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金鳞岂是池中物(未删节全本)_第54章

作者:MONKEY 大小:2935K 类型:青春 时间:2015-10-05 18:10:36
        ,屁股贴着床沿儿,双腿举起,两手伸出,扒开自己的臀瓣,“啊,主人,清您来摘我的houting花吧。”
         侯龙涛站起来,抓住女人的两个脚腕儿,在她的左脚心上若有若无的舔了两口。“啊……痒……痒……主人……嗯……”五根漂亮的脚趾蜷缩了起来,在脚心形成可爱的皱纹。男人扶住自己的阳巨,双膝抵住床沿儿,tunbu一用力,如半个鸡蛋般的亀头就挤入了美女的肛门中。
         借着润滑液的帮助,再加上不是第一次和这个女人月工.茭,粗长的荫.经慢慢全部捅了进去,“嘶……啊……好紧的小piyan儿,好棒的houting,啊……再夹紧一点儿,好,shuangsi老子了,嗯……嗯……真是极品的houting花。”侯龙涛一边菗揷,一边赞美,操干的速度逐渐加快。
         任婧瑶躺在那儿,皱眉闭目,“谢谢……谢谢主人,嗯嗯……主人的机巴……好有力……”从紧咬的牙关中断断续续的挤出一句感谢的话,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都让她有一种五脏六腑都被带动的感觉。
         侯龙涛在女人的肛门里搞了半个多小时,女人的身体被他撞进了床里,他也变成了跪在床上,上身挺得笔直,双臂抱着竖起的两条大腿。狭窄的直肠和肛门口处的括约肌紧箍着他的肉木奉,令他舒爽无比,真是越操越有劲,越操越畅快,“好,好,真是好piyan儿,真是好piyan儿啊。”
         由于用力过猛,在一次抽出时,荫.经脱出了女人的houting,侯龙涛借势一提身子,“噗”的一声杵进了任婧瑶的逼缝中。“啊!”任婧瑶欢叫一声,猛然睁开的眼中闪烁着快乐的光芒,“主人……丢了……啊……啊……”娇嫩的子宫开始慷慨的泄出阴精。
         男人放开她的双腿,改为掐住她的纤腰,飞快的活动着腰臀,操干的幅度变小了,频率却增大了,亀头如雨点般落在正处于极度兴奋、极度敏感中的子宫上,“操死你,我操死你,骚娘们儿,看我不干到你脱精的。爽不爽?老子搞的你爽不爽?”
         “主人啊……操我……操死我吧……啊……爽……爽上天了……嗯……啊……啊……啊……”任婧瑶简直快要疯狂了,双腿夹住男人的腰,身体开始像蛇一样扭动,一直抓着床单儿的两手移到了shuangru上,边捏揪着ru投,边roucuo着naizi。
         侯龙涛一次接一次的身寸.米青,又一次接一次的勃起,直到任婧瑶因为丢了太多的阴精而昏迷不醒,才把她抱进浴室里,放了一大缸泡泡浴,把她放进去,自己又冲了个淋浴,才气定神闲的回到屋里,靠在床头看电视。
         “妈的,什么xingnu,还得让我伺候。”看着看着电视,侯龙涛突然觉得自己对任婧瑶有点儿太好了,可他的本性就是如此,也真是无可奈何啊。
         过了一会儿,任婧瑶从浴室中出来了,躺shangchuang,抱住男人,“谢谢主人帮我放水。”“嗯。”“我能问主人个问题吗?”“问吧。”“今天您都是射在我的嘴里和houting里,为什么没射在我的xiaoxue里呢?”“我他妈射在你哪个眼儿里是我的事儿,轮得到你选吗?”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女人以为他生气了,害怕的跪到他身边。“你今天又不是安全期,老吃避孕药对身体不好,我不射在你逼里,你不是就不用回家吃药了嘛。”侯龙涛看都没看她。
         “主……主人……”任婧瑶又趴下抱住男人的脖子,她终于知道了,这个男人幷不像自己想像的那么冷酷,还是对自己蛮关心的。她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男朋友虽然很厉害、很暴躁,但却很值得自己追随。
         男人看了一眼表,拍了拍美女的后背,“行了,别腻了,我的兄弟们快来了,去把衣服穿上。”“不嘛,再抱一会儿吧。”“什么?”侯龙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nitama给鼻子就上脸啊,刚跟你说几句好话,你就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了。是不是今天没打你,你皮痒痒啊?”
         “是,是。”任婧瑶高兴的爬到床尾,把屁股撅起来,摇来摇去,回过头,“主人来打吧,来让你的小xingnu尖叫吧。”“操,”侯龙涛笑了出来,“你可真他妈是够贱的。”“啪”抡圆了给了那白花花的大屁股一巴掌……
         天伦王朝的一间套房里聚了六男一女,显得有点儿拥挤,“老七怎么还不来啊?”大胖等烦了,“猴子,你刚才给他打电话,他到哪儿了?”“已经过了中山公园儿了,我跟他说直接到楼下的”天伦阁“找咱们。你丫就跟屁股上长钉子了一样,走吧,走吧。”侯龙涛搂住任婧瑶的腰,在头前开路。
         几个人刚刚落座,文龙就找进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在他妈西单路口堵车了。四哥,昨儿我干得还算乾净吧?”“行,挺利索的。”“什么事儿,什么事儿?”抵不住马脸的“逼问”,文龙把昨天勊人的事儿说了一遍。
         “操,不仗义,有这种事儿不叫我。”马脸不高兴了。“有文龙就够用了,叫那么多人干吗?”“你丫老这儿样,用人的时候就想不起我,分明就是看不起我。”马脸满脸的官司,看来是真的生气了。“行了,行了,行了,谁说我有事儿就想不起你的,我今儿就有事儿要你帮忙。”“好,你说,能办的我一定给你办。”
         “不用急,先吃饭。”侯龙涛把刚刚被“轰”出去的服务员又叫回来了,“小姐,上菜吧。”武大是个不爱惹事儿的人,等小姐出去后才发言,“猴子,你下手是不是太重了?教训教训他就完了,用得着让他四肢尽断吗?”
         “二哥啊二哥,那小子满脑子里想的就是怎么搞我的女人,我要是光把他打个鼻青脸肿,你猜他会用什么办法来报复我,他会觉得我就是一个跟他同一档次的小痞子,就算他找不到我,他也会再找我的女人的。那样的话,不光一点儿效果也没有,还会让他的行为更过激。”
         “那现在怎么样?他不敢再找薛诺了吗?”“他有那胆子吗?第一次惹我,我就让他断胳膊断腿,三个月的医院住起来可不舒服,我看他还不想死呢。”“那小子的舅舅不是朝阳分局的一个科长吗?”“没什么好担心的,感谢他那个傻侄子,把他的身份高呼了出来,他现在只能公事公办,可又没有证据。”侯龙涛做出一个哭丧脸儿。
         “你就不怕他会用你对付德外四虎的那种办法对付你?”“我不会给他那种机会的,他是警察,他明白,要想给我这种人按上一个就地正法的罪,哼哼,难啊。好了,别说这事儿了,吃饭,吃饭。”丰盛的晚餐已经摆上了桌。
         酒足饭饱,侯龙涛点上一根儿烟,“婧瑶,去商场挑两套衣服吧。”任婧瑶知道他要谈正事儿了,起身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下,“主人,那待会儿我就直接回家了。”“嗯,我下礼拜再找你。”
         “二哥,我需要两亿的贷款,越快越好,你什么时候能给我批下来。”“什么?两亿?你要干什么?”武大吃了一惊。“我新买的那个专利要上马,厂房、设备都要资金,尤其是主生产线,要从德国进口,我的美金全套在那个冻结的账户里了,还得去黑市上兑换,所以要尽快,我赔不起时间。”
         “你不会从你们公司取啊?你那个富婆不是什么都听你的吗?”“我不想把她扯进来,这个项目风险很大,单从商业角度讲,我们公司是不会投资的,要是我从公司拿钱,万一搞砸了,会对她很不利的。”“你就不怕对我不利?”武大一乐,“真他妈重色轻友。”
         “有什么对你不利的,就算万一我赔了,两亿的呆坏帐对于银行算个屁啊。再说我可以抵押贷款,你让你们行的评估部给我的专利估个两、三亿的,贷出个两亿来,你一点儿风险也没有。我不像你,我办事儿有准儿,不会让你受损失的。”“你丫这叫什么话,不就是把你的钱多存了几个月嘛,又不是不给利息,还抓住不放了。得,这事儿我给你办就是了。”贷款算是落实了。
         “猴子,厂房和厂址我都可以给你提供。”刘南说话了,“我舅舅的公司在‘易庄’经济开发区有一处五千平米的闲置厂房,外加一栋职工宿舍楼,你象徵性的给点儿租金就行,但是生产和经营许可证就得你自己解决了。”
         “我操,三哥,那敢情好。那两证儿我已经让我们公司的人去办了,他们常年和有关部门打交道,关系搞得都不错,一准儿能搞定。二德子,我需要你和三哥帮我策划一个广告,再和央视的广告部联系,用你老头的影响尽量压价,至于内容,我改天再到你们公司详谈,怎么样?”
         “嗯嗯,没问题啊。”二德子还在吃着。“大哥,文龙,你们能不能从你们的人里找几个既忠心又能打的?我要他们负责厂区和门市保安,但不要那种爱惹事儿的。”“好说,一句话的事儿。”大胖和文龙答应的很乾脆。
         “嗨嗨嗨,你看你看,我就说看不起我吧。大家都有份儿,就是放着我不用。”马脸又吵吵起来了。“急什么,”侯龙涛笑了笑,“做生意最重要的是赚钱,可怎样才能保证挣钱呢,那就全靠你了。”“真的?快说快说。”马脸兴奋了。
         “我的产品成本为三百元,加上工人的工资等等开销,大约在五百元上下,销售价定为九百九十九,所以每卖出一件,就是五百元的盈利。现在北京市的机动车总量已经超过了一百八十万,还在以每年二十万辆左右的速度增长。你想想,如果每辆车都按上我的产品,那是多少呢?”
         “五乘十八,五乘十八,九千万!”“九亿。”“九亿!?”“我跟昂扬说过了,照专利证书上写的,这个产品能使用四年,我要他在质检时做点儿猫腻,将使用年限检测为三年。这样的话,光北京市,每年平均的盈利就有三亿,你们都会在我的公司挂名,每年百分之五的分成,你算算是多少。”侯龙涛喝了口水,润润喉。
         “一千五百万……”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关键在于怎么才能让全北京的每辆车上都安装我的产品,答案就是‘行政指令’。但凡市委市政府发布这么一条行政指令,那就万事大吉了。”“那怎么叫全看我了?”马脸不解的问。
         “我需要交管局的全力支持,这种车辆管理的问题,只要交管局通过,再加上有充足的理由,市委市政府是一定会通过的。我记得你老头是从交管局调出来当大队长的,他应该在局里有不少老朋友吧?”
         “噢……”马脸恍然大悟,“但有一条,我家老头现在算‘外官儿’,说起话来不太硬气。交管局配置一个正局长,两个副局长,因为原市公安局局长张良基被撤职,交管局的局长被调到市公安局做局长了,原来的一个副局长升为了正局,有一个副局的位子一直空着,市里的意思是从各城区的交通队大队长里选一个补上。”
         “你家老头有戏吗?”“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招啊,新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