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19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简瑶心头一震——他在模仿另一个人的语气。
         
         她看着那照片:“是这个人留下的讯号?他来中国了?”加州鲜花食人狂?
         
         薄靳言将卷宗连同照片丢回箱子里:“Tommy被我送进了鹈鹕湾监狱,终身□。他连一缕呼吸都不可能飘出鹈鹕湾。不是他。”
         
         简瑶听得疑冢丛生——薄靳言刚才模仿的,应该就是Tommy,否则他不会解读出密码后,立刻来翻看这一宗档案。可他又说留下口信的不是Tommy。
         
         “那是谁?”
         
         “不知道。”
         
         薄靳言颀长的身子直立着,眼睛还盯着面前满墙的卷宗。可那疏淡幽深的眼神,又令简瑶觉得,他的目光随着思绪,都已经到了极远极远的地方。
         
         他的眼睛里慢慢浮现笑意。那笑意有点冷,映着他眼里浅浅的波光,又显得璀璨动人。乍一看竟令人有惊心动魄的感觉。
         
         他忽的转身,伸手搂住简瑶的肩膀,把她往门外带。
         
         男人清冷的气息瞬间笼罩住她,还带着丝丝点点的水汽,放在她肩上的手臂柔韧有力。
         
         “薄靳言……”简瑶不明所以,可他面色平静,唯有嘴角冷冽的笑意未褪。
         
         很快她就被带到了门口。薄靳言拉开门,手一推,就将她送出了门外。
         
         简瑶转身望着他。
         
         他站在光线明暗交替的玄关,就像一片高挑清冷的阴影。而他直视着她,嗓音低沉清晰如昔:“简瑶,不要害怕,再见。”
         
         简瑶一怔,他已经把门关上了。
         
         ——
         
         天色微亮时分,简瑶睁开眼。
         
         从窗口往外望,绕过那幢挡住日出的大楼,可以看到一小片天空,灰白晦涩。她下床洗了把脸,感觉大脑清醒了,给薄靳言打电话。
         
         昨晚她没有再找他。因为很清楚,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再开门。
         
         现在不知道会怎样。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柔和的女声机械的重复着。
         
         情况看来比较严峻。因为薄靳言从来不关手机的。
         
         下楼的时候,她去敲了他家的门,空寂的声响回荡在楼梯间,无人应答。
         
         ——
         
         周一的上午照例最忙碌。简瑶一到公司,就迎来了堆积如山的工作。忙得她只能把薄靳言的事暂时搁置。
         
         中午的时候,她才抽出空来,到大厦楼梯间,给傅子遇打电话。
         
         “子遇,你知道薄靳言……”
         
         “他搭乘今天最早一班飞机回美国了。”傅子遇的声音不似平时的轻快,非常平静。
         
         “加州食人狂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子遇顿了顿,声音变得柔和:“简瑶,血数字的邮件我也看到了。这个事情现在大致是这样:靳言现在也不清楚是谁在背后搞鬼,但这是FBI的案子,所以他赶回美国了。加州食人狂是他参与过的最成功的案子,也是最艰难的案子,是FBI才能对付的恶徒,你我帮不上忙。所以你也不必担心,事情搞定了,他就会回来。”
         
         ——
         
         这天下午,简瑶忙碌手头琐碎的工作时,稍微有些走神。
         
         傅子遇的意思很明白,他们过问这件案子,其实是没什么意义的。所以她不会再探究询问,免得反而打扰到薄靳言。
         
         只是望着眼前装潢精致的办公区,西装革履的男男女女,还有成叠的文件、一排排电脑……一切忙碌、安稳而平凡。而此刻,薄靳言也许正追查着最穷凶极恶的罪犯,直面暴力和死亡。
         
         她和他,就像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
         
         一周时间匆匆而过,简瑶始终忙碌,只有每晚下班,路过薄靳言家门口时,侧耳一听,里头始终寂静无声。
         
         周末晚上,她终于闲了下来。坐到电脑前,又翻看那封密码邮件。
         
         心念一动,她给薄靳言发了封邮件。内容很简短:
         
         “一切顺利吗?”
         
         大概几分钟后,提示有新邮件,正是薄靳言:
         
         “顺利。照顾沉默,钥匙在门垫下。”
         
         简瑶看着这行字,慢慢笑了,立刻就下了楼。
         
         果然在又黑又厚的门垫下,找出把钥匙。他还真是敢啊,虽然这是高档小区治安很好,但国内到底又不比美国。简瑶决定把钥匙收着,等他回来再还给他。
         
         大概是因为一周没人住,屋内有股闷闷的气息。B市空气质量出了名的不好,窗台家具也积了薄薄一层灰。简瑶把四处都稍稍收拾了一下,最后在书房一堆文件盒下方,翻出了被掩埋的沉默。简瑶在它跟前蹲下,拍拍它的盖,说:“他已经去了远方,跟我回家吧。”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简瑶的生活非常平静稳定。每天清晨,跟沉默一起用过早餐,就去上班。忙碌一整天,晚上玩一会儿就睡觉。周末跟同学朋友吃饭逛街,然后会花一两个小时,替薄靳言打扫屋子。
         
         两个月下来,她瘦了两斤,沉默重了20克。她上网查了一下,这在成年乌龟界,已经算是体重暴增了。可见当初薄靳言要跟她同住的想法,其实是英明的——他们一人一龟都能得到更好的照料。
         
         有时候简瑶在他家打扫时,看着这清冷又灰暗的屋子,也会想起薄靳言那张英俊的脸,想起那天试床垫时,被他居高临下俯视着时,心跳加速的感觉。
         
         高中时她暗恋过高年级学长,清俊、温润、内敛,比同龄人都成熟。那时候的感觉,简瑶到现在依旧清晰难忘。看到他,就会心跳加速,那感觉是焦灼的、甜美的、刺激的。书上有句话说,会听到心里花开的声音,她觉得暗恋就是那种感觉。
         
         可薄靳言是不同的。他是炫目耀眼的,离她这种正常人有点遥远。他又是毒舌气人的,跟他相处,屡屡令她温和的涵养破功,忍不住就跟他斗嘴。可有的时候,他又幼稚得叫人心头发软。
         她对他的感觉是喜欢吗?她现在还不太确定。
         
         但她很确定的一点是,她不希望自己的生活中,少了这个人。
         
         ——
         
         很快就到了五月。
         
         五一劳动节这天,傅子遇请简瑶吃饭,理由是感谢她给薄靳言打扫房子、照顾沉默,劳动者最光荣。
         
         “放心,这顿饭钱,我会让薄靳言掏腰包的。”他说。
         
         简瑶就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你知道他向来我行我素、对人没交代。”
         
         简瑶也就继续平稳而规律的生活,所有精力几乎都放在工作上,也很少想起薄靳言了。
         
         ——
         
         五月中旬的周末,她照旧去了薄靳言家。
         
         刚打扫了一小会儿,她定的午餐提前送到了,于是她叫人直接送到薄靳言家。
         
         结果可能是早餐吃太晚,吃了一半就饱了,索性放在餐桌上,继续打扫。
         
         午后阳光明媚,她手上戴着塑胶手套,耳朵上挂着ipod,不急不缓擦着书房的柜子,嘴里浅浅的哼着歌。
         
         不知过了多久,某个瞬间,她隐约听到门口传来声响。
         
         她疑惑的摘下耳塞,慢慢走到房间门口一看,大门好好的关着,也没人敲门。
         
         应该是隔壁。
         
         收拾完书房,她去厕所洗抹布,路过厨房时,不经意间抬头望去,忽然感觉餐桌上哪里不对劲。
         
         桌椅还是好好摆着,餐具也整齐摆放在一边……
         
         她吃剩的东西呢?那半杯仙草茶、大半块红豆慕斯蛋糕,还有两块鸡翅,怎么不见了?
         
         简瑶的心跳忽然加速了——她没记错,就是放在桌上的。目光再微微一转,发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扔着个奶茶杯,还有蛋糕盒子和放鸡翅的盘子——全空了。
         
         有人吃掉了。
         
         简瑶缓缓转头,看向卧室门口。色泽澄亮的地板上,隐隐映出房间里晃动的人影。
         
         没有小偷闯进屋之后,第一件事是把主人剩下的食物吃掉。
         
         除非他长途跋涉回来又挑剔飞机餐,于是饿极了。
         
         简瑶忍不住笑了。
         
      
       ☆、粉墨登场
      
         简瑶走到房间门口,看着薄靳言站在阳光中的身影。
         
         算算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他也脱掉了那身标志性的黑西装,只穿白衬衫和西裤。简单利落的装束,却更显身材修长挺拔,气质清隽。
         
         他正低头翻看着一叠文件,听到声响,转头看着简瑶。
         
         修长清冽的双眸微微一敛。
         
         他放下手里的文件,迈步走向她。
         
         简瑶手上还戴着长塑胶手套,长发胡乱绑在脑后,原本白皙秀气的脸上也有些污迹。唯独一双黑眸清澈干净,望着他走近。
         
         薄靳言在她面前站定,隔得很近。她几乎能闻到白衬衣那种淡淡的干净的气息。
         
         而他眼中波光流转,忽的露出个浅浅的、倨傲的笑容,低沉嗓音宛如流水倾泻:
         
         “口是心非的女人。”
         
         简瑶的心跳仿佛一滞,脸颊也烧起来。但她很快镇定下来——以薄靳言的情商,突然牵她的手,只为了让她躺上杀人机器。所以,他是不可能对女人暧昧暗示什么的。
         
         于是她问:“为什么这么说?”
         
         薄靳言瞥她一眼,绕过她走向客厅:“显然你已经把这里当成家了。”
         
         简瑶明白了——他一回来,就看到她悉心打扫,还在这里吃午餐。所以认为她终于“弃暗投明”、想跟他一起住——毕竟在他心中,两个人一起住才是最正确高效的决定。
         
         她能不能说他有点……自作多情啊?
         
         正要解释只是尽朋友之谊,又听他扬声说:“礼物在桌上。”
         
         礼物?
         
         简瑶走到桌前,只见一堆杂乱的文件里,果然躺着个长方形的蓝色小盒子。她摘掉手套,打开一看,怔住了。
         
         ——
         
         简瑶拿着那盒子走到客厅,薄靳言正坐在沙发上喝花茶,全身舒展的惬意姿态。
         
         她还没开口,他先说话了:“喜欢吗?”
         
         简瑶如实答:“喜欢,很漂亮。”她看向手里的盒子:深□上,躺着条铂金项链。吊坠是心型的,镶着数颗碎钻,璀璨动人。
         
         “但是……”她的话没讲完,因为薄靳言忽然拿出手机打电话。
         
         “Susan,礼物她喜欢。再见。”他只讲了简短的几句话,就把手机丢到一旁。
         
         简瑶奇怪了:“你跟谁打电话?”
         
         薄靳言淡淡的答:“FBI行为分析部的助理,礼物是她挑选的。她坚持要知道你的反应。”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