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他来了,请闭眼_第2章

作者:丁墨 大小:76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13:10
        房子里度过的。她们跟继父的关系也很好。只是那边房子不大,简瑶成年后,就提出住到这边来。有时候简萱也会两头跑,不过逢年过节,全家人都是在一起。
         
         简萱也在外地念书,今年大一。今天刚挨了十多个小时春运硬座回到家里,浑身懒散得不行。可一听姐姐提到“面试”,她来精神了,翻身坐起盯着简瑶:“我听妈说,你去‘那里’面试了?”
         
         简瑶微微一笑:“嗯,我去‘那里’面试了。”她把面试经过简单说了遍,只是因为保密要求,没提翻译的具体内容。
         
         谁知简萱的神色却变得有些高深莫测:“所以——你还没见过那个……薄先生的真容?”
         
         “没啊。”简瑶望着她,“怎么了?”
         
         “唉。”简萱忽然拍了拍她的肩膀,用非常凝重沉痛的语气说道,“姐,你要有心理准备。我应该是见过他的——他长得实在太吓人了。”
         
         简瑶一怔,脑海中条件反射浮现出二楼那个挺拔男人的身影。
         
         长得吓人?
         
         简萱立刻讲了来龙去脉。原来她去年清明节回家,有一次跟同学去山涧钓鱼,路过那幢别墅,看到了站在二楼的男人。那时简瑶人在B市没回家,所以不知道。
         时间过去将近一年了,简萱还对那“惊鸿一瞥”记忆犹新。她有点恶寒的说:“他瘦得只剩皮包骨,眼睛凹下去,皮皱巴巴的——好像个骷髅……不,像妖怪!后来还有一次,我同学说好像在街上又看到他,戴着口罩,看不到脸——估计他也是怕吓到别人吧。”
         
         简瑶听完,只是沉默不语。简萱意犹未尽的说:“总之良心建议:如果那个人就是薄先生,以后你遇到了,不要看他的脸。”
         
         简瑶失笑:“那也不用。既来之则安之,他也吓不到我。”
         ——
         又聊了一会儿,简瑶看时间差不多了,抬头望向对面的警局办公楼。某个她熟悉的窗口,灯还亮着。她说:“晚上叫李熏然一块吃饭。”
         
         简萱却说约了同学,风风火火走了。
         
         于是简瑶走到窗口,给李熏然打电话:“熏然,是我,简瑶。我回来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简瑶就看到对面那个窗口,遥遥出现个人影。
         
         “先把脑袋伸出来,验明正身——我有望远镜。”他不紧不慢的说,但声音里已经有了笑意。
         
         这头,简瑶也笑了。
         
         ——
         
         李家和简家是世交,李熏然比简瑶大四岁,两人从小玩到大,可谓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后来李熏然考上警校,见面就很少了。他毕业后又分配到外地,正好简瑶也念大学,就更难见面。算起来,已经有三年没见了。
         
         天色已经全黑,一盏盏路灯像浮动的明珠,一直点缀到长街的尽头。夜色暗柔而朦胧,李熏然就靠在警局门口的那根灯柱下,一身笔挺的警服,似笑非笑望着她。
         
         简瑶微笑走近他。
         
         到了跟前,正要说话,他颀长的身体却忽然往前一倾,伸手把她抱进怀里。
         
         “好久不见,简瑶。”他轻声在她耳边说。
         
         简瑶没想到他会突然抱自己,微微一怔,笑着伸手回抱住他。
         
         两人就在附近找了个小饭店,李熏然挑了个靠窗的位置,一扇雕花屏风与外间相隔,自成幽静*的空间。他哗啦哗啦翻着菜单,简瑶就看着他不说话。
         
         他也不抬头,一边指挥服务员下单,一边说:“怎么?外国语学院见不着帅哥啊?”
         
         简瑶非常认真的答:“的确。”
         
         李熏然嘴角浮现笑意。
         
         他的长相是那种很端正的英俊,眉目乌黑、唇红齿白。也就是人人看到他,都会觉得小伙子很精神漂亮。但他从小就是个挺拽挺傲的人,这使得他的英俊看起来不那么好亲近。简瑶觉得,当了几年警察后,这种气质更明显了。他看起来更硬朗,也更冷峻。
         
         点好了菜,他一只手扶着椅背,一只手指点着桌面,盯着她一会儿,又笑了:“过几天带你去钓鱼?”两人小时候就经常漫山遍野的跑,钓鱼挖菜,不亦乐乎。
         
         “好啊。”简瑶也双手支着下巴望着他,“我在学校还加入了钓鱼协会,我的技术现在非常惊人,你做好心理准备。”
         
         李熏然大笑。
         
         过了一会儿又问她:“找男朋友了吗?”
         
         “没。你呢?”
         
         “也没,忙死了。”
         
         ——
         
         饭刚吃到一半,李熏然手机响了。他接起讲了几句,神色变得凝重。挂了电话,他就拿起外套摸出钱包:“局里有事,我得走了。你自己慢慢吃。服务员,结账。”
         
         简瑶也拿出钱包:“我来吧。”
         
         李熏然笑笑,服务员过来了,简瑶刚想掏钱,他一把摁住她的手,力气大得惊人,动都动不了。
         
         等服务员找零的时候,李熏然想起正在办的案子,朝简瑶招招手,让她脑袋凑过来,低语道:“最近咱们这儿,可能有个拐卖组织在活动,专拐青少年。你和你妹虽然超龄了,不过还是当心点。这事儿还在查证,没有公开。”
         
         简瑶一愣,又听他说:“这事儿是这样的,也是你哥们儿我发现的。上个月我整理案件档案,发觉去年全市,还有下边区县,一共失踪了九个人,数字比往年高一倍。”
         
         简瑶听得蹙眉,接口问:“然后?”
         
         “然后我就做了个统计。九个人里,居然有八个是13-18岁的青少年,而且失踪地点都是在市里。这事儿就悬了。”他低声说,“根据局里记录,我又问了老刑警,这几年的确有拐卖组织在附近活动。他们很可能是被拐卖到黑工厂了。”
         
         简瑶眉头蹙得更重,李熏然拍拍她的肩膀:“我会破案的。”
         
         ——
         
         简瑶把他送到小店门口。李熏然走出一段,一回头,发觉简瑶还站在原地,安安静静望着他。此时夜色已经深了,天上的月色和地上的灯光,朦脓交织仿佛已溶在一起,路上行人稀稀疏疏。李熏然看着简瑶,她穿着浅huangse毛衣、深色裤子,乌黑的长发披落肩头,越发衬得整个人白皙而娉婷。
         
         “进去!”他远远吼了一声,简瑶点点头。他转身,搓了搓双手,嘴里呵出口冷气,迈着大步走了。
         
         ——
         晚上简瑶向妹妹转述了李熏然的话,只听得她紧张兮兮,连说明天就去买防身工具。
         
         姐妹俩说了半宿的话。临睡前,简瑶想,刑警一忙起来昏天暗地,跟李熏然的钓鱼之约,只怕要无限期推后了。再想到白天的面试,眼下把这份工作干好最重要。
         
         第二天早上,简瑶还在厨房做早餐,快递就上门了。简萱签收了拿给她:“同城的。”
         
         简瑶打开一看,果然是傅子遇寄来的工作协议。她仔细看了遍,没什么问题,翻到最后签字页,却是一怔。
         
         甲方的名字已经签好了——“薄靳言”。
         
         简萱好奇的探头过来:“妖怪寄来的?这字怎么样?”
         
         简瑶答:“字如其人。就算他是妖怪,也是个很有风骨的妖怪。”
         
         简萱:“哦哦哦——”
         
         简瑶从包中拿出签字笔,刚想签名,笔尖触到纸面,又停下。她拿过来张白纸,演练了十多遍,这才提笔一挥而就,将自己名字签在他边上。
         
      
       ☆、鱼鱼鱼鱼
      
         潼城位于长江某条支流的边上,群山环绕,交通闭塞,过去一直很落后。直至2000年前后,高速公路开通,潼城的发展也像坐了高速列车,一发不可收拾,现在俨然成为本省经济重镇。跟其他新兴城市一样,潼城的人想出去,都去北上广;而周边的人,都想来潼城。
         
         简瑶上大学这几年,每年回家,更是能感觉家乡一年一个样--老建筑一片片消失,商品房楼盘拔地而起,人也越来越多。当然,也有不变的东西。譬如绕城而下的磅礴江河,譬如城市正中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还譬如她眼前这幢仿佛脱离了尘世和时光而存在的僻静别墅。
         
         早晨八点,她如约而至,一敲门,发现门是开着的。屋内静谧而沉寂,只有阳光照射在深褐澄亮的地板上,似乎并没有人。
         
         昨天傅子遇还给她打了电话,说他很快要返回B市,让她今后在别墅一切自便。一楼除了上锁的房间,随她使用——看来这就是“自便”的开始。
         
         ——
         
         客厅里一切摆设照旧,唯有靠近窗户的一隅里,多了张白漆方桌和椅子。桌上放着台笔记本电脑、一摞陈旧发黄的文档。按照协议,正式工作量较大,还是采用电子文档。
         
         简瑶在桌前坐下。
         
         窗外,远山蜿蜒,积雪连绵如同白缎;近处,松林皑皑,阳光清透越过枝梢树尖。再看向桌面,整洁如新——不错,工作环境挺惬意。打开电脑,她在桌面发现一个TXT文本文档,标题是个邮箱地址,内容是空白的。
         
         简瑶又起身,在屋内转了一圈。
         
         客厅旁就是餐厅,简瑶闻到点残余的烟火气,想来薄先生平时还是会在家开伙。她把自己带来的水果放进冰箱,里头几乎是空的,唯有半碗醇白的鱼汤。
         
         餐厅有个侧门,连接着一段走廊。简瑶往前走了几步,意外发现墙边角落里,扔着支钓鱼竿。
         
         小城水多鱼多,很多人家都备有鱼竿,这不稀奇。稀奇的是,面前这根是“DAIWA红虎”,还是限量版,全球最好也最贵的钓竿之一,许多钓客心中的神器。
         
         简瑶驻足欣赏了一会儿,又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这才继续朝前走。
         
         快到尽头时,她的脚步不由得一滞——
         
         面前是个非常幽暗的小厅,厚重的窗帘遮挡住两侧的窗,就像封死了一样,没有半点光线shejin来,黑黢黢的,也很阴冷。小厅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两扇紧闭的门。
         
         简瑶走进阴暗里,走到其中一扇门前,轻轻一推——不动,上锁了。
         
         她转身走回客厅。也转得差不多了,她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埋头开始工作。
         
         ——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简瑶坐在原地,几乎都没挪过窝。
         
         她埋头工作的时候,傅子遇就坐在二楼某个挺幽闭的房间里,面前是满墙的监视器屏幕。
         
         他盯着其中一个画面里,简瑶纤细安静的身影,转头对薄靳言说:“这位小姐还挺安分老实。那我就放心了,明天我回B市。”
         
         薄靳言就靠在一张单人沙发里,长腿交叠搁在脚凳上。衬衣袖子挽起一半,手里拿着盘烤好的小银鱼,一条一条慢条斯理往嘴里放。他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