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5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一声轻响,他把盘子放下了。
         
         “难吃。”他的声音还是那样低沉悦耳,“肉太老,盐太多。”
         
         简瑶心中忍耐的蓄积的火气,仿佛随着他这句话,“砰”一声,被引爆了。
         
         她冷着脸走到他面前,“哐铛铛”把那盘鱼拖过来。然后一字一句的说:“我有邀请你吃吗?”
         
         说完她就坐下,拿起筷子,一口口沉默的吃起来。
         
         薄靳言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站在原地,就像一棵白色的安静的树。窗外狂风大作雨声淅沥,屋内却似乎更静了,连燃气灶上火焰燃烧发出的轻响,似乎都清晰可闻。
         
         忽然间,他身形一动,缓步朝她走过来。
         
         简瑶依旧低着头,当他不存在。但是眼角余光瞥见,他把一件男式外套搭在旁边的椅背上。
         
         简瑶心头一怔,但还是没说话。
         
         这时他却转身,绕过餐桌,朝流理台走去。
         
         ——
         
         简瑶静静的望着他挽起袖子,在水龙头下洗净双手,然后就站到砧板前,开始切鱼肉片。
         
         他低头切菜的时候没什么声音,但简瑶隐约看到他放到盘子里的鱼肉,一片一片,整齐漂亮;他似乎沉思片刻,才把鱼肉接连不断丢进锅里,再一片片快速捞出来,动作优雅流利漂亮。而简瑶也再次看到他那双手。
         
         刚刚他放下衣服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他的手白皙而修长,并不像简萱说的瘦骨嶙峋。
         
         终于,他停止了动作,端着盘子,凝视了片刻,转身,将一盘冒着热气的鱼肉,推到她面前。
         
         “这才是生滚鱼肉片。”
         
         简瑶抬头看着他。
         
         所以他忙碌这一阵,是要做鱼给她吃,以证明孰优孰劣?
         
         她原本气愤的心情,因为他这一系列举动,变得有点难以言喻。
         
         他站得很近,简瑶又看到了他的脸。这次他没戴口罩,但是带了副大大的、看起来非常繁复精密的眼镜,挡住了半张脸。镜片隐隐泛着红光。
         
         夜视镜?
         
         他家里没有手电,是因为他戴着夜视镜?
         
         而他露在外面的鼻梁修长而笔直,薄唇轻抿,下巴的线条看起来也很正常,匀称干净,没有像简萱说的“皱巴巴凹下去”。
         
         ……
         
         简瑶还是没理他,低头继续吃自己的鱼肉片。
         
         过了几秒钟,就瞥见他直起身子,一句话也没说,转身踏上楼梯。高高的白影,很快消失在黑暗里。
         
         一楼又只剩下简瑶自己。
         
         她先拿起那件衣服,有点眼熟。她很快想起——这不正是她来面试那天,傅子遇挂在衣帽架上的外套?中途他还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原来如此。
         
         她忽然想起傅子遇的话。他说薄靳言性格古怪孤僻,一个朋友都没有。
         
         所以说,薄靳言其实有人际沟通方面的困难和障碍?
         
         想到这一点,简瑶的心里倒是没什么火气了。她又拿起筷子,从他做的那盘鱼最下方,选了块最小的。再把其他的稍微移动一下,掩饰痕迹。
         
         鱼肉入口,她一怔。
         
         ——
         
         简瑶是被“哐铛铛”的撞击声惊醒的。她从沙发里坐起来,抬头一看,原来是风把客厅西面的两扇窗,刮得连续撞在金属窗棂上。
         
         天色依旧沉黑,雨声似乎小了点,风却更大了,呼呼呼就像野兽在屋外呼啸。
         
         简瑶心想玻璃可别撞碎了,立刻起身走过去。刚到窗前,就见楼梯上多了个人影。薄靳言正缓步下楼——大概也是听到了刚才的声响。他的表情隐在黑暗里,看不清晰。一双眼倒是红光闪闪。
         
         简瑶没管他,径自抓住其中一扇窗玻璃,迎着大风,用力合上、锁住。刚要伸手去关另一扇窗,猛的感觉窗外一阵巨风迎面扑来,天空白电一闪,眼前的玻璃窗已经重重的朝窗棂撞去……
         
         简瑶条件反射转身躲避,同时抬起双手挡住脑袋。猛的右手手腕被人握紧,她被人往旁边拉了一大截。同时听到身后“哐当”一声巨响,紧接着是大面积脆裂的碎响……
         
         简瑶心头一惊,转身望去,就见之前那扇玻璃,已经只剩下尖锐破裂的边沿,而闪电之下,满地都是碎玻璃渣。
         
         好险。
         
         她再转头,正对着薄靳言。他还是老样子,戴着大大的夜视镜。只是因为站得更近,简瑶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陌生的气息。而手腕还被他牢牢握住。
         
         “谢谢。”她抽手,不动。下一秒,就见他突然弯腰、伸出长臂,抱住她的后背和膝盖窝——居然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简瑶震惊:“你干什么?”
         
         薄靳言低头看了她一眼:“我不认为你能在不戴夜视镜的情况下,绕过地上所有玻璃碎片,回到沙发。尤其是你的身体反应速度完全算不上敏捷。”
         
         简瑶还没说话,他已经迈开长腿,朝沙发走去。
         
         他的个头非常高,简瑶在他怀里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而因为紧贴着他的胸膛,男人身上淡淡的清冷的气息越发明显。隔得这么近,越发觉得他十分挺拔修长。
         
         简瑶还没被男人这么抱过,感觉有点不适。但他说得对,只能任由他这么抱回去。
         
         他很快把她抱到沙发前,轻轻放下。虽然他刚才讲话还是有点气人,但是救了她,简瑶:“谢谢。”
         
         黑暗间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直起身子,停了一瞬,转身走向厨房。
         
         简瑶看到他在厨房转了一圈,然后又走回来。
         
         “相信你已经有了判断。”他说。
         
         简瑶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鱼。可她明明只动了最下面的一点点,他怎么看出来她吃过了?
         
         她也不扭捏,坦然答:“我承认,你做的鱼的确比我好吃。不过你之前讲话太气人了。”
         
         对于她的批评,薄靳言没有任何回应,而是轻声说:“晚安。”这回简瑶听出来了,他声音里有淡淡的笑意。而简瑶几乎可以断定,这份笑意是因为鱼的胜利。
         
         转眼间他已上楼去了。
         
         ——
         
         简瑶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蒙蒙亮,雨不知何时也停了。
         
         她站起来,深吸一口清晨清新而冰冷的空气,屋子里空旷而寂静,一如之前每一天,楼上也毫无动静。
         
         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简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她把傅子遇的衣服叠好放在沙发上,又把客厅的碎玻璃渣扫干净,就回家了。
         
         ——
         
         色寂冷,路上行人稀少。简瑶昨晚总共没睡几个小时,人也有点恹恹的。
         
         她没有回警察大院,而是回了母亲和继父那边,免得他们担心。
         
         继父在机关上班,住在单位的宿舍大院里。简瑶没给家人打电话,只短信报过平安,免得他们大清早起来接她。她沿着大院的便道,一人朝前走,忽然就见到前方,几个眼熟的保安匆匆走过来。
         
         交错而过时,简瑶隐隐听到他们在讲话,语气焦急而愤怒。
         
         “肯定是他,那个怪人。”
         
         “对,一定是他拐走了孩子。”
         
         “不能等了。”
         
         ……
         
         简瑶听到“拐”字,顿时警醒,想起李熏然讲过的失踪案。一回头,保安们已经跳上门口一辆面包车,走远了。
         
         简瑶立刻给李熏然打电话,虽然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她觉得这可能跟案件相关,有必要告诉他。
         
         然而李熏然电话打不通。简瑶想起他这几天似乎说要下乡查案,信号一直不好,只好先上楼回家了。
         
         ——
         
         听简萱一说,简瑶才知道,是一个保安从乡下来城里玩的儿子,昨天失踪,到现在还没回来。其他情况,简萱也不清楚了。
         
         “听说已经报案了。”简萱说,“但是失踪不到48小时,派出所不给立案的。”
         
         简瑶点点头,又打一遍李熏然电话,还是不通,倒头睡下。
         
         ——
         
         简瑶再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乌云散尽,天空阳光清透灿烂。
         
         简瑶收拾了一会儿,吃了东西,拿起包准备出门。
         
         简萱奇道:“你今天还去别墅啊?早上不是刚回来吗?”
         
         简瑶答:“工作还剩一点就完成了,今天收尾,明天开始,不用去了,也好过年。”顿了顿说,“我昨天见到薄靳言了。”
         
         “是吗是吗?”简萱一下子来了精神,“是不是很惊悚?”
         
         简瑶想了想,没回答,只叹了口气。
         
         跟妹妹八卦完昨晚的经历,简瑶就出了门,去为这二十天的工作画一个完美句点,跟薄靳言的关系也会就此终结。
         
         然后,日子就会这么平静的过下去,寒假结束,她就会回B市,到签约单位实习、上班,然后找个男朋友,结婚、生孩子。
         
         可是简瑶没想到,就是这个午后,在别墅里,还会有更惊心动魄的事发生。而这天之后,她的生活不再平寂,她预定的人生逐步偏离航线,驶往另一个诡异的、全新的方向。
         
      
       ☆、他的身份
      
         (老墨温馨提示:昨天的章节补齐了,没看的同学记得倒回去看)
         
         ——————
         
         雨后的天空,呈现纯净澄澈的湖蓝色。林间小径静谧幽深,每一片树叶都是湿漉漉的,在阳光下闪耀着光泽。
         
         简瑶缓步其中,看着满目清新的颜色,心情也变得柔和安宁。
         
         一会儿向薄靳言告个别吧。套用简萱的“妖怪逢春论”,对于怪人也应当予以祝福。
         
         别墅矗立在一片绿意里,静雅依旧,时光仿佛在这里凝固。
         
         简瑶步伐轻快的走过去,到了十多米远的地方,却是一愣。
         
         门敞开着。
         
         平时她来的时候,门大多虚掩着的,从外头看不出来。有时候门也会关着,她一敲门,门锁会自动打开,应当是二楼的薄靳言给开的。但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大开着。
         
         她又往前走了几步,这才看到客厅里影影绰绰有些人,还有隐约的对话声。
         
         前所未有的情况。
         
         简瑶停在原地不动,盯着门内,仔细倾听。就在这时,里面有人转头看过来:“是谁?!啊……是你!”
         
         紧接着从屋里走出来几个人,简瑶怔住了:是早晨在院子里碰到那几个保安。
         
         ——
         
         简瑶经常在宿舍大院里进出,保安们即使叫不出她的名字,也都认得她。其中一个还是认识多年的老保安,直接喊道:“简瑶?你怎么来了?”
         
         简瑶看他们神色紧绷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