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60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60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网吧管理不是那么规范,经常有未成年人在非节假日进入网吧,您是不是应该加强检查的力度呢?”
         大家心知肚明,未成年人进入网吧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不光是朝阳区,但老曾能管到的也就是朝阳区了,“真是这样吗?我回去后一定会督促下属严格查办,发现一家处罚一家。”“太好了,我就知道曾叔叔不是那种听不得意见的领导,有您坐镇,朝阳区的治安状况没法不好。”侯龙涛又给他戴了一顶高帽儿。
         老曾离去后,刘南不解的问:“你干嘛不乾脆让他把杨立新开除了,那样不是就更没威胁了?”“他毕竟是在警界干了这么多年,多少有点儿关系,逼得他太紧,保不齐他会狗急跳墙。现在把他下放到派出所,既不给他实权,又有人看着他,等我一旦腾出手来,收拾他就像玩儿一样。”
         “一个行贿,一个受贿,你要他干什么就大白话儿说出来就完了,整出一堆什么天书啊,弄得我都不敢插嘴了。”二德子扔过根儿烟来。侯龙涛点上,“那只老狐狸是在试探我,看看我有没有资格和他做买卖,我要是明说,他肯定不会帮我的。”
         “现在你就肯定他会帮你吗?”“受人钱财,与人消灾,当官儿的更是明白这个道理。我已经初步证明了我懂得游戏规则,他也一定会用行动来安抚我的。”侯龙涛看了一眼一直一言不发的武大,“二哥,你穿的是我给你带回来的那件儿衬衫吗?”
         刚才吃饭时,武大就坐在老曾对面儿,“是啊,你不是跟我说过,这种重要场合都要穿你送的礼物嘛。”说着摸了摸胸口处的一颗纽扣,“你要怎么处理呢?”“呵呵呵,你帮我保存着吧,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有用呢。”侯龙涛笑着伸了个懒腰……
      
        
       [第三十八章 愿赌服输(上)]http://www.houlongtao.com/98.html
      
         连续三天的接送,侯龙涛和陈曦已经算熟识了,加上他既健谈又幽默,而且表现得很有绅士风度,女孩对他的感觉越来越好。班里早就传开了,天天有一个开奔驰的帅哥护送班花儿上下学,陈曦虽然极力否认两人有超出友谊的关系,心里却也喜孜孜的……
         星期三下午快6:00时,一辆黑色的SL500停在了西便门“云天”游戏厅对面的烤鸭店门口儿。十几分钟后,侯龙涛就在反光镜里看到施小龙乐呵呵的从屋里走了出来,“跟你说了吧,到哪儿都一样,水平不在一个档次上。”赵振宇跟在后面,一脸的不爽,“有种明天再来。”“怎么招?还想给我发工资?当然奉陪了。”
         丰田佳美一溜烟儿的开走了,赵振宇小跑着过了马路,来到Benz的副驾驶一边,“涛哥,下一步怎么办?”侯龙涛下了车,“没吃饭呢吧?”“没有,一直都跟那丫那拼呢。”“来吧,进去边吃边说。”两人走进了烤鸭店。
         赵振宇真是受宠若惊,风头正劲的侯龙涛侯大哥请自己吃饭,这要是回去一说,那面子可就大了,“涛哥,您知道吗,我们给您起了个外号。”“是吗?叫什么?”侯龙涛递给他一根儿烟。“谢谢涛哥,谢谢涛哥。‘太子哥’,您觉得怎么样?”
         “为什么叫这个?我老爸又不是皇帝。”“您看过张学友和关芝琳演的《明月照尖东》吗?”“看过,张学友好像就叫‘太子’吧?”“对对对,您一点儿也不比他演的那个主儿差,而且您听听,‘东星太子哥’,叫起来多响。”“呵呵,随便你们了。”“那我以后就这么叫您了?”
         “行啊,”侯龙涛幷不太在意,“你对施小龙的印象怎么样?说来我听听。”“要不为了您的事儿,我真想抽丫那,那孙子嘴特臭,没什么能耐还特狂,老是盛气淩人的。不过他马子倒真是一等一的高级货。”“你见过他马子?”
         “就今儿下午,在他们学校那边儿的游戏厅里,那妞儿过来找他,因为正打得性起,丫就把那妞儿打发走了。那孙子真他妈是个SB,那妞儿那长相,那身材,您是没看见,要是我马子有她一半好,我才不玩什么游戏呢,还不一有空儿就把她操的哇哇……”赵振宇突然发现侯龙涛把脸沉下来了,知道是说了他不爱听的话,赶紧住了嘴。
         “废话少说,”侯龙涛脑子里又出现了陈倩被施小龙压在身下情景,真是快要疯了,“你不是想抽那小子嘛,机会就在眼前,只要你照我的话做。”“是是,太子哥,您说。”赵振宇给侯龙涛点上烟,认真的听了他的方案……
         往后的三天里,施小龙每天都会赢走几百块,自信心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又到了星期三,他如约来到“云天”,又和赵振宇展开了大战。今天的战况有所不同,虽然还是像以前一样激烈,但他却是输多赢少,前两个小时,已经输了一千多了。
         施小龙喘气也有点儿重了,话也变得少了,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连赢了十把,“哈哈哈,哈哈哈,只要我一集中精神,你丫就完蛋了。”他又开始嚣张了,紧接着又是连战连赢,大概都赢了三千多了,真是意气风发,“操,谁他妈有我玩儿得好。”
         旁边的一群人也跟着起哄,“振宇,你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别玩儿了。”“真他妈臭,什么‘西城第一高手’,原来是个水货。”这回轮到赵振宇急了,在又输了一把之后,狠狠的踢了一脚机器,“你妈的,什么破机器,真他妈克人。”
         “嘿嘿嘿,我那儿的机器你说克你,怎么到了你的地方还是克你啊,水平不行就别赖这赖那的。”施小龙挺能说风凉话的。“狗屁,我比你丫强多了,有种再赌大点儿。”“还大点儿?你说说。”他还真是不怕,自己的水平在这儿摆着呢。
         “看见马路对面儿那辆PTCruiser了吗?”赵振宇指着大玻璃窗外问。“看见了,怎么了?”“咱们五局三胜,你赢了,你就把它开走;我赢了,你的佳美就给我留下。”“车是不错,不过是你的吗?”“不信啊?”掏出一个遥控器按了按,那辆克莱斯勒的尾灯就闪了闪。
         施小龙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孩儿,“你多大啊?”“十九,干嘛,不像啊?”“你要输了,你家人不管?”“我父母都在国外,这车的事儿,我说了算。”“你来真的?”“你丫怕了就直说,什么真的假的,真他妈肉。”赵振宇叼上一颗烟,轻视之色溢于言表。
         “我怕你?来就来。”要是在两天前,施小龙还真不敢答应,可今天自己正在绝地大反攻的gaochao上,对方又明显不是自己的对手,倒不是真想要他的车,就是要争这口气。
         但毕竟赌注太大,他还是多了个心眼儿,“五局三胜偶然性太大,二十一局十一胜怎么样?”照经验,自己最多连输过四把,打得越多,把握越大。
         “真没胆儿。”“看着好像挺厉害的,一动真格的就软了。”围观的人的议论刺激了施小龙,都有点儿想说:“牛逼一局定胜负。”“行,二十一就二十一吧,开始吧。”赵振宇已经把车钥匙和遥控器放到了旁边儿一台机器上,施小龙也就照做了。
         一切都结束的太快了,不到二十分钟,赵振宇不费吹灰之力,连赢十一把,一把扔开摇杆儿,“操,谁是老大,嗯?我这‘西城第一高手’是浪得虚名吗?”
         拿起两副钥匙,在还在发呆的施小龙面前摇了摇,“谢了,咱们哪天去办手续啊?”“办……办什么手续?”“nitama傻啊?当然是车辆过户的手续了,要不然这车怎么算是我的啊?”“我……我……我……没……没说……没说……把车给你啊,你拿去开两天,再还给我。”施小龙终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了。
         “你说什么?咱们打赌,你输了,输了就得认。”“咱们只是开个玩笑啊,哪儿有真的赌车的?”“开玩笑?你赢我钱的时候怎么不说是开玩笑啊?”
         “钱,钱我都还你,你把车钥匙给我。”“做梦吧?你知道我有多久没在游戏机上输过了吗?我输给你那么多,对我的名誉有很大损失的,再加上在你身上花了那么长时间,能让你这么简单就撤吗?”
         “你大爷,你黑我!”施小龙幷不傻,到现在也基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吼叫着冲了过去。旁边立刻有两个人上来按住他,赵振宇也一改平时的一副笑脸儿,凶神恶煞的给了他小肚子一脚,“你妈了逼的,想赖帐?好,我不跟你谈,我现在带你去见我老大,他说怎么处置你就怎么处置你。”
         “云天”的老板早就被侯龙涛买通了,自己是在他的地盘儿上混饭吃,又收了人家的好处,自然不会干涉了。七、八个人压着施小龙出了“云天”,两辆车向门头沟方向开去……
         “叮……叮……”门铃响起,“来了。”施雅把电视关上,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过去把大门打开了,“啊,怎么是你呀?也不先打个电话来。”防盗门外站着一个戴黑边儿眼睛的年轻人,正是侯龙涛,“你儿子在家?”“不在。”“那还不开门,我想你了。”
         “嘘,”施雅赶忙把防盗门打开,将男人让进屋,“你真是的,万一让邻居听到怎么办?”“
       你呀,不要怕这怕那的,”侯龙涛往大沙发上一坐,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双脚翘到了茶几上,“要是有人告诉你老公了,你就跟他离婚好了,还怕我满足不了你吗?”
         “你胡说什么呀。要喝水自己弄。”施雅又把电视打开了,跟着里面的指导做着韵律操。“怎么我每次来都赶上你锻炼啊?”“不锻炼……不锻炼怎么保持身材呀。”女人回答的同时,双腿微分,尽量的下着腰,双手抓住脚腕儿,根据要求,这个动作要维持两分钟。
         侯龙涛歪着头从后面看着女人撅起的屁股,被厚裤袜式的紧身裤包裹着,紧身衣是一件式的泳衣型,裆部勒进屁股沟中,两瓣臀瓣显得很突出。看了看表,站起身来,走到施雅背后,幷起两根手指,在她的臀缝中用力一搓。
         为了在下腰时不使血液集中在脑部,女人的头是尽量抬起的,所以幷没有注意到侯龙涛就在身后,突然被yin猥的摸了一把,吓了一跳,身体本能的向前一窜,“啊!”侯龙涛一把抱住她的腰,将她的双脚都提离了地面,向卧室走去,“还做什么韵律操啊,我这就带你去做最好的运动。”
         施雅边笑边蹬着腿,“急什么啊?我一身都是汗,先让我洗个澡嘛。”“不用洗了,马上又得出一身,反正你的都是香汗,我不嫌弃的。”男人已经进入了卧室,把她脸朝下压在床上,把她的双臂举到头上,拉下她有松紧的汗带,套住她合拢的双腕,绕了好几圈儿,就像是捆住了一样。
         女人喘着气,轻扭着腰身,屁股蹭在侯龙涛的裤裆上,能感到一根棍装的东西,“啊,你好硬了。”“是啊,”侯龙涛吻着施雅的脸颊,双手滑过她chiluo的双臂,途经腰身,直到捏住她tunbu的外侧,“谁让你屁股这么丰满,这么柔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