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24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24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大厦旋转门前,一眼便见辆黑色宝马停在外头,正是御弟哥哥的公务用车。
         
         正值午饭时间,进出的人很多,走得也都快。出旋转门的时候,裴泽自然而然在简瑶腰间虚扶一把。其实也只稍稍碰了一下,简瑶不留痕迹的往边上侧了侧,恍若未觉的朝他微笑:“那我走了裴泽。”
         
         裴泽笑意明朗:“再见!”
         
         简瑶拉开后车门,薄靳言端坐在里头。
         
         若不是了解他,他这一副清贵内敛的派头,还真的挺像强势腹黑BOSS。
         
         简瑶一坐定,就听他不咸不淡开口:“如果我是你,就会尽量避免与他们的肢体接触。你知道他们中间哪一个在吸毒?而吸毒的人,总是一身传染病。”
         
         简瑶微愣——一定是刚刚裴泽扶她,被他看到了。虽然实际上没接触到,从他的角度看,可能就像搂了一下。
         
         今天两人的出行是提前安排好的,前座司机也是尹姿淇的人。所以两人讲话并无顾忌。
         
         简瑶:“你的语气能不能不要那么嫌弃?他根本没碰到我。”
         
         薄靳言不置可否的往后一靠,闭上眼休憩。
         
         简瑶盯着他几秒钟,忽然伸手,用手背触了一下他的脸颊。他倏的睁眼看着她。
         
         简瑶:“噢,不好意思,碰到了。”
         
         薄靳言:“无聊!”
         
         ——
         
         下午,两人下了飞机,抵达王婉薇的家乡。
         
         王婉薇家在县城一幢老房子里,现在只有她母亲独居,摆设陈旧,颇有些家徒四壁的味道。
         
         薄靳言有公安部的证件,王母小心翼翼的接待了他们。她把他们带到女儿的房间,再泡好茶,略显局促的退了出去。这时薄靳言对简瑶说:“柔弱、内向、贫穷的单身母亲带大的女儿,性格或多或少会受影响。”又看一眼她:“你倒生长得挺正常。”
         
         ——
         
         屋子里摆放着王婉薇的所有遗物,包括她从小到大的物品,还有她死时居住的单身公寓里所有东西。
         
         薄靳言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抬手从书架取下一叠颜色素雅的本子,翻了翻,眉头轻扬:“我们的死者很喜欢用文字倾诉——好习惯。”
         
         他找了张椅子坐下来,丢了几本给简瑶,两人开始看。
         
         这些是王婉薇生前的日记。从2004年开始,也就是王婉薇14岁。然后是2005、2006、2007……可最后只到2010,也就是王婉薇20岁念大二,后面就没了。
         
         在看过薄靳言精准解读遗书后,简瑶读日记也格外留心。她发觉王婉薇真的是个细致又敏感的人,记下的大多是生活琐事,连天气好坏都会让她有些许伤感。但总体而言,这个女孩一直还是积极的、谨小慎微的。在她记录的时光里,生活并没有太大起伏。
         
         相册就很多了,幼年的、中学的、大学的。甚至还有她刚上班时,在公司前台、部门办公桌旁的腼腆微笑留影。这令简瑶想起了资料袋里的死亡现场照片,清秀苍白的女孩,穿一袭黑色长裙,躺在床上,了无生气。
         
         ——
         
         按照警方笔录,王婉薇死亡当晚,曾给母亲打过一通电话。
         
         简瑶问她王母:“那天都说了些什么?”
         
         王母神色黯然而悲痛:“……我接到电话还很奇怪,已经夜里十二点了,我都睡下了。哪知道……她没说什么……跟平常打电话差不多,就说她正在外地开部门会议,让我注意身体……就是情绪似乎不太高,但这孩子一向不爱说话,我也没在意,若是早知道……”
         
         薄靳言双手插裤兜站边上没说话,简瑶起身安抚她。
         
         卷宗里还提到,在这通诀别电话之后大概半个小时,王婉薇还给母亲拨过一个电话,但是没有接通就挂了。是否在放弃生命前,她也有过挣扎和不舍呢?
         
         ——
         
         离开王家,两人又去找王婉薇的前男友——她的高中同学,两人在不同城市上大学,谈了几年异地恋,最后还是分手。男孩回到家乡当了公务员,已经有两年多没联络过,对于王婉薇的近况,他也不清楚。
         
         回到B市已经是半夜。
         
         简瑶坐在副驾,看着夜色流光缀满整个城市,再一转头,就见薄靳言的手搭在方向盘上,白皙修长,骨节分明。
         
         简瑶开口:“不是经济压力——虽然她家贫困,但也没到活不下去的地步,而且她的薪水也过得去;不是感情问题——分手那么久了,现在她又是单身;也不是健康问题——去年的体检报告是正常的。现在就剩下工作上的压力了。不过我们要怎么查呢?既不能暴露身份,要从他们口里套话可不容易。”
         
         薄靳言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啊敲,侧脸线条在夜色里显得格外干净,连唇畔那点笑意也给人温柔的错觉。
         
         “我查案喜欢走捷径。”他说,“你要习惯,并且跟上。”
         
         简瑶的心就这么轻悸了一下。
         
         她不是已经在跟了吗?不知不觉,一步一步。
         
         “捷径是什么?”
         
         “日记本。”
         
         简瑶思索片刻,还是不解:“日记只到她大二那年,有什么用呢?”
         
         薄靳言居然轻轻吹了声口哨,然后方向盘慢慢打了个弯。窗外的流光,从他身上缓缓滑过,清幽如画。
         
         “这种精神轻度焦虑的女孩,不会轻易改掉常年习惯,所以她这几年一定有记日记。我们只要找到就可以了。”
         
         简瑶赞同的点头。
         
         谁知薄靳言又说:“就跟你一样,买个牙刷要选三天。你的动作能突然变快吗?”
         
         简瑶:“我为什么要变快?我喜欢这样。而且,是谁看到我的牙刷后,也买了根一模一样的?”
         
         薄靳言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气定神闲吐出两个字:“捷径。”
         
         简瑶不解:“什么捷径?”
         
         “你花三天时间选择,我花三秒钟,复制你的选择——这就是捷径。”
         
         ——
         
         很快到了公寓楼下,薄靳言倒车又快又稳,刹的就停好,打开车门人下去了。
         
         简瑶快步跟上去:“我们怎么找日记本?她所有的遗物都在家里了。”
         
         薄靳言的声音淡淡传来:“所有实物的。”
         
         简瑶脚步一顿:“你是说电子版的日记?”
         
         是了,王婉薇上大学后也买了电脑,改用电子形式记录内心,也不足为奇,而且比纸质更加私密安全。不过她在公司用的笔记本早已回收清理;而大学的电脑据她母亲说,毕业就转手卖掉了。
         
         “博客。”简瑶顿悟,“她一定有个私人加密空间,像博客那种。”微一思索,又说:“虽然她的笔记本已经清空,但只要在她原来的ip地址上过网,公司数据库就会有记录。我们只要找技术部门的人,筛选出她经常登录的网址,也许就能找到博客地址,破解密码……不难,你去公安部找个人就可以了……”
         
         薄靳言忽然转身,低头看着她。楼道的灯光明亮如雪,洒在他的西装和黑发上。
         
         “有我的风度。”他眼中倨傲的笑意清清浅浅。
         
         简瑶:“……你太臭美了。”
         
         ——
         
         次日一早,简瑶和薄靳言坐在办公室里,外间繁忙平静依旧。
         
         简瑶盯着屏幕,一页页翻看着王婉薇的私~密博客。而薄靳言端杯咖啡,长腿交叠坐在老板椅里,跟她在做相同的事。
         
         “9月4日,他今天穿了件新衬衣,很帅气。我在茶水间碰到他,他说我昨天的会议记录写得真好,我好开心。
         
         10月12日,我来了例假,肚子疼不想下楼吃饭。同事们都没注意,他上楼的时候却给我带了一份点心。他对谁都是这么温柔体贴,多希望他对我是特别的。
         
         11月9日,今天他打了条浅蓝条纹领带,我发现他有很多条蓝色的领带。他知不知道,蓝色也是我喜欢的颜色。以后,也是我的幸运色。
         
         11月15日,另一个部门的助理,跟我关系不错的朋友,跟她男朋友分手了,原因是对方劈腿。我很替她难过。在这个时代,难道真的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是不是大家都喜欢新鲜和刺激,不顾lunli和道德?这样的人在我们周围到处都是。那你呢,亲爱的你,会喜欢我吗?
         
         11月20日,怎么办,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如果我的心是一个泉眼,他就是清澈的溪流,一点一点,把我的心占据、填满。
         
         ……
         
         12月15日,最近工作太多,有几份文件忘了递交董办,副总在会议上狠狠批评了这件事,我连累林经理丢了脸。好难受。
         
         12月19日,今天又犯了错,发给大客户的元旦礼品清单居然错了,电脑还崩溃,丹微姐很生气,我忙了个通宵才补上,天亮的时候趴在桌子上哭了。
         
         12月28日,为什么总是诸事不顺呢?为什么总是出错呢?林经理说今年绩效评估只能给我C。我觉得大家虽然不说,其实都不愿意跟我亲近,大概都瞧不起我。他呢?他还是微笑跟我讲话,可心里是不是觉得我很蠢很没用?”
         
         简瑶鼠标再往下拖,却已经是最后一则博客。看到发表日期,她彻底愣住了。
         
         6月10日,跟上一则博客相隔半年多。
         
         时间是00:37分。
         
         经法医推断,王婉薇死亡时间是当天凌晨2点至3点间。这是她死前2小时左右。
         
         “打开电脑,我已经有快半年,没有登录这片心灵的净土。
         
         这半年,我没有遇见一件好事,我跌到人生最低谷,那个地方漆黑、阴冷、肮脏,我想我永世不得翻身。那些事,我也不想记录在博客里,这里是干净的。
         
         可今晚,在我决定自杀的今晚……
         
         他竟然来到我的房间,向我表白了。
         
         我曾经深深喜欢的男人,或许也是现在……一直喜欢的。
         
         他说他一直喜欢我,他说从我入职第一天就对我怦然心动。他说他职位不高,薪水不高,但是他会努力奋斗,问我愿不愿意做他女朋友。
         
         ……
         
         可是我深爱的人啊,为什么你现在才来?
         
         我最喜欢的,干净、英俊、纯洁的男孩,为什么现在才来?
         
         我已经回不去了。可是谢谢你,谢谢你亲爱的,你终于让我看到,我的人生不是那么绝望。你就是最后一束微光,照在我干枯的身体上。”
         
         日记到这里嘎然而止。
         
         这跟简瑶和薄靳言的预想有些不一样。
         
         他们希望在王婉薇日记里找到的,是促使她自杀的原因,以及毒品网络是否存在的线索。可这里记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