这个部门里,最早吸毒的就是沈丹微。她是大学就染上的,交了个外国男朋友,被带坏了。后来那男的回国了,原来有老婆。”
      
       沈丹微,外国语大学的系花级优秀毕业生,嫁给单身多金外国老总的梦想破灭,毒瘾也戒不掉,于是流连夜店,夜夜夜笙歌。偶尔一次,在某个聚众吸毒的包间,跟裴泽相遇,彼此点头一笑,心知肚明。
      
       “那晚她也有份帮忙处理尸体、清理痕迹。”裴泽说,“每个人都有份。算从犯吧?”
      
       一切正如薄靳言所料。麦晨表白之后,裴泽刚好上门去找王婉薇。
      
       这一次,她抵死不从,并且说,如果他强迫,她要去报警。
      
       裴泽是吸过了,才来找她的,因为这样最High。一恼之下,终于杀人。
      
       “钱昱文的毒品,是你提供的?”警察问。
      
       裴泽淡淡一笑:“他自己跟我要的。你以为我没事招惹个gay?”
      
       大概在所有人里头,吸毒理由最可笑的,就是钱昱文。他吸毒是因为无聊。
      
       农村考到大城市的男孩,相貌普通,性格普通。靠着一股狠劲,走到今天的职位和薪水。谈过个女朋友,吹了,因为人家嫌他没房子。的确,四十万的年薪,税后花销完,一年顶多攒个十几万,几年也凑不够一个首付。
      
       被甩之后,他也没有太难过,就是无聊。他苦读了这么多年,在农民父母眼里,算是出息了。可他得到了这一切,却不知道为了什么。
      
       有多少人是跟他一样的呢?辛苦奋斗了好多年,站在高楼大厦的格子间里,举头回望,却不知身在何处,梦在何处。
      
       某一次跟几个客户去酒吧玩,他们吸毒,钱昱文也就学着吸。他虽木讷,但极敏锐,很快就跟裴泽混在一起——因为知道他们是同类。
      
       至于同性恋——那是染上毒瘾后,慢慢发觉的。他也爱裴泽,不过,他们各自都有其他的情人。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无聊的三十而立的钱昱文,终于在夜店活得精彩肆意。
      
       ……
      
       但这一切,都是隐蔽的。他们又不是傻的,谁愿意因为吸毒丢了工作,毁了前途和人生?也许,已经在毁灭的路上,但过程终归是缓慢的,或许某一天,也会回头。
      
       彼此之间,也不是完全知情的。裴泽知道所有人的事,钱昱文整日跟着他,也是知道的。而其他人,都不知道林羽萱吸毒。
      
       沈丹微独来独往,大家多少都能猜到,但也不关心。
      
       王婉薇的事,旁的人更不知道。
      
       至于麦晨,涉世不深的男孩,构不成威胁,老实安分工作,每个人都是他的前辈,甚至相处得很好。
      
       “周秦为什么会染上毒品?”警察问,“他也跟钱昱文一样?”
      
       “呵……”裴泽笑,“他跟我没关系。”
      
       三十多岁的男人,痛失爱侣。周秦跟妻子是大学同学,后因误会分手,辗转多年,却依然是彼此心中挚爱。
      
       后来终于走到一起。他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直到她因车祸意外身故。
      
       只留下幼子。可每当看到孩子的容颜,他只会倍加思念亡妻。
      
       那段时间他精神恍惚,甚至差点出错,把工作丢掉。是毒品令他获得了新生。心底那个呼呼作响的大洞,仿佛终于被填平。
      
       他知道自己走上了一条错误的路。可连她都没有了,吸毒有什么关系。他只要走一段时间,缓过来就好。事实上,他也正在戒毒中,只是经常反复。
      
       可这时,却发生了度假村的事。
      
       裴泽知道每个人的底细,不许任何人置身事外。而谁都知道,一旦凶杀案被发现,所有人都会被带回警局详细盘查,那每个人私下的龌龊,都会被揭露。工作会丢,什么都会没有。
      
       而王婉薇本来就打算自杀的,不是吗?
      
       所以一起看着王婉薇死,一起把现场布置得天衣无缝。这是所有人心中不可言说的秘密,今日终于袒露在日光之下。
      
       ……
      
       “你们这样对一个小姑娘,良心能安吗?”警察问他们每一个人。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
      
       简瑶没在这里呆多久,就离开了。
      
       正是半夜三点多钟,天还有很久才会亮,夜色漆黑的像一团浓墨。简瑶穿过会议中心灯火通明的走廊,站到窗边。
      
       在这一刻,她想起了很多人。想起父亲、李熏然、薄靳言,还有很多人,也想到了自己。
      
       人生的每一步,都会有困惑、诱惑,也许还会有痛苦和折磨。可那不是沉沦和放纵的理由。任何时候,都要对得起自己的本心,不要辜负自己的本心。
      
       ——
      
       她推开房间的门进去,却意外的看到薄靳言没有睡,而是站在穿衣镜前,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