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22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他。她开始郁闷,现在该怎么办呢?辞职?她舍不得。显然董事长和林经理对于这件事都是知情的,她只能帮他破案。那她后面的路会怎么走?还会如她以前预计的,做个正常的职场白领,慢慢打拼上去吗?
         
         就在这时,又有人敲门。“咚咚咚”敲了一阵,那边的薄靳言不说话,简瑶清了清嗓子,微笑答道:“请进。”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薄靳言两道灼灼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
         
         不理他,继续不理他。
         
         是裴泽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两杯咖啡,笑容俊朗:“下午茶。一杯摩卡一杯香草,可以吗”
         
         简瑶笑着站起来接过:“谢谢啊,多少钱?”
         
         裴泽笑了:“要什么钱呢。”望向薄靳言:“薄总,那我先出去了。”
         
         薄靳言果然践行了之前的就职宣言——完全没理裴泽。
         
         等裴泽关上门出去,简瑶放下咖啡,坐着不吭声。
         
         “摩卡,谢谢。”薄靳言波澜不惊的嗓音遥遥传来。
         
         “自己拿。”
         
         很快就听到他起身,脚步沉稳的走过来。简瑶低着头,直到眼前地面出现笔直的西装长裤。他的声音就在头顶,淡淡的,但似乎又不像平时那么凶:“事实上,你的工作不会受到太多打扰。我侦破杀人机器案用了五天,你认为一个企业里的案子能有多少技术含量?能花我多长时间?”
         
         简瑶心头稍稍一宽,但还是不讲话。
         
         眼前忽然出现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撑在桌面两端,黑色西装袖口显得格外干净利落,琥珀色袖扣在灯下盈盈发光。
         
         而他的身躯和气息也渐渐逼近,像是已经将她笼罩住。
         
         “恕我直言,你现在的工作是做什么?把低价货物高价卖到另一个地方。等你死的时候,是想告诉你的子孙,你这辈子搬运了多少货物?还是想告诉他们,你挽救了多少条人命?”
         
         简瑶这才抬头看着他,两人的脸相隔不到三十公分,她几乎可以看清他的眼睛里,自己小小的倒影。而他直直的望着她,锐利又澄澈,寒光倨傲,就像要望到她心里去。
         
         心脏某处,仿佛有一根弦,轻轻被拨动。然后无声颤抖。
         
         简瑶别开脸。
         
         “胡说八道。”她哼了一声,“你才是搬运工。我做的是商品流通、经济发展,不可或缺。”
         
         薄靳言似乎低笑了一声,手松开桌面,站直了,还没忘拿走他的摩卡。他走回自己的桌子,拿了份文件,丢到她桌上:“商品流通小姐,可以看看我们的死者资料了吗?”
         
         简瑶心头微凛,静了一瞬,还是翻开了那文件。
         
         首先看到的是女孩的照片,穿着西装,二十出头年纪,白净又清秀,眼睛里透着温和。再往下看履历,微微一惊:王婉薇,23岁,正是大客户3部上个月病死的部门助理,她的前任。
         
         偏偏这时,薄靳言还不咸不淡来一句:“你和她长得有点像,又白又瘦。”
         
         简瑶横他一眼,他这才淡淡的说:“她不是病死的,是自杀。我们的调查,从她入手。”
         
         简瑶心头一震,又有些疑惑——薄靳言不是只抓最穷凶极恶的连环杀手吗?一个白领的死,似乎跟他的专长领域不沾边儿。
         
         她迟疑开口:“她是公安部的特工?”所以才引来薄靳言这尊大神?
         
         薄靳言:“你认为公安部会吃饱了撑着,派人来当搬运工?噢,不好意思,是商品流通。”
         
         简瑶:“……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一头雾水,薄靳言手机却响了。他接起,嗓音淡漠:“嗯。好。”看一眼简瑶:“她什么都吃,没有忌口。再见。”
         
         挂了电话,他看向她:“先去吃饭。”
         
         等等,那个“什么都吃”说的是她?
         
         简瑶问:“跟谁吃饭?”
         
         薄靳言淡淡答:“一个麻烦的女人。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接这种无聊的小破案子?”
         
         简瑶微微一怔。
         
         女人?
         
         ……尹姿淇董事长?
      
       ☆、妈妈再见
      
         绕过欧式白色雕花屏风,迎面便见灯光如流水倾斜。偌大一片区域,布置得像温馨典雅的家居空间。唯独正中放着张白色小圆桌,一个衣着精致的女人,娉婷坐于桌后。
         
         简瑶跟着薄靳言走过去。
         
         不得不说,尹姿淇是个很有气质的女人。穿一袭红色露肩长裙,举止优雅,连简瑶这个女人见了,都要赞一声大方性~感。不过目光流转间,透着冷冽的气场。显得不那么容易亲近。
         
         然而这种冷冽,在薄靳言走到她面前时,变成了女人味十足的嗔怪。她斜瞥他一眼:“终于肯跟我吃饭了?”
         
         薄靳言没搭理,自己拉开椅子坐下,看一眼简瑶:“坐。”
         
         尹姿淇站起来,淡笑跟简瑶握手:“你好。”
         
         简瑶不卑不亢,笑意浅浅:“你好,董事长,我是简瑶。”
         
         三人落座。
         
         尹姿淇侧眸望着薄靳言:“还以为助手会跟你一样,是个狂妄自大的孤僻怪人。”
         
         她说得如此直接,简瑶对她好感顿生,笑着答:“我当然不是。”
         
         薄靳言这才抬眸看一眼尹姿淇,语气讥讽:“你这么评价我?”
         
         尹姿淇咬着下唇,眸光流转含笑望着他,正要说话,薄靳言却忽的想起什么,转头看着简瑶,眼中隐隐透着寒气:“你也这么认为?”
         
         简瑶才不理他的寒气,轻声快速答:“是谁一声不响把我调职的?”
         
         尹姿淇看着他俩你来我往,有些意外,微微一笑说:“简小姐,是我要靳言来公司调查的。他坚持要你到职了,才肯接手,所以只好调动你的工作。”
         
         坚持要她到职才接手?
         
         简瑶心里有那么一点点被取悦了,看一眼薄靳言,笑着答:“没事的,我愿意参加。”
         
         尹姿淇又说:“不过我以为你们俩都谈好了。想不到他还是这样不打招呼,我行我素……”
         
         薄靳言打断她:“我们已经谈好了。就在刚才。说正事吧。”
         
         尹姿淇但笑不语,看向简瑶:“正式介绍一下,我是靳言的姐姐。”
         
         简瑶大概猜出他们是亲戚,但没想到是姐姐——因为完全没听薄靳言提过。像是察觉她的疑惑,尹姿淇浅笑说:“异父异母,靳言父亲跟我母亲都是再婚,知道的人不多。我们在美国一起长大。”
         
         ——
         
         上菜之前,尹姿淇谈及了案情。
         
         “王婉薇的死,已经经过警方确认是自杀。我想让你们调查的是两件事:
         
         一、她的遗书里提到,压力太大不堪重负,选择结束生命。我不知道这个压力,跟大客户3部的工作环境是否有关系。如果是因为部门存在不人道的管理风格造成,我一定要搞清楚。所以,我想知道她自杀的具体原因;
         
         第二、她的死因警方没有公布,这是我要求的。因为她是注射过量毒品死的。我有听说过,大陆一些公司,不少白领吸食甚至贩卖毒品。王婉薇看起来是个非常柔弱的女孩,那么大客户3部、乃至整个公司,是否还有其他人吸毒?是否有暗中我不知道的毒品网络?这一切都是未知的,但我决不允许,我的公司里,有这样的毒瘤存在。”
         
         她一说完,简瑶就陷入沉思。她没想到,看似光鲜平静的部门和公司,还有这样wūhuì的可能。当然她今天是感觉到,部门某些人有点微妙,但之前她是想,哪个部门没有微妙呢?
         
         薄靳言却明显没有被尹姿淇的一番话打动,因为他无比奚落的反讽道:“噢,调查自杀原因、调查公司是否有毒品网络——听起来就像犯罪学一年级新生的入门练习题,好令人兴奋。”
         
         尹姿淇佯怒:“靳言!这个公司是薄叔叔和我妈的心血,你也有股份。我不能让警察公开调查,但是你必须把这个问题解决。”
         
         薄靳言却看向简瑶:“没关系,我们有简瑶。这个难度刚好适合她,就当给她练手了。”
         
         尹姿淇一怔。
         
         简瑶却完全不理他的胡言乱语,认真的对尹姿淇说:“我们会尽力的。”
         
         尹姿淇这才点点头,笑着说:“资料你们回去慢慢看,先吃饭,不谈工作。”看向简瑶:“我做主点了菜,不介意吧?”
         
         简瑶:“不介意。”
         
         尹姿淇又看一眼薄靳言:“你当然是不介意的了。”然后吩咐侍者上菜。
         
         ——
         
         前菜是些蔬菜沙拉,主菜尹姿淇给自己和简瑶点的是牛排,给薄靳言是香煎鳕鱼和柠檬蜂蜜鲑鱼排。尹姿淇指着蔬菜、鱼和汤,对薄靳言说:“必须全吃了,不能只吃鱼。”
         
         薄靳言淡淡的说:“多事。”但还是慢条斯理都吃了。
         
         简瑶看着两人的相处,心想,这个姐姐在薄靳言面前还蛮有话语权的。
         
         简瑶吃了牛排已经饱了,蔬菜沙拉几乎没动。正安静的坐着,忽的眼前伸过来一双手——薄靳言把她的沙拉端到自己面前,非常自然的吃了起来。
         
         简瑶心头倏的就被熨烫了一下。看他清俊漠然的侧脸,仿佛也顺眼起来,但在外人面前,也有些微赧。
         
         一抬头,却见尹姿淇正看着自己,眸色浅淡。但她很快就移开目光,看着薄靳言,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没开口。
         
         于是简瑶顺理成章注意到,她那份沙拉也剩了大半,但是薄靳言没有吃。
         
         好吧,她有点无聊了莫名其妙了,怎么会在意这种事?低头继续喝茶。
         
         ——
         
         很快薄靳言也吃完了,优雅的用餐巾拭了拭嘴,看向尹姿淇,目光沉冽。简瑶和尹姿淇都以为他要讲什么严肃的事,譬如他对于这次调查的态度或者策略。
         
         谁知他不紧不慢的说:“调查结束后,请确保简瑶依然能默默无闻的做她的小助理。我知道你最擅长控制舆论、掩盖事实,所以,不要让其他人认为,简瑶是诸如职场小干探、双面女白领、公安部女间谍之类的莫名其妙的人。”
         
         ——
         
         开车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八点多。夜色幽黑,天气凉爽。简瑶坐在副驾,想到他刚才的一番话,心情就变得……挺好。
         
         车内安安静静,简瑶开始没话找话:“你跟姐姐感情很好。”
         
         薄靳言开着车,双眼直视前方:“抱歉,当事人没感觉到。”
         
         简瑶托着下巴,看着他——这种事也要别扭?要不是因为姐姐,他怎么会接新手入门级的调查案?
         
         像是猜出她在想什么,薄靳言眸中升起淡漠的笑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