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_第11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11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一动不动。而他身后,还有五六个这样的台子,躺满了人。
         
         薄靳言抬眸看她一眼:“我以为你会一直睡到我破案才醒。换衣服过来帮忙。”
         
         这回简瑶没还口,而是后背抵着门,不动。
         
         现在她看清了,台子上的男人脸色煞白、皮肤上到处有尸斑——是个死人。
         
         “你在干什么?”简瑶问。
         
         薄靳言把旁边一个半人高的推柜,移到尸体边上。推柜上放着好几樽宽口铡刀。他不紧不慢的答:“尸体、人体仿真模型、电脑模拟……每种都实验一遍,找到凶手肢解受害者的正确工具、流程和方法。”
         
         简瑶这才注意到,后面几个台子上的“人”,肤色有些异样,长相则全一样——是假人。靠墙还放着几台笔记本。
         
         但这样已经够渗人的了。简瑶还是没过去,问:“局里不是有法医吗?为什么我们要自己做实验?”
         
         薄靳言低头查看刀锋,眉目专注,嗓音淡然:“哦,因为等你们的法医申请到新鲜尸体,再购买到高仿真模型——我们的凶手想必已经多了几个新的小伙伴。”
         
         简瑶:“……那你这些是哪里来的?”
         
         “叫傅子遇弄的。”他绕到尸体另一侧,转头看着她,“过来扶住刀。”
         
         简瑶看着他几秒钟,答:“对不起,我不行。我可以帮你叫个警察来。”
         
         她转身想走,就听到薄靳言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查凶杀案不看尸体,等于走到真相前却把眼睛闭上。”
         
         简瑶看着地面,静默片刻,往前走了几步。
         
         刚拉开门,又听到他说:“他可能还活着。”
         
         简瑶心头微震,转身看着他:“他?”
         
         “嗯。”
         
         简瑶明白过来,这个“他”,说的是最后一个失踪者——保安老肖的儿子。最新一具尸体死亡时间是一周前,而小肖失踪时间刚刚四天。
         
         简瑶轻声问:“你觉得能把他救回来吗?”
         
         薄靳言依旧盯着铡刀,头也不抬的答:“正在救。”
         
         ——
         
         简瑶离开这间“停尸房”,回到卧室躺了一会儿,又爬起来。看着窗外幽深的夜色,她出了一阵神。最后深吸口气,洗了把脸,毅然决然又走了回去。
         
         房间里还是老样子,薄靳言抬眸看她一眼,那漂亮的眼睛里有清浅的笑意——仿佛料定了她会回来。
         
         简瑶套上“生化服”,走到他对面,按他之前的要求扶住铡刀,看一眼那尸体,立刻又收回目光。
         
         薄靳言:“扶稳,我开始了。”
         
         眼见刀锋快速落下,简瑶立刻闭上眼睛。只听“嗤嚓”一声响,她仿佛能想象出面前该是怎样的画面。
         
         薄靳言凉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似乎带着一丝笑意:“你怕什么?他又不会动。”
         
         简瑶登时把眼睛闭得更紧:“薄靳言!你能不能只告诉我需要做什么,不要讲其他的话?”
         
         ——
         
         快三点的时候,“实验”全部做完了。
         
         薄靳言说需要过几个小时,观察尸体性状。同时也要等计算机模拟结果,才能下最终结论。
         
         简瑶立刻脱掉那身惨不忍睹的衣服,回房间洗了澡。
         
         洗完回到床上,整个屋子已经安静下来。她半点也睡不着,盯着灰暗的天花板,脑海中会自动浮现,刚才避无可避看到的一些画面。
         
         后背泛起些凉意,房间里的一切在灯下看起来,仿佛都阴森了几分。她一向胆大,但今晚的经历前所未有。
         
         默坐片刻,她起身,拉开门往外看,心头一松——放着白板、资料那间工作室的门开着,灯也亮着。
         
         简瑶走进去,就见薄靳言端着杯咖啡,面前还放着盘三文鱼片,正拿着本书在看。看到她,薄靳言也只瞟了一眼,继续看书。
         
         简瑶在他旁边的沙发坐下,也找了本书看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他起身。简瑶抬头望去,就见他俊脸淡然的走过自己面前。
         
         “晚安。”他说。
         
         简瑶:“晚安。”
         
         等他关门进房了,简瑶才起身,也回到房间。不过感觉已经好多了。在床上辗转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刚要睡着,忽然听到门外有人敲了一声门。
         
         她跑过去打开门,却见门口空荡荡的,薄靳言的房门也禁闭着。心里顿时有些惴惴,刚要关上门,忽然瞥见地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团黑黢黢的东西——“沉默”正埋头一点点爬进来。
         
         ——
         
         简瑶再次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淡柔的阳光洒满地板。
         
         “沉默”就安安静静趴在一片阳光里,头和四肢都从壳里伸了出来,眼睛黑黝黝的,看起来就像在发呆。
         
         简瑶下床,在它跟前蹲下,对视了一会儿,摸了摸它的壳,它立刻又缩了回去。简瑶起身,拉开房门,就见“停尸房”的门已经开了,隐约可见里头有个人影。
         
         简瑶洗漱穿戴完毕,走向“停尸房”。下意识一回头,就见“沉默”已经从她房间挪出来,正慢慢爬回薄靳言的房间。
         
         ——
         
         一进门,就见薄靳言一身笔挺黑西装,背对着她,站在窗前。而昨天摆放真正尸体的那个台子,已经空了,不知被他转运到哪里去了。这让简瑶心情更加放松。
         
         薄靳言转身看着她。阳光同时照射在他漆黑的短发和白皙的脸庞上,仿佛有淡淡的光晕在流动。而最醒目的,是他那双眼睛,噙着浅浅的笑意,像湖水在太阳下发光。
         
         被他这样注视着,简瑶的心微微一颤,心情似乎也变得好起来。
         
         “谢谢你的乌龟。”
         
         薄靳言的笑容更璀璨,但跟她讲的完全不是一个话题:
         
         “他幻想成为杀人机器。”
         
         简瑶一怔,就见他侧转身体,双手插裤兜里,露出身后台子上的东西。
         
         那是一台经过改装的“铡刀”。机身沉黑纤直,三块相同的长阔刀片,被安装在同一排槽口里,刀锋在阳光下浸着寒光。薄靳言一抬手,将旁边的一个把手压下来——三块铡刀同时落下!
         
         简瑶看得心头一跳,薄靳言的表情却更温和愉悦。
         
         “按照昨晚的实验数据……”他摘下手套,丢到一旁,抬眸望着她,“这种厚度、材质的刀片,造成的伤口,与尸体最为接近。并且,是三把刀同时落下,才能与尸体的血液冻结情况、尸僵等情况吻合。你知道,一个人无法同时挥舞三把这样的刀。”
         
         简瑶:“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凶手家里有一台同样的杀人机器。他诱拐受害者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们成为杀人机器的牺牲品。当然,他家里那台,应该没有我连夜赶制的这台材质精良、准确度高。”他的神色又流露出倨傲。
         
         也许是被他语气感染,简瑶的心跳也开始加速,隐隐感觉到紧张和激动。她盯着刀片,微一沉吟,说:“大型刀具在国内的运输是管制的,不能网购,也不能上长途汽车和火车。市里能买到这种刀片的地方应该也很有限,买的人也不多,说不定能查到他的踪迹!”
         
         薄靳言反而坐了下来,端起那台杀人机器旁的一杯咖啡,姿态优雅的抿了一口,看她一眼说:“脑子转得不算特别慢……以我们的凶手的智力水平,一定浪费了不少刀片,才能制作出勉强跟我这台媲美的机器。
         
         通知他们,可以开始干活了,我会给一份更详细准确的画像。运气好的话,还能把最后一个孩子抢回来。”
         
      
       ☆、初见端倪
      
         正是上午八/九点钟,日光将会议室里照射得明净敞亮。简瑶依旧坐在角落里,看着薄靳言一身笔挺如刀裁的黑西装,俊脸淡漠的走上前台。
         
         几乎所有警力都外出了,只留下刑警队的几个骨干。他们听完薄靳言的二次简报,就会带队其他警察,做更加精准的搜捕。
         
         薄靳言环顾一周,淡淡开口:
         
         “凶手是典型的‘有组织能力罪犯’。这是相对于‘无组织能力罪犯’而言。后者通常有精神方面的疾病,行为混乱、缺少计划性。而我们的罪犯,头脑清醒、精心策划,目标明确。但这跟‘高智商罪犯’不是一个概念,他就是个普通人。
         
         他让青少年成为杀人机器的牺牲品,幻想掌控他人生死。目前还不知道他的幻想如何形成,但他生活在这样一个城市里,这种幻想明显脱离现实。当你们找到他的家时,也许会搜查出大量暴力影视书籍。
         
         biantai不是一天形成。拥有这种幻想,却不能付诸实施,会令他长期饱受折磨。所以尽管在诱拐过程中他会展现自己的口才,但生活中他反而会表现得沉默寡言,几乎没有朋友,更加不会有恋人。因为他的离群索居,工作也不会很顺利——这些反过来会加重他的心理问题。
         
         我相信他在开始杀人前,有过‘实验’和尝试。对象是流浪狗猫,或者邻居家的宠物。在他家附近,你们也许会找到相关线索和踪迹。
         
         他在去年1月突然开始作案,应当是受了特定刺激。譬如工作或生活上的严重挫折。由于过去一年他表现出持续、稳定的作案水平,我更倾向是生活中的灾难,譬如亲人关系恶化、离世等,令他走出这一步。
         
         搜捕过程中请留意,他比较机灵,鉴于他的暴力幻想,可能会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和能力。
         
         ……”
         
         ——
         
         会议非常简短就结束了。
         
         警察们全走了,会议室里变得空荡荡的。简瑶收拾好东西,问:“现在做什么?”
         
         薄靳言穿好外套,俊秀的眉目间,倒透出几分神清气爽:“休息。”
         
         两人刚走出警局大门,就见简萱站在几米外,笑容甜美:“姐!……大神!”
         
         简瑶笑着问:“你来干什么?”
         
         简萱答:“你几天没回家了,妈派我来视察。”
         
         两人说话间,薄靳言安静立在一旁。简瑶余光瞥见,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他西装革履、白皙英俊,今天虽然没戴口罩,站在小城的街头,反而引人侧目。
         
         简萱也偷偷瞄了他几眼,同时对简瑶说:“吃早饭没?”
         
         简瑶答:“还没呢。”
         
         就在这时,身旁传来薄靳言的声音:“走了。”
         
         简瑶和简萱同时转头,看着他迈着长腿走向另一个方向,高挑的身影像棵孤直的树。
         
         简瑶:“一起吃早饭吧,鱼肉馄饨。”
         
         ——
         
         巷子口的早点摊,生意兴旺、烟气袅袅。
         
         三人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