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10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分析过程,又发觉其实简单无比。
         
         有了李熏然这个先例,其他人纷纷开口,提出心中的疑问。薄靳言脸色始终淡淡的,算不上热络,但就像他说的,并没有出言讽刺,回答得很简短,不过也很清楚。
         
         最后,大家都问得差不多了,李熏然忽然又开口:“薄教授,为什么你说找到尸体后,就能给出更完整的画像?”
         
         屋内再次肃然一静。
         
         薄靳言站在白亮的灯光下,目光掠过众人,那修长澄澈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一丝倨傲的笑意。
         
         “因为他所有的内心诉求,最终都会反映在尸体上。”
         
         ——
         
         简瑶跟薄靳言回到别墅,已经是夜里九点多。
         
         一进屋,薄靳言就不急不缓往楼上走。简瑶站在下头问:“现在干什么?”
         
         “洗澡。”
         
         于是简瑶坐在楼下等。
         
         第一次正式见识了他崭露专业能力,让简瑶对他的印象有很大改观——工作中的他,比生活中可敬多了,看起来像个真正的神探,虽然有点冷傲不好接近,但是令人觉得值得信赖。
         
         所以尽管时间已经挺晚,简瑶还是跟着他来别墅——全力配合继续查案,不眠不休也没关系。
         
         过了一会儿,他照例一身睡袍下了楼,湿漉漉的短发贴在额头上,脸显得愈发的白。他一直走到客厅沙发坐下,拿起本书,径自看了起来。
         
         简瑶问:“今晚还有什么工作?”
         
         他没有抬头:“没有。”
         
         “我们不用协助警察寻找尸体、罪犯吗?”
         
         他这才抬眸瞥她一眼:“那是警察的事。我只负责分析。”
         
         简瑶倒也理解,现在警局调动了大量人力,通夜挖掘可能的埋尸地点,他俩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她站起来:“那我先回家了,明天再过来。”
         
         薄靳言手上的书翻了一页,淡淡吐出两个字:“不行。”
         
         简瑶意外的看着他,又听他慢悠悠的说:“你现在的时间都属于我。”
         
         简瑶微微一滞,看着他淡然的侧脸。
         
         这话要是换别的男人讲,多少有点调侃,有点暧昧。但到他嘴里,自然就是字面意思。
         
         可现在不是没工作吗?
         
         简瑶:“……我先回家,有事可以随叫随到。”
         
         “不行。如果半夜需要去看尸体,难道我还要花时间开车去接你?”
         
         简瑶静默片刻。第一时间抓到罪犯,也许就能阻止他杀害下一个人。
         
         她问:“那我睡哪里?”
         
         “傅子遇的房间。”
         
         ——
         
         夜色越来越深,简瑶躺在宽宽大大的床上,望着窗外漆黑的深山树林,睡不着。
         
         都十一点多了,薄靳言还没睡。夜晚这么安静,她能听到他在走廊走动的脚步声,甚至还会听到隔壁那间工作室里,他翻书的声音、在白板上书写的声音,还有些轻微的,不知道是什么动静的声音。
         
         ——
         
         简瑶是被手机铃声惊醒的。
         
         “简瑶,我们发现尸体了。”电话那头还有呼呼的风声、嘈杂的人声,而李熏然顿了顿,声音越发凝重,“很多。”
         
         简瑶立刻起身出了房间。
         
         走廊里黑漆漆的,她走到他房间门口,敲门喊他。
         
         没有回应。
         
         她又拿出手机,打他电话。可接通一阵,还是也没人接,里头也没有手机铃声——他不会大半夜出门了吧?
         
         简瑶跑下楼,在橱柜里找出钥匙。
         
         缓缓推开他的房门,迎面就感觉到温暖的气息扑过来——他开着暖空调。
         
         屋子里黑黢黢的,隐约可见正中的大床上,躺着个人。简瑶打开灯,喊了两声,他还是没醒。她只好走过去。
         
         床单是浅蓝色的,看着温暖舒适。薄靳言就穿着他那件厚软的浴袍,安安安静静躺在床的正中。他睡觉的姿势竟然十分老实,笔直得像棵树,双手也垂直紧贴在身体两侧。因为眼睛紧闭着,倒显得眉目格外乌黑,脸色也很柔和。
         
         简瑶推推他的胳膊:“薄靳言?”
         
         不动。
         
         简瑶只好伸手拍他的脸,“啪啪”轻响:“醒醒!”
         
         终于有回应了,那修长的眉头微微蹙起。简瑶以为他要醒了,谁知他闭着眼,一抬手,就抓住了她的手。简瑶一怔,他已经牵着她的手,送到唇边,轻轻一吻。
         
         掌心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男人的气息喷在她略有些冰冷的皮肤上,那酥~□~痒的感觉,骤然从手心,嗖一下就窜到了后背。简瑶全身都僵了,刚想把手抽回来,就听他闭着眼,低沉的嗓音无意识低喃:“晨默……自己去睡……”
         
         简瑶一怔,晨默?
         
         她条件反射就想,是他女朋友的名字?
         
         顾不得多想,她狠狠一用力,终于把手抽了回来。薄靳言睫毛微颤,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终于也缓缓睁开。
         
         四目凝视。
         
         薄靳言躺着不动,眼神恢复清明,缓缓的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
         
         简瑶的手还有点发烫,连忙说:“找到尸体了!”
         
         ——
         
         简瑶回房间换好衣服,再次回到走廊,就见薄靳言已经穿戴整齐,西装革履走了出来。忽的见他脚步一顿,看着地面:“沉默,别挡路。”
         
         简瑶循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注意到他房门口地上,横着一只硕大无比的乌龟。
         
         那乌龟竟像能听懂人话,慢吞吞的往门边爬去。
         
      
       ☆、拨云见日
      
         天色蒙蒙亮,树林看起来阴冷僻静、枝藤料峭。
         
         这是城郊一片空置的土地,树木杂草丛生,还堆积着不少陈年的垃圾,人迹罕至。
         
         简瑶和薄靳言把车停在一条土路上,下车走过去。
         
         到处都是警察,林子的地面全被刨翻过来,还有几个深坑。简瑶一抬头,就见两名警察站在其中一个坑中,正弯腰提起个巨大的黑色塑料袋。另一侧的空地上,有好几个这样的塑料袋。警察们正一个个打开清点,每个人沉肃的神色里,都流露出不忍。
         
         简瑶心里一阵难受,收回目光。
         
         这时,李熏然从前方跑过来。俊脸冷毅,一讲话全是寒冷的白气:“大致是八个人,分割成许多块。初步判断最近一具死亡时间是一周前,因为最近气温较低,保存得比较完好。其他的死亡时间都在数月以上,最早的应该有一年多。”
         
         薄靳言脸上没什么表情,跟他一起快步朝前走。
         
         简瑶停下来:“我不过去了。”
         
         两个男人同时回头看着她。
         
         李熏然看到她略显苍白的脸色,点头:“你先去车上呆着。”
         
         “嗯。”简瑶看向薄靳言,他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站得笔直,显得个头越发的高。他定定的看着她,眼中忽然闪过一丝了然:“害怕?”
         
         简瑶轻声答:“不想看。”
         
         薄靳言静默几秒钟,淡淡的说:“这是你最像个小女人的时候。”
         
         李熏然微微一愣,简瑶也一怔。但经验告诉她,后面肯定没好话。果然,就听到他用没什么温度的声音继续说道:“真是个悲剧。”
         
         简瑶看他一眼:“反正我不看。”转身走了。
         
         薄靳言也转身,神色自若的朝尸袋方向走去。李熏然看着两人的相处模式,有些意外,看一眼她的背影,转头跟上薄靳言。
         
         ——
         
         天色渐亮,人的视野也变得清晰起来。
         
         薄靳言蹲在地上,戴着手套翻看袋子里的东西。李熏然蹲在他边上。
         
         这是些切割得非常利落的尸块,断面整齐、皮肤完好,一共七块,包括四肢和躯干。其他死者大致也是被切割成这个数量。
         
         李熏然一边说,一边用手在尸块上比划:“按照法医初步检验结果:死因是窒息。脖子上有瘀痕,是用市面上常见的一种尼龙绳勒死造成的。凶手用某种利器进行分尸,目前还无法判断具体是哪种利器。除此之外,尸体几乎没有遭受其他伤害。”
         
         旁边另一名警察问:“薄教授,你昨天说,凶手的内心诉求,都会反应在尸体上。现在他的诉求是什么?”
         
         薄靳言举起一块端详,徐徐答道:“没有性侵、没有生前死后的虐待折磨,也没有放血、没有中毒、没有拿走任何器官……凶手只做了一件事——杀人分尸。”
         
         李熏然看着尸块,蹙眉出神。就像薄靳言说的,他之前一直以为,少年们可能会遭受性侵和虐待,然后才被杀死。没想到这些都没发生,直接就杀掉了。
         
         另外那警察迟疑的问:“你的意思是,他诱拐那些青少年,目的就是要杀了他们——为了杀人而杀人,他是不是想报复社会啊?”
         
         薄靳言转头朝他微微一笑:“真正的心理biantai者根本不关心社会,又怎么会报复社会?他们杀人是源自内心需要,不是自暴自弃。”
         
         那警察一愣,李熏然也抬起浓眉望着他。
         
         薄靳言站起来,望着不远处农贸市场的方向,神色疏淡而倨傲:“既然他不玩其他任何花样,反而替我省事。他的标记行为、内心诉求和幻想,只可能隐藏在杀人分尸这个环节里——他是如何肢解这些受害人的,用哪种工具,按什么次序,具体手法如何……把这个弄清楚,事情就简单了。”
         
         ——
         
         简瑶在车里等了好一阵子,也没见薄靳言回来。天都大亮了,才有个年轻警察跑过来:“简小姐,薄教授刚才已经坐车走了,让你回去等他。”
         
         简瑶有些奇怪:“他去哪儿了?”
         
         警察答:“说是要去拿点东西,没告诉我们去哪儿。”
         
         ——
         
         凌晨十二点,简瑶被外头的异响吵醒了。
         
         她在睡衣外头披了件外套,穿着拖鞋就走出去。
         
         声音不是从薄靳言的卧室传来,而是走廊尽头一个她还没进去过的房间,“嚓——嚓——嚓——”不知道在干什么。
         
         敲了敲门,里头传来薄靳言的声音:“进来。”
         
         一推开门,就闻到股血腥味儿。简瑶楞了一下。
         
         屋内灯光异常明亮,房间也非常的大。乍一望去,墙壁天花板都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最醒目的就是薄靳言。他穿一套雪白的连体医护服,戴着同色的口罩和帽子,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修长乌黑的眼睛。看起来像是刚从《生化危机》里走出来的人,冷冰冰阴森森。
         
         他身旁是一个长方形的金属台,上头躺着个裸~体男人,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