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29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他的手虽然修长,但他本就人高马大,那手还真不小。
      
       她只好接过微型通讯器:“我自己来。”
      
       她纤细的手指,小心翼翼的往耳朵里探,其实只要放到稍微进去一点就可以了。
      
       “不会掉进去吧?”她问。
      
       “会,所以后天你不要乱晃脑袋。”
      
       “……我一定不晃。”
      
       终于把逐项器材都成功试了一遍,最后薄靳言还附赠了个黑色的微型电击器,给她防身。
      
       ——
      
       第二天周六,薄靳言一天都没在家,只跟简瑶说去安排一些事。到了周日上午,简瑶整装待发,到了他家门口。
      
       她略有点紧张:“那我去了。”之前她问他打算怎么保护自己,他却说,我自有安排,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
      
       薄靳言还在喝牛奶看报纸,瞥一眼她明显有点紧绷的容颜,微微一笑:“别紧张,他们不会蠢到今天就杀了你。”
      
       简瑶很无语——有这么给人打气的吗?
      
       车流穿梭,简瑶很快就下了出租,到了裴泽住的公寓楼下。到底是有些忐忑,她轻声说:“我到了。”
      
       “嗯,我知道。”耳朵里立刻传来薄靳言低沉悦耳的声音。简瑶以为他是通过摄像头看到的,谁知接着又听他说:“我在你后面。”
      
       简瑶几乎是立刻转身,就见笔直的公路上车来车往,而一辆熟悉的黑色雷克萨斯——正是傅子遇的座驾,正从车流中驶出,又快又稳的停到马路边上的停车带。然后深色车窗缓缓降下来,一个男人把手伸出来,搭在车门上,那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像是要通过这个小动作,向她示意他的存在。
      
       简瑶忽的就笑了。
      
       什么自有安排嘛……不就是一步不离的跟了过来吗?
      
       她心头一暖,抬头看着矗立的高楼,充满勇气的走了进去。
      
       26
      
       其实去裴泽家吃饭能有多危险呢?
      
       简瑶心里清楚,不危险。就像薄靳言说的,哪个脑残会这么明目张胆,把半熟不熟的同事叫到家里就残害了?
      
       况且裴泽要真是凶手,今天对她下手了,反而给了她和薄靳言证据。
      
       ——
      
       裴泽家是套阔气的复式,装修得精致又新潮,客厅更是270度全景开窗,俯瞰城市美景。
      
       简瑶坐在沙发里,端着杯饮料,慢慢啜着。自她踏进这屋子,那头的薄靳言一直沉默着,即使他们此刻正在讨论他。
      
       沈丹微坐在她对面,眉目精致,笑容冷艳:“所以……薄总没有女朋友?”
      
       简瑶答:“这个我不清楚。”
      
       沈丹微朱唇微勾:“既然他从没让你给女朋友订过花、礼物、餐厅……那肯定是单身。”
      
       简瑶笑笑不答,坐在边上的钱昱文和周秦都笑。厨房里的裴泽也听到了,扬声说:“丹微,你对他有兴趣?不怕死就上。”
      
       沈丹微嗤笑一声,不理他的打趣,美眸转了两圈,继续看着简瑶,语出惊人:“他不会还是处男吧?”
      
       简瑶正喝饮料呢,差点一口呛到。
      
       男人们都笑出了声,裴泽还远远的附和:“我看还真的是。”
      
       然后简瑶就听到沉寂许久的耳朵里,突然传来薄靳言冷冷的声音:“无聊!”
      
       于是……
      
       简瑶也笑了,嘴角弯弯。
      
       钱昱文靠在沙发上,淡笑说:“你怎么知道他是处~男?你又没试过。”他今天穿了件修身的黑衬衣,袖口和领口有金线,原本中等普通身材,看起来也变得挺拔了。而且他也比上班时候要稍微活泼一些,没那么严肃冷郁,甚至还挺幽默……很符合私家侦探的背景调查结果。
      
       面对他的质疑,沈丹微端起饮料,咬着吸管,漫不经心的答:“这还用试?饥渴太久的男女,多少都有点不正常。薄总、林经理就是这种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烈的禁欲的气质,用挑剔的言行掩饰暴躁的内心。”
      
       钱昱文和裴泽同时哈哈大笑,老周也是忍俊不禁。
      
       沈丹微又瞟一眼简瑶:“你也是女人,你认为我说得对不对?”
      
       简瑶想了想,如实答:“挺有道理。”
      
       话音刚落,就听到薄靳言在那头极为鄙夷的低哼了一声。
      
       ——
      
       他们聊的正欢,薄靳言就坐在那辆雷克萨斯里,车窗全部摇下,封闭又安静。
      
       他的座椅放了下来,整个人舒舒服服斜躺着,大腿上放着台笔记本电脑,播放的正是微型摄像头传回来的画面。
      
       副驾上放着个对讲机,里头传来一声声短促的应答:
      
       “1号就位。”
      
       “2号就位。”
      
       “3号就位。”
      
       ……
      
       最后一个冷肃的男声说:“薄教授,所有人全部就位,暂无异样。”
      
       薄靳言拿起对讲机,淡淡答:“嗯。继续观察。”
      
       ——
      
       简瑶在那头正跟周秦讲话呢,忽然隐隐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动静,心中奇怪,起身去了洗手间。
      
       把水龙头打到最大,哗啦啦的响,她压低声音问薄靳言:“你那边在干什么?怎么好像好多人?”
      
       薄靳言答:“不是说了我会安排吗?”
      
       简瑶明白了——原来他还带了帮手。
      
       心里更踏实了,轻声说:“谢谢你……这么稳妥。”
      
       薄靳言答得轻描淡写:“不必。内心暴躁的人做事都喜欢稳妥。”
      
       简瑶:“……”还真是记仇啊!
      
       ——
      
       饭菜做好时,已经下午三四点了。
      
       主菜是龙虾和大雪蟹,满满几盘堆在餐桌上,看着很有食欲。简瑶刚刚挨着周秦,在圆桌边坐下,裴泽就从厨房走出来,径自坐在她身边,嘴里指挥钱昱文去把剩下的菜端出来。
      
       沈丹微坐在对面,似笑非笑看着裴泽:“裴泽,你那个位置空调风大,我要跟你换。”
      
       简瑶心念微动,就听裴泽轻笑答:“一边去,别给我添乱。”
      
       简瑶微笑如常。
      
       吃了一会儿,大伙儿也聊开了,钱昱文和周秦在说工作上的事,沈丹微心血来潮在逗孩子。简瑶正安安静静吃着,就听裴泽低声问:“我的手艺怎么样?”
      
       简瑶朝他笑笑:“很好。”
      
       圆桌不大,两人餐椅本来隔得就近,裴泽又把身子倾过来一些,凑着她的耳朵说:“最大的几只蟹腿,我都放在你面前那盘里了。”
      
       简瑶抬眸望去,果然盘子最底下,压着几只肉质肥美的粗蟹腿。
      
       “谢谢。”她微微一笑,身子稍稍往边上退了退。裴泽倒没再靠近,盯着她,忽的笑了:“你脸怎么红了?这么容易脸红?”
      
       简瑶其实是非常非常反感他这种调调,说是追求也好,挑~逗也好,极富技巧的死缠烂打,只会让她更加讨厌。
      
       不过简瑶没有过恋爱经验,她不懂,男人对女人献殷勤,本身并不惹人厌恶。她觉得反感,只因为死缠烂打她的人不对罢了。
      
       考虑到大局,简瑶只淡淡答:“有吗?可能是有点热吧。”
      
       过了几秒钟,忽然听到裴泽喊:“简瑶抬头。”
      
       她下意识抬起头,就见白光一闪,裴泽放下手机,悠然自得的继续吃东西。
      
       简瑶:“你拍我干什么?删掉啊。”
      
       裴泽吹了声口哨,作为回应:“那是我的自由。”转头朝她一笑:“现在女孩子脸红很少见哦,怎么能不拍照留念?”
      
       ——
      
       一吃完饭,简瑶又去了洗手间。
      
       “喂。”她低声喊。
      
       “嗯?”那头传来薄靳言低沉浑厚的嗓音。
      
       想到刚刚裴泽的“调~戏”,都被他全程沉默围观,用他惯有的凌厉而倨傲的目光,简瑶的感觉实在怪极了。刚刚脸红也是这个原因。
      
       这时薄靳言再度开口:“有什么事?”
      
       简瑶:“等案子结束,我要求把他手机里的照片弄出来。”不管他是不是凶手,她才不想被他留影。
      
       “当然。”他答。
      
       简瑶心里忽的泛起丝丝愉悦,返回客厅继续潜伏。
      
       ——
      
       刚走出去,就见周秦把包挎上,单手抱起了儿子:“简瑶,我先回去了。小家伙还得洗澡,他睡得早。”
      
       “嗯,再见!”简瑶弯腰笑着同小家伙告别,同时看着周秦望着儿子时,宠溺含笑的眼神。
      
       一下午的接触,她发觉周秦真的是个非常温柔体贴的父亲,孩子方方面面都悉心照料。他整个人的气质也显得很平和明朗,跟他相处是最舒服的。
      
       ——
      
       剩下四个人又玩了一阵三国杀,天也黑下来。
      
       沈丹微说:“我走了,男朋友来接我,到楼下了。”
      
       简瑶见状也站起来:“那我也走了,时间不早了。”裴泽却把她的包一拉:“这边不好打车,你等一等,我开车送你。”
      
       “没事,不用了。”
      
       裴泽索性把她的包抱在怀里不给她:“大小姐,我现在就去拿车钥匙,成吗?”
      
       简瑶倒被他逗得微微一笑,点头:“好,那麻烦你了。”
      
       两人说话间,沈丹微已经关门走了。谁知裴泽又变了卦:“等等,等老钱把碗洗了,放着会臭。”
      
       钱昱文看他一眼,轻笑:“我就这么好使唤?”又看一眼简瑶,话虽这么说,却还是挽起袖子,走进了厨房。
      
       客厅就剩下裴泽和简瑶。
      
       “你还没参观过我家吧?”裴泽站起来,朝她一躬身,“要不要到处看看?”
      
       简瑶还没答,那头薄靳言已经说:“看。”
      
       ——
      
       简瑶不知道,参观一个人的住所,会对薄靳言判断这个人,有多大帮助。但她还是非常尽职尽责的,缓慢的逛过裴泽家中每一个角落。而裴泽也许是见她有兴致,自然更加乐意的陪伴着。
      
       这是个典型的、非常注重享受的富家男孩的家。所有家电皆是市面最新最奢华的款式,家具也是高档舒适。还专门有间房,放着健身器材和游戏机。旁边放着排书架,不过全都是些修仙小说、汽车杂志。简瑶还在橱柜里看到玲琅满目的摆件——车模、拳击手套、长笛,甚至还有砚台和毛笔。简瑶问:“你写书法?”
      
       裴泽淡笑答:“有时候写写。我的字可不好。”
      
       就在这时,听到外间门一响,钱昱文的声音远远传来:“走了,明天见。”
      
       屋内瞬间寂静下来。
      
       简瑶抬眸看着裴泽:“那我也走了。”
      
       房间里灯光明亮,裴泽笑容璀璨俊朗:“行,你到客厅等我,拿车钥匙。”
      
       ——
      
       此时夜色已浓,窗外灯光稀薄。这一片不在市中心,楼宇不多,就是几幢写字楼,黑灯瞎火的,周围景致幽深而空旷。
      
       简瑶走到沙发旁,拿起自己的包,站着等他。
      
       那头,薄靳言也发动了车子,眼睛还盯着屏幕,只等她下楼,就尾随而去。
      
       忽然,对讲机里“兹”一声。
      
       “3号位报告:疑犯行迹有些古怪——他在……关闭房屋电闸!”
      
       薄靳言眸色一敛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