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13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产柜台后,似乎还站着个人。旁人早都躲得远远的,亦没人冒险上前拦住孙勇。可那人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
         
         简瑶远远就看到有个男人冲出人群持刀跑过来。而在他身后几十米外,紧紧追赶的,不正是李熏然?
         
         几个水产柜台的老板,全都退到后头,小心翼翼看着。还有人招呼她:“姑娘,快站远点,警察抓犯人呢!”
         
         简瑶看着孙勇的脸,真的有种感觉,他就是薄靳言描述的那种人。
         
         简瑶脑子里骤然浮现那晚跟他做实验时的情形,虽然只是假人,却被阔刀生生斩成了三截。而这个人的刀下,躺着的是稚嫩的少年。
         
         ……
         
         “瑶瑶,别听你妈的。当警察是累,但是能抓坏人,这是爸爸最喜欢做的事。”
         
         ……
         
         简瑶微一失神,立刻抬头,前方不远处就是市场大门、外头是繁华的大街。她今天穿的是一件薄羽绒服,将帽子戴上,再把拉链和衣领都竖起来,几乎挡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头。
         
         然后她从水柜旁的一个柱子下面,拿起一条粗粗的木棍——那是摊主平时用来砸鱼的。
         
         她握紧木棍,侧身站在玻璃水柜旁,看着他们俩越跑越近。
         
         “姑娘!你要干什么?”后面的摊主急了。
         
         “她要抓犯人!胆子好大!”
         
         简瑶没理他们,眼看孙勇率先跑到外头狭长的通道上,越跑越近,就要跑到水柜下方……简瑶的心跳仿佛也随着他惶急的脚步加速,挥起木棍,重重朝玻璃水柜砸去……
         
         “哐当”一声巨响,半人多高的水柜,轰然崩塌。水浪如瀑,玻璃片、氧气泵,还有几条活鱼,全都朝奔跑中的孙勇砸去!
         
         孙勇反应也是奇快,抬手就护住头,但半箱子水都撞在他身上,兼之地上打滑,他一个踉跄,迎面栽倒在地上。
         
         不远处的李熏然也是一惊,与简瑶遥遥对视一眼,跑得更快。而地上的孙勇只原地趴了几秒钟,又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同时一脸阴鸷的朝她看过来。
         
         简瑶立刻往后退了几步。
         
         孙勇看她一眼,又扭头,看样子是打算爬起来继续逃跑。只是满地都是碎玻璃,他双手双脚都被划伤了,一时竟站都站不稳。
         
         简瑶看着他不动——他跑不掉了。
         
         突然间,简瑶手中一轻,有人从身后把她的木棍夺走了!
         
         她一抬头,就见一个熟悉而高挑的身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他迈着长腿走到孙勇跟前,手里正提着她的木棍。
         
         之后发生的一幕完全出乎她的预料——薄靳言一身西装革履、风衣挺拔,一脸平静的举起木棍,朝孙勇后颈砸落……
         
         “咚”一声,孙勇再次摔到在地上。只是这一次,眼睛紧闭,晕死过去。
         
         简瑶有些愣愣的看着薄靳言将木棍扔在地上,然后拍了拍手,又从口袋里拿出餐巾纸擦了擦,很平静淡然的样子。
         
         这时李熏然也跑过来,在孙勇身旁蹲下,仔细查探一番,抬头看着薄靳言:“你怎么把他打晕了?”
         
         薄靳言答:“难道还要我像个刑警一样,飞身把他扑倒在地?”
         
         李熏然又转头看着简瑶:“干得漂亮!”
         
         薄靳言也转头,白皙俊秀的侧脸上,眉头微扬:“为什么不直接打晕他?他以那样的速度冲过来,你只要轻轻一挥,就能把他打懵。”
         
         简瑶放下帽子,拉下衣领,先朝李熏然点头,然后瞥一眼薄靳言没说话——她从没打过人,连骂人都几乎没有过,哪里会想到硬碰硬?
         
         ——
         
         蜂拥而至的警察们,立刻将孙勇押走了。而他家附近的小巷,更是被警车围的水泄不通。薄靳言和简瑶穿过封锁线,走到他家门外。
         
         这时简瑶停下脚步:“等一下。”
         
         她认得李熏然的车,单手打开后备箱,拿出急救箱,这才摊开手掌。
         
         右手的手背上,溅进去两小片玻璃渣。伤势不重,但是挺疼。她站在车旁,先用镊子把玻璃渣夹出来,再涂上碘酒,最后拿出创可贴。
         
         她做这些事的时候,薄靳言就手插口袋里,站在她对面。
         
         阳光清透,她手上的肤色是非常白的,细白均匀纤长。因而两点涂抹了碘酒的伤口,显得越发醒目。
         
         她把手伸到他面前,再递上创可贴:“帮忙。”
         
         薄靳言扫她一眼,这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虽然他总是毒舌有余,耐心不足。但此刻低头蹙眉给她贴创可贴,动作倒是十分细致柔和。他是手心朝上握着她的手腕,简瑶的五指就轻轻搭在他的手腕上,似有似无感觉到他略显冰凉的皮肤……
         
         “别挠我。”他忽然低喃了一句。
         
         简瑶一愣,抬头看着他:“我没挠你啊。”
         
         薄靳言抬起乌黑的眉目看她一眼,松开她的手,转身就走:“去现场,耽搁这么久,已经很不新鲜了。”
         
         简瑶看了看手背上妥帖平整的创可贴,快步跟上去。
         
         ——
         
         孙勇的家就在一楼,独门独户,光线阴暗,摆设陈旧。他们进去的时候,鉴定人员已经完成现场工作。
         
         最早抵达现场的一名年轻的片区民警向薄靳言汇报:“真像‘简报’说的,我们在一间卧室找到了‘杀人机器’。另外还有很多暴力血腥的影碟。地面发现很多冲刷过的血液痕迹。”
         
         薄靳言带着简瑶,来到那台“杀人机器”前。果然如薄靳言所言,看起来比他做的简陋多了,只是刀锋泛着暗暗的青光,看起来非常锋利。
         
         简瑶拿起薄靳言带来的相机,刚要拍照,忽然见他脱掉外衣,竟然往那机器下方躺了上去。
         
         “你干什么?”
         
         他闭上眼,低沉的嗓音温和如弦乐:“感受。”
         
         简瑶放下相机,无语的看着他。最后干脆拿起相机,给他拍了几张合影。
         
         这时他却忽然起身,微笑看着她,修长的眼眸璀璨如星。
         
         简瑶一怔,手腕再次被他握住。他的手冰凉而温润,也很柔软,简瑶心头忽的一跳,已经被他拉到面前。
         
         “你干什么?”简瑶盯着他。
         
         他理所当然的答:“显然我太高了,你的身高跟受害者差不多,躺上去,我观察一下。”
         
         简瑶甩开他的手,往后退了几步,坚决拉开与他的距离。
         
         这时,之前那年轻民警拿着相机走过来,蹙眉对薄靳言说:“薄教授,我在床下还发现了一些血字。”
         
         薄靳言接过看着,沉吟不语。简瑶探头一看,是一排没什么规律的数字。
         
         薄靳言问:“其他地方还有没有?”
         
         民警答:“还要对整个屋子做全面检查。”
         
         薄靳言把相机还给他:“检验之后告诉我结果。”
         
         简瑶想,这孙勇既然有杀人幻想,这些数字说不定是他幻想的密码什么的。薄靳言说过,抓到罪犯后,要做深入访谈,了解他的内心。也许这些数字也是其中之一。
         
         ——
         
         然而简瑶没想到,两天后,从看守所传来消息,孙勇竟然在狱中发病,高烧不退,抢救无效死亡。原来他早就患有恶疾。
         
         他的罪孽,他的幻想,他的杀人机器,他的那些神秘数字,也随着他的死而变得沉默。
         
         薄靳言带简瑶访谈过死里逃生的少年,他的口供也让人对孙勇的印象变得更加复杂。据说他一直苦苦哀求孙勇不要杀自己,而孙勇竟然就一直没下手。有一次孙勇都把他绑上了杀人机器,他说,大哥,你别杀我。以后你老了,我给你养老送终。竟然就是这句话,让孙勇又放了他。
         
         ——
         
         小城终于恢复平静。只是这个新年,终究会笼上一层前所未有的阴霾。
         
         而简瑶的助手工作,也正式面临结束。
      
       ☆、谢谢再见
      
         冬日阳光柔和,山野清幽,偌大的房屋,寂静得像尘世间的空谷。
         
         上午十点,薄靳言同往常一样,准时睁眼、下床。
         
         身上穿的是一套灰白色长袖棉睡衣,越发衬得他的容颜白皙俊秀、身材高挑而削瘦。没有穿鞋袜,光脚踩在地上——他其实不喜欢穿鞋。那双脚也是白皙的,很大,但是看起来修长匀称。
         
         刚起床的十分钟,照例是他的“梦游”时间。站在镜子前,脸色恹恹的含着牙刷,眼前忽然又浮现孙勇留下的血字。于是再次在脑海中排列组合那些数字。过了一会儿,依然无解,再一低头,发觉牙似乎已经被刷了三遍,有点麻。
         
         咖啡、吐司、果酱,每天简单而重复,但也是他唯一有耐心制作的早餐。端坐在餐桌前,咬着软软黄黄的吐司片,他不由得有些怀念简瑶那碗清香筋斗的鱼肉混沌——也许应该去学习这项新技艺,人为了吃饭,总是要浪费一些时间的。
         
         吃饱喝足,薄靳言先生换上西装衬衣,姿容清雅、神色淡定的进入工作室。看完美国方面传来的一堆最新案件卷宗后,心情也变得愉悦。所以接到傅子遇的电话时,他的声音很是醇厚动听:“Hi,子遇。”
         
         傅子遇这人情绪最容易被感染,尤其对方是知己好友。于是也笑了:“听说‘杀人机器’案破了?”
         
         “当然。”薄靳言云淡风轻的答,“这案子简单得像犯罪心理学教科书,唯独凶手有点意思。”
         
         傅子遇默然片刻,还是忍不住赞叹:“你破案还真是快。”他又想起在国外时,学术界、警界,都承认薄靳言是……
         
         “废话,我是破案最快最准的犯罪心理师。”薄靳言已经悠然自若的自己讲出答案。
         
         傅子遇:“……好吧,我相信你做什么都最快。还有个事——简瑶的薪水是不是要给她结了?就按你在美国时的初级助手薪资标准?”
         
         “嗯,你定。”
         
         傅子遇又说:“得马上给你找个新助手了。我打算到大学里物色,如果有犯罪心理系的优秀研究生就更好了……”
         
         电话这头,薄靳言从满桌凶杀照片前抬头。
         
         “等等。”他声音凉凉的打断傅子遇,“你为什么要换掉简瑶?”
         
         傅子遇一愣,说:“……我要换掉?薄BOSS,是你的理解力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简瑶不是专业出身,当时找她做助手,不就是一时之急吗?而且她马上大学毕业,在B市的工作也找好了。你还怎么让人家当助手?”
         
         薄靳言沉默了片刻,语气有些鄙夷:“显然是你的理解力有问题。她现在已经有了办连环杀手案的经验,国内你能找到有这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