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63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63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麻子答应一声,带着两个人把赵振宇拖了出去,不一会儿就隐隐约约传来了他的哭叫求饶声。
         “哎哟,哎哟,这是干嘛啊,涛哥,瞧瞧你,这么英俊的一张脸都气变形了。”棍儿笑嘻嘻的凑了过来。“去你妈的,离我远点儿。”侯龙涛指着他的鼻子骂了一句。“哎哟,吓死人了。”棍儿停住了脚步,委屈的说。
         侯龙涛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上前两步,“nitama没碰他吧?”“啊?碰……碰他?没……没有,没有碰他。”棍儿害怕的退后了两步。侯龙涛又转向其他人,“他说的是真的吗?”“是真的,是真的。”“大哥?”“啊……棍儿说的是真,他没碰过那孩子。”
         施小龙压在心头的一块儿石头总算是落了地,那些人明显是因为侯龙涛很看重自己,而不敢告诉他鸡奸过自己,他们既然不敢说,自己又不会说出去,看来自己这一生中最大的耻辱是不会为世人所知了。
         “猴儿,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儿?”“我在想啊。”“既然不能让施局长知道这件事儿,我看不如把那小子……”大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大家都不会说出去的。”“不行,大哥,我说了,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侯龙涛一跺脚,“我这就去跟他说说,求他不计前嫌,哪怕他要打要骂,我也只有认了。”
         施小龙看到侯龙涛向小屋走来,飞快的往沙发上一坐,“嘶”piyan儿还是有点儿疼,赶紧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虽然侯龙涛刚刚“救”了他的命,但他心里却没有一丁点儿感激之情,只是在考虑以后该如何利用这个有钱有势的大哥,供自己吃喝玩儿乐。
         “施少爷,今天的事儿都是我的手下不对,我已经叫人教训他了,你看咱们是不是可以既往不咎,把今天的事儿忘掉呢?”侯龙涛进了屋,也坐在沙发上,毕恭毕敬的说。
         再看施小龙,样儿可大了,一扫刚才半死不活的狼狈相儿,翘着二郎腿,双臂抱在胸前,仰着头,一歪脖子,“你说算了就算了?你是老几啊?我吃的苦你补偿得了吗?”反正知道侯龙涛是抱定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决心来的,当然要在他面前牛逼一点儿,也算找回点儿面子。
         “施少爷,你说怎么办,我尽力弥补就是了。”侯龙涛低着头,表面儿上低声下气,心里却在暗骂,“你妈了逼的,你就狂吧,等我把陈倩弄到手,我让你哭都来不及。”
         施小龙也不想把这种黑道上的大哥逼得太紧,毕竟以后还用得着他,“行了,别少爷少爷的叫,我听着都别扭,叫我小龙哥就行了。龙涛啊,你是聪明人,要是不想让我妈知道今天的事儿,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一定一定,小龙哥还没吃饭吧?咱们这就回城。”两人走出了仓库,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棵大树上吊着一个人,走到近前,才看清正是满身是血的赵振宇。“小龙哥,要不要我把他埋了?”侯龙涛指了指边儿上的土坑。
         “不用不用,这样就可以了。”施小龙赶紧向自己的车走去,小声的嘀咕着:“真他妈是一群疯子。”他可不想跟人命官司扯上关系。侯龙涛跟了过来,“还用小龙哥自己开车吗?麻子,过来。”“太子哥,去哪儿?”“蓟门饭店。”侯龙涛和施小龙坐在后座,麻子在前面开车,还有人开着那辆Benz在后面跟着……
         赵振宇被从树上放了下来,有人赶紧给他披上一件大衣。“怎么样?”大胖递给他一根儿烟。“没事儿,就是真……真他妈冷。”“去屋里洗洗吧,这是猴子给你的。”“太子哥说是三千啊,这里有五千吧?”赵振宇打开信封数了数。
         “猴子说你干得不错,而且今天帮你的这些小哥儿们也不能白乾啊,回去请他们吃顿饭吧。”“谢谢达哥,那我去洗澡了。”“不用洗,不用洗,不就都是红糖水儿嘛,我来给你舔乾净就是了。”棍儿嗲声嗲气的排众而出。“啊!”赵振宇吓的一溜烟儿的跑进仓库里……
         “这儿也就是两星儿吧?你要赔罪,是不是应该有点儿诚意啊?”施小龙坐在单间儿里,又开始抱怨。“不要急嘛,好东西在后面呢。”侯龙涛拿出手机,“升哥嘛,我是龙涛啊,我现在就在蓟门饭店呢,你帮我找俩姑娘过来行吗?要最好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施小龙在侯龙涛放下电话后问。“小龙哥就等着乐吧,升哥的姑娘都是一流货色。”“你知道我和陈倩的关系吧,怎么还给我找女人呢?你不是想……”他还真不是一个傻蛋。“男人嘛,逢场作戏是必要的能力,平时玩儿玩儿姑娘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也太多心了。这么跟你说吧,我对陈倩已经没兴趣了,她有了你,就更看不上我,我现在的目标是她的妹妹陈曦。”
         “陈曦?我们班的陈曦?啊……你就是那个开奔驰,天天早上送她的男人。”“陈曦跟你是同学?那可太巧了,以后咱们四个人可以一起出去玩儿啊。”侯龙涛又在装傻。“再说吧,我不太喜欢那个女孩儿,要不然也轮不到你了,哈哈哈。”施小龙突然觉得要是有侯龙涛这种人做“朋友”,也是非常不错的。
         李东升来了,还带了两个个子高高的女人。“嗨,升哥。”侯龙涛站起来,迎上去和他握住了手,“最近怎么样?”“哈哈,龙涛,今天怎么有空儿到我的地盘儿上来玩儿啊?嗯?这位是……”李东升注意到了施小龙。
         “这是我的一个朋友,施小龙,小龙哥,我要升哥带来的小姐就是给他的。”“啊……小龙哥,幸会,龙涛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李东升向他伸出了手。施小龙连站都没站,打心眼儿里瞧不起这个人,不就是个鸡头嘛,可看他一脸凶相,又不敢不接他的手,勉勉强强的握了一下儿。
         “怎么样?小龙哥,对这两位姑娘还满意吗?”李东升坐了下来。两个女人走到桌前,把大衣向两边儿一分,里面除了neiku,完全是真空的,都是大奶feitun。“满意,满意。”施小龙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对女人的兴趣不比任何男人差。
         “那就好,升哥,你和小龙哥聊聊天儿,我带她们俩去把房间开了。”两个女人一左一右挽住侯龙涛的胳膊离开了单间儿。“小龙哥,我这两个姑娘都可以干全活儿的,你让她们舔你的piyan儿,她们也会照做的。”李东升给自己倒了杯酒。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施小龙想到刚才自己的piyan儿受了不少苦,也该让它受受照顾了,心里真是痒痒的很。
         侯龙涛把两个妓女带进一间客房里,“你们俩好好陪他玩儿,把你们的本事都使出来,最少让他射三次。”“好啊,没问题,涛哥啊,要不要我们先伺候你一下儿啊?”一个妓女银荡的说,从刚才男人们的对话中,已经知道了他就是侯龙涛,本以为这么有名的黑道大哥一定是个比李东升长得更凶的人,没想到却是个俊朗的白面书生,真想一口把他吃了。
         “不用了,你们干好我交代的事儿就行了。”侯龙涛指着一个妓女说,“把你的包儿给我。”接过递来的小皮包,把里面的东西全倒在了床上,“这包儿多少钱?”“不值钱,不是真皮的,就是人造革的。”
         “好。”侯龙涛从里面用瑞士军刀里的小刀儿在底角上钻了个洞,从大衣的口袋里取出一个微型摄像机,用双面胶纸简易的固定住,镜头正好顶在小窟窿上,再把散落在床上的物件放回皮包里。“涛哥,你这是干什么?”就算是妓女,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让人把接客儿的过程拍下来。
         侯龙涛也不回答她,又从兜里掏出两叠钞票,分别扔给两人,“你们什么都不说,我会要升哥不从今天的报酬里抽头儿,你们看怎么样?”一人五千块啊,两个妓女自然是欢天喜地的答应了。把皮包放在电视旁边,对准床上,又用一个女人的薄纱巾罩住,“明天我会来取的。”
         “小龙哥,都给你准备好了。”侯龙涛回到餐厅,“608房,别玩儿得太厉害,明早还得上学呢。”施小龙一听,立刻出了门儿,跟李东升在这儿呆着,真是快没劲死了。可他刚一出去,又回来了,“龙涛,出来一下儿。”
         侯龙涛也到了外面,“怎么了?”“我……我……我……”施小龙突然变得扭捏起来。“我来埋单,你不用操心,只管享受就是了。”侯龙涛还是把他想得太好了,以为他是因为没带钱儿而不好意思。“不……不是,我……我是第一次在外面玩儿女人,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规矩一类的。”小孩儿的脸都红了。
         “哈哈哈哈,第一次?没什么规矩,你就放开了玩儿吧。”这倒是出乎侯龙涛的意外。“那……那完了事儿用不用给小费啊?”“你愿意就给个一、两百,不给也无所谓啊。行了,快去吧,别让那俩妞儿等急了。”推着施小龙向电梯走去,“对了,我认识陈倩的事儿,你先别跟陈曦说,也别跟陈倩说我在追她妹妹。”
         “行啊,行啊,放心吧,咱们已经是朋友了嘛。”施小龙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暗暗高兴,又掌握了侯龙涛的一个把柄,多了一笔控制他的资本。
         “龙涛,你别怪我话难听,我这人就是有什么说什么。”李东升给回到身边坐下的侯龙涛点上烟,“我看那小丫那不顺眼,你怎么会和他混在一起的?还他妈什么‘小龙哥’,要是在马路上碰见丫那操行的,我早扁他了。”
         “哼,升哥,你真以为我会和他那种公子哥儿交朋友吗?我真正看重的只有升哥你这种豪爽的、懂得江湖规矩的好汉。”“那你是……”“我现在哈着他,是为了我挚爱的女人,等他没用了,看我不整的他无处容身。”侯龙涛已经咬牙切齿了。
         “虽然我不明白你的用意,更觉得没必要为个女人花这么大心思,但你是我朋友,我就一定支持你。”李东升用力的拍了拍小友的肩膀。“好,升哥,明天早上,你把那两个女人留住,大约八点半时我再来这,有话要问她们。”侯龙涛一仰脖儿,把杯里的可乐(哈哈,是可乐,不是酒)灌入了肚中……
      
        
       [第四十章 愿赌服输(下)]http://www.houlongtao.com/103.html
      
         侯龙涛回到施雅家时还不到10:00,比预料的要早不少。“啊,你回来了,”施雅高兴坏了,像真的妻子一样,接过侯龙涛的大衣挂在衣架上,又给他拿来一双拖鞋,“吃过饭了吗?我熬了鸡汤,给你热一碗吧?”还没等男人回答,她就已经走进了厨房。
         侯龙涛微笑着摇摇头,坐到了餐桌前,不一会儿就有一碗香喷喷的鸡汤摆在了眼前。“好喝吗?”女人站在她背后,双手放在他的肩旁上抚摸着。“嗯……好喝。”一口气就喝光了,抹了一把额头上微沁的汗珠,“呼,热,我去洗个澡。”
         温热的淋浴打在身上,一身的倦意尽消。一丝不挂的施雅走了进来,从后面抱住男人强壮的身体,脸颊贴在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