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58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就凭你这个小流氓?”“哼哼哼,你怕了?”侯龙涛痛苦虚弱的脸上换上了一幅阴险的表情。
         “怕……怕你?我怕什么?哈哈哈。”傲慢的笑声掩饰不住杨立新的紧张。“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把我当成不懂事儿的小崽儿,可你不听啊,Iwillsueyourassoff。”“nitama说什么?”杨立新没听懂最后一句话,可心里也明白,这回可有麻烦了。
         另外两个警察也有点慌神儿了,“头儿,怎么办?”杨立新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让侯龙涛闭嘴,永远的闭嘴,可又没有那个胆子,真后悔没先把他调查清楚。
         就在犹豫不决之际,铁门突然被从外面用钥匙打开了,“杨立新,你在干什么?”老曾一马当先走了进来。“龙涛,你怎么样?”如云顾不得身份,冲到侯龙涛身边,看到爱人被铐在椅子上,真是心疼的不得了,“快给他打开啊。”
         “不能开,他是嫌疑犯。”事到如今,杨立新也只能死撑了,幸好没留下什么特别明显的证据,可以胡搅蛮缠一下儿。“你审讯嫌疑犯为什么没有律师在场?你有逮捕他的必要文件吗?”常律师站了出来。“他……他是协助调查,无权找律师,也不用什么文件。”“既然是协助调查,你为什么给他戴手铐?戴了手铐就是采取强制措施,他便有权请律师。”
         “你是什么人?”“我是IIC公司的法律顾问常昆律师,我们保留将此事诉诸法律的权力。”老曾一看,真是越抹越黑,“杨立新,快把手铐打开。”一个警察赶紧执行了局长的命令。如云发觉侯龙涛面如死灰,完全没有平时风流倜傥的精神劲儿,“你们……你们是不是打他了?这件事儿咱们没完。”
         “你严刑逼供了?”老曾表现的立场是中立,先要看看形式如何。“没有,曾局长,您了解我的,我从来都是秉公执法的,怎么会严刑逼供呢,咱们可以带他去验伤。”其他两个警察也随声附和,“是呀,绝对没打他。”
         “没必要验伤,二德子,帮我把那个录音机拿过来。”侯龙涛本想自己动手,双腿却有点儿不听使唤。“四哥,这里没录音带啊。”二德子把录音机递给他。“是啊,我想让他发现的那盘已经被他毁了。”侯龙涛把画着电池符号的一个舱口打开,里面放的竟然不是电池,而是另一盘磁带,“这个录音机是充电的,没有外置电池,这盘磁带一直都在录音。”
         杨立新立刻就傻眼了,要说姜是越老越辣,老曾赶紧打圆场,“我看侯先生脸色不太好,小许,你还是赶紧送他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有什么事儿都等确认了侯先生的身体无恙再说,好不好?”“好,”如云也是真的担心爱人,扶起侯龙涛,又转换头恨恨的看了杨立新一眼,“常律师,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向朝阳法院提起诉讼。”
         一行人到了停车场,侯龙涛走到老曾面前,握住他的手,“曾局,谢谢你今天救了我,要不是有你,我不知道会被那个王八蛋整成什么样呢。”“好说,应该的。”老曾的心思根本不在和侯龙涛谈话上,他现在算是争取到了一点点时间,正盘算着怎么才能把损失减小到最少,要是ICC真的告朝阳分局,自己这个局长可很难不受连累的。
         “曾局,我不是那种不懂事儿的人,”侯龙涛压低了声音。“嗯?”“我不会让您难做的,明天中午十二点,天伦王朝的天伦阁,我做东,您能不能赏脸呢?”“好,我一定到。”老曾掂量着面前这个斯文中透出一丝阴冷之气的年轻人的话,“你只想搞掉杨立新?”
         “大家心照不宣,有什么话咱们明天中午再说。有一点您放心,我不和党作对,不和国家作对,这是我的信条,公安局就代表了党,代表了国家,对吗?”说着就把录音带塞进了老曾手里。“对,对对,那咱们明天中午见。”老曾确信他不会告朝阳分局了,心中也轻松不少,最省心的就是和这种懂规矩的人打交道。
         如云开着侯龙涛的Benz,侯龙涛坐到副座上。常昆走到车窗边,“侯经理,您把那盘磁带交给我,我好回去准备。”“不必了,我不打算告他们,常律师,谢谢你大晚上还跑来。”“没关系,这是我的工作嘛。”常昆开着自己的车离开了。大胖他们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咱们上医院吧。”如云发动了车子。“上医院干嘛?去你那二洗个按摩浴就什么事儿都没了。”“不是跟你开玩笑啊,你看你脸色多……”突然看到的爱人脸上已有了红润之色。“我真的没事儿,走吧。”侯龙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确实感觉好多了,也许真是因为服食了一段药物,体格强健了不少。
         “你刚才跟老曾说些什么?你为什把录音带也给他了?”“你都看见了?真是什么事儿都瞒不了我的小云云。没有必要和公安机关闹疆,说不定他以后会对咱们有用呢。”“那你把证据都给他们了,你不怕他们再找你麻烦?”“小云云啊,别的方面你都比我强,可对警方办事方法的了解就不如我了,你放心好了。”
         “说的轻松,你让我怎么放心啊。”“这个能让你放心了吧。”侯龙涛从多功能的瑞士军刀里拉出一把小改锥,将录音机的外壳拆开,居然又从里面拿出一盘小磁带,“六百美金的录音机物有所值。我刚才给老曾一盘是为了先稳住他,以免他狗急跳墙,他要是能跟我合作,那样最好,不然的话……”如云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
         老曾回到办公室,杨立新已经在等他了,“曾局,我……”“什么都不用说了,你是怎么搞的?办事这么不小心?一切都等我明天见了他之后再说,你回家等信儿吧。”
         看着杨立新灰溜溜的出了门,“这个王八蛋,一天到晚就会惹麻烦,把他放在身边,迟早要出事儿,不如借这个机会把他调走。”老曾主意已定,开始起草调令,这样明天也好对侯龙涛有个交代,光从刚才在停车场的一番对话,他已经能觉出那个年轻人不简单。等他回家听了磁带,更是暗骂杨立新的无能,居然没从他的话中听出他有一定的背景……
      
        
       [第三十七章 旧恨新仇(下)]http://www.houlongtao.com/97.html
      
         雾气腾腾的浴室里,侯龙涛两臂架在按摩浴池的边缘上,合着双眼,享受强劲水流对腰部的冲击,感到浑身的血液又都开始顺畅的流通了,在被电击后一直有些麻痹的左半边身体也恢复了正常,“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刘江,我该怎么对付你呢?”
         如云走进了浴池中,跨坐在爱人的大腿上,把粘在他前额上的头发拨开,“你真的没有什么不舒服了吗?”侯龙涛睁开眼,揽住美人的纤腰,“真的没有了,不用担心我,你听完了?”“听完了。”“感想如何?”
         如云敲了一下男人的脑门儿,“都不是好人,你也不是好人。”“呵呵,”侯龙涛一紧双臂,把女人抱得更牢了,“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是好人了?我可是受害人啊。”“你算什么受害人?那些警痞假公济私、虐待你当然不对,但你也不是一尘不染吧,你敢说不是你指示人干的?”
         “哇,大刑我能扛得住,美人计我可扛不住,我要招供了,你身上没带录音设备吧?”男人的右手钻进了如云臀沟里,手指轻点着紧闭的菊花门,“没藏在这里吧?”如云知道爱人在跟自己tiaoqing,也有一点儿动情,在他嘴唇上吻了吻,“我知道那小孩儿对薛诺图谋不轨,可你就不能以正常手段解决吗?”
         “正常手段?小云云,你真是在上层呆得太久了,大街上有大街上的游戏规则,你跟那些小流氓好好说,只能被当成软弱。在大街上,谁的拳头硬谁才有权力说话。”“你的拳头很硬吗?”“我不光拳头硬,我还有更厉害武器,”侯龙涛点了点自己的太阳ru,“我的大脑。”
         “切,别臭美了,你那个脑袋里就会冒坏水儿,除了邪门歪道什么都没有。”“是呀是呀,可要是没有那些邪门歪道,我怎么可能把月上的嫦娥抱在怀里呢?天蓬元帅办不到的事儿,我这只死猴子都能办得到。”把面前嫣红的ru首含进嘴里,爱怜的xishun起来,“嫦娥姐姐的ru投最好吃了。”
         如云心里一热,把男人的头抱在胸口,“啊……老公……”两颗奶头都被舔得硬立了起来,侯龙涛抬起头,“小云云,你还记得吗,第一天晚上你也是这么坐在我身上,只不过你双手是铐在背后的。”“哼,被铐着好受吗?你今天不是也尝到滋味儿了。”如云轻抚着爱人的脸庞,真是越看越俊朗,越看越喜欢。
         “确实不好受,对不起啊,那天让你又受惊又受苦,一直也没跟你倒过歉呢。”男人埋首在幽深的rugou中,用脸颊左右压蹭那两颗圆大的naizi,尽情体验着ru肉非凡的柔软和弹性。如云低头把脸贴在爱人的头顶,温柔的摩擦,“那天踢的你很疼吧?你会记恨我吗?”
         “只要能换来你的垂青,就是挨你千脚万脚都值得,又怎么可能记恨呢?”如云在侯龙涛抬起的眼中又一次看到了那种让自己改变对这个男人看法的眼神,那种充满无限真情、无限怜惜的眼神。四唇相接,相爱中男女的亲吻总是既缠绵又悠长。
         “小云云,穿上那天穿的内衣好不好?”侯龙涛yin性大盛,迫不及待的把美人抱出浴池。“好吧好吧,小色鬼。”如云娇媚的打了爱人一下儿。两人回到卧室,“你是要出去等,还是要看我穿啊?”“我要看,我要看。”
         侯龙涛上了床,等待着演出的开始,“等等,等等,”从床头柜上拿起如云的无框眼镜蹦到她面前,“把这个戴上。”又飞快的爬回床上,盘腿儿坐在床头,“开始吧。”
         如云从衣柜的抽屉里找出那件欧式束身衣,穿上之后,精心的在腰间打了一个蝴蝶结。又从柜橱中挂着的几十副长丝袜中挑出一双纯黑色的,用环状的袜圈将袜筒卷到脚面的位置。转过身来,抬起一条腿蹬在床沿儿上,把右脚五根纤美的脚趾放进袜子里,双手在两侧扶住袜圈,无比轻柔、无比优雅的将丝袜顺着腿部妙曼的曲线一直捋到大腿的中上部。
         虽然几乎天天都会和这个成熟美艳的女人有身体接触,但侯龙涛还是被眼前的绝色给迷住了,嘴巴微张着,双眼连眨都不眨,生怕错过哪怕是极小的细节。如云把从束腰上垂下的吊袜带扣在长统袜的蕾丝花边儿上,扭过头,看见爱人脸上如痴如醉的表情,自豪、快乐、感激、欣慰,一齐涌上心头,“喂,你看傻了?”
         侯龙涛乾咽了一口吐沫,窜了起来,一把把如云拉倒在床上,压到她身上,“另外一只,我帮你穿。”说完就跪到美女的脚前,左手托住她的左脚掌,右手拿起另一只丝袜,在她的脚面上吻了一下儿之后开始为她穿袜。
         最高级的丝袜质地非比寻常,侯龙涛离得如此之近,都看不出丝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