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31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她拼命挣扎,始终挣脱不了。男人一直在笑,一直笑,然后说:“Hi,Jenny.”
      
       Jenny是她的英文名。
      
       简瑶一身冷汗惊醒,立刻抬手打开床头灯。望着窗外阴黑摇曳的树枝,急速的心跳,还始终停不下来。
      
       也许今天,还是很害怕的,否则不会如此心有余悸。
      
       就在这时,门铃声却响了。她看一眼钟,一点了。
      
       楼梯间明亮的灯光下,薄靳言还穿着笔挺的衬衣西裤,高挑如松的立在她面前。
      
       他扫她一眼,双眼清亮锐利如昔:“一切正常?再见。”
      
       转身就欲走,简瑶:“等等。”
      
       他又转身看着她。
      
       简瑶上前一步,踮起脚,伸手就搂住了他。
      
       她的心跳得很快。
      
       也许是刚从外面回来,他的脸颊脖子还有点凉凉的,但是身上很热。简瑶只穿着单薄的睡衣,贴在他的身上。而搂住他宽阔肩膀的双手,微微的发抖,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
      
       他一动不动,他在想什么,是不是觉得她莫名其妙?
      
       简瑶轻声说:“我今天真的很害怕。”
      
       他还是静静的。
      
       简瑶的脸已经快着火了,正要放开他,突然,腰间一紧,感觉到温热的力度,而身体,也跟他贴得更近了。
      
       是他的手搂了上来。
      
       相拥的姿势,修长而有力的大手。
      
       简瑶登时觉得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嗓音,语气特别轻描淡写:“3个狙击手,五个特警,够消灭一个排了,你还怕?”
      
       简瑶忍不住笑了。
      
       要命,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他还这么讲话。
      
       简瑶很快松开他,脸颊已红得像火,神色却很镇定:“晚安。”
      
       薄靳言眸色清黑,唇边也挂着淡淡的笑:“晚安。”
      
       他走到电梯口,忽然脚步一顿,转头看着她:“生日快乐,明年比今年……”微一斟酌:“更聪明。”
      
       简瑶嘴角弯起:“你这算什么祝福语?”
      
       ——
      
       第二天一切如常,中午简瑶请了裴泽吃饭,当然也叫上部门其他同事。
      
       吃完饭回到办公室,就见薄靳言负手站在窗前,看着楼外车水马龙。背在身后的手指,还在空气中轻轻的晃着,俊脸有淡淡的笑意,眸光映着外头的日光,清澈而璀璨。
      
       这表情?
      
       简瑶立刻问:“有新发现了?”
      
       “现场鉴定报告出来了。”薄靳言微笑答,“在桌上。”
      
       简瑶拿起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鉴定人员在现场发现了不少毛发,每个人都有——这也正常,他们就住在那里,也会走动。但最不寻常的发现有两点,已经被薄靳言用笔圈了出来:
      
       一、周秦的后院,靠近那一圈低矮植被的泥土里,发现了一颗珍珠耳坠;
      
       二、林羽萱和沈丹微门前石阶的缝隙里,以及后院靠近窗户的台阶下,发现了属于王婉薇的头发。尤其台阶下,有好几根。
      
       因为这两个位置相对低洼,周围又有阻隔,鉴定人员根据现场地形判断,不会是被雨水从其他地方冲刷过来的,而是当晚就掉落,被雨水泥土掩埋的。
      
       简瑶看得满心疑惑,抬头望向薄靳言,他整个人都显得姿容清雅,闲适放松,眼睛里光芒流转。
      
       这意味着……
      
       简瑶:“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薄靳言走到她面前,居然拿起她的杯子,给她倒了杯茶,可见其真是龙颜大悦。
      
       然后他才答:“嗯,我知道了。”
      
       简瑶的屏气凝神:“是谁?”
      
       薄靳言却微微敛了笑意,看着她答:“目前还没有证据,需要验证之后,我才会下结论。”
      
       简瑶还想再问,他却又一溜烟的说:“这个公司不是很多乱七八糟的会议吗?立刻通知尹姿淇,让她安排个会,叫大客户3部所有人都参加,就在新橙山庄,就在上次的度假屋,就按上次的房间分配。噢,对了,最好再挑个雨天。”
      
       “你想干什么?”
      
       薄靳言低头看着她,眼睛里全是漂亮的笑意:“案件重演。给我的嫌疑犯们,一个措手不及的惊喜。”
      
      
       ☆、28
      
      
      
       轿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
      
       简瑶转头,望着姿态闲适、一脸淡然的薄靳言。
      
       简瑶往他身边又挪了一点点,稍微凑近他的耳朵。
      
       “告诉我谁是凶手啊。”
      
       昨天他宣布要“案件重演”后,人就出了办公室,没了踪影。而简瑶也忙着跟尹姿淇那边联络安排。直到此刻,下了飞机、坐上开往新橙山庄的车,两人才得以独处。
      
       薄靳言扫她一眼,长指就在西装裤上敲啊敲。简瑶以为他要开始推理了,微咬下唇,凝神静气期待着。谁知他很清闲的样子转头看向窗外:“不说。”
      
       简瑶没辙了。但她也知道,薄靳言不是爱卖关子的人,相反他每一次有了结论,几乎都是第一时间告诉她。所以他这么做,大概是真的像昨天讲的,需要验证后才下结论。
      
       简瑶又问:“案件重演,是想发现凶手口供的漏洞吗?”
      
       破案剧都是这么演的,通过最真实的现场还原,发现细节的不合理处,从而揭示谁才是凶手。
      
       “No.”薄靳言却答得干脆,“事实上我们已经有了那些证据,他们必然难以自圆其说,带到警局高压审讯一番,也能水落石出。”
      
       简瑶是见过他盘问水平和鉴别真话谎言能力的,点点头,又问:“那为什么还……”
      
       “噢,我喜欢案件重演,因为可以看到凶手自取其辱。”
      
       简瑶:“……”果然是标准的薄靳言式答案。
      
       车内安静下来,傍晚的阳光清透又温煦,照得他的脸润泽如玉。
      
       简瑶忽然就想起了昨晚那个拥抱。
      
       心,还是会轻轻颤抖。
      
       可是这家伙,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吧?他脑袋里只有案子。
      
       ——
      
       今天是借尹姿淇的名义,在新橙山庄召开某个专项会议。薄靳言和简瑶坐的小车,其他几个部门的员工则是坐大巴士,包括大客户3部。
      
       抵达的时候,两人去见了一趟尹姿淇。对于今晚的事,尹姿淇明显有点焦虑,她也问薄靳言知不知道凶手是谁。但薄靳言显然没有太多表情给她,只告诉她把保镖准备好——他让尹姿淇安排了数名保镖在外围,以备在真相大白后,随时押送嫌疑犯。
      
       ——
      
       歌舞升平的酒会,在夜里十点半结束。阴沉的夜色里,天空已经飘着细雨。一辆山庄小巴,载着大客户3部众人,驶往目的地。这个时间,刚好跟案发当晚,众人入住度假屋时间一致。
      
       之前酒会的气氛很好,以至于大伙儿在小巴上,还低声说笑着。简瑶就坐在众人当中,而薄靳言一个人坐在最前排,西装革履面色清冷,生人勿近。
      
       只是想到一会儿要做的事,简瑶的心情有些紧绷和激荡,不怎么笑得出来。
      
       “想什么呢?”前排的裴泽探头过来,眼神澄亮,“有心事的样子。”
      
       简瑶还没答,裴泽的目光却移到她身旁的沈丹微脸上。
      
       因为沈丹微一直盯着窗外。
      
       裴泽循着她的目光,抬头往窗外望去,脸色静静的。
      
       不仅是他们,车内其他人,看到外头熟悉的几座度假屋时,一时都没讲话。
      
       ——
      
       跟那晚一样,七个人拿着行李,站在度假屋前。身后不远处,还跟着尹姿淇的助理,以及几名保镖。
      
       “房间分配……”简瑶拿着一叠房卡,分发给众人,“跟6月10日,王婉薇死亡当晚一样。”
      
       这是薄靳言为她设计的开场白。
      
       每个人接过房卡,表情都极其的沉寂。
      
       林羽萱第一个开口:“薄总,这是什么意思?”
      
       薄靳言朝她露出大概是几个月来第一个温和的微笑:“自然是你听到的意思。”他的目光掠过众人,“案件重演。”
      
       简瑶代替他表明身份:“这么久一直瞒着诸位——我们俩是警方的人,按照董事长的意思,暗中调查王婉薇自杀案。那么这个案子,现在还有一些疑点,需要澄清,所以今天请各位协助。”
      
       众人静默了足足数秒钟。
      
       裴泽看一眼简瑶,那目光有些嘲讽,随即说:“不是自杀吗?还查什么?”
      
       麦晨则看着他俩,目光惊讶,隐隐了然;钱昱文脸色暗沉,没有太多表情;周秦完全怔住,脸色也显得紧绷;林羽萱和沈丹微则绷着脸,静默不语。
      
       薄靳言根本不答裴泽的话,淡淡说:“感谢各位配合,进屋吧。时间到了,我们就会依次来找诸位,重演那天的经过。”
      
       ——
      
       简瑶跟薄靳言住进了王婉薇那间屋子。
      
       一进门,就见满墙的监视器屏幕,还有一排监听器材。这也是薄靳言提前安排好的。
      
       简瑶放下行李,跟他一起坐到屏幕前。
      
       房间A:林经理和沈丹微各自放下行李,脸色还是刚刚那样冷寂。两人没说话,各自坐在床头。林经理拿出手机,又放下了。沈丹微看着窗外,嘴角泛起似有似无的讥讽笑意。
      
       房间B:周秦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就去给家里打电话:“妈,乐乐睡了吗?还没睡?哦,想爸爸啦?乐乐乖……”
      
       房间C:裴泽把包往床上一丢,哼着歌,冷着脸,就进了浴室。钱昱文在床边坐着,等裴泽出来时,抬头说:“阿泽……”
      
       裴泽不知道低声说了什么,两人忽然又没声了,打开电视,各自躺床上,随意闲聊着。
      
       房间D:麦晨只是站在窗前,望着夜色出神。
      
       ……
      
       ——
      
       00:10分。
      
       简瑶拿起桌上对讲机:“麦晨,你可以过来了。”
      
       她讲话时,薄靳言就坐在她身后沙发上,长腿交叠,眸色浅淡。而屏幕中,其他四个房间的人同时面色微变——因为他们都听到了房间扩音器里,简瑶突然那响起的声音。
      
       麦晨有些忐忑,但又带着某种毅然的表情,在薄靳言和简瑶面前坐下。而对讲机,就放在离他很近的地方。
      
       “薄总,难道婉薇是被谋杀的?”他张口就问。
      
       “谁知道呢!”薄靳言淡笑着答道。
      
       简瑶抬头,看到画面中,众人都沉默着倾听。
      
       麦晨在这个房间呆到00:30就离开。薄靳言和简瑶也跟了过去。
      
       “当晚回房间后,你还做了些什么,一件不要漏掉再做一遍。”薄靳言说。
      
       麦晨去洗了澡,然后打开电视,喝了点水,因为半夜饿了,又吃了点饼干,就睡觉了。
      
       ——
      
       他的环节结束后,简瑶问:“有漏洞吗?”
      
       薄靳言答:“他这次的口供,很多细节措辞、用语跟上次都不同,叙述事件的顺序也有差别。但具体内容,跟上次却是一致的,包括跟王婉薇的对话。他不是在做有准备的复述,而是在回忆,没有漏洞。”
      
       ——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