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3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也抬头看一眼画面,低沉醇厚的嗓音没有半点起伏:“无聊,像木头一样。”
         
         傅子遇嗤笑:“人是你自己挑的。”一转头,发觉薄靳言手里刚才还满登登的盘子,已经空了。
         
         他默然片刻,还是忍不住念叨:“你不吃鱼会死啊?”
         
         薄靳言把长指上的鱼渣舔干净,微微一笑答:“不。但是欲求不满我会变得很暴躁。”
         
         ——
         
         那天跟简瑶吃完饭,李熏然就开始忙。一方面要忙手头其他工作,另一方面也要跟青少年失踪的案子。
         
         但这个案子的调查,陷入了困境:失踪的青少年来自不同区县,失踪时间也不一样。李熏然找不到直接证据,证明真的有这么一个团伙存在。局长虽然对于他的发现非常重视,但凡事也讲求证据,所以现阶段也不可能正式并案调查、投入更多警力。
         
         这天下了班,李熏然专程请局里一个老刑警吃饭。
         
         正值冬夜,天寒地冻,两人坐在一家小店里,热气腾腾吃着火锅。三杯酒下肚,李熏然开始请教老刑警。老刑警瞥他一眼,说:“李熏然,你还真是没事找事儿。”
         
         李熏然笑。是啊,他的确是没事找事儿。但他找定了。
         
         他点了根烟,一边抽一边说:“我相信我的直觉。这些案子肯定是同样的人做的。别人不查,我不能放下。放下的话,孩子肯定还会继续这么一个个失踪。”
         
         老刑警不做声了,过了一会儿说:“不好查,全国这么大,你知道他们从哪儿来的?人到他们手里,要转手几次?他们又做得了无痕迹。
         
         想破案?两个办法:一、找个专家神探来。这种案子,不是我等凡夫俗子破得了的。不过现在的专家大多是扯淡,神探我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所以这个可能性接近于零;
         
         第二条路,就是跟当年老简似的。九十年代初,那时候贩卖孩子的人比现在多多了。老简怎么破案?他化妆成要饭的,在那些农贸市场、汽车站,一蹲就是两月,后来都有人贩子托他‘运货’了。他连续抓了很多人贩子,立了大功。只可惜老简死得太早,太惨。不过现在这么干也不一定有用,城市大了,人多了,罪犯也变聪明了。”
         
         李熏然听完端起杯酒,不声不响的喝了。老刑警又说:“对了,那天跟你在一块儿的,是简瑶吧?小姑娘看着不错,越长越漂亮了。我说你小子可别犯浑,干刑警这一行,找个合适的不容易。好好对人家,早点把婚结了是正经。”
         
         李熏然:“结个屁婚。她是我妹。”
         
         ——
         
         日子一天天过得很快,每天下午,简瑶都会把完成的文档,发送到电脑上那个邮箱地址。第二天查看,都有对方邮箱自动发送的阅读收条。但薄先生并未回复过邮件,也依旧没露面。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只是时常看到别墅里那根极品钓竿,简瑶的钓鱼瘾也被勾了起来。
         
         连续工作一星期后,她特地挑了个天气很好的日子休息。这天是周末,太阳一出来,她就给李熏然打电话。
         
         接到她电话时,李熏然正穿着臭烘烘的“乞丐装”,满脸污迹的坐在城南市场的某个角落里,用一双黑巴巴的眼睛,不动声色的望着来往行人。他现在一有空就到这里蹲守,好几天了,但是毫无所获。
         
         “钓鱼?我值班呢。”他心不在焉的答,“这样吧,下午‘秘库’见,我时间说不准。”
         
         说完他就挂了。简瑶笑笑,继续收拾渔具。想起他说的“秘库”,倒是微微一怔。
         
         那是两人孩提时发现的一个钓鱼好去处——某条小溪的入江口。那里水草繁密,背风向阳,鱼总是很多。不过位置挺偏,一般人不知道。少年时代的李熏然,特意为其命名“秘库”。
         
         秘库人迹罕至,还有一个原因——它刚好就在传奇别墅所在山腰的下方,垂直距离并不远。鉴于鬼屋的声名,很多人都不往那边去。
         
         现在薄靳言回来了,从他家客厅的窗户向下眺望,就能将那里一览无遗。
         
         秘库已经不再隐秘了,但依旧是记忆中的好地方。
         
         ——
         
         吃了午饭,简瑶就出发了。正是一天最暖和的时分,阳光将山林小径照射得斑驳静谧,经过别墅,再穿过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眼前豁然开朗。黑褐色的岩石间,藏着一片波光粼粼的水面,一直延伸连接到远处的大江。这就是秘库了。
         
         周围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简瑶找了棵大树坐下,钓了一会儿,忽然瞥见对面的一棵树下,也插着根鱼竿,但是没有人。
         
         就在这时,她手机响了,是李熏然,非常干脆的语气:“有事,来不了。”
         
         简瑶:“李熏然!我人都到了。”
         
         李熏然就笑:“那你自己玩儿,秘库归你了。注意安全,有事给我电话,我挂了啊?”
         
         简瑶叹了口气:“再见。”
         
         挂了电话,她坐了一会儿,起身走过去看那支无人竿。
         
         有点意料之外,但又是情理之中——居然是那根DAIWA红虎。
         
         简瑶心念微动,抬头四处张望。可是周围树静影深,还是半个人影都没有。
         
         她转身刚想走,猛的听到鱼竿上铃铛一阵急促轻响——大鱼咬钓了。
         
         ——
         
         简瑶把钓上来的将近一尺长的鲤鱼,装进鱼篓里。她再看着空空的鱼钩,想了想,在原来他插鱼竿的地面旁,找到了饵料盒,给他原样装好放了回去。
         
         许是DAIWA红虎当真威力非凡,又或者难得暖和天气,鱼儿都变得踊跃。她还没走回自己的位置,他那边又有鱼咬钓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竟让她替他钓起了六条鱼。
         
         薄先生还没回来。
         
         简瑶想他或许是有急事离开了,不过几万块的鱼竿就这么随随便便插在水边,幸好遇到了她。
         
         后来简瑶干脆把自己的竿子移到他边上,还把他饵料盒里最简单最原始的蚯蚓们,换成了她独家秘制的鱼食。顶级鱼竿搭配顶级鱼食,果然是无敌的。天快黑的时候,简瑶已经钓起满满两大篓鱼,再钓就装不下了。
         
         她颇费了些力气,才把鱼都搬回别墅,把他的竿子也放回原处。想了想,给他发了封邮件:“薄先生,河边偶遇你的鱼竿,不知你是否是有事回不来,冒昧的替你拿回来了,还有钓上来的鱼。若有不妥,见谅。”
         
         她提着几条鱼就回家了。晚上的时候,手机提示有新邮件。打开一看,居然收到了薄先生有史以来回复第一封邮件:
         
         “鱼很好。谢谢。”
         
         ——
         
         第二天简瑶去别墅时,里面照旧没人。她也没把昨天的事放心上,埋头继续工作。
         
         休憩的时候,她去洗水果。一进厨房,就闻到阵阵鱼肉香味。打开冰箱一看,瞬间微微一震——好多鱼。
         
         昨天近乎空空如也的冰箱,今天琳琅满目。红烧鱼、清蒸鱼、泡椒鱼头、鱼肉切片、炖鱼汤……全塞满了,都是吃剩下的。
         
         简瑶关上冰箱,忽然有点想笑——大半夜一个人做了这么多花样,这位薄先生,一定是很喜欢很喜欢吃鱼啊。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过了几天,又是难得的好天气,简瑶跟妹妹去了秘库。李熏然压根儿就没了踪迹,简瑶也没打扰他。
         
         刚到水边,又看到了DAIWA红虎。简萱认清了牌子,震惊道:“这谁的啊?太潇洒了。”
         
         简瑶也有点奇怪——怎么又把竿子扔这里不管了?
         
         这时简萱已经把竿子提了起来:“姐,空的。空钩,被鱼吃了?奇怪了,那鱼呢?这种钩鱼很难挣脱的。”
         
         简瑶闻言心念一动,低头找了找,发觉地上连饵料盒都没有。就一根竿子,光秃秃的插在这儿。
         
         简萱也发现了,更疑惑了:“这人是姜太公,等着鱼上钩呢?”
         
         简瑶已经明白了,微微一笑答:“不是等鱼。”
         
         等她呢。
         
      
       ☆、你好再见
      
         从外表看,简瑶是个十分斯文秀气的女孩。她长发披肩,身材苗条,肤色白皙,五官清秀。尤其一双乌黑的眼睛,澄澄湛湛像是含着水光,为她增添了几分出众的气质。
         
         她穿衣打扮的风格也是如此:温婉、精致,但绝不夸张,也不马虎。她很懂搭配,普通的牌子穿到她身上,也会显得耳目一新。她讲话的声音也是温温柔柔的,但是绝不拖泥带水。她也会无拘无束的大笑,但举手投足间,总有一份女孩子的娉婷纤柔在里头。
         
         这种气质,遗传自温文婉约、性格贤淑的母亲。但她的骨子里,也有父亲的洒脱率性。虽然父亲只陪了她六年,但他讲过的许多话,小小年纪的简瑶都印象深刻。譬如“大丈夫行事顶天立地、问心无愧”,譬如“人生得意须尽欢”,还譬如“君子之交淡如水”。
         
         所以这天夕阳西下、垂钓结束时,她把“DAIWA红虎”和十几条鱼都留在岸边,就叫简萱收拾东西走人。简萱觉得不可思议:“扔这儿不管啦?”
         
         “不管。他自己会来拿。”
         
         等到快走到家门口时,简萱忽然想起个关键点:“姐,你给他钓了这么多鱼,他没其他表示?就发邮件说个谢谢?”简萱平时不是斤斤计较的性子,只是怕别人因为姐姐性格大方,趁机占便宜。
         
         简瑶没往这方面想,反而是薄靳言今天的举动,令她觉得,他似乎是个率性可爱的人。她笑答:“你不觉得挺有意思的?”
         
         简萱撇撇嘴:“我只觉得你对妖男太好了。真是妖怪也有春天啊。”
         
         简瑶失笑:“去你的。”
         
         ——
         
         然而简瑶没想到,三天后,她真的收到了薄先生的“表示”。
         
         这天她刚进家门,就见桌上放着个大盒子,简萱正围着端详,貌似已经研究半天了。
         
         “B市,傅子遇寄来的。”简萱好奇的问,“他不是妖男的基友么?寄什么给你?”
         
         简瑶也猜不出来,傅子遇并没提过要寄东西。拆开一看,大感意外——居然是一根崭新的、跟薄靳言那根一模一样的“DAIWA”红虎!
         
         简瑶给傅子遇打电话。
         
         B市那头,傅子遇正一身白大褂,坐在办公室里翻看病历档案。他的声音听起来一如既往的轻快温和:“简瑶,请收下。是靳言托我买了送你的,谢谢你的鱼——你知道他有多喜欢吃鱼,没有别的意思。”
         
         简瑶当然不干:“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傅子遇微笑:“他已经有一根了,我又不钓鱼。你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