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56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56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硬啊,我给你shouyin好了。”侯龙涛闭起眼,左手绕过女孩儿的脖子,从领口伸进她的衣服里,抓住她的左ru,“女孩儿的手就是软乎,来吧。”
         绍嘉蔚左手揉着他的睾丸,右手快速捋动他的包皮。侯龙涛捏naizi的力量越来越大,当身寸.米青的一刻,乾脆拼命掐住她的ru投,疼得女孩儿一口咬住他的衣服,还带上了一小块儿肉。
         第二天又是午休时,教室里只有侯龙涛和另一个男生在偷偷抽烟,因为后门上有一个供老师观察教室里情况的小开口儿,两人全是靠墙坐着。突然前门被推开了,一个女生的脑袋探了进来,正是绍嘉蔚,“喂,龙涛,出来,我跟你说点儿事儿。”
         “我操,是你啊,吓死我了。”侯龙涛抚了抚胸口,又转向那个男生,“你大爷,你丫没把门锁上啊?”“操,我还以为nitama锁了呢。”“得得得。”侯龙涛冲绍嘉蔚招了招手,“进来吧。”当女孩儿走到身边时,一把抱住她,将她按坐在自己腿上,“什么事儿啊?”手直接就伸进她的校裙里,在丝袜外露出的大腿上摸着。
         “你别闹了,真是的。”绍嘉蔚瞟了一眼在边儿的另一个男孩儿。“嗨,大哥,出去看会儿门儿行吗?没看见我这儿要办事儿吗?”“瞧你丫那个色模样。”那个男生虽然嘴里骂着,但还是起身出去了,都是哥们儿,这种互相放哨的事儿常干。
         门儿一关上,侯龙涛就要解女孩儿衬衫领子上的红丝带。“哎,等会儿。”绍嘉蔚一晃身子,把男孩儿的手甩开,“昨天我们班里有人看见咱俩一起进电影儿院,告诉我男朋友了。我跟他说咱俩什么都没干,不过他是那种特小心眼儿的人,你可小心点儿。”
         “切,小心什么?”“小心他找你麻烦啊。”“吹牛逼,我借他仨胆儿,真够逗的。”侯龙涛一撇嘴,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知道你顽儿,就是提醒你一声儿。”“行,你也提醒完了,该干正事儿了吧?”说着就把手指捅进了女孩儿的荫.道里。
         “唉呀,”绍嘉蔚痛叫一声,“你轻点儿,还没湿呢。”“抠两下儿不就流水儿了。”男孩儿幷没停下,还把她的衬衫下摆从裙腰处拽了出来,左手从背后伸入,想把她的xiongzhao扣儿打开,才发现她戴的是一字型的前开扣式。
         侯龙涛从裙子里抽出右手,一边接吻,一边将女孩儿衬衫胸口处的三个钮扣解开了,把衣襟拨到两旁,一口气揪出了xiongzhao,两颗大naizi暴露在了空气中,“嗯,好软。”男孩儿站起身来,抱着绍嘉蔚的腰,将她逼到一张课桌前,屁股硌在了桌沿儿上,她只好双手向后撑住桌面儿。
         侯龙涛站在女孩儿的两腿间,向外一分,就把它们劈开了,从裤子里放出样貌狰狞xingqi,“昨天没过瘾,今儿可得正经开开心。”说着就要插入。“套儿,戴套儿啊。”绍嘉蔚用一只手推了推他。“你有性病啊?”“当然没有了。”“那戴你妈套啊?”
         “那哪儿成啊,怀孕了怎么办?”“行了你,别这个那个的了,不射在里面不就完了。(其实不射在里面也有可能怀孕,因为一种叫Pre-cum的东西,一般情况下Pre-cum是不含精子的,但如果连续莋爱,就有可能会混有遗留在尿道中的精子,从而导致怀孕。)”侯龙涛不耐烦的按下女孩儿的手,一挺tunbu,坚决的操了进去。
         血气方刚的少年一点儿不讲技巧,只是一味强力的菗揷,双手猛揉女孩儿的shuangru,捏揪奶头。但因为年轻人总是很有冲劲儿,绍嘉蔚虽然骚,但也不是什么床上老手儿,还是被搞得很有快感。想叫又不敢叫,只好把自己的ru罩塞在嘴里,“唔唔”的直哼哼。
         侯龙涛这个小混蛋,dapao儿时也不忘了恶作剧,将大量的米青.液全射在了女孩儿校裙的里衬上,还用丝袜把荫.经擦乾净。从外面是看不出什么,只有绍嘉蔚心里明白,自己其实很狼狈,回家后还得自己动手洗裙子。
         下了第一节课,侯龙涛的一个小个子同学在教室门口耍着一根两节棍。“你丫胡抡个屁啊,破橡胶棒子。”另一个孩子踢了他屁股一脚。“nitama知道个鸟啊,这橡胶里面包的是铁棍儿,挨儿一下也不轻呢。”小个子回辩道。
         一个一米八左右的男生从楼上走了下来,到了教室门口,问那个小个子,“谁叫侯龙涛啊?让他出来。”“你谁啊?”小个子听来人语气不善,又是点名要找自己的哥们儿,打量了他几眼,“你有什么事儿?”
         “你是侯龙涛吗?”“是又怎么了,不是又怎么了?”“跟我到厕所来。”那人也不顾他反应,转身就走。“我操。”小个子还真没见过有高中部的敢下来找事儿呢,冲边儿上的人一使眼色,撇着嘴,攥着两节棍就跟了过去。
         一进厕所,那个高中男生回过身来,“我叫杨晶,听说过吗?”“操,你丫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什么羊精猪精的。”这时侯龙涛也推门进来了,后面还嘻哩呼噜的跟了十几个人,把小小的厕所挤得水泄不通,“我是侯龙涛,你找我?”
         “那你说你是。”杨晶冲小个子一瞪眼。“怎么招啊,耍的就是你丫那。”小个子跳着脚的高喊,逗的一群人都笑起来,当然不包括杨晶。“没工夫答理你。”杨晶转向侯龙涛,“你昨儿下午跟我女朋友去看电影儿来着?”
         “啊,你是绍嘉蔚的男朋友,是啊,没错,我跟她去的。”“你们干什么来着?”“干什么?看电影儿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看电影儿了,你脑子转不过来啊?”侯龙涛正打算入团,本来是想能避免的冲突就避免,可话一说出来,就不自觉的带着挑衅的味道。
         面对一屋子的小流氓,杨晶居然没有一点儿往后撤的迹象,“我告诉你,nitama以后少找她,她是有主儿的人。你要再敢缠着她,我就……”“你就怎么招?”侯龙涛上前一步,歪着脑袋,皱着眉,下颌向前错着。
         “我就抽死你。”杨晶也上了一步,两人一边儿高矮,中间已经没有什么距离了。侯龙涛上初中后第一次被人这么威胁,腾的一下儿,火儿就上来了,“我好怕啊,可惜你警告的太晚了,昨儿我连看的什么电影儿都不知道,一个半小时,我光抠你马子的逼了,今儿中午我刚把她上了。”
         “我caoni妈。”杨晶怒吼一声,双手推在侯龙涛的胸口,把他推得一趔趄。小个子是第一个还击的,抡起手里的两节棍,“砰”的一声砸在杨晶的天灵盖儿上。杨晶显然是被凿得有点儿犯晕,向后一倒,靠到了墙上。
         “你个杂种,敢他妈动我。”侯龙涛也上来了,一脚揣在杨晶脸上。小个子抓住杨晶的头发,将他相对来说很庞大的身躯拉倒在厕所中间,二十几个人围上来,轮流照着他的身上乱踢一气。杨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用胳膊护住脸,把身子蜷缩起来,以免小腹遭到重击。
         殴打持续了六、七分中,上课铃响了他们才住手。“你妈了逼的,看不住自己的女人,反到来冤我。”侯龙涛又狠狠踢了杨晶一脚,才扔下他走了出去。
         侯龙涛坐在靠窗口的那排,上课时无聊的向窗外望去,突然看到杨晶在另外两个人的陪同下快步向学校的大门走去,看上去刚才的群殴幷没对他造成什么太大伤害。轻轻敲了敲前座的肩膀,“看来今儿放学时可有的干了。”
         放学后,全初中部七十多个小流氓都分散在操场上,就等着大干一架了。可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幷没有人来找麻烦,倒是思教处的几个老师嗅到了空气中不祥的气息,被弄得紧张的要死。
         第二天早上,侯龙涛刚到学校,就被思教处的冯主任从班里叫出来了,到了顶楼一间没人的办公室,“你昨天是不是把杨晶打了?”“是啊,怎么了?”侯龙涛大大咧咧的拉了张椅子坐下。“站起来,谁让你坐了?”冯主任大吼了两句,他平时对这些小流氓都是客客气气的,虽然时有说教,但谁也不把他当真,今天可算是一反常态了。
         “你叫什么啊。我又不是聋子,你不会好好说啊?”侯龙涛晃晃荡荡的站了起来。“你别跟我耍这三青子,我老实跟你说,这回你们的事儿大了,朝阳分局的警车就在楼下,是来提你们的。”“啊?不就是打个架嘛,朝阳分局的来干什么?”
         “坐吧坐吧,”冯主任的语气又缓和了,“杨晶伤的不轻,颅骨骨折,现在还没过危险期。”“胡说吧,”侯龙涛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我昨儿下午还看见他活蹦乱跳的呢。”“你坐下,我没说我相信他,但他爸爸是朝阳分局的一个科长,人家有专门验伤的对口儿医院,跟那儿的医生也一定有联系。不管怎么样,验伤报告是开出来了,这在法律上就有效,杨晶也在医院住着呢。”
         “那您说怎么办。”侯龙涛也有点儿怕了,毕竟他才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儿。“你们啊,要是让杨晶他爸把你们带走,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不打你们个半死才怪。我们学校呢,本着对你们负责的态度,正在和警方交涉,看看是不是可以不带你们走,由学校来处理。现在就看你们是不是能正确的对待自己的问题,认真的检讨。”冯主任拿出纸笔,“写吧,把全过程都原原本本的写下来。”
         侯龙涛现在是一点儿主意也没有,只好接过纸笔,“不光就我一人儿吧,还有谁?”“杨晶一共说了四个人,你是其中一个。校方已经通知你们的父母了,等他们到了,学校会尽量调解的。”上初中时就是有这么一个好处,学校为了不出犯罪率,导致教委的拨款减少,会尽一切办法防止学生在警方那儿留底儿……
      
        
       [第三十六章 旧恨新仇(中)]http://www.houlongtao.com/95.html
      
         完全不顾是杨晶先动手的事实,侯龙涛他们被迫承担全部责任,以换取和杨家私了的机会,如果真要弄到以正常的司法程序解决的话,很有可能会造成被送去三年少管的结果。
         杨晶的父亲杨立新在与四家的家长会晤时,不停的引经据典,把无数的法律条文砸向他们,欺负他们对法律法规不了解,进行间接的恐吓。最终谈妥的条件就是,因为是小个子那一击造成了最大的伤害,他家掏了四千元,其余三家儿都是两千元,一共一万,算是给杨晶的医药费和调养费。
         四家儿的家长留下和学校谈儿子们的行政处罚决定,杨立新就带着他的手下离开思教处。侯龙涛他们四个都在楼道里靠墙站着呢,“这几个就是和你儿子打架的孩子,这是杨晶的父亲。”一个看着他们的老师说。
         杨立新停住脚,指着他们,“你们几个小王八蛋,这次算饶了你们,以后给我小心点儿。”他本来也没真打算要法办这四个孩子,根本没记住他们的姓名,“你还不服气是怎么招?”看见一个孩子的眼神里充满怨毒,逼上去问了一句。“没有。”侯龙涛认松的低下头……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