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30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就见面前屏幕整个黑下来。
      
       ——
      
       突如其来的黑暗,令简瑶心头倏的一惊,眼前虽不是伸手不见五指,但也是昏黑一片。
      
       她扬声问:“裴泽,是停电了吗?”
      
       空空寂寂的屋子,无人回应,也没听到裴泽的脚步声。
      
       耳边,薄靳言轻声开口:“他关了电闸,静观其变。”
      
       简瑶的心情骤然紧绷起来。
      
       简瑶原地站了一会儿,手也摸到包里,握紧了那个微型电击器。就在这时,黑暗里传来轻盈的脚步声。
      
       “嗯,真是不巧,停电了。”裴泽的声音里有浅浅的笑意,“我的车钥匙也找不到了。”
      
       27
      
       简瑶静默片刻,只觉得吸进胸腔的空气,仿佛都带着丝丝凉意。
      
       “那我先打车回去了。”她转身,大概估计门的方向,慢慢一步步走过去。
      
       “等等简瑶,我有话对你说。”裴泽的声音更近了,仿佛就在她背后不远的地方。
      
       简瑶转身,黑暗中却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你说。”
      
       裴泽忽然低笑了一声,这次简瑶辨清了,他的声音从房间那边传来,但是不知道他具体站在哪里。
      
       “胆子真的好大。”裴泽轻声说,“知道你的前任王婉薇吗?你们气质很像,但是性格完全不一样。”
      
       简瑶心里咯噔一下。
      
       这个部门的人,一直对王婉薇讳莫如深。当然这也是尹姿淇当初对他们提出的要求,因为员工吸毒而死绝不是光彩的事。
      
       但裴泽却主动提她了。
      
       “怎么突然提到她了?”简瑶用镇定的声音问,“她以前是你女朋友?”
      
       这回,裴泽却答得坦然:“不是,只是觉得你们挺像。你站着别动,我马上出来。”
      
       黑暗里传来一些声响,他像是在拖拽什么东西,摩擦地面发生“骨碌碌”的声音。
      
       “你平常看到的、你认为的那个人……”他的声音仿佛带着几丝蛊惑,“并不是真实的我。”
      
       简瑶的心头,终于蹿上阵阵凉意。
      
       而心跳也开始加速:“是吗?那什么才是真正的你?”
      
       “你以后会慢慢发现。现在,我们先开始今晚的节目。”他含笑说,然后简瑶终于看到,一个黑黢黢的模糊身影,从一间房门口,朝自己走过来。
      
       “你能不能先把蜡烛点上?”简瑶的声音有点干涸。
      
       “不。这样才好玩。”裴泽越走越近,“难道你还没猜出来,一切都是我计划好的?目的,就是留下你。”
      
       一片模糊中,他突然朝她伸手,看样子是想抓住她。
      
       简瑶后背浸满寒意,心跳仿佛也漏了一拍,转身就往门的方向跑:“别过来……啊!”
      
       脚下不知绊到了什么,简瑶骤然失去平衡,身体朝前扑去,“咚”一声头撞在地板上,疼得眼冒金星。同时听到一声轻响,什么东西摔在地上弹出去了。她伸手一摸——装有监听器的胸针掉了!监听器的有效范围很小,薄靳言很可能听不到她的声音了!看不到也听不到!
      
       “简瑶!”耳朵里果然立刻传来薄靳言清冷的声音,“如果没事,就哼一声。”
      
       简瑶立刻哼了一声,但薄靳言显然没听到,因为他又重复了一遍。
      
       就在这时,身后裴泽脚步声骤然加快,笑意也更明显:“摔了吧?谁让你躲我的。别动,我拉你起来。”话音刚落,简瑶忽然听到背后一阵疾劲的风声,然后一具温热而沉重的男性躯体,撞在她身上。
      
       两个人都发出痛呼。
      
       最后关头,裴泽用两只胳膊先撑住了地面,所以才没把简瑶撞得太痛。
      
       简瑶全身都绷紧了,喊道:“你起来!”
      
       裴泽却一动不动压着她:“我不起来。是你把我绊倒了。亲我一下,我才起来。”
      
       简瑶忍无可忍,一脚朝他身上踢去!正中胸口。裴泽吃痛,一把抓住她的小腿,她穿的是裙子,这一踢裙摆滑到了大腿根,只感觉到他有力的手掌,滚烫的钳在她微凉的皮肤上,动弹不得。
      
       ——
      
       小区门口。
      
       在简瑶一声尖叫,就此失去声音后,薄靳言只思索了一瞬间,就有了决断,立刻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小区里灯光柔和,行人稀少。薄靳言沉着一张俊脸,大步往裴泽住的那栋楼走。同时拿起对讲机:“报告情况。”
      
       1、3、4、5号位的人都说自己的方位角度有限,看不见,2号位是一位狙击手,就在裴泽家对面写字楼楼顶上。他扛着把W03型狙击步枪,透过红外夜视镜,能把客厅的情况看个大概。
      
       “报告:疑犯A用身躯将小鸟压在地上。射手已就位,是否射击?”
      
       “疑犯A”是裴泽的代号,“小鸟”是简瑶的代号,都是薄靳言提前设定的。
      
       薄靳言已经走进楼门,上了电梯,里头就他一个人。闻言眉头轻蹙,脸色更是不好看。但他微一沉吟,答:“做好射击准备,继续观察。”
      
       谁知电梯刚往上走了两层,狙击手的声音又传来:“报告:小鸟挣扎,疑犯A抓住了小鸟的腿。射手已就位,是否……”
      
       话没说完就被薄靳言冷声打断:“还等什么?开枪!”
      
       ——
      
       裴泽家中。
      
       简瑶的腿被裴泽抓住,也没有再妄动。两人在黑暗中对峙片刻,裴泽忽的笑了:“你这个女人戒心真的好重,想给你惊喜,还要先上刀山下火海一番。”
      
       这话依旧让简瑶惊疑不定,他却已松开她的腿,嘴里还念了句:“皮肤真好……起来吧,我拉你,开灯,成了吧。”
      
       简瑶心头一松,不管他这话是真心还是玩花样,她都要赶紧离开这里。
      
       刚要撑着地面爬起来,突然听到“嗤”一声闷响,像是从很远的地方破空而来,然后她上方的裴泽身体陡然一僵,就像被人定住了。
      
       “什么……”他嘴里低喃了一句,“砰”一声,再次摔在她身上。
      
       简瑶条件反射就伸手推他,然而这次他的身躯格外沉,而且……一动不动。
      
       简瑶终于把他推开,踉跄着爬起来,靠着墙,气喘吁吁看着地上趴着的裴泽。
      
       他怎么……不动了?
      
       突然间,手机响了,她从包里摸出来,是薄靳言!
      
       立刻接起:“靳言,裴泽突然不动……”
      
       “开门。”薄靳言打断她,“我到门口了。”
      
       ——
      
       “你安排了狙击手?”简瑶惊讶的看着薄靳言。虽说是为了保护她,但这种事发生在眼前,还是感觉有点夸张。
      
       “嗯。简单利落。”薄靳言答。
      
       此时电闸已经打开,屋内通亮一片。监听器也从沙发下找出来。
      
       薄靳言迈开长腿,从地上躺尸般的裴泽身体上跨过去,说:“射出的是麻醉针,他一个小时后会醒。”
      
       简瑶也跟着跨过去。薄靳言走到一间房门口,那里有一个推柜,覆盖着一层白布。简瑶立刻明白——刚刚裴泽就是推这个东西出来。
      
       薄靳言一把将白布揭开。
      
       蛋糕。
      
       居然是一个圆形水果慕斯生日蛋糕,蜡烛都插好了,用玻璃盖罩住。旁边还有塑料刀和纸盘子。
      
       薄靳言转头看着她:“你今天过生日?”
      
       简瑶也很意外,点点头。但是是阳历生日,她家乡习惯过阴历生日,所以她都没放在心上。
      
       她不由得回头,再次看上地上的“躺尸”——裴泽搞这么多,居然是要替她过生日?
      
       现在回想起来,他那些话,似乎还真有这样的意思:今晚的节目、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想给你惊喜……
      
       天……乌龙了,薄靳言还把人给狙了!
      
       像是能读懂她的心思,薄靳言目光冷冽,毫不心软的样子:“你就知道他刚才没动过别的心思?”
      
       简瑶一想,也是。刚刚黑暗里她和裴泽几次对峙,似乎气氛也有点微妙。
      
       “那现在怎么办?”她问。裴泽一醒,自然起疑,他们的身份岂不是暴~露了?
      
       薄靳言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手插裤兜里,走到她面前:“电击棒。”
      
       简瑶递给他,不明所以。
      
       薄靳言在裴泽身旁蹲下,打开电击棒开关,朝他后背就是利落的一摁!已经昏迷的裴泽,顿时诈尸般无意识痉挛起来,惊得简瑶往后缩了缩。
      
       电击完毕,薄靳言轻松的把工具丢还给他:“解决了——醒了就说是被你电晕的。”
      
       简瑶:“……好。”
      
       薄靳言没动,蹲在原地,端详几秒钟,突然伸手,从裴泽脑袋上拔下来好几根头发。
      
       “你干什么?”
      
       “顺便取个DNA。”薄靳言淡淡的答,拿出个证物袋将头发装进去,“跟度假屋那边的DNA鉴定结果做对比。”
      
       “……哦。”
      
       ——
      
       薄靳言又在屋子里转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观察了些什么,就关上门撤退了。
      
       裴泽醒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而且还是躺在地上醒过来的——简瑶让薄靳言帮忙把他搬到沙发上,薄靳言很怪异的看她一眼,就走了。而她根本不想触碰裴泽,索性让他继续呆地上了。
      
       裴泽先揉了揉脑袋,又伸手揉了揉背,抬头看着身旁蹲着的简瑶,脸色已经变得不太好看:“你刚才做了什么?”
      
       他的反应很快。
      
       简瑶面露愧疚的看着他:“对不起,我刚才用了微型电击棒,防身用的。”
      
       裴泽的表情简直是不可思议:“电击棒?你有病吧你?”他站起来,脸色极差的往屋里走。
      
       简瑶只好说:“那我先回家了。”
      
       裴泽站住了:“等会儿。蛋糕还没切——我专门到黑天鹅给你定的,不吃别想我原谅你。”
      
       ——
      
       结果吃蛋糕的时候,因为浑身肌肉酸痛,裴泽也没给她什么好脸色。简瑶也不想跟他多说。两人一路沉默,他开车将她送到家楼下。
      
       简瑶:“我上去了,今天谢谢你,明天见。”
      
       “噔”一声,车门自动上了锁。裴泽转头盯着她:“你把我给电了,就说几声抱歉,没有任何表示吗?”
      
       简瑶:“我明天中午请你吃饭?”
      
       “我要别的。”裴泽忽然倾身过来,朝她伸出双手,简瑶刚想躲,却见他双手落在自己头发上,转眼就轻轻扯下了一根。
      
       他想干什么?
      
       裴泽捏着那根头发,笑笑:“结发相思,结发相思。在我眼里,女人最美的地方,是一头黑发为君留。给我一根,算是赔偿。然后明天的午饭,我也要吃。”
      
       上楼的时候,简瑶心想,薄靳言拔裴泽一根头发,裴泽又拔她一根头发,这算什么事儿?
      
       ——
      
       因为薄靳言说,要跟那些狙击手、特警们处理一点后续的事,所以简瑶就先回自己家。洗了澡,换了睡衣躺在床上等他。
      
       也许是今天精神一度紧张,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还做了梦。
      
       梦里,一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压住她的四肢,而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