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27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色已深,简瑶和薄靳言各据沙发一角,看资料。
         
         自杀变成了谋杀,所有线索都要重新梳理,要了解的信息也更多——譬如部门每个人的详细档案履历,案发当日的房间分配、周边监控记录乃至天气情况等等。
         
         薄靳言小啜着咖啡,简瑶则喝着花茶。夜色极为宁静,简瑶偶尔抬头,就见薄靳言安静坐在原地,俊脸白皙如玉,眉目清隽专注。而她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仿佛也溶入了他的气场中。
         
         简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一睁眼,就看到灰白的天花板,身下是纯黑柔软的超级大床——她什么时候来了薄靳言的房间?
         
         身上还穿着衬衣短裙,拖鞋被人拿掉了,光着脚。她爬下床,发现床边没有鞋——他抱她过来的?
         
         透过走廊,她听到客厅传来低缓的交响曲音乐,还有柔和的灯光和轻微的脚步声。
         
         他居然没把她扔在沙发上不管,而是把床给她睡。这令她太意外了。
         
         而且还抱了她过来啊……
         
         心头涌起丝丝缕缕甜意,简瑶赤足踩在地板上,走向客厅。还没步出相连的走廊,就愣住了。
         
         厅中只开了一盏落地灯,光线很暗。首先看到那同样超级大的浴缸里,满满的水波,不知映着灯光还是窗外的星光,似乎还有蒸腾的热气冒出来。
         
         难怪他抱她进房——他要在客厅洗澡。
         
         简瑶再偏转目光,就见薄靳言全身上下只围了条白色浴巾,站在窗前眺望着夜色。浴巾是系在腰上的,整个背部,还有小腿都露在外头,隐隐还有水珠沿着那修长紧致的曲线在流淌。
         
         然而尽管光线朦胧,简瑶依旧能分辨出,那漂亮的背部上,仿佛沟壑般,分布着无数道深深的疤痕。在夜色里,就像狰狞的藤蔓花枝,在他的背上盛开。
         
         简瑶非常非常吃惊。
         
         薄靳言讲过,他只负责分析,抓人是警察的事。可这些深若入骨的伤痕,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也曾经遭遇过极其凶险的境地?
         
         再仔细一看,那些疤痕竟像是左右整齐排列,一条条下来。左边大概十多条,右边也是。
         
         简瑶在黑暗中静默片刻,轻手轻脚的又退回了卧室。
         
        24.v章 
      
       也许是认床吧,简瑶睡了不知多久,忽的自己又惊醒了。
      
       床尾有盏灯光。
      
       她依稀记得,之前睡得朦朦胧胧时,似乎看到薄靳言穿一身睡衣站在那边,翻看着什么东西。
      
       正要起身看他是否还在,一转头,却见一庞然大物躺在自己身旁。
      
       简瑶生生被惊了一下,冷汗都出来了。
      
       什么呀……是薄靳言。
      
       素淡的睡衣,白皙的脸颊,还有修长的紧阖的眉目,少了白天的桀骜,他看起来像个大男孩。长手长脚规矩笔直,还是跟上次一样老实的睡姿。
      
       这家伙,什么时候爬到她床上来了?
      
       哦……不对,是他的床。
      
       简瑶侧转身体,枕着胳膊,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侧脸。房间里静谧幽黑,她似乎能感觉到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微微热气。而心跳,悄无声息的加速。
      
       好梦,薄靳言。
      
       ——
      
       天色将明时分,薄靳言先醒了。
      
       他坐起来,面无表情的呆了几秒钟,随即转头,看着身旁的简瑶。
      
       昨晚他困极了,倒头就睡,根本没管身旁的简瑶。
      
       现在,是他二十六年来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看活着的女人的身体。
      
       她还穿着昨天上班时的白衬衣黑色短裙,裙摆覆盖着膝盖,露出白皙的小腿,那皮肤跟男人完全不同,细致又光滑,看不到一点毛孔。脚也是光着的,看起来白腻、柔软、纤细。
      
       他盯着她的腿端详了一会儿,目光回到她脸上。她的长发散落在纯黑的床单上,更衬得那张脸白净清秀。而她整个人是以蜷缩的姿态,朝着他的方向侧卧着。
      
       薄靳言微蹙眉头——左侧卧,压迫心脏,最不健康的姿势,缩短寿命的好方法。
      
       他毫不迟疑的伸手,把她的双手双脚都放直了,再轻轻把她的身体推正,最后把她的脸从枕头里掀出来,正面朝上。
      
       看着她也变成健康标准的睡姿,薄靳言这才觉得顺眼了满意了,不紧不慢的起身、下床,走出了卧室。
      
       ——
      
       简瑶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完全亮了。她马上看向墙上的挂钟:还好来得及。
      
       起身到卧室里的洗手间,洗了把脸,感觉清爽不少。一抬头,却见镜中女人凌乱的头发、皱巴巴的衬衣。
      
       简瑶默然——太棒了,这么丑的样子居然被薄靳言看到了。
      
       又对着镜子仔细整理了一番,她忽的微怔。
      
       刚才她心理活动的语气,为什么那么像薄靳言!
      
       ——
      
       晨光明亮,薄靳言一身黑西装,坐在沙发里看报纸。
      
       简瑶正想绕过他出门上楼,就听到他的声音从报纸后传来:“我的鱼皮虾饺呢?”
      
       简瑶没想到他还记挂着这一出,她早忘得一干二净。
      
       “……下次补啦。今天这么赶。”
      
       一低头,却见桌上早已放着两份早点,打包的粥和虾饺,散发着淡淡的诱人的香味。一看就是小区门口那家生意很好的粥铺出品。
      
       简瑶有点吃惊,要知道薄靳言最烦的就是早上排队买早饭,用他的话说:“人又多又吵又无聊。”
      
       明知是废话,她还是忍不住开口:“你去买的?”
      
       然而,对薄靳言讲废话的后果是——
      
       “不是。”他抬眸看她一眼,很稀松平常的语气,“当然是天上掉下来的。”
      
       ——
      
       简瑶回家迅速洗漱完,拿了行李下楼,却见傅子遇不知何时来了,坐在薄靳言对面,正在吃她那份烧卖。
      
       简瑶也坐下,默默的把仅剩的那碗粥拖到自己面前,一抬眸,却见薄靳言瞄着自己,眼睛里似乎掠过笑意。
      
       不管他,继续喝粥。
      
       傅子遇吃饱了,神清气爽从包里拿出叠文件,递给他俩。
      
       简瑶接过一看:“这是……”
      
       傅子遇微笑:“靳言刚接手这个案子,就让我找了私家侦探,调查大客户3部所有人的背景。当然,时间短暂,这只是初步结果,有新发现再通知你们。”
      
       简瑶如获至宝,看向薄靳言:“太棒了,你很有先见之明。”
      
       薄靳言淡笑不语。那意思是——这还用说?
      
       ——
      
       万年老妈子傅子遇既然送来了资料,就理所当然的担任了司机,送两人去机场。
      
       轿车在机场高速上奔驰,简瑶在脑海里,仔细梳理着刚刚看到的调查资料。
      
       收获非常大。
      
       林羽萱经理,一如她在职场给人的印象——典型的女强人。单身离异,年薪百万,没有子女,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在生活中脾气不太好挺挑剔,经常投诉小区保安、保洁、酒店,一年来换过好几个钟点工。
      
       她对王婉薇很不满意,去年年底就曾向上级提出,要将她辞退或者调岗。但因为新劳动法的限制,员工至少连续两次绩效考评不合格,才能辞退。而王婉薇只有去年拿了一次C,所以她只好作罢。
      
       而现在简瑶也知道,林经理并不知道他们的实际身份,她只不过以为简瑶也是有来头的人。
      
       周秦,典型的老好人,无论同事、邻里、朋友,对他评价都非常好。不过他的运气并不好,相恋多年的妻子在前年过世,只留下两岁多的儿子。这令他消沉了很久。现在他逐渐从悲痛中走了出来,精力全倾注在孩子身上,每天一下班、周末都在家陪孩子。朋友给他介绍漂亮年纪小的女朋友,也被他拒绝了。
      
       钱昱文,外地人,单身未婚。他的消息比较劲爆了——经常出入同性恋酒吧,是圈中有名的纯受,但是没有固定伴侣。
      
       沈丹微,也是外地人,这也是个酒吧常客,经常跟外国人混迹在一起,几乎几个月就换男朋友,摆明了就是出来玩的。
      
       裴泽,他的情况很符合他给简瑶的不良印象——家境优越,也是个花花公子,夜店小王子。
      
       如果说周秦是二十四孝老爸,麦晨就是二十四孝儿子。他跟父母同住,家境不错,父亲这两年中风瘫痪,他除了上班,就是在家侍奉老人。
      
       所有人经济条件都不错。而咋一看,似乎林经理嫌疑最大,但也谈不上杀人动机。
      
       根据警方记录和气象资料,那晚一直在下雨,后半夜雨还挺大,天亮才停。雨夜的环境,也相当方便凶手掩饰踪迹。
      
       简瑶又拿出纸笔,列出案发当晚的房间分配:
      
       房间A:林经理、沈丹微*。
      
       房间B:周秦。
      
       房间C:钱昱文、裴泽*。
      
       房间D:麦晨。
      
       房间E:王婉薇。
      
       本来按照职位级别,沈丹微应该跟王婉薇住,但因为某个项目,要和林经理一起加班,所以换了房间;
      
       裴泽应该跟麦晨住,但他跟同是球迷的钱昱文一起看球,所以也换了房间。
      
       所有人的口供,都说没有外出过。
      
       ——
      
       简瑶沉思片刻,转头看向薄靳言,却见他早把资料丢一边,戴上眼罩在睡觉。
      
       她看了这些资料都觉得蠢蠢欲动,他心中是不是已经有了答案?
      
       简瑶伸手戳戳他的胳膊:“跟我讲讲你的发现。”
      
       薄靳言依旧一动不动靠着,声音懒懒的:“我要睡觉。别忘了,今天早上你还以不健康姿势呼呼大睡时,我已经下楼去买早饭了。”
      
       简瑶刚要说话,忽的一愣,脸迅速的烫起来,偷偷看向前排的傅子遇。而他照旧平稳的开着车,就像没听到一样。
      
       车内非常彻底的安静了一阵,连薄靳言都没讲话,气氛有点诡异。
      
       简瑶假装没事,继续戳薄靳言:“你上飞机再睡,飞机上周围都是人,不方便讲话。而且你不告诉我,下次我怎么破这样的案子?”
      
       话一出口,才察觉不对。
      
       薄靳言却已摘下眼罩,眸色清亮的看着她。
      
       四目对视片刻,他慢悠悠的说:“一言为定。”声音有点得意。
      
       简瑶:“我只是打个比方……”他却又把眼罩戴上了,盖棺定论的姿态。
      
       这时傅子遇突然开口了:“简瑶,你看我今天亮不亮?”
      
       薄靳言插话:“什么意思?”
      
       简瑶也有点疑惑,却见车前后视镜里,傅子遇正看着自己,意味深长的笑。她登时恍然大悟——
      
       傅子遇这颗电灯泡,亮不亮啊?
      
       ——
      
       简瑶心里有鬼,最终选择装傻不答。好在傅子遇也没再调侃,低声哼着歌继续开车。
      
       这时薄靳言开口了:“先说你的发现吧。”
      
       简瑶答:“首先,王婉薇打给母亲的未通电话是00:40,我怀疑是有人去找她,因而被打断。而她的死亡时间是凌晨2点到3点,所以这段时间,凶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