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20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简瑶望着他淡漠的侧脸,顿悟了——一定是他带回来送人的礼物,都是由这位助理挑选。对方可能误会了她跟他的关系,才会选择昂贵的心形钻石项链。
         
         简瑶把项链递给他:“谢谢你,但是太贵重了,没必要。”
         
         薄靳言抬眸看她一眼:“难道我送了你礼物,还要负责退换?”
         
         简瑶:“……”不是这个逻辑啊!
         
         可薄靳言已经站起来,说:“有问题自己跟Susan联络。现在,去跟傅子遇吃饭。”
         
         ——
         
         夕阳斜照时分,薄靳言开车将简瑶带到二环边上的一家私家菜馆。远远便见高楼林立间,一座青砖仿古宅院寂静而立。傅子遇指间夹了根烟,长身玉立在红漆大门前,一看到他们下车,俊俏的眉眼就浮现笑意。
         
         两人走过去,傅子遇将烟头熄了,微笑朝薄靳言张开双臂。薄靳言也淡笑着,将他一抱。
         
         “欢迎回来。”傅子遇轻声说。
         
         很快两人就松开,傅子遇转身第一个往里走,简瑶刚要跟进去,却见薄靳言转头看着她,表情若有所思。
         
         突然间,他迈了个大步,高挑身体陡然逼近她面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低下头,伸出双臂将她紧紧抱进怀里。
         
         “扑通、扑通……”简瑶听到自己骤然失措的心跳声。
         
         与他相比,她的身材是纤瘦而娇小的,几乎被他整个笼罩住,眼前只有他裹着白衬衣的胸膛,耳边只余他沉稳有力的心跳。
         
         “怎么了?”简瑶轻声问。傅子遇也循声望过来。
         
         他突然又把她松开了,淡淡的说:“中午见面,没有拥抱你。”
         
         简瑶:“……谢谢。”
         
         原来是刚刚跟傅子遇拥抱后,这家伙才想起来,还没跟自己拥抱,于是补上?
         
         这时薄靳言已经径自朝里走去。简瑶一抬头,却见傅子遇看了眼薄靳言,又看着她,那表情似乎有点意味深长。
         
         简瑶脸颊还有点烫,却镇定的朝傅子遇递去个淡漠的眼神——你真的没必要意味深长。
         
         ——
         
         三人坐的是最里的包间。傅子遇点菜相当玲琅满目,有鱼有肉,并不完全避讳薄靳言。薄靳言也自然而然挑选着吃,显然两人已有默契。
         
         不过,这一幕让简瑶觉得蛮温暖的。同时想,下次跟薄靳言吃饭,也可以这样了。
         
         简瑶没打算问鲜花杀人狂的事,倒是傅子遇主动问及了:“人抓到了吗?”
         
         薄靳言淡淡摇头。
         
         简瑶小口小口喝着汤,静静听着。
         
         傅子遇又问:“那你还要回美国参与调查?或者是留在国内寻找那个人?”
         
         简瑶的汤勺停下,也看向薄靳言。谁知他神色略显讥讽的答:“很遗憾,我不会参与这个案件的调查。”
         
         简瑶和傅子遇都愣住了。
         
         傅子遇沉吟片刻,问:“因为身份问题?”
         
         “嗯。”薄靳言低哼一声。
         
         简瑶不明所以,傅子遇看着她眼中写满疑惑,却又特别安静乖巧的不开口,反倒笑了,对她大致解释了一番。
         
         原来薄靳言之前一直是以教授身份,协助FBI案件调查。但现在,他解除了与美国大学的合约,很快会到国内某大学挂职,同时作为专家协助公安部的工作。
         
         “当初靳言走,美国那边就不太愿意。现在更不会让一个中国教授,插手案件调查。毕竟FBI还是一个涉及国家安全的、保密级别较高的组织。”傅子遇说,“说到底,他们不会信任靳言,也许怕他暗中做什么,毕竟他是行家。”
         
         简瑶蹙眉看着薄靳言:“可这个犯人是冲你来的,而且他可能还留在中国。他们怎么可能绕过你去查这个案子?”
         
         薄靳言看她一眼,唇畔讥讽更盛:“噢,他们没有绕过我。两国官僚主义代表历经一个月的谈判,终于达成协议:薄靳言会以受害者身份,配合此次调查。这几个月在美国,FBI让我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录口供。”
         
         简瑶一愣,傅子遇已经呛了口水,居然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大概是很少看到薄靳言吃瘪。
         
         过了一会儿,傅子遇才问:“那这案子,他们到底打算怎么查?”
         
         薄靳言答:“FBI那边已经派出小组来中国,他们获得了*调查权——当然,在中国警方的监管下。必要的时候,中国警方会配合抓捕。而我,身为受害者、罪犯可能的目标,市公安局会暗中保护我的人身安全。等那位朋友再次联络我时,及时配合FBI。”
         
         三人一时都安静下来。简瑶看着薄靳言淡漠的表情,心想,那个神秘人明显是挑衅他。可他却被隔离在案件调查之外。以他的性格,肯定不爽到极点了。
         
         这时傅子遇忽然想到个问题:“嗳?那你的手机、邮件,还有住宅,是不是都被监控了?”
         
         简瑶登时也想到一边去了——那他们今天下午的相处,项链啊、吃剩的蛋糕啊,难道都被公安或者FBI看到了?
         
         却听薄靳言无比傲慢的答:“你认为我可能同意吗?”
         
         简瑶心头一松,只是望着他清俊桀骜的侧脸,她忽然有种直觉——
         
         薄靳言才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
         
         回到公寓楼,已经是夜里八点多。
         
         夜色清朗,星光璀璨。人的心情好像也变得轻松愉悦。简瑶和薄靳言一前一后,走到他家门口时,简瑶问:“你要不要上去看看‘沉默’?”
         
         薄靳言点头,倒是露出一丝柔和的笑意:“它还没死?”
         
         简瑶:“……它好得很。”
         
         一进家门,迎面就见“沉默”慢吞吞从木地板爬过。薄靳言走过去,将它提起来,放在掌心,又掂了掂,看一眼简瑶:“重了。”
         
         这么轻微的体重差别,他居然能感觉出来?简瑶走到他身旁,谁知这时,薄靳言很随意把沉默往沙发凳一丢,转头看着她:“我们走。”
         
         简瑶疑惑:“去哪里?”
         
         薄靳言挑了挑眉:“下楼,睡觉。”见她没动,眸色微敛:“难道你不打算搬下去跟我一起住?这里就留给沉默,看来他很适应这里的环境,十年不变的体重都有了增长。”
         
         是了……他还记挂着她的“口是心非”。
         
         简瑶静默片刻,伸出手,牵起他的一只手。
         
         薄靳言微微一怔。手腕传来柔软温良的触感……有点痒。
         
         简瑶已经牵着他,走向门口,拉开门,再绕到他身后,双手将他推了出去——就像他那天对待她一样。
         
         薄靳言转身静静望着她。
         
         “薄靳言,再见,不要乱想。”
         
         她微笑着,在他面前关上了门。
         
         她往屋里走了几步,忽然又转身,走到门口,贴着门上的猫眼往外望。只见薄靳言还站在原地,似乎思考了一会儿,恢复淡漠的表情,不急不缓的走向了电梯。
         
         简瑶走回床前,躺了下来,从包里拿出那条项链,在灯光下静静的看着,忍不住笑了。
         
         ——
         
         结果正应了那句“世事无常”,简瑶因为薄靳言的归来,愉悦了没几天,忽然接到部门经理通知,要调任到大客户3部。
         
         大客户3部是什么部门呢?比简瑶现在呆的小部门,业务额不可同日而语。但简瑶这次调职,有点明升实降。因为她原来是“业务助理”,是负责业务的。而新职位是“部门助理”,说白了就是打杂的,行政后勤、秘书事宜,一般专科学历就够了。
         
         简瑶问部门经理为什么调动自己,经理歉意的笑笑:“简瑶,大客户3部现在少个助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新招聘毕业生里,你是表现最优秀的。所以上头要调你。好好干,他们是核心业务部门,你过去一样能学东西。”
         
         简瑶也就不再问了。
         
         早听说3部有几个业绩很好的销售经理,能在他们手底下做事,的确很有挑战性。而3部原来的部门助理,听说是上个月突发急病过世了,难怪他们急着用人。
         
         ——
         
         中午,短暂相处过的部门同事,一起到饭店吃饭,算是欢送简瑶。
         
         因为部门经理没来,所以气氛比平时要活络些。吃了一会儿,大家就聊开了。
         
         一个年轻女孩神秘兮兮的说:“3部要新调来一个总监,你们知道吗?我昨天去给董办送文件,看到了新总监,董事长亲自把他送下楼,非常重视。”
         
         大伙儿也都听说了这传闻,只是不知庐山真面目,纷纷问新总监什么来头。简瑶也凝神听着,须知这些八卦,对职场是很有用的。
         
         女孩却摇头:“我哪里知道啊!不过——”她笑了:“新总监长得非常帅,又高又帅。”
         
         大伙儿都笑了,有人开玩笑:“比董事长的未婚夫如何?”
         
         简瑶只在公司宣传资料看过董事长尹姿淇的照片,前任董事长的千金,今年还不到三十,生得相当清丽大方。她的未婚夫似乎也是某集团的公子,青年才俊。
         
         那女孩想了想,答:“不同类型。驸马爷一看就是倜傥公子,这位总监感觉就是那种……强势腹黑商场新贵。”
         
         有人打趣:“你这不是吓简瑶吗?她跟新总监一起上任,以后又是他的部门助理,还强势腹黑呢!”
         
         ——
         
         下午一上班,简瑶就收拾好东西,去新部门报道了。
         
         一踏入3部的办公楼层,她立刻感觉出核心部门和边缘部门的差距。偌大一片办公区,只放了十来张桌子,每个人占据的区域,都快赶上她原来部门经理的办公室了。
         
         大多数桌子都空着,只有一男一女,在各自座位上。
         
         简瑶走过去:“你们好,我是新来的部门助理简瑶。”
         
         两人都转头看着她。
         
         女同事约莫二十七八年纪,波浪长发,瘦瘦白白的一张脸,眼睛很大,淡妆清雅。她穿的很随意,一条波希米亚风格长裙外,套一件黑色小西装。整个人透出股慵懒淡漠的味道。
         
         她只对简瑶点了点头,说:“你好,我是沈丹微,销售经理。”随即对边上的年轻男人说:“裴泽,你带一下她。”然后就转身,继续看电脑了。
         
         裴泽看着比沈丹微年轻一两岁,穿一身笔挺的黑西装,个头很高,娃娃脸,五官清秀,整个人看起来高大又俊朗。他含笑看着简瑶,站起来,跟她握了握手:“你好,我是裴泽,也是销售经理。别管沈丹微,她这个人就是面冷心热。”
         
         沈丹微头也不抬回了句:“去你的。”
         
         简瑶对她俩的印象顿时很不错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