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61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61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软的,我压在它上面,当然会杠了。”
         侯龙涛将女人翻过身,跨跪在她腰上,两人四目相对,都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燃烧的欲火。施雅是因为又有好几天没做过爱了,四十出头的身体需求很强烈,一想到马上就有一根年轻有力的肉木奉要插入自己体内了,自然会兴奋异常;侯龙涛是因为身下的是情敌的母亲,长得也不错,每次操她时,都会有特强的快感。
         女人不说话了,呼吸急促,双眸微闭,放射出langdang的光芒,胸前的两个肉球儿跟着一起一伏,样子很是诱人。侯龙涛伸出双手,隔着紧身衣攥住她的shuangru,四根手指捏搓着顶在衣服上的ru投,“你也很硬了,想死我了吧?”
         “嗯……”施雅把舌头伸出了檀口外,用实际行动回答了男人的问题。侯龙涛附下上身,张大嘴巴喊住她的舌头,津津有味的xishun。这回瑞士军刀上的剪子派上了用场,将紧身衣的裆部剪开了。
         “你……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把我的衣服弄坏啊?”女人不满的说。“有什么关系,回头再给你买新的就是了。”侯龙涛把紧身衣一直推到施雅的手腕儿处,她的上身就算quanluo了。男人下了床,yin笑着看着自己的猎物,开始慢条斯理的脱衣服。
         施雅棕色的紧身裤下没穿neiku,大片乌黑的荫毛形成了明显的阴影,发觉男人紧盯着自己的双腿间,那眼神是如此的火热,荫.道内不由自主的产生了瘙痒感,不用他动手,已有yinye分泌了出来。“你快……快一点儿,别再让我等了。”她的双腿开始相humo擦,却一点儿不能减轻身体中的躁动……
         佳美的后座上坐着三个人,施小龙被夹在中间,两只胳膊都被抓着,动都没法动。车越开越偏僻,这个公子哥儿可真是害怕了,“你这是……这是带我去哪儿?”“去见我老大啊,不是跟你说了嘛,nitama是聋啊还是傻啊?”赵振宇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你老大是谁?”“‘东星太子哥’听说过吗?”“没……没有。”“呵呵呵,”赵振宇转向开车的人,“看来涛哥的这个名儿还没几个人知道呢。”后排的一个人说话了:“东星的老板,侯龙涛,你总听说过吧?”“侯龙涛!?”施小龙整天泡在游戏厅里,当然听说过。
         要说施小龙可不止一次的见过侯龙涛,但从来也没打听过他叫什么,一个自己女朋友不要的失败者,一个求母亲办事儿的奴才,为什么要知道他的名字呢。施雅和陈倩也因为各自的原因,都尽量避免谈起那个人,自然不会主动说出侯龙涛的名字。
         来到了一个废弃的采石场里,两辆车停在了距离一个大仓库大约五十米的地方,一群人下了车,第一件事儿就是暴打了施小龙一顿。施小龙哪儿受过这苦啊,在地上直打滚儿,“爷爷、祖宗”的全叫出来了,杀猪般的号叫在已经完全笼罩在夜幕下的山林中,显得比狼嚎更难听。
         赵振宇和另外一个孩子一左一右的揪住他的头发,拽着他向仓库快步走去。施小龙抓着赵振宇的手,边哭边叫的想要跟上他们的步伐,可被人在屁股上踹了一脚,一个踉跄,就再也没法爬起来了,“啊啊啊……”惨叫着一直被托到仓库里。
         “跪着。”赵振宇吼了一声。“这是干嘛啊?”仓库里有几个流氓打扮的人正在玩儿牌。“这小子欠了太子哥的钱,想他妈赖账。”“谁是‘太子哥’啊?”几个人都是德外的,幷不知道侯龙涛的新名字。“‘太子哥’就是涛哥啊。”“噢,等会儿。”一个人走到仓库尽头的小门儿前敲了敲,然后就进去了。
         “这小子跟涛哥耍赖?”一个德外的人递给赵振宇一颗烟。“是啊,”赵振宇把经过说了一遍,“咱们给太子哥干活的,他跟咱们赖帐不就等于跟太子哥赖帐。”那人走到跪在地上直哆嗦的施小龙身边,背着手,弯下腰看着他的脸,笑着说:“小子,你真有种。”
         “不是……不是……我……我……求……”施小龙抬起头来,哭丧着脸想要求请。“唉唉唉,你被跟我说,跟我说了也没用,我做不了主。”就在这时,小门儿又打开了,走出两个人,其中有一个一米九几的大汉。
         施小龙看几个流氓都恭恭敬敬的退开了两步,猜想这人一定就是侯龙涛了,赶紧爬了两步,“太子哥,太子哥,我的车真不能给您啊,您放了我吧。”“谁他妈是太子哥?”“达哥。”赵振宇赶紧上去在他耳边说了两句。
         “哈哈哈,”大汉大笑了起来,“‘东星太子哥’,臭猴子还弄了个这么好听的名儿玩儿啊。”此人就是大胖了,说完话,一把掐住施小龙的脖子,把他提拉儿了起来,胳膊向上伸直,让他的双脚离开了地面,“小王八蛋,你是想死还是想活啊?”
         “想……想活……”施小龙已经快喘不过气儿来了,双脚在空中直乱蹬。“想活?想活就乖乖的把欠我四弟的东西还给他。”大胖“砰”的一声把小孩儿扔到地上,摔得他五脏六腑都像错了位一样,“说吧,哪天能去过户。”
         “真的……真的不行啊,我妈不会答应的,她……她会报警的。”施小龙靠到了墙上。“是吗?”大胖一撇嘴,“那我也就没法帮你了,只能等我四弟来了,由他决定了。现在嘛,咱们就来乐乐,振宇,你受了他这么长时间的气,你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吧。”
         “谢谢达哥,”赵振宇走过来,“抽自己嘴巴。”“啊?”施小龙抬起头来,不解的看着他。“nimabi,抽自己嘴巴不懂啊?谁来帮他一把?”“我来。”立刻有人自告奋勇,上去就给了施小龙两个响亮的耳光。
         “懂了吧?自己来吧。不来?真他妈不识抬举。”看施小龙没反应,赵振宇也不光看着了,带头上去就是一脚,三、四个孩子跟着就打。就这样反复了两次,施小龙终于觉悟了,一边哭着一边抽自己的嘴巴,不一会儿脸颊就肿起来了,嘴角也见了血。
         “好了,我看也差不多够了。”大胖看了一眼表,过去掐住施小龙的脖子,“现在给你家打电话,告诉你家人,今晚不回去了,就说住在同学家。你要是敢动歪脑筋,小心我一把捏断你的脖子。”
         施小龙本来就没打算耍花样,被大胖这么一吓,脖子上又能清晰的感到五指的力量,更是不敢了,乖乖的接过他递来的手机,输入了家里的电话号码……
         侯龙涛扒下了女人的紧身裤,跪在她被分开的双腿中间,两手轻轻分开浓密的荫毛,右手的大拇指按在勃起的荫荷上旋转,中指插入了湿滑的荫.道中。施雅的霪水已经顺着臀缝流到肛门处,聚了小小的一泓。男人左手的小指借着它的润滑,小心的钻入了紧小的piyan儿里轻抠。
         “怎么样,爽不爽?”光是看着情敌的母亲被自己搞的难耐的表情,侯龙涛心底最黑暗的yuwang就得到了不小的满足。施雅没有回答他,举在头上的双手紧握床头的横栏,“啊……啊……啊……”拼命挺着腰,两脚的脚尖儿在大腿下撑住床面,使屁股悬空,声音打着颤,像要哭出来了一样。
         男人低下头,在她shilinlin的荫唇上舔了又舔,抬眼看着施雅“痛苦”的神色,真想让施小龙瞧瞧自己是怎么玩儿tamade。“呀……涛……龙涛……受……受不了了……好人……快快给我吧……啊……啊……”女人的腰枝乱晃,双腿也跟着颤抖。
         侯龙涛故意不让她如愿,左手揉着她naizi,右手攥着荫.经,用亀头在女人的荫唇上上下滑动,偶尔有没对准的时候,就会被xiaoxue吸入荫.道口内,但也只是浅浅的一点,就立刻撤出来,“好玩儿吗?你的逼缝儿就像是活的一样,还会咬我呢。”
         “唉呀……我的小祖宗……你……你就别……别玩儿了……求求你了……我真的痒死了……”施雅拼命用yinhu寻找着肉木奉,可怎么都不能如愿,这回是真的哭出来了,都有两滴亮晶晶的水珠顺着脸颊从紧闭的眼角中滚落下来。
         “真的这么想要啊?想要就得叫好听的,叫我大机巴老公,你一叫,我马上就给你插进去。”侯龙涛快要乐死了,折磨这个女人太有意思了。“老公……老公……大机巴老公……快……快插进……插进来吧……”堂堂北京药检局的副局长已经被这个小流氓整成了床上的yinwa。
         侯龙涛遵守诺言,“呲”的一声将整根阳巨全塞入了施雅的荫.道中,“爽吧?爽就叫得再大声点儿,再银荡点儿。”“天啊……shuangsi了……大……大机巴老公……啊……啊……嗯……”施雅不顾一切的大叫着,荫.道壁不断的收缩,给予进入的荫.经更大的阻力,那种被磨擦到麻痹的感觉快把她美疯了。
         侯龙涛的上身下伏,双臂别在女人的腿弯里撑住床面,tunbu以难以想像的频率做着活塞运动,大机巴像打桩机一样,将荫.道中不断涌出的yinye凿得四下飞溅,“噗哧、噗哧”的茭欢声不绝于耳。
         施雅体腔内柔软又有弹性的膣肉拼命蠕动着,想要将侵入的硬物留在身体里,但却敌不过男人强有力的菗揷,一次又一次败下阵来。子宫被撞击得越来越麻痹,xiaoxue内媚肉的收缩越来越短促,她知道自己离gaochao不远了,双臂向下一落,将男人的头套在了其间。
         侯龙涛被拉得向下一压,两人的嘴就对在了一起,“唔唔”的接起吻来。女人的身体猛的一阵抖动,火热的阴精从大张的子宫颈口喷洒而出。侯龙涛也不忍耐,借着亀头被烫得舒爽非常的机会,也把米青.液shejin了施雅的荫.道,知道她做过结扎,没有怀孕的危险。
         “呼……呼……呼……”女人的呼吸急促得很,侯龙涛却不给她喘息的机会,趁肉木奉还没完全软下来,又开始大力的菗揷,随着快感的增强,荫.经又恢复到了完全勃起的状态,“咱们再来,我还没爽够呢。”
         “啊……啊……美……啊……好舒服……”既然情人有能力继续,施雅是决不会反对的。“嘀铃铃,嘀铃铃……”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女人吓了一跳,侯龙涛也停止了操干……
      
        
       [第三十九章 愿赌服输(中)]http://www.houlongtao.com/101.html
      
         侯龙涛伸手拿起无绳电话,放到女人的右耳边。施雅满脸的潮红,尽量调节着呼吸,“嗯……喂。”“妈,我是小龙啊,今晚我不回家住了。”施小龙的声音很慌张,但她正被干得神魂颠倒,根本就没听出来。“你……你去……哪儿住啊?”“去同学家。”
         “啾啾……”侯龙涛压下上身,右手摸着女人的屁股,在她的脖子上舔吻,又把舌头探进她的左耳孔里,还用机巴小幅度的菗揷。刚刚被勉强压抑下去的性感又重新占据了主动,“呀……嗯……小龙……去哪个同学家啊?啊……啊……”
         “妈,你怎么了?在干什么呢?”施小龙虽然身处险境,但还是发觉了母亲声音中的异样。“啊……我……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