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64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他的后背上,“老公……”“喂,你这样我没法儿洗澡的。”侯龙涛放松了身体。“就一会儿,让我抱一会儿嘛。”
         这一会儿就是小十分钟,“好了吧?”“好了好了,”施雅跨出了浴缸,“我回卧室等你。”“嘿,不是你说的今晚不要做了嘛。”“你好坏,我是要你抱着我看电视。”背上被打了一下儿。
         “唉。”侯龙涛叹了一口气,暗骂自己没用,又陷进了感情的无底洞。本来只是想用这个女人发泄xingyu,以此达到在心理上报复施小龙的目的,可一旦发现了她对自己的依恋之情,就又不由自主的起了疼爱她之心,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己的这个臭毛病改掉。
         赤身luoti的钻进被窝里,把同样光着屁股的女人搂进怀里,“要我陪你看什么?”“晚间新闻。”(要是我没记错,北京台的晚间新闻应该是在10:00。)“新闻有什么好看的,换……”侯龙涛突然又想起了让他犯难的事儿,电视里正在报道对北京主要路口儿交通流量统计的报导,“你认识宣武交通队的刘江大队长吗?”
         “不认识,怎么了?”施雅用秀发在男人的胸口磨擦着。“没事儿,就是随便问问。”侯龙涛有点儿失望,离任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自己却在刘江身上连一个突破口都找不到,怎么能叫他不着急呢。
         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很强,好像感觉到了年轻的情人不大开心,“你有什么心事吗?”“没有,没有。”侯龙涛不想给自己增添烦恼,总之命由天定,车到山前必有路。把施雅抱到身上,轻吻了她的嘴唇一下儿,“想跟我莋爱吗?”
         “你……你刚才不是说……”女人奇怪的看着他。“哼哼,美女在怀,你让我怎么抗拒呢?”双手放在两个圆滚的屁股蛋儿上捏弄着,“除非你不想要。”“老公……”施雅心花怒放,闭上眼睛,双唇压下来,将男人的舌头吸入了嘴里……
         把陈曦送到学校后,侯龙涛又来到了蓟门饭店,刚想进去,被一个站在门边儿的光头大汉叫住了,“涛哥吧?升哥让我在这儿迎您,他在816房等您呢,这是磁卡,声哥说让您自己开门进去。”仔细一看,才认出是这个人就是第一次见李东升时,跟在他身后的两个保镖之一。
         816是标准间,一进客房,就看到只穿一条小裤衩的李东升趴在其中一张床上,昨晚的那两个妓女都光溜溜的跪在他身边,一个为他捶着背,一个给他捏着腿。“呵呵,升哥,好会享受啊。”“啊,龙涛来了,”李东升指了指另一张床,“来,来,小琴,你去伺候伺候龙涛。”
         “好。”那个捶背的女人兴高采烈的下了床,走到侯龙涛身边就帮他脱大衣。“不用,不用。”侯龙涛拨开她的手。“龙涛,”李东升抬了一下儿眼皮,“他们捏得不错的,试试吧。你放心,她们平时都是不轻易出台的,只接待那些有点儿身份的人,一点儿也不脏。昨儿要不是你说要最好的,我还不会叫她们俩呢。”
         “升哥说哪儿的话,我不是这个意思。”侯龙涛确实是嫌她们脏,但李东升的话说到这份儿上,也不能太驳他的面子,就不再制止女人为他宽衣,“只接有点儿身份的人?接没接过宣武交通队的刘江大队长啊?”“刘江?我没有过。”“我也没有。”另一个女人也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就是随便一问,没接过就算了。“哟,涛哥,没想到你这么壮啊。”小琴解开了他的衬衫,吃惊的叫了起来。另一个女人也不由得往这边看来,“好漂亮的肌肉啊。”小琴更是伸出舌头,在他的一个ru投上舔着,右手解着他的裤子,左手已经迫不及待从拉链口儿伸了进去,隔着neiku在男人的老二上磨搓。
         “喂喂喂,按摩就按摩,别占我便宜。”侯龙涛离开女人,趴在了床上。小琴“嘻嘻”一笑,帮他脱了鞋袜,又跪坐到他屁股上,顺着脊椎骨给他“捏肌”,把他的肌肉托的“啪啪”做响。“哦……哦……哦……”又疼又爽的感觉让男人不得不发出声音。
         “怎么样,不错吧?”李东升笑了起来,“龙涛,你不是说有事儿要问她们吗?”“哦……哦……对对对,那小子的床上功夫怎么样?”侯龙涛闭着眼,咬着牙问。“不怎么样,”小琴换成跪在他身边,捏着他的大腿,眼睛却紧盯着他露在neiku外,坚实的tunbu,“那小子还是个雏呢。”
         “什么!?真的?”侯龙涛的双眼一下儿睁开了,身上一阵犯冷。“真的,”另外一个女人答道,“我们俩还一人给了他五百块的喜儿钱呢。”“来,翻个身。”小琴要侯龙涛躺正了,跪到他脚前,左手托起他的一只脚,右手的大拇指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在他的脚心上钻着。
         “啊……好……说……说详细点儿。”这种疼痛的快感真是没的说了。“先开始他还装得挺吊的,往床上一躺,就要我们给他‘吹箫’。可等我们俩一真的动手,他不到三十秒就缴枪了。后来他让我躺下,看着我的下身,都看呆了,还傻傻的说比光盘里的好看多了,我都快笑死了。”
         “是呀,”小琴接过话茬,“我们俩问了他半天,软磨硬泡的,最后威胁说他要是不说实话,我们就不跟他做了。他还根本就是个小孩儿呢,涛哥要我们跟他做,我们哪儿敢说不做就不做啊,可他好像是真的怕了,就把什么都说了。原来他女朋友从来都不让他碰,昨晚之前他还是个处男呢。”
         “倩倩……”侯龙涛在心里叫了一句,现在真是又想哭又想笑,仙女的歌声在耳边响起,寒冷的冬日中的阳光如同春天般的明媚,脑中尽是陈倩绝世的美貌和清纯的笑脸,不知不觉中就扯了旗。
         “升哥,升哥,你看他。”小琴指了指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侯龙涛。李东升下了床,把衣服穿好,“小娘们儿,便宜你了,跟他爽爽吧。”搂着另一个女人出了门儿,“这哥们儿,还是太年轻,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儿了。”
         一阵温热湿润的感觉从胯间传来,侯龙涛微微抬起头,恍惚间看到一个女人的头在自己的双腿间起落,知道她正在xishun自己的肉木奉,就又把脑袋落回枕头上,双目毫无目的的望着天花板,模模糊糊中,一个巧笑嫣然的长发姑娘出现在眼前。
         “倩倩……”侯龙涛把右手伸到空中,在女孩的脸上“抚摸”着,“告诉我你也像我爱你一样的爱我。”小琴正在男人的阳巨上舔得津津有味,突然听到他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也没抬头,一手捋着肉木奉,一手扶着他的大腿,把一颗睾丸含进嘴里转动,不清不楚的问:“嗯……你说什么?”
         “告诉我,告诉我你爱我。”“嗯……嗯……我爱你……我爱你……”这回小琴听清楚了,以她的专业水准,再加上这个“客人”不同一般,自然会顺着他的要求回答了。小琴的舌尖顶在男人的肛门上,温柔又仔细的舔舐着。
         “啊……”侯龙涛满意的闭上眼睛,在他的脑海中,正在服侍他的不是个妓女,而是他日思夜想的陈倩。小琴手里攥着的荫.经如同铁棒般坚硬,简直要诱惑死她了,昨晚的小孩儿对于她这种床上老手儿连开胃的小菜儿都算不上,跟他做完,直到现在还浑身都不舒服呢。
         从皮包里取出一个biyuntao,给男人戴好,反手扶住高耸的肉木奉,坐了下来。圆大的亀头撑开了荫唇、荫.道内壁,一直顶到子宫,“啊……”小琴长出一口气,开始疯狂的扭动大屁股,又猛烈的上下套动,双手还用力的roucuo着自己的naizi。
         侯龙涛完全沉浸在自己幻想的世界中,小琴已经略有些松垮的荫.道幷不能带给他太大的快感,但心中对陈倩的无限爱恋让他在精神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享受。在女人达到第三次gaochao时,侯龙涛也就一泻千里了……
         上了车,把微型摄像机放进储物箱里,侯龙涛的心情简直可以说是太好了,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知道自己心爱的姑娘一直守护着她冰清玉洁的身体,从没让自己的情敌越雷池半步更让一个男人欢欣鼓舞的呢?借着这种好心情,终于决定要向陈曦展开爱情攻势了……
         “你的脚怎么样了?”侯龙涛漫不经心的问身边的女孩。“啊……还……还有点儿疼。”陈曦脸上微微一红,低下了头。她这个微小的动作,都被男人用眼角儿的余光看到了。侯龙涛嘴角儿向上一翘,确定自己离成功不远了。
         侯龙涛想起当年有一次在外面跟人打架,胳膊被木棍抡成了骨裂,只用了三天就基本感觉不到有什么异样了。接送陈曦已经有两个星期了,要说她的伤早该好了,可她却没有告诉自己,只有两个可能的原因,一是她已对自己暗生情愫,二就是她是那种贪图享受的女孩儿。无论是哪个原因,她都铁定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时间还早呢,去看场电影儿吧。”还没得到答复,侯龙涛就已经掉转了车头。“好吧。”陈曦小声的答应了,两人的第一次“约会”,纯情的女孩总是会有点儿紧张的。
         3:56时到达了大华影院,一下车,还没等陈曦戴上手套,侯龙涛就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儿,“快,四点有一场。”两人小跑着到售票处买了票,女孩儿的腿脚没显出一点儿不灵便。
         大华电影院的“白昼小厅”里全是半环形的沙发,从沙发的靠背上延伸出一个半圆形的罩子,有点儿像“ManInBlack”里WillSmith接受考试时坐的那个椅子,但比那个要宽大、舒适的多,更像是一个小型的歌厅座位。
         侯龙涛在刚才买饮料和爆米花儿时就松开了女孩儿的手,将食物放在面前的圆桌上,两人又都把大衣脱了放在一边儿。电影儿开演后,因为是个喜剧片儿,气氛很轻松。可陈曦的心思幷不在萤幕上,“他刚才是因为一时着急才拉我的手吗?还是他……唉。”边想边伸出左手去桶里抓爆米花儿。
         碰巧侯龙涛的右手也在桶里,两人的皮肤一处即分,陈曦想要收回手,但男人的动作更快,一反手就将她柔嫩的玉指拉住了,慢慢向上,两人的手终于握到了一起。“啊……”立刻有两朵红云爬上了陈曦的俏脸,幸亏四周是一片的黑暗,就连身边的男人也无法看清她的憨态。
         侯龙涛出奇的老实,只是一直拉着女孩儿,没有任何其它不轨的行为。可陈曦的心情还是没法平静,上一次和一个男孩儿如此亲近已经是三年前的事儿了,而且那时自己可以说还很不成熟,现在的心境和那时完全不同了,对于男人的感觉也不再是单纯的青春期的异性相吸了,“我为什么会这样?我爱上他了吗?”
         男人的身体开始移动了,慢慢向女孩倾来,左手也伸了过来。“啊……他……他要干什么呢?”侯龙涛的头已探到了自己的身前,“他……他要吻我吗?我……我是不是该拒绝呢,不能让他觉得我很轻浮,可……可我不想拒绝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