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62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62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我在锻炼呢,你去哪个同学家啊。”一听母亲没事儿,施少龙就没心情多问了,再加上脖子上的大手有点儿开始用力的迹象,“行了,行了,你别管了,就这样吧。”
         “他……他挂了……啊……啊……啊……又要来了……要来了……”施雅放开了声音。男人扔开电话,又开始大力的jianyin,还把缠住女人手腕的汗带解了下来,“一边儿莋爱一边儿和你儿子通电话,是不是更爽啊?”
         施雅的双手一恢复自由,立刻抱住侯龙涛的虎背,在他宽厚的背肌上摩挲,“你……你……好混……啊……万一被……被他听出来怎……怎么办……啊……嗯……”双腿紧箍住他的tunbu,向里一带,力量超出寻常的大,男人竟然没法儿再抽动。两个人的身体一起痉挛起来,两股体液在女人的荫.道中不期而遇……
         大胖把手机收了起来,“小子,听话就好,让他趴着歇会儿。”两个手下搬来了一把长凳,剩下的人拉起施小龙,把他脸朝下捆在了凳子上,大腿绑在凳子腿儿上,正好像是跪着一样,胳膊绑在另两条凳子腿上。
         施小龙虽然不敢反抗,但还是忍不住害怕的大叫,“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要把我怎么样啊?”“喊什么啊?”大胖踢了他一脚,“又不是要你的命,就是给你介绍了朋友。棍儿,过来,都给你准备好了,别不好意思了。”
         一个瘦高的男人从暗处扭达扭达的走了过来,看走路的姿势就知道是个“二椅子”。“达哥你真是的,怎么把这么俊的小脸儿打成这样了。”那个叫“棍儿”的男人蹲在施小龙面前,心疼的摸着他的脸,“好可怜的小弟弟,让哥哥来为你解除痛苦吧。”
         施小龙看着他,感到他的手在自己脸上滑过,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你……你别碰我,离我远点儿。”“唉呀,小弟弟还难为情呢,真可爱。达哥,你们不要在这里看着嘛,他会不好意思的。”
         “我的妈呀,”听着棍儿那种男人捏着嗓子才能出来的娇滴滴的声音,大胖浑身都是一抖,“走走走,出去抽根儿烟。”领着一群人出了仓库,问最后一个走出来的人:“麻子,摄像机开了吗?”“开了,两台都开了,绝对质量一流。”
         “啊!”几分钟后,仓库里传来一声如同垂死的尖叫,接着就是一声小过一生的“啊……啊……”惨叫,直到听不见声音了。“麻子,过去看看。”大胖捅了捅麻子。“我他妈才不去呢,看见不该看的,我怕晚上做恶梦。”
         “达哥,那小子怎么得罪太子哥了,太子哥要这么整他。”一个小孩儿好奇的问。“死猴子整他了吗?死猴子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被带到这来。”大胖又点了一颗烟。“可……是太子哥他让我们……”“闭嘴,你没听见我刚才说的话吗?”大胖给了那孩子一个剽儿,“有的事儿不知道最好。”
         大约半小时之后,棍儿一边儿系着皮带一边儿走出了仓库,“小雏的piyan儿就是好,真够劲儿。”“你丫戴套了吗?”“戴了戴了,我还给他口儿了一管儿呢,他的米青.液特浓,特……”“行行行行行……”大胖赶紧打断他,“别他妈跟我说细节,你丫这种人真他妈恶心。”
         “怎么了,怎么了,”棍儿尖声抗议着,“同性恋就不是人了?你们才恶心呢,女人多脏啊。”“得得得,你给他穿上裤子了吗?”“穿了,那小子还没醒过来呢,可能是我莋爱时太勇猛了,把他操晕了。”棍儿洋洋得意的说。一群人又回到了仓库里……
         侯龙涛看了一眼表,推了推偎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我该走了,晚上还有点儿事儿呢。”施雅却抱得更紧了,“今晚别走了,好吗?小龙他不会来,你陪陪我吧,我给你做饭。”“不是已经做了两次了嘛,你还没爽够?”男人还是笑着起了身,开始穿衣服。
         施雅也下了床,挡在他身前,把头枕在他胸口,“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我有多久没在一个让我倾心的男人怀里入睡,没在一个让我倾心的男人怀里醒来了吗?每次你来了又走,我都觉得好寂寞好难过,可是因为有小龙在家,我也没别的办法。今天他不回来,你就满足我一次吧。”捧住男人的脸,在上面不停的亲吻。
         “好了好了,”侯龙涛听得出她说的是真心话,也真是怪可怜的,抱住她,“我是真的有事儿,是一定得走的。”看见女人失望之极的表情,赶紧补充道:“不过我答应你,我一办完事儿就回来,今晚一定抱着你睡。”
         “好好,”施雅高兴得像一个小姑娘一样,抱着男人的身体直摇晃,“那你几点能回来?”侯龙涛又看了一眼表,已经快要6:30了,“十一点儿左右吧,你要是等不了就先睡,先把钥匙给我,我回来再叫醒你。”“我会等的,一定等。”施雅眼里都有了泪光了……
         “小子,刚才爽不爽啊?”大胖把给一根儿烟塞进已经醒过来了的施小龙嘴里,他现在是被捆坐在一张椅子上。“呸……”烟被吐了出来,“我……我不抽烟。”施小龙脸色惨白,肛门处还是很疼,幸好没人看到自己受辱的情景,要不然真不如死了的好。别看他平时傲气得很,一点儿亏都不能吃,在这件事儿上想得倒是挺明白,被鸡奸了的事实是怎么也改变不了了,只要没人知道,也就不算什么了。
         “我坦白告诉你吧,这件事儿只有两种解决方法,要么你明天老老实实的带我们去你家,把文件找全了,去办过户手续;要么我们就把你埋在山里,把你的车通过特殊渠道贱卖了,虽然会少挣一点点儿,但为了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也值得了。”大胖向天吐了两个烟圈儿。
         施小龙现在根本没法儿思考,但起码还知道自己的命比一辆车重要得多,“好,我明天跟你们去办手续,但是你们就真的不怕我父母报警?”“当然怕了,哪儿有贼不怕兵的,所以还要你帮忙啊。”大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yin笑。
         施小龙一惊,“要我……要我帮什么忙?”“嘿嘿,简单的很。明早咱们在你父母没上班之前就去,你就说我们是你的同学,我们会趁他们不备,将他们打昏,然后嘛……嘿嘿,虽说不知道你妈长得怎么样,但养尊处优的女人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我们就拿她泄泄火。至于你老爸,就交给你棍儿哥哥了,哈哈哈。”大胖大笑起来。
         “好啊,好啊。”棍儿高兴的在一边儿直跳。“我们会把全过程都拍下来,从你身上就能看出你父母都是有身份的人,我看他们不会希望那样的片子在市面儿上流通吧?”大胖说完,得意的翘起二郎腿。
         “你……你们……你们,我决不会照你们的意思做的。”施小龙硬着头皮拒绝,虽然他被惯坏了,但还没坏到丧失天良的地步,这种事儿当然不会轻易答应的。他只想到这些人幷不知道父亲不在国内,但这点一点儿帮助也没有,只会让母亲遭到更残酷的虐待,却没想到他们根本没必要跟自己说出计划,完全可以出其不意的动手。
         “没关系,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他们正在外面挖坑呢,在他们挖好之前,你还有时间考虑。等他们挖好了,也不用我四弟来了,这事儿我就做主了,把你活埋了完事儿。”大胖搓了搓手,“好久没宰人了,今天就开开心。”
         刚才确实看见几个人拿着铁锹什么的出去了,看来他不是在开玩笑,施小龙冷汗刷刷的往外冒,几乎要晕倒了,十几分钟里,脑中竟然都是空白的。“达哥,挖好了。”“好,你考虑得怎么样?”施小龙就像没听见一样,幷没有回答。
         “行,拉他出去。”两个人上来,连人带椅子一起向仓库门口拖去。椅子腿儿在地面上磨擦出刺耳的“吱吱”声,终于使施小龙回过神儿来,“我答应,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别杀我啊……啊……啊……”大哭了出来。两个拉着椅子的人停了下来,把他放正。
         有刹车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接着侯龙涛就走了进来,其实他二十多分钟前就到了,一直在山口处等着来的,接到麻子的电话,才开了进来。“死猴子,你丫怎么才来啊?我刚说自己处理了这小子。”大胖迎了上去。
         “是谁欠债不还啊?让我看看他有几个脑袋。”侯龙涛绕到施小龙身前,四目相对,两人都是大吃一惊,施小龙是真的感到意外,侯龙涛却是装出来的,夸张到连眼珠都快瞪出来了“施……施少爷,怎么会是你啊?”光是这称呼就够施小龙犯会儿傻的了。
         “快,快把绳子解开。”侯龙涛边命令着,边亲自蹲下去为他松绑,“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赵振宇,nitama给我滚过来。”“太子哥,我……”赵振宇战战兢兢的蹭过来。侯龙涛扶起施小龙,“施少爷,你受惊了,我扶你去里屋休息一下儿。”
         施小龙还在茫然之中,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就被搀进了小屋里,坐到了舒适的大沙发上。“我这就出去教训他们,这儿有电视,有游戏机,冰箱里有饮料,你随便用。”侯龙涛说完就出去了,关门时故意没撞上,留了条缝儿。
         双手在脸上抹了又抹,用力的晃了晃脑袋,施小龙这才算恢复了点儿思考能力,“那个人就是侯龙涛?几次见他,他都没有大哥的架式啊。”发现了门没有关严,赶紧跪到门后,从门缝儿向外偷看。
         因为小屋里的灯光比外面的亮,侯龙涛很容易的就发现有一块儿被挡住了,微微一笑,紧接着就怒吼起来,“nitama给我老实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把施少爷抓到这儿来了?”“上……上上个星期,我去小月河那边儿找人,在游戏厅里碰见他的,立刻就发现他是个有钱的凯子,我就……”赵振宇把施小龙已经知道了的经过说了一遍。
         “这个王八蛋,原来从第一天开始就憋着要阴我。”施小龙心中暗骂着,也怪自己太不小心,才会中了他的套儿。“啊……太……太子哥……别打……”听到赵振宇的惨叫,赶忙又把注意力集中到屋外,原来是他被一脚蹬在小腹上,足足向后退出五、六步才仰面摔倒。
         侯龙涛跟上去,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你个小逼的,连我的话都敢不听,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再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骗钱,你不但违抗我的命令,居然还把目标指向施少爷,我看nitama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猴子,算了吧,那小子是谁啊?你这么看重。”大胖不解的问。“他是施雅施局长的儿子。”“施局长?就是那个帮了你大忙的女人?”“是啊,别说以后我还有事儿要求施局长,就算没有,这件事儿要是在道儿上传开了,这个忘恩负义的恶名我怎么扛?”
         侯龙涛越说越生气,又照着赵振宇的脸上就是一脚,赵振宇立刻双手捂脸,鲜血从指缝中涌了出来,“把这个小崽子给我拉出去,好好修理一下儿,起码让他在医院里住两个月。”“是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