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33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裤,在灯下却显得格外挺拔修长。
      
       “拿纸笔来。”他命令道。
      
       ——
      
       “首先.”他说,“这起凶杀案,是有预谋的,还是无预谋临时起意?”
      
       简瑶想了想答:“无预谋的。因为这个山庄是今年才修好的,他们也是第一次到这里开会,地形完全不熟悉,也不知道多远的地方有监控有保安。正常凶手不会选择个这么陌生的地方,而且还是公司集体活动。”
      
       “宾果!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可以开始了。”薄靳言低头看着她手里的纸,“写下第二个问题:一开始,进入王婉薇屋内的,是几个人?”
      
       他问这话时,就跟她并肩坐在床上,而纸笔都放在她的膝盖上。她能清晰的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清新的气息。不过更吸引她的,是他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她内心隐隐有些激荡,因为他正牵引着她,真正进入另一个世界。
      
       用他的话说,那个世界,是一场大脑思维最高水平迸发的盛宴,是用“挽救多少人的性命”来衡量生命价值的真实的世界。
      
       “一个。”她答道,“王婉薇体形比较瘦小柔弱,如果有两个人,哪怕是林经理和沈丹微,体形都比她强壮,制服她应该很容易,就不会出现后面她还在房屋间逃亡,而且似乎跑了不少地方的情况。不可能是凶手带着她在那几个地方闲逛。”
      
       薄靳言淡淡一笑,简瑶忐忑:“不对?”
      
       “对。”薄靳言答,“这一点看来你是感同身受,毕竟你们同样瘦巴巴的。”
      
       简瑶:“……继续!”薄靳言似乎总说她瘦,其实她是正常身材好不好,只是站在他一米八五的个头前,一米六三能显得大只吗?
      
       “她从哪个门逃出去的?前门,还是后门?”他问。
      
       简瑶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压力。这个如何判断?
      
       正沉思着,薄靳言突然出言打断她的思绪:“停。十秒钟到。这个问题你out了。”
      
       简瑶也不在意,紧盯着他:“哪个门?”
      
       “后门。”薄靳言轻描淡写的说,“如果是前门,麦晨的屋子最近。”
      
       简瑶微怔,恍然。
      
       按照度假屋的分布,王婉薇、周秦、裴泽的屋子依次在中间,麦晨的屋子在左边,林羽萱在右边。如果她是从前门出去,离麦晨的屋子就最近。
      
       “在这个部门,她最信任的肯定是麦晨。”简瑶说,“那她一定会向他求助,她的痕迹,就应该出现在这条线路上。而不是老周、林羽萱屋子附近。”
      
       ——
      
       弄清楚这些点后,简瑶的大脑也慢慢有了个轮廓。
      
       那晚,控制王婉薇的人,来到她的屋子。两人因为某种原因起了冲突,或许是王婉薇想要寻求新的生活,不愿意在被他摆布。那人一怒之下,杀机顿生。而他也许挡住了前门方向,王婉薇只能从后院门逃走。
      
       “Question4(问题4):她从后门出来后,为什么朝上方其他几人的住所跑,而不是朝下方跑?”
      
       简瑶回忆度假屋的方位,下方几百米外,就有保安岗亭遥遥相望。她脱口而出:“求助。她想向其他同事求助,因为他们离得更近。”
      
       薄靳言瞥她一眼,还没开口,简瑶说:“谢谢。”意思是:不必夸奖。
      
       薄靳言又问:“她第一个求助的人是谁?”
      
       简瑶想起,周秦的前门,就正对王婉薇的后院。但为什么王婉薇的耳环,会在他的后院发现?
      
       于是她又OUT了一回。
      
       薄靳言居然伸手在她头顶拍了一下。他个子比她高,人高马大坐在她边上,这一拍竟似很顺手的样子。
      
       “还记得周秦的表情?”他淡淡的说。
      
       简瑶摸着头顶,斜瞥他一眼:“捂脸那张?”
      
       “那是愧疚。”薄靳言说,“在得知王婉薇的耳坠掉在他的后院后,他没有紧张,也没有震惊,没有恐惧失措,而是典型的愧疚。”
      
       简瑶心头一震,的确……
      
       “他为什么愧疚?”薄靳言问。
      
       “因为对王婉薇见死不救?”
      
       “还能有其他解释吗?”
      
       ——
      
       已经两点了,窗外雨势减小,夜色依旧幽深飘摇。
      
       简瑶沉思片刻,开口:“如果周秦不是凶手,他平时为人善良,为什么那晚要拒绝帮助王婉薇?”
      
       薄靳言双手撑在床上,淡淡的答:“你是神仙吗?破案过程,就想搞清楚所有的动机和原因?只需要关注事实、证据和逻辑,那些事,破案之后再说。”
      
       简瑶想了想,点头:“有道理。”很多惨案发生后,人们才知道背后的原因,或者永远都不知道——因为最难预测的,是人心。
      
       “周秦的前门离王婉薇最近,所以她首先肯定是去敲前门。Q7:周秦让她进屋没有?”
      
       简瑶想了想,答:“肯定没进屋,他不是没救她吗?”
      
       薄靳言眼中掠过淡笑:“噢,好吧,如果是你,当时是深夜大雨,对方不开门,很可能已经熟睡,你会怎么做?你是继续绕到他的后门去敲门,还是找别人求助?”
      
       简瑶答:“当然是找别人求助。前门敲不醒,后门离得更远,难道就敲得醒吗?还不如放弃,去找下一个求生机会。”
      
       “那为什么她的耳坠,会掉落在周秦的后院?”薄靳言的言辞锐利逼人,“那里没有厮打痕迹,耳环坠落点离院外也有一定距离,只能说明,王婉薇进入过后院。而不是人站在院外,耳环不慎掉进去的。”
      
       简瑶心神一凛。是了,那王婉薇就应该向裴钱,或者林沈求助,为什么又进入周秦的后院?
      
       “Out.”薄靳言低沉悦耳的声音,再次打断她的思绪。
      
       简瑶看他一眼。
      
       她怎么觉得,他似乎很享受喊“Out”这个过程,越发气定神闲,眉目仿佛都染上微光。
      
       “洗耳恭听。”她微微一笑。
      
       薄靳言的神色果然更愉悦了,端起旁边的茶杯,轻啜一口,慢条斯理的说:“只有两个可能:她自己进入后院、凶手带她进去的。凶手让她进去干什么?参观吗?显然凶手不是这样无聊的白痴。”
      
       “那就是她自己进去的。”简瑶接口。
      
       薄靳言点头:“她出现在后院,有两个可能:一是从外面进入后院;二就是从周秦的后门出来,到了后院。显然,王婉薇也不是白痴,后面有人追赶,她还跑进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岂不是瓮中捉鳖?所以第一种不成立。”
      
       简瑶心头巨震:“所以是第二种……她是从周秦的屋子出来的?”
      
       薄靳言眸色微敛,俊白的脸上浮现一丝浅笑:“没错,只有这个解释,她从周秦屋子里出来。我们可以很轻松推导出这一切:她从自己后门逃出后,首先去敲周秦的前门,不明情况的周秦放了她进屋。但是凶手很快追过来。基于某种原因,周秦决定袖手旁观。而我们可怜的受害者,躲在屋中,也许听到了声响,从后院逃走,不慎将耳环遗落在院中。”
      
       ——
      
       简瑶只觉得心情阵阵激荡,原先的一团迷雾,竟被薄靳言这样抽丝剥茧。
      
       这才是真正的案件还原。那么一点证据,他却好像亲眼看到了整个案发过程。
      
       “OK.”他这回露出了真正惬意的笑,转头盯着她,“王婉薇从周秦的屋子逃出来后,跑向了哪里?”
      
       简瑶:“跑向……林羽萱和沈丹微的屋子。”只有那里有痕迹。
      
       “跑过去干什么?”
      
       “……求助?”只可能是求助啊,否则跑过去干什么?
      
       “所以凶手是?”
      
       简瑶觉得不可思议,就这么得到结果了?
      
       不是麦晨,不是周秦,不是林羽萱也不是沈丹微,那只剩下……
      
       “可如果是向她们俩求助,那么前门、后院的头发怎么解释?”她问。
      
       薄靳言淡笑:“后院留下了较多的头发,一般情况,人是不会突然掉这么多的。所以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到这里,王婉薇才被凶手制服,带走。所以在那之前,她的行动还是自由的,所以她往这个方向跑,一定是求助。
      
       也许是跟周秦一样,她们开门,却又纵容,她从后门逃走;抑或是根本没开门,终于把她逼到了绝路。”
      
       简瑶咬着下唇。
      
       在那个雨夜,王婉薇这个身陷囹圄的小姑娘,在被凶手控制占有了半年后,向其他同事求助,却一次次拒绝,最终走上死路?
      
       “为什么?”简瑶慢慢的问,“谋杀是重罪。一个人知情不报,或许有原因,为什么整个部门的人,都知情不报?这个不是太巧合了吗?”
      
       薄靳言淡淡瞥她一眼:“你终于问了个好问题。”
      
       他从文件包中拿出叠材料递给她:“我说过,查案要走捷径。除了裴泽的头发,我当然也顺便让尹姿淇的人,在办公室捡了其他所有人的头发。结果真是令人惊喜。”
      
       简瑶接过,快速翻看,愣住了。毒品检验结果那一栏——
      
       除了麦晨,全部是阳性。
      
       薄靳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所以某些不起眼的疑点,也得到解释:林羽萱职位是经理,那晚却说加班,跟沈丹微挤在一间度假屋——噢,没有王婉薇的打扰,吸毒好快乐!
      
       麦晨向王婉薇表白后不久,就‘累’得睡着了,这不太合常理。他说他当晚洗完澡,还喝了房间的水。会不会是有人提前放了安眠药进去——毕竟整个部门都要吸毒狂欢的话,干干净净的麦晨太碍眼了,最好让他睡死过去。
      
       裴泽和钱昱文?性和毒品,也许去找王婉薇前,他们已经HIGH了。
      
       此外,裴泽跟林羽萱的关系匪浅——从今天林羽萱震惊的表情,就能看出来,她对于裴泽和钱昱文的关系反应太大了。而根据尹姿淇的消息,林羽萱在工作上并无污点——那只可能是生活上的。王婉薇的日记里,得罪林羽萱那件事,说不定就是无意间撞见他们俩在一起。不过这傻姑娘,自己没意识到。这也解释了,林羽萱为什么会成为他们的帮凶。
      
       至于沈丹微和周秦,如果王婉薇不死,部门吸毒的事也许就会捅出去。事不关己高高挂,所以——只好让她死掉了。”
      
       他语速极快,仿佛流水倾斜而出。然后就把简瑶手里的纸笔往旁边床上一丢,自己往床铺一靠,双手枕在脑后,波澜不惊的望着她:“所以菜鸟,我们推导出的结论是?”
      
       就在这时,简瑶的手机响了。
      
       接起,是刚才的黄警官:“简助理,周秦和沈丹微已经招供,林羽萱也快被攻克了,他们的供词一致……”
      
       “主犯是裴泽和钱昱文。”一旁的薄靳言声音忽然响起,低沉柔和宛如琴弦奏鸣,“除了麦晨,其他人都是从犯。”
      
       “主犯是裴泽和钱昱文,林羽萱、周秦、沈丹微都是从犯。”黄警官在电话那头,同时说道。
      
      
       ☆、30
      
      
      
      
       挂了电话,简瑶转头看着薄靳言。
      
       他还坐在床边,十指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